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番外——后續

小說:重生農村好媳婦 作者:湖涂

  大年初一的時候,張寧醒了過來。
  從二樓的窗戶看下去,白茫茫的一片。往年雖然能,也不像今年這樣大年三十的下雪的。她看著窗外,看到了村子外頭的山。像雪峰一樣,連綿不絕。
  宋建国睜開眼睛,就看到她這個樣子了,笑著搂住了她,道:“怎么了?”
  張寧收回視線,搖頭笑了笑,“沒事,只是做了一個夢。”那個夢境太可怕了,感覺又現實又殘酷。
  偏偏她知道,那個夢,也許是真的。
  她前世是被人害死的,沒能和親生父親相認,父親含恨而終。而親生母親經受不住打擊精神失常了。她的哥哥,為她報了仇,還為她蓋了福利院,積下了福報。
  宋建国笑道,“好了,再睡一會兒,反正下雪了也沒啥事情做,一年到頭的難得能夠放放假的。”他邊說著,邊把手伸进了張寧的衣服里一陣的揉搓。
  張寧被搓的心痒痒,卻還是推開了他的手,直接披著衣服起來,“今天可是大年初一,我去陪著妈干活去。”
  “好,我和你一起。”宋建国二話不說的趕紧麻利的起身。昨晚上大年三十的,沒法子抽身,进了房間后,媳婦又累了,只能勉勉強強的親熱了一下,他現在渾身還使不完的勁兒呢,媳婦不睡,還真是睡不著了。
  到了樓下廚房的時候,宋母和舒云正在廚房里干活。見著張寧來了,舒云想要過來說話,又有些不敢,只能站著灶臺旁看著張寧。
  到了宋家村第二天早上,劉遠山和舒云兩個一起去了一趟張家村,在哪里尋找了張寧曾經生活過的足跡,也找當地的人問了一些張寧小時候的事情。
  看著破舊的房子,聽著張寧小時候的一些事情,兩人心情都很沉重。
  有些事情,親眼看著,遠比聽來的,更加要震撼人心。生活在這個貧窮的村子里,一般的孩子都談不上過的多好,更何況是從小就被張家人當做奴隸養大的寧寧了。
  所以,如今兩人對著張寧的感覺,更帶著一股羞愧和小心翼翼。
  張寧不知道他們心里的想法,也再沒有興趣去管自己和劉家的關系了。她到了灶臺邊上去接過宋母手里的鍋鏟,笑道:“妈,我和建国這邊在老家這邊待不了多久,估摸著初八就得回去了,你和我爸一起跟著我們過去吧,這邊的磚瓦窯,我也想盤給大柱哥了,咱們家里現在也用不著這個磚瓦窯。”
  這次能回家過年,宋母高興的不得了,但是聽了這話卻有些猶豫“我等過兩年壯壯長大點了,還是回來和你爸一起養老得了。”
  張寧本來還想著這回把宋老頭也帶到城里去,一家人在城里過日子了,沒想到老太太是個個心思。她頓時有些失望,“妈,你就和爸一起去城里吧。建国是你們的兒子,我們給你們養老也是應該的。你和我爸現在也不年輕了,該享福了。平時帶著壯壯到处溜溜,過過城里生活,多自在啊。”
  “可是我舍不得這地兒啊,要是我們都去城里了,以后回來的機會就少了,我這陣子在城里,別提多惦記了。我和你爸這在村里待了一輩子,和鄉里鄉親的也相处的好。”人年紀大了,講究的就是個落葉歸根的。
  張寧撅嘴道,“那等老了再說,反正我和建国不能讓你們兩老在這邊待著。”上輩子她都沒機會給兩老養老的,這輩子一定不能錯過了。
  宋母笑道,“哎喲,行行行,以后再說。”
  舒云在邊上看著婆媳兩個這個親密的勁兒,羨慕的不得了。
  還沒忙完,李大紅已經領著家里人來拜年了。
  張寧他們回來的那一天,她也來了一次,本以為以兩家恩怨,自己這個外甥女肯定不認自己了的。但是沒想到還和以前那樣的处著,也沒趕他們出去的。
  不過如今李大紅心里還是有些別扭。
  自己親妹子做了那樣的事情,害了這個外甥女的一輩子,這是怎么樣都無法彌補的。她愧疚的和送宋母說了話,又和張寧說話。
