終章

小說:被窩里的流氓 作者:金晶

  「你去哪里?」赫連冀看著某人倔強的背影。
  「反正你都不理我,不跟我說清楚,你就不要管我!」賭氣地站在門口,蘇菲阳突然想到她沒有鑰匙,不過她記得她有在門的上方,凸出的地方放了一把備用的。
  踮起腳,蘇菲阳伸手摸索著,與此同時,赫連冀也走到她身邊,拿出鑰匙打開門。
  「哼,給我,我自己进去。」蘇菲阳推開赫連冀,小孩子氣地想拿行李袋进去,哪知赫連冀不肯松手。
  他當然不會讓她拿,她雖然傷口沒什么大礙,可也會有裂開的可能性。
  蘇菲阳一跺腳,自己就往房間走,也不管身后的赫連冀,可一走进房間,蘇菲阳就愣住了。
  「這……這是怎么回事?」蘇菲阳瞠目結舌地看著屋子里。
  「反正以后我們會結婚,所以就打通了房間。」赫連冀關上門,把行李袋放在地上。
  「什么!什么結婚!」蘇菲阳紅著臉,不懂他怎么突然說到這個,一點心里準備都不給她。
  「你不跟我結婚,跟誰?」赫連冀語氣冰冷地說。
  「你,你這個壞蛋!」蘇菲阳用手狠狠地捶了他好幾下,結果倒弄疼了自己的手,「我問你什么,你都不肯說,還好意思說要跟我結婚,連求婚都沒有!」
  一顆粉色鉆戒突然冒出,在她眼前閃閃發光,「這……」她抬眼看向了赫連冀,一臉的驚訝,胸口一股骚动不斷涌現。
  「嫁給我。」赫連冀一個單膝,跪在地上。
  蘇菲阳一時沒反應過來,就傻傻地看著赫連冀,而赫連冀則端正地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蘇菲阳的唇瓣蠕动了好幾下,才反應過來。
  「我……」
  「蘇蘇,我爱你。」最普通的爱語,卻是抓住了多少女人心。
  蘇菲阳驟然地哭了出來,赫連冀一傻,趕紧站起來,「怎么了,蘇蘇?」
  「嗚嗚……」她沒有回答。
  「乖,乖,是我不好,你不想結婚就不結,你說了算,你不要哭……」女人聽到男人求婚不是應該歡天喜地地接受嗎?蘇菲阳的狀況完全出乎赫連冀的預料。
  「誰讓你站起來了!」
  「好好,我跪著!」赫連冀沒了優雅,沒了瀟灑,雙膝而跪。
  「那你還不給我戴上。」蘇菲阳便哭便命令道。
  「是!」赫連冀聽著她的指示,趕紧將鉆戒套进她的手指上,剛剛好,因為在她酣睡之時,他偷偷將她手指的尺寸量了,記下。
  「冀……」蘇菲阳抱住他的頭,狠狠地抱住,差點就把赫連冀給悶到了。
  所以,她接受了他的求婚:所以,她哭是喜極而泣;所以,他們可以結婚了?
  赫連冀心中的疑惑終于在她停止哭泣后得到了肯定。
  「以后都不要哭了。」赫連冀有氣無力地說,他從來不知道女人的眼淚,可以讓他這么的六神無主。
  「人家開心嘛!」她嬌羞地躲在他的懷里,「你還沒跟我說,你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文森?」這個丫頭心怎么會這么好呢?
  「嗯。」她幸福了,她也希望她的好友也能幸福圓滿。
  「誰讓他綁架你,還讓你受傷了!」所以說,最毒的不是婦人心,男人計較起來,心眼也不會比女人大多少!
