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邪不勝正(大結局)

小說:村野小邪醫 作者:落雁本尊

    朱志超的落網,南華縣民眾似過年般放鞭炮慶祝,因為他們盼望這天太久,心頭的冤屈終于能得到伸張,有些人的老淚橫

    含冤的民眾選擇這時候站出來,自然是以前害怕,即便朱志超因用人不當被撤職,他們依舊不敢輕舉妄

    因為華夏官場有不成文的規則,只要高官不是觸紀蹲監獄,那都不意著倒臺,無論是擔責撤職,還是退休,他們勢力依舊存在,死個百姓分分鐘的事。

    這倒不是危言聳聽,就拿朱志超來說,他盤踞南華縣幾十年,上到市里高官,下到縣里普通科員,形成了個龐大的利益鏈,這些人是一繩上的螞蚱,一損俱損一榮俱榮。

    因此朱志超被撤職,李秀麗也沒能乘勝追擊將他監獄,因為市里有高官保,縣里有同伙打遮掩,而且沒人敢舉報,才導致他即使撤職仍然在縣里橫著走。

    然而最終依舊是邪不能勝正,這次他被抓,龐大的利益鏈斷掉,無論市里高官,還是縣里同伙,紛紛為求自保舉報朱志超違行為。

    這次李秀麗行徹底大清洗,據不完全統計,此番牽扯朱志超案件的高官包括原公安局局長羅東海、原衛生局局長郝劍、原電視臺臺長張亮、原縣醫院院長齊展鵬等等三十多位副科級以上的官員。

    李秀麗給朱志超的案件定為地方派系的窩案,參與他案子的有手重權的縣委常委,也有剛剛通過公務員考試不久的小科員,這就是他能在南華縣只手遮天幾十年的原因。

    地方派系勢力過大,就極易造成腐敗窩案,形成地方政治黑暗,從而出現民眾們有冤難伸,有苦哭訴無門的悲慘現象。

    就連中央也時刻警惕地方派系勢力的發展,甚至適時行打擊,盡量做到各省委常委中有一兩位外籍官員,或者中央空降官員。

    這樣做目的自然是杜絕地方離中央的控制,其次防止地方腐敗窩案以及地方政治黑暗,若出現這些況,定對黨的形象以及人民利益造成巨大的損害。

    即使這樣,有些空降的官員到達地方,首先還得找地方派系頭目尋求支持,不然在常委會上架空你,讓你寸步難行。

    典型的例子就是,南華縣縣委書記蕭正雄,他是從外市調來的,當初剛來完全被朱志超架空,要不是蕭正雄有鐵腕手段,估計早被排擠走了。

    就算蕭正雄努力兩年多,他也只能勉強立足,不能傷朱志超分毫,如果不是李秀麗這副級高官的孫女來縣里,估計朱志超依舊是南華縣的土皇帝逍遙外。

    所以地方派系勢力過大,是個很嚴重的問題,要不是李秀麗掌著恐怖的關系網,加上段飛的聰明機智,恐怕沒這么快拿下朱志超。

    經過幾天的核實,朱志超下的罪行基本清晰,首先用權利包庇紋男從事販賣毒品、運營會所、賭場牌館,其次收受官員賄賂,參與假廠、違規地產商分紅,最后挪用公款,在縣里各項基礎工程賬目造假等等。

    在他的罪行中,最多是收受他人錢財擺平事,因此出現很多冤假錯案,這其中不乏害死了很多無辜的人。

    這家伙雖未親自用手殺人,可他這雙手卻沾滿了鮮血。

    由于證據確鑿,違節嚴重,院判決朱志超死刑立即執行,自此曾經的南華縣土皇帝斃慘死收場。

    張亮因舉報朱志超違行為有功,被判決死刑緩期兩年執行,而他兒子張澤,因參與販賣毒品被判十年。

    段飛很滿意這個結果,同時松了口氣,以后終于能安穩的覺了,自從招惹朱孝坤,得罪土皇帝朱志超起,他時刻都面臨著危險境,天天擔驚受怕。

    朱孝坤、羅東海、齊展鵬、郝劍、張亮、朱志超,細細數來與自己作對的人都基本慘死了,生活也總算回歸平淡。

    前陣子段飛涉嫌嫖/娼被停職,由于會所的氣質熟/女跟負責培訓的女主管都被抓,倆人供述是受張亮指使坑害他的,并出會所當晚程紫月安置的電子攝像筆,還原了臥底真相。

    段飛再次恢復職位,而且那晚也收繳了紋男等人的非所得,得知他是去臥底揭的,政府歸還了他那晚搶奪競拍花掉了16萬積蓄。

    這次事件段飛內疚的是,當初為救程紫月接收首批冰毒,讓縣里很多人染上毒癮,好在食的人沒有形成癮,段飛用針灸幫他們戒除,盡量恢復原來的狀態。

    ps:當我敲下最后一個字時,我很不舍,就像我萬般的孩子突然被人搶走,那種心我找不到詞語來形容。

    此刻不甘、愧疚、遺憾在我腦子里回,很抱歉,《村小邪醫》寫到這只能大結局了,很無奈的決定。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