  張寧笑道,“正巧你們來了,我昨天還和我爸商量過了,我爸妈要和我們一起去b市那邊的,到時候家里的磚瓦窯,就轉給大柱哥了,不知道大柱哥有沒有這個想法的。”
  “轉給我?”宋大柱聽了,驚訝的不得了。
  他其實心里也挺不好意思的,家里如今的生活都是張寧幫著忙的,可是沒想到,張寧卻是被小姨害了,要不然人家在城里過著多幸福啊。哪里能受這多苦的。
  張寧笑道,“你在磚瓦窯做的了這么久了,各方面都熟悉了,轉給你正好。再說,我現在也顧不過來。”
  李大紅擦了擦眼淚,不敢在這大年初一的哭出來,“寧寧,我們欠你的,這輩子咋還都還不了了。”
  “大姨,你沒欠我啥子。在我艱難的時候,是你和大柱哥幫著我,要不然我現在也不會和建国在一起了。”她向來不是個爱遷怒的人。李大紅這兩輩子曾經對她的好,她都記著。
  “但是和你原本的生活比起來,這些都不算啥子了。”李大紅想說點啥子,卻又覺得自己嘴笨,啥子也說不出來了。
  吃完早飯之后,宋建国就領著張寧一起去拜年了。
  本來準備帶著自己兒子去。不過大雪紛飛的,壯壯又不爱裹得嚴嚴實實的,所以宋母不讓帶出門去。
  張寧如今也是整個村子里的名人了,大家都知道張寧當初在鎮上的廠子都是搬到大城市去了,而且人家還是首長的閨女呢,是被張家那黑心肝的李細紅給換了的。如今那張家可是全家都得了報應了。
  有人又覺得宋家這是走了大運了。二婚娶的媳婦都有這樣的門第,祖上真是積了多少福氣喲。
  夫妻兩個也聽了些閑言碎語的。
  張寧擔心宋建国心里有想法,拉著他的胳膊道,“你可別想多了。”
  宋建国笑道,“我覺得他們說的挺對的,我上輩子肯定好事做多了,才娶了你這么個好媳婦了。”
  你上輩子可不是好事做多了嗎,連命都給我了呢。
  張寧看著他的側臉,滿心滿意的笑了起來。
  回到b市之后,張寧就全心全意的擴張越好超市了。
  越好超市的這種經營模式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喜爱,一些個体經營者也紛紛開始學習這種模式了。
  不過規模和管理上都比不上越好,所以能夠搶占的市場有限。
  超市在b市這邊的發展穩定之后,張寧就開始在往周邊地區發展超市分店了。
  国內個大省城和發達城市,迅速的掀起了一股超級賣場風。改變了當地的老百姓的購買模式。
  十年之后,越好超市已經遍布全国各大城市。
  彼時,越好集團的兩個領導人正在辦公室里和下午茶。
  如今公司已經發展的越來越好了,兩人倒是沒有過去那樣忙了。
  “我早就知道,咱們的事業一定能越來越好的。”舒菁抿著嘴笑道。她一頭大波浪的卷發,紅色的套裙,看著十分的張揚美麗。
  張寧喝了口咖啡,往辦公椅后面靠了靠。她穿著黑白相間的套裙,一頭秀發在腦后挽著,看著十分的淡雅。
  她的身后是明亮的落地窗,往窗戶看下去,正是b市最繁華的商業區。這是越好在一年前蓋的總部,一共十層樓。
  如今的越好,已經不僅僅是只發展超市了,這幾年已經慢慢的涵蓋了其他的產業。比如如今的大型購物廣場項目。
  她道:“這次的項目還是多虧你們鄭愷了,要不然這么大的工程,咱們也得費心的。”
  舒菁笑道。“他都是應該的是,誰讓他當初要娶我的,我都說了,娶了我,一輩子都要給我做牛做馬。結果他上桿子上來了。”
  “看看你這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模樣。”張寧捂著嘴笑了笑,“也不知道當初是誰,和鄭愷吵架之后跑我家里哭了整整一晚上。要是真的不在乎,當初能那個樣子?
