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權利的弊端

小說:村野小邪醫 作者:落雁本尊

   夜幕下的南華縣,幾輛警車快速的行駛,打破原有的安靜。

    段飛坐在后座上,程紫月似小媳婦般依偎在他懷里,可能清楚以后難有這種相擁的機會,她抱得比任何時候都

    “紫月,咱們安全了。”段飛感慨地繃的心緒終于能放松下來,他兌現了對程紫月的承諾,安全帶著她離開那危險的賊窩。

    “小姐夫,我就知你不會讓我受傷害的。”程紫月深,抬頭湊上紅住段飛的,絲毫不顧警察司機在場。

    先前張亮要給她強行注冰毒,段飛不惜拼命想救她,讓她知這個男人是真心她的,她希望永遠幸福的跟著這個男人走下去。

    段飛熱烈的回應著,畢竟倆人份尷尬,以后這種親熱的機會恐怕不多。

    忽地,悅耳的手機鈴聲響起,打破了曖昧的氣氛,被迫結束這深的長,拿出手機看來電顯示,是李秀麗打來的。

    接通電話后,李秀麗沒任何廢話直奔主題,剛剛陳釗匯報,張亮這蛋已經招認跟朱志超合謀做的違事,由于節嚴重,完全可以對朱志超行抓捕。

    李秀麗擔心夜長夢多,怕朱志超得到消息逃跑,要求陳釗現在就帶人去抓捕,并讓段飛陪同前去。

    段飛自然樂意,他在縣里遇到的煩全是朱志超背后得鬼,他恨不得親自見這家伙被斃,才能發心頭惡氣。

    讓警察司機停車,并囑咐他把程紫月送到服裝店,隨即就下車跟陳釗去匯合,倆人帶著近十名警察趕往朱志超家里。

    不愧是昔的原縣長,住的可是豪華別墅,段飛走到門口感慨不已,鄉下的莊稼漢天天面朝土北朝天的揮灑汗,到收獲季節還得上繳繁重的農業稅。

    2001年家還未取消農業稅,這些稅款都是農民的血汗錢,然而卻被朱志超這種腐敗份子貪去,供他們享受紙的生活。

    沒有絲毫客氣,在陳釗命令下,眾警察強行攻別墅,并瞬間控制局面,屋里裝飾金碧輝煌,客廳到擺放昂貴的瓷器跟字畫。

    這副奢侈的畫面完全跟普通人家的生活天壤之別。

    在傭人的供述下,得知朱志超在二樓書房,段飛跟陳釗箭步趕往,剛到門口,厚重的門被人拉開。

    “段飛,你怎么來我家了?”朱志超驚愕地,剛剛他聽到樓下有靜,就起出來察看,沒想到開門就見到段飛。

    原本他在書房想如何實施段飛拉李秀麗下臺的方案,老城區改造的關鍵自然是政府的補償款,他打算明天糾集縣里幾個富商,將老城區的房價虛高的哄抬起來,得房價跟政府補償價格相距甚大,到時民眾肯定得鬧事,出十幾條人命就毫無壓力。

