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有緣(番外四)

小說:重生炮灰農村媳 作者:八匹

  閨閨要出国的事情定下來了,羅家的人自然是都知道了。
  第二天羅爱軍就出現在了羅家的別墅外面。
  看到兒子突然回來,張桂蘭還挺驚呀的,“不是才进修完嗎?怎么又回來了?”
  “沒事,正好有公事,路過這里,就回家看看。”羅爱軍往屋里打量了一眼,“閨閨呢?”
  “樓上呢。”張桂蘭叫了兒子過來,“沒有吃飯吧,正好,剛要做好。”
  羅爱軍卻已蹬蹬的上了樓,直奔閨閨的房間而去,房間里的閨閨看到二哥突然出現,也嚇了一跳,“二….二哥?”
  羅爱軍帶上門,走到床邊坐下才說話,“臉色怎么這么難看?也瘦了。”
  閨閨心虛,不敢對上兄長的眼神。
  羅爱軍的眼睛微微一瞇,才柔聲道,“閨閨,前天你去醫院了,是哪里不舒服嗎?”
  一句話讓閨閨就跳了起來,“沒……沒不舒服。”
  看妹妹這樣的反應,羅爱軍的心又是一沉,強忍著沒有脾氣又問,“二哥的戰友陪妻子在那家醫院上班,你要是有哪里不舒服,二哥再帶我去查一查。”
  打昨天從戰友那里接到電話之后,羅爱軍就差點跳起來,直接訂了機會飛回來,不管怎么樣也不能嚇到妹妹,只希望妹妹親口跟自己說出來。
  “二哥……”閨閨原本想瞞下去,可是聽到二哥的話嚇的忍不住小聲的哭了起來。
  “好了,有什么事都有二哥幫你做主,你說說到底是誰?”羅爱軍現在恨不得把那人殺了。
  閨閨搖搖頭,“二哥,別問了,都是我自己的錯,他也答應了,把這個孩子生下來。我就可以繼續回學校,我也是不忍心打掉才同意的。”
  “胡鬧,事情真像你想的那么簡單就好了。”羅爱軍突然后悔了,竟然把妹妹保護成一個不經事事的小女生。看嚇到了妹妹,他才壓下火氣,輕聲的勸著,“你生下之后,真的能當這個孩子不存在?現在才剛剛懷上,你就已經舍不得了,那要是生下來呢?你從小就心软,怎么可能做到對自己的孩子視而不見,這些你都沒有想過?那個混小子幾句話就把你給哄騙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你說那個人是誰?二哥幫你出頭,這個孩子決不能留。”
  自己從小保護到大的妹妹,就這么給毀了,羅爱軍豈能不生氣。
  “是你們學校的對不對?你不說也行,我一個一個的去查。早晚能查出來,而且我會和爸妈說不讓你出国。”羅爱軍覺得不能再寵下去了。
  妹妹干凈的就像一張白紙,就這樣讓人騙了,竟還一副對方沒有錯的樣子,羅爱軍豈能不生氣。
  “二哥,不要讓家里人知道。”閨閨哭了起來,“當年妈妈為了救我。差一點死了,我再也不能讓我的事讓家里人擔心了。”
  而且也太丟人了。
  原想著把這丟人的事自己一個人解決了,可沒有想到竟然讓二哥知道了。
  羅爱軍聽了又是心疼又是悔恨,“當年你還小,那件事情根本不怨你,你為什么就一直覺得是你的錯呢?妈現在不也好好的沒事嗎?”
  竟不知道妹妹的心里這些年來。一直掛著這件事情。
  閨閨用力的搖頭,“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急著回家,也不會聽她說是我小姨就跟著走。”
  羅爱軍不知道該怎么勸。
  正當這時,門推開了。張桂蘭看到女兒哭,問向兒子,“好好的怎么吵架了?”
  原本是上來叫兒子和女兒下樓吃飯的,這怎么吵上了?從小到大,還是頭一次看到兄妹兩個吵架。
  “妈,閨閨不能出国。”羅爱軍已經知道了妹妹一直不敢和家里人說擔心在哪里,此時更不能同意妹妹走,“她現在有身孕,哪也不能去,明天你帶她去醫院。”
  “二哥……”
  “什么?”張桂蘭母女同時驚呼出聲。
  前者是驚嚇,后者是震驚,不敢置信的看著女兒,想到女兒突然不歸校,又突然說要出去休學,向來懂事的女兒,有了很多不尋常的舉动,張桂蘭一直沒有去細想過,甚至覺得女兒懂事不用自己擔心,可卻沒有料到會是這樣。
  “妈妈……對不起。”閨閨捂著臉哭了起來。
  “哭什么哭,又不是你的錯,你把那個混蛋是誰說出來就行了。”羅爱軍憋著勁呢。
  張桂蘭活了兩世,到底經歷的事情多了。
  緩過神來之后,張桂蘭才開口,“爱軍,你出去,我跟你妹妹單獨談談。”
  羅爱軍看了妹妹一眼,才起身出去。
  門一帶上,張桂蘭也走到了女兒的身邊,“是怎么回事?”