  舒菁聞言,臉上有些微紅。
  桌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張寧趕紧接了起來。
  只聽了幾句,臉色就變了。
  “怎么了?”舒菁紧張的問道。這么多年了,她都沒見過張寧這個表情的。
  “學校打電話來,說壯壯在學校和人打架了,正在醫院呢。”
  “什么?”舒菁臉上也急了,“那趕紧去看看啊。”
  她正說著,包里的手機也響了,正是自家兒子班主任的電話。她趕紧接起來,“崔老師,你好。”
  聽了兩句之后,臉色也變了,“我馬上過來。”
  掛了電話之后,她怔怔的看著張寧,“我們家星星也打架了进醫院了。”
  張寧這下子倒是不著急了,這兩小子一旦一起大家,那就沒有吃虧的。她咬咬牙,“這臭小子,幾天不打,真是皮痒痒了,趕紧去看看去。”
  到底是进了醫院了,路上張寧開車也快,半個小時就到了醫院了。
  看著兩孩子在病房外站著,胳膊竟然都吊著了,頓時嚇得不得了了。
  “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會受傷的?”張寧過去抱著自己兒子查看。這孩子從小皮實,沒少被宋建国打,前些年還有兩老給攔著,后來孩子大了。兩老跟著老年團到处去旅游去了,孩子就沒人護著了,轮流著被她和宋建国教訓。但是現在看著被外人給打了,這心里可只能是疼的發紧了。
  小名壯壯,大名宋巖的小朋友咧著嘴哭道,“被人打的。”
  旁邊被舒菁抱著的七八歲的小男孩也紅著眼睛哭了起來,“那人比咱們大,把咱們手都給打斷了。”
  一聽兩孩子控訴,兩個當妈的頓時火冒三丈的要去找人算賬。
  啥子孩子打架大人不管的話,到了現在一點也不管用。反正自家的孩子自己心疼,手都被打斷了,沒有道理還不管的。
  “老師,你們學校是怎么了,還說是全市最好的小學呢,這孩子被打成這樣了,怎么沒人管?”舒菁一臉怒氣的看著旁邊看著孩子的年輕女老師。“那孩子在哪,你們當老師的管不了的,我們直接找家長去了。”
  年輕老師滿臉尷尬,指了指病房那邊。
  “那孩子正在病房里躺著呢。”
  舒菁:“……”
  張寧詫異道,“怎么會躺在病房了?”
  老師一臉為難道,“今天學校運动會,點名的時候發現宋巖和鄭好,還有一個五年級的王衛小朋友都不在,后來保安過來說看見三個孩子在后面打架,去的時候,就看著王衛暈倒了,這兩孩子手也受傷了,但是都是擦傷啊。”
  擦傷?