  「他也沒想到呀,也不是故意的。」
  「可你確實受傷了!」
  「啊,算了,不管了,跟你爭辯,都是你講贏!」蘇菲阳戳了戳赫連冀的手臂。
  「那你想怎么樣?」無論他想做什么,還是以她的想法為前提,她不愿意的,他也不會強迫,她都不計較了,而他也達到目的了,就順她的意思好了。
  「嗯,你去跟丹妮說,其實我的傷不是很嚴重,而且呢,你要幫文森多講點好話。」蘇菲阳要求道。
  「好。」他會說幾句好話,但是好話絕對不會多于壞話。
  「你不要使心眼,否則我們結婚時,他們不是攜手而來,我就不結婚!」蘇菲阳霸道地說。
  「好。」雖然他很想要蘇菲阳嫁給他,早日當上赫連太太,不過起碼也要一個月,那他到時再打電話給盧丹妮解釋清楚好了。
  「你不會在折騰他們吧?」蘇菲阳總覺得赫連冀不會這么好說話。
  「不會。」才怪!
  「冀,我好爱你。」別人的事情都弄清楚了,她也該聊表她的心意了。
  「嗯。」他早就知道了。
  「你什么時候知道的?」蘇菲阳好奇地問道。
  「在你第一次偷看我的時候。」赫連冀寵溺地抚抚她的頭發,爱恋不已。
  「偷看?啊!你怎么知道的!」那一次她無意間看見他在打手鎗。
  「鏡子。」
  「啊!丟臉死了!」他都知道了,她居然還要他早點找女朋友,不要悶壞自己的身体,天哪!
  赫連冀但笑不語。
  蘇菲阳掙扎地要離開他的懷抱,赫連冀不許,將她紧紧地抱在懷里。
  「那你什么時候喜歡上我的?」
  「不知道,反正慢慢地就喜歡上了。」他不知道是第一次見面時,還是之后,只知道當他自己發現的時候,他已經爱上她了。
  「蘇蘇……」
  「嗯?」
  「以后不要再搶在我前面了,知道嗎?」他一點都不想當女人背后的男人,他要扮演的角色是要保護她一輩子的男人。
  淺淺一笑,蘇菲阳輕巧地點點頭。
  「房子打通了,為什么要留兩個門?」蘇菲阳想起來,總覺得怪怪的。
  「沒有為什么。」上帝關上了一扇門,必會留下一扇窗,當他以為他的暗恋要無疾而終時,她又再一次地回來。
  這一次,他要開著兩扇門,希望她不要再迷路了,不要自己一個人磕磕碰碰的,他會永遠開著兩扇門等著她回來。
  「改變了好多。」
  「我陪你參觀。」
  「好!」
  等蘇菲阳的傷口好得結疤了,赫連冀才心滿意足地給盧丹妮打電話,講講好話,至于他們的后續,他沒有興趣去管。
  門鈴響起,坐在沙發上的赫連冀站起身,看到蘇菲阳正好也從臥房里鉆出來。
  「我去開,你披件外衣,有點涼。」
  「哦。」蘇菲阳應道,拿了一件睡袍披在身上。心想應該是幾位學長攜著家眷來看她了。
  「啊!」一聲女性慘叫劃破了公寓的靜寂。
  「冀!」蘇菲阳聞聲,动作迅速地跑了出來,等她看清了地上躺著的人時,她傻了眼。「你是……」
  「賤人!」
  是李倩蓮!
  赫連冀制住了李倩蓮,「拿繩子過來!」
  「什么?」蘇菲阳一看赫連冀嚴厲的表情,也不敢遲疑地找出繩子,拿給了赫連冀。
  看赫連冀綁好李倩蓮以后,蘇菲阳才開口:「冀……這是怎么回事?」
  「等等跟你解釋。」赫連冀拿出手機,報了警。
  發生什么事情了?冀為什么要綁住李倩蓮,而且還想拿毛巾去塞住她的嘴,不讓她講話?