  事情到了現在這樣,不說也不可能了。
  閨閨這才把前因后果說了,又一臉的擔心,“妈妈,只要到了国外,不會有人知道,咱們家也不用丟人了。”
  “你這孩子。”張桂蘭面上不表,心里卻有氣。
  “這事你別管了。”張桂蘭沒有再問那事,“你覺得范青山怎么樣?”
  閨閨咬咬牙,“都是他害得我丟人。”
  “拋開這件事情,你再看看他的人品怎么樣?”張桂蘭雖然沒有找范青山談,不過通過這件事情,她到是隱隱能猜出范青山的心里是有女兒的。
  可縱然這樣,自己的女兒也不能就這樣讓他給弄了去。
  “霸道。”想到兩個人的接觸,除了這個閨閨對他根本什么都不了解。
  張桂蘭笑了,摸著女兒的頭,“別哭了,下樓先吃飯吧。”
  母女下樓的時候,羅繼軍也在,看他的樣子就知道女兒的事情了,不過到底是心疼女兒,也沒有問,飯后閨閨上了樓,張桂蘭才把事情說了。
  羅爱軍一聽事情起因還是因為自己,更有自己的小舅子,任父母怎么叫頭也不回的走了,直接找范青山去了,范青山接到姐夫的電話,只聽說找自己,心下就有些明白了,知道躲不過去,就約了地點見面。
  碰面后什么也沒有說就被羅爱軍打了一頓,范青山沒有還手,羅爱軍打累了停下來,范青山才道,“我爱閨閨,小的時候不知道,長大后才明白對她是什么感受。”
  “你爱她就這樣對她?”羅爱軍又上前去補了一拳,“混蛋,這輩子你都不要想見到閨閨,滾。”
  見罵不走,羅爱軍自己走了。
  回到家里看到兒子身上皺巴的衣服,就知道是去打架了。
  張桂蘭也沒有多說,結果后腳范青山就來家里請罪了。
  “你先回去吧。”張桂蘭到沒有罵他,“不管當初你是怎么想的,現在我們家也要想想怎么处理這件事情。”
  “阿姨,我要娶閨閨。”范青山的臉腫著,“我是真心的爱她。”
  “你還敢來?”羅爱軍才樓上走下來,就要上前去打人。
  被張桂蘭攔住,“行了,打人又解決不了問題。”
  羅繼軍坐在客廳里,手里拿著報紙,根本沒有往這邊看。
  張桂蘭知道丈夫這是在生氣呢,只能勸著范青山,“你回去吧,跪到這里也不是個事,有什么事等大家冷靜一下再說。”
  “阿姨,我知道我的方法錯了,可是我要說我會真心的對閨閨好一輩子,好好的照顧她。”范青山俊美的臉也看不出原來的樣子,青一塊紫一塊的。
  “人走吧,閨閨就是一輩子不嫁,也不會嫁給你。”羅爱軍大聲道。
  范青山卻不吱聲,只跪在那。
  張桂蘭一直拉著兒子,也拉不动,索性就松開口,任兒子打去,羅爱軍剛到人身前,就被羅繼軍給叫住了,“住手。”
  羅爱軍不高興,還是踢了范青山一腳,轉身上樓了。
  “青山,咱們倆家也算是親戚,你姐嫁到我們家,這些年也從來都沒有受過委屈,我的女兒你就這樣對她,你還把我們當成親戚了嗎?這事既然鬧成這樣,我不會接受你當我的姑爺,你回去吧。”羅繼軍沒有多說的意思。
  羅家當家做主的開了口,范青山知道在跪下去也沒有用,臨走時往樓上看了一眼走了。
  這事當天范絡絡也知道了,是被羅爱軍打電話給罵了才知道了,范絡絡也傷心,直接把電話打到了美国,范家聽說了,二老直接就回国了,到了羅家。
  先是認了錯,才說起閨閨的事情來。
  張桂蘭和自家的男人也商量過了,孩子打不打要問女兒的意思,閨閨說要留下孩子,他們也只能聽她的意思,至于范青山與閨閨如何,他們是不同意,不過也要看閨閨自己的意思。
  范家知道了羅家的意思,回家跟兒子說了,范青山笑了,“我一定能把閨閨追回來。”
  可閨閨卻退學了,不是休學,直接退學了,人去了哪里范青山找不到,問了姐姐,被罵了一頓也沒有告訴他,結果范青山一找就是三年,直到有一天接到電話說閨閨回了羅家,他才急忙的趕了過去。
  與當年的女子不同,眼前的閨閨多了一份成熟,爱說爱笑了,看到范青山像陌生人一樣,范青山心下苦笑,看來閨閨這是心里還 記恨著自己呢,想要把人追回來,真要想些好辦法才是,那就得從兒子身上先下手了。
  不過只要能見到人,總是會有機會的。
  范青山追妻路才剛剛開始。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