  張寧和舒菁都看向了自己的孩子。
  兩孩子趕紧呵呵一笑,壯壯突然眼睛一亮,“姑父。”
  一個戴著眼鏡的年輕醫生走了過來,瘦高的身材,臉上清清秀秀的。看著張寧和舒菁了,趕紧叫了一聲,“嫂子。”
  “你今天當班?”張寧看著眼前的妹夫,這人正是宋春蘭的丈夫徐紹恒,兩人結婚六七年了,感情倒是不錯。如今正準備生二胎。
  徐紹恒道,“今天春蘭過來產檢,所以我就換班了,先過來好安排一下,待會我妈就帶她過來了。”他說完又看了眼旁邊的的小侄子,見著壯壯使了個眼色,他也眨了眨眼。
  轉而又對著張寧道,“嫂子,孩子雖然手沒斷,不過這傷口要是不好好处理,也挺嚴重的。你也別怪他了,我剛剛都好好的說過了,他也保證以后不敢了。這事情還是別告訴哥了。”
  張寧聞言,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壯壯,“這事情可不是我能做主的了。”
  徐紹恒看了她的臉色,就知道這事情幫不了忙了。他現在也是要當爹的人,護犢子的心還是很重的,不過現在的問題是,這犢子不是他的,他做不了主。所以只能對著壯壯做了個抱歉的动作。
  壯壯一張圓润的小臉頓時垮下來了。他的兩個護法出去旅游了,姑姑也嫁出去了,就只剩下爹妈在家里,這要是回去了,逃不過一次打的。
  旁邊的鄭好扯了扯他的袖子,小聲道,“沒事,我外公外婆在家,待會來了讓他們帶你回我家去就沒事了。”
  舒菁一聽,抿嘴笑道,“你外公外婆今天去親戚家里了,沒十天半月的不會回來的,我剛已經給你爸打電話了,咱們一起回去好好聊聊去。”
  鄭好:“……”一股冷風吹過。
  教育孩子是其次,現在關鍵的是人家的孩子住院了。
  按理說,以大欺小,肯定是不好的,可現在人家傷的比較嚴重,所以張寧他們瞬間從原告變成了被告了。
  被對方家長一陣的討伐,這邊賠禮道歉又賠錢的情況下,張寧和舒菁終于帶著自家兔崽子回去了。
  一路上,壯壯都不敢說話。剛剛他是準備和鄭好一起走的,但是現在被單獨拎著走了,而且他爸也要過來了,他滿臉的欲哭無淚。
  張寧也氣的不得了,她和宋建国都是老實人,咋生了這么個兔崽子的。
  回到家里之后,她就把孩子往沙發上一放,給自己男人打電話了。
  壯壯趕紧跑過來抱著電話機,“妈,我爸現在大小是個管事的,你把他叫回來,耽誤工作怎么辦,這耽誤工作也就算了,萬一耽誤了国家大事怎么辦?”
  “滾,你個毛孩子,整天這些胡話在哪里學的。”張寧氣的從包里掏手機,愣是給宋建国打了個電話過去,把事情簡短的說了一頓,就掛了電話了。
  看著沙發上苦著臉的兒子,她也不心疼了,自己坐在沙發上瞇著眼睛。這些年又是事業,又是家庭的,養了個兒子還這么折騰人。她都忘了自己這是第幾次上學校了。
  現在家里住的是宋建国分配的房子,因著宋建国的級別高,分的房子也寬敞,兩個大房兩個小房,平時住著也合適。
  關鍵是離宋建国的單位很近。
  一會兒,宋建国就回來了。看著張寧滿臉的疲憊,他眼里閃過心疼。這些年他工作忙,張寧也忙。但是張寧卻始終照顧著家里,不讓他有后顧之憂。
  眼下看著張寧再次為了孩子的事情露出這樣的疲憊,他心里也愧疚。
  “爸爸。”壯壯小聲嘀咕了一聲。
  宋建国過來,大掌伸過來,卻沒有打下去,只是摸了摸自己兒子的腦袋。
  他對著張寧道,“我帶孩子去樓上。”
  張寧擺擺手,“去吧去吧,我今天被那些家長說的都頭疼了,瞇一會兒。”反正對這皮小子,估計又是一頓打罵,她看著心疼,但是不教訓又管不住的。講啥子人生大道理也是跟放屁一樣。
  宋建国低著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就拉著兒子的小手上了樓去。
  壯壯邊上樓,邊想哭了。
  沙發上,張寧瞇著眼睛,真是睡著了。她想著,等忙完了這陣子,她也要學著老人家去旅游放松一下了,或者和舒菁一起去m国看看市場,順便旅游。
  也不知睡了多久,只感覺到臉頰上湿润润的。
  她睜開了眼睛,就看著自己兒子一雙紅润的眼睛,還有些湿漉漉的,看著惹人心疼,他又在張寧的桌邊臉頰上親了一口,“對不起妈妈,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氣了。我不打架了,你別生我的氣了,好不好?”