  蘇菲阳一對上李倩蓮那狂亂的神色,她竟被嚇得往后退了幾步。
  「沒事了。」赫連冀握住她倒退的肩膀,安抚著。
  「賤人!你們這些賤人,我要殺了你們!」李倩蓮在地上不停地蠕动,嘴上不停地罵著,眼神卻有些不對。
  赫連冀用毛巾堵住李倩蓮的嘴,止住了她的叫囂。
  「她是怎么了?」
  「她有病。」
  「什么!冀,你有沒有受傷?」蘇菲阳看見門口的刀,紧張地摸著赫連冀身上。
  「沒有。」幸好是他去開門,不然他不敢想象是什么后果。面對飛來橫禍,他矯健地躲避開了。
  「怎么會變成這樣子?上次明明是好好的人……」蘇菲阳不懂怎么會發生這種事情。
  適時,員警趕了過來,赫連冀將事情交代清楚后,員警了解地將李倩蓮給帶走了。
  房子里只剩下了蘇菲阳和赫連冀。
  「你先坐下,我跟你慢慢講。」他拉著她坐在沙發上,給她倒了一杯溫水,看她輕啜了一口,他才緩緩地開口。
  「上一次,我們去燒烤聚餐,回來的路上,我們的車發生故障,你還記得嗎?」
  「嗯,我記得。」她點點頭。
  「那一次的事故是人為的。」
  「什么?」
  「剛開始我以為是文森,但我問過他,他說不是他,后來我又調查了一下,發現你常常收到一些東西……」
  「你怎么知道我收到照片?」蘇菲阳打斷他的話。
  「我不知道你收到的是照片,你為什么不告訴我?」赫連冀反問。
  「我…我以為是文森,所以就就……我以為他沒有惡意。就沒有告訴你了。」蘇菲阳知道自己的做法也不對。
  「你該告訴我的。」赫連冀責備地看了她一眼,「后來我沿著地址調查過去,發現寄信人是李倩蓮,對我車子做了手腳的也是她。」
  「然后呢?」她真的不知道那照片是李倩蓮拍的,她以為是文森寄來的,所以也沒有循著包裹上的地址去找。
  「我拜托別人做了調查,發現她有家族遺傳的精神問題。」
  「所以她以為你是她的爱人,對我恐嚇?」
  「大概吧!」
  「那后來呢?」
  「我報警了,接著聽說她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輕輕地吁了一口氣,「幸好不是你始亂終棄,否則,真的是你不對了!」
  「我是那種人嗎?」如果是的話,他怎么會癡癡地等了她這么久。
  深深地看著赫連冀,蘇菲阳上前擁住他,「不是,你不是。」
  他反擁住她。
  「以后要看清來人,再開門。」她不放心地叮囑。
  「嗯。」
  「雖然你是男人,也要小心點。」現在的治安好亂。
  「知道。」
  「還有……」她不停地碎碎念。
  這便是有了爱的關系,她的嘮叨在他聽來也是甜蜜的爱語。
  「對了,你到底打電話給丹妮了沒?」
  他低頭封住了她的嘴,當然,對別人的關心就不用了,只要關心他就夠了。
  「你還要離開嗎?」
  「如果我要離開,會把你打包的。」女人甜蜜地說。
  男人終于滿足了,兩唇相碰時,他輕柔地說:「蘇蘇……我爱你。」
  「我也是……」她的回應消失在他的吻里,交頸缠吻。
  擺放在吧臺上的馬克杯終于不再是煢煢孑立,形影單只,兩只馬克杯被擺放在了一起,馬克杯里飄出陣陣香氣的抹茶奶茶,也不再是一人獨自品嘗。
  從今爾后,會有一個人,陪他坐在沙發上,與他一起捧著一杯抹茶奶茶,一起看著電影,一起做爱人之間的事情,投射在墻上的影子,也不再形影相吊,而是雙宿雙棲,相依相偎,紧密不分。
  【AB小說網提醒本書已經連載完成,AB小說網小說閱讀網(www.abxsw.com)】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