    想出這方他心很開心,好似看到自己即將重新掌控南華縣,然而拉開門看到段飛,使他的心瞬間跌到冰窖。

    他不是傻子,段飛理應被拘著,可這時候卻出現在家里,這說明張亮那邊肯定出事了,這無疑是個致命的打擊。

    “當然是來找你談事的,而且陳局長也來了。”段飛淡淡地出抹狡黠的笑意,隨即形一掠,讓陳釗出現在朱志超面前。

    “朱志超,你涉嫌販賣毒品,殺人、挪用公款等多項指控,奉上級命令正式逮捕你。”陳釗威勢地,從間拿出锃光瓦亮的手拷。

    只是當陳釗要用冰冷的手拷鎖朱志超手腕時,朱志超卻是連連后退,顯然是有意躲閃抓捕。

    “你要拒捕?”陳釗冷峻地,銳利的目光盯著朱志超。

    “敗都敗了,我朱志超不會做無畏的反抗,陳局長,我只是希望你給個機會,跟你走前我想跟段飛聊聊。”朱志超緩緩地

    陳釗面為難的神,把目光望向旁側的段飛,詢問他的意見。

    “陳局長,你放心,我只是想詢問段飛幾個問題,僅此而已。”朱志超補充,他心頭有幾個疑,若是不找段飛解開會死不瞑目。

    “好吧,速度快點。”見段飛點頭,陳釗勉強答應下來,最近掃毒把他累了,他還想早些回家適的安穩覺。

    朱志超邀請倆人書房,這家伙子過得真滋,別人置放茶的是玻璃桌,而他是整塊金絲楠木,上面還雕刻著致的騰圖案。

    難怪那么多官員腐敗!敢只要拋棄信仰,就能享受皇帝般待遇的生活。

    “段飛,你是如何逃離的!張亮辦事向來謹慎,真沒想到他在你面前栽了跟頭。”朱志超倒了三杯香茶,他離開窩點時沒出事,他想不通幾個小時竟發生如此大轉折。

    段飛也不隱瞞,將從市里回來時將求救紙條通過打警察傳遞給李秀麗的事出,并說了下張亮現在的慘況。

    “張亮這沒用的東西,只知噓自己本事強,你都向李秀麗求救了,他竟然毫不知,真不該用這廢物。”朱志超恨恨地,是張亮的失敗,導致他全盤皆輸。

    “你痛罵張亮無意義,釀成眼下敗局的其實是你,跟任何人都無關。”段飛沉,端起杯香茶湊鼻聞了聞,濃濃的茶香跟清淡的楠木香混合一起,讓人神清氣

    “我?”朱志超疑

    “當然是你,而且張亮也是被你害得落個如此悲慘下場。”段飛定地

    “有意思,你倒說,我愿洗耳恭聽。”朱志超皺眉,他很好奇段飛是如何得出這個結論。

    “你敗的源是對權利太執著,若那我落到你手里,你便果斷將我殺害,哪來今的敗局!或許你現在還逍遙外享受這皇帝般的奢侈生活。”段飛緩緩地

    朱志超眼眸亮堂起來,段飛這話說得在理,都怪自己過于沉權利,由于不甘心被撤職,總想著卷土重來,因此在控制段飛后,竟然想利用他拉下李秀麗,重新掌控南華縣。

    然而就是這想,給段飛制造了反擊的機會,導致現在輸掉一切,權利沒重新拿回,還葬送了命。

    可以說,朱志超成也權利敗也權利,他能過上如此奢侈的生活,自然是利用權利謀私得到的,同時由于太渴望權利,才導致即將到來的慘死收場。

    “段飛,輸給你我心服口服,真的”朱志超苦笑,端起香茶抿了小口,他縱橫南華縣幾十年,跟他手的人不是慘死就是狼狽逃離,段飛是唯一戰勝他的。

    這倒不是段飛僥幸,確實這小孩很恐怖,自己都沒能找到失敗源,他確早早知曉,并利用這點拖延時間。

    “你錯了,你不是輸給我,也不是輸給李縣長,你是輸給了自己的貪婪,從你背叛信仰,讓貪婪吞噬掉良知的那刻起,你就注定是慘死收場,邪不能勝正。”段飛鏗鏘有力地

    “段飛,你現在有資格這么說,可或許幾十年后你也會像我一樣,誰貪婪都不是天生的!是經過漫長時間形成的,等貧窮磨掉你的棱角,/天天在你眼前晃,你若還能守正義,那我佩服你。”朱志超侃侃而談地