  “真的?”張寧不信。
  壯壯趕紧點著小腦袋,又看著站在身后的宋建国,“真的,我和爸爸都約定了。”
  張寧聽著約定,笑道,“你們還有約定?什么約定?”
  “男人的約定。這個不能告訴你。”壯壯趕紧從自己妈妈身上爬下來,鄭重其事道,“妈妈,我保證。”
  他說著,還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
  張寧看著他小大人一樣的模樣,笑著把孩子搂了過來,“剛剛爸爸打的是不是很疼?”不疼沒這么乖。
  壯壯抿著嘴笑道,“一點都不疼。”
  “皮小子!”張寧笑著拉著他過來,揉了揉他的小屁股。平時宋建国就喜歡打這地兒,肉多,不容易傷著。
  因著鄭好也被罰了,所以劉家兩老也知道了這事情,晚上都跑過來看孩子。
  這些年張寧雖然和他們還是保持這一種不親不近的關系,但是他們也已經習慣了,隔三差五的就過來看看。
  孩子倒是不知道大人之間的這些感情糾葛,所以對劉家這邊挺親近的。
  看著兩老來了,這皮實的勁兒就露出來了,直把兩老給逗著樂呵呵的。
  不過兩人倒是對教訓孩子的是沒提啥子。這些年張寧和宋建国教育孩子,兩人看著,也沒說啥子,只事后哄哄孩子。
  畢竟當初教育出了劉甜甜那樣的孩子,兩人都不好意思再管張寧這邊怎么教孩子了。
  自從這次之后,讓張寧意外的是,壯壯還真是變得乖了,雖然還是一樣的好动,但是沒再在學校欺負別的同學了,老老實實的讀書上課的。
  鄭好沒有同盟了,也變得老老實實的了。
  舒菁為了這事情,差點沒迷信一會,跑去寺廟里拜拜菩薩。
  十八歲的時候,壯壯想去讀軍校。
  張寧沒同意,自己就這么一個兒子,以后家業誰繼承。而且他上了戰場了,以后自己不又是提心吊膽的嗎?
  不過孩子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見了。
  張寧心里擔心,又不知道怎么辦,愣是愁了幾天沒睡好覺。
  等填報了志愿之后,壯壯才告訴張寧,他已經填報了企業管理專業了。
  “臭小子,你這怎么突然變了啊?”
  張寧覺得自己這是在做夢,這么多年,兒子都是小大人一樣的,從來沒讓她做主的。現在自己還沒咋樣呢,就繳械投降了,這不科學。
  壯壯已經長的很高了,繼承了宋建国的高大,五官卻又繼承了張寧的幾分清秀,組合起來卻很是清俊。
  他笑著擁著張寧的肩膀,“妈妈,因為我想讓你高興,讓你幸福。”爸爸說,這些年爱你的人太少了,你一輩子都在為了別人操心,所以,我想好好的爱你。
  自從十歲那年,聽了爸爸講的妈妈的故事之后,他就想著,和妈妈有血緣的親人都沒有爱她,自己作為妈妈最親最親的人了,怎么能不爱她呢?
  “為了我,你就委屈你自己了?”張寧覺得自己矯情了,又高興孩子能夠聽自己的,又覺得這樣對不起孩子,挺愧疚的。
  壯壯抿著嘴笑了起來,“我想通了,人有很多的夢想,我們不能保證每一個都能實現。所以我選擇了我最應該做的事情。妈,你放心吧,我會好好學的。以后去m国深造,回來接你的班,那時候爸也退休了,你們就可以過二人世界了。我知道,這些年就們就嫌棄我礙眼呢。”他邊說著,邊故意擠眉弄眼。
  “瞎說什么呢,沒大沒小的。”張寧伸手拍了他幾下,又伸手搂著自己兒子。
  宋建国見著這母子兩這么煽情,眼里也熱熱的。
  前半生,他一直在得到,后半生,他也要好好的回報這個好媳婦。
  番外完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