    “以后的事畢竟未知,我能做的是時刻守初心,朱志超,其實咱們之間這場生死爭斗完全沒必要發生,你也不用那么恨我。”段飛將手里的茶杯放下。

    “必須恨你,殺子之仇不共戴天,今我雖敗了,但不意著我向你屈服,我對你的仇恨絲毫未減。”朱志超面目猙獰地,滿臉都是壓抑不住的憤

    “你真是誤會我了,其實害死朱孝坤別有其人,而且那人即將要死了。”段飛苦口心地解釋

    “誰?你倒是說來聽聽,別扯是我殺的。”朱志超恨恨地,那天確實是他下令開的,可他只是想讓兒子少受些痛苦。

    他一直認定是段飛間接殺死兒子朱孝坤的,理由很簡單,要是段飛不摻合縣醫院,那么兒子朱孝坤不必為設局殺害兩條人命,更不用拿挾持劉寡婦,最后落個慘死。

    “確實是你害的,朱志超,我告訴你,你的貪婪不僅毀掉了你,還害死了你兒子,就算我段飛不縣醫院跟他爭斗,你兒子朱孝坤也注定慘死,因為他囂張跋扈,目無紀,隨意欺壓他人。”

    段飛倏地站起來,指著朱志超,義正辭嚴地:“朱孝坤這些致命的舉止都是你縱容的,是你給他作依仗,讓他認為在縣里殺幾個人,沒有警察敢抓他,當街搶女人,對方還得感恩戴德,打殘人還得別人謝他手下留。”頓了頓,他憤的繼續:“你們父子想錯了,南華縣不是你們的家天下,你朱志超能只手遮天十年、二十年,但你不可能掌控一輩子,總會有人來收拾你的,很不幸朱孝坤碰到了我,因此他的慘死是必定的。”

    朱孝坤就是典型的官二代,眼下社會有太多這樣的人物,這些人都是被高官父過分溺縱容,缺少了正確的教育。

    其實當個農村娃也好,就拿段飛而言,他打小老爹就讓他謹記八字箴言,‘醫天下人盡忠義事’。

    這話的意思是讓段飛醫治天下有疾的人,對家盡忠,對親友盡義,無論什么事都要守正義。

    段飛希望用一輩子來闡述這八字箴言,眼下也認真履行著,而且做得還算不錯,然而人無完人,在對待女人方面,他確實的,文雅點

    “是我害的!”朱志超失神地,段飛的話好似觸了他的心靈,宛如被驚雷擊中,整個人都有些恍惚。

    似乎剛剛短短的幾十秒,讓他變得蒼老許多,儼然沒有昔當縣長那般威勢,好似五彩斑斕的彩球瞬間失去光澤。

    他緩緩站起來,踱步來到落地窗口,屋外夜晚的寒風迎面拂,讓他快謝頂的腦袋上幾頭發連連浮

    他黯淡的雙眼遠眺著屋外,沉:“段飛,或許你說得對,無限的貪婪注定會慘死,可惜我朱志超明白得太晚,我已經沒機會了。”

    話音剛落,他出抹凄涼的笑容,他朱志超這輩子輝煌過幾十年,他無接受蹲監獄斃,他抬腳跳上窗口,要自殺結束生命。

    這儼然是要跳樓自殺

    段飛臉驟然變換,當即箭步跑過去制止,千鈞一發之際,慶幸他的雙手揪住朱志超衣服,可重力將他也往樓下拖。

    “陳局長,快來。”段飛焦急的吶喊,好在陳釗及時的跑過去,加上眾警察趕到,這才沒釀成禍事。

    像拖死狗般將朱志超從窗外拉屋,這家伙癱的坐在地上,里失神的嘀咕:“為什么要救我!你嘛不讓我死!”

    “朱志超,你必須得死,但不是跳樓自殺,你下滔天罪行,你要接受民眾的批判,律的判決,你要死也是在刑場上。”段飛,剛剛險些搭上小命。

    “你們倆,把朱志超給我押上車。”陳釗吩咐,他擔心再出差錯,人給朱志超帶上手拷押了出去。

    看著朱志超狼狽的背影,段飛很納悶,一個連死都不怕的人,當初怎么就害怕守正義呢,難貧窮就這么恐怖!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