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遺補闕七

小說:豐乳肥臀 作者:莫言

    在沼澤地邊緣一塊潮湿的草地上,上官金童草草地掩埋了母親的遺体。他跪在幾個前來幫忙的老鄉親面前,磕頭謝恩,歪頭張大叔架著他的胳膊把他扶起來,連聲道:“免禮吧,免禮吧!”王干巴大哥和李大官他們也抱拳作揖道:“免了,免了。”幾個老鄉親面容凄凄地看著他,好像在期待著什么。金童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從衣袋里摸出幾十元錢,遞給歪頭張,道:“大叔,這幾個錢,太少了,拿不出手,給鄉親們裝幾壺酒吧。”歪頭張把金童的手指推攏,道:“老侄子,咱們還用不著這一套。”金童喃喃道:“現在都興這個。”歪頭張道:“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鄉鄰,誰家死了人也不能自家扛出去。”吳法仁囔著鼻子道:“往后吶,只能是自家死人自家扛啦!”他憂慮地望望北邊那喷云吐霧的大欄市的猖狂市區,說,“用不了十年,就誰也不認識誰啦。”上官金童從口袋里摸出一盒煙,剝開封紙,分給老鄉親們。他們都尖著手指,客氣地接了,然后腦袋相抵,借火吸著,喷吐著煙霧,收拾起家什,準備走了。歪頭張說:“金童大賢侄,老嬸九五而終,是難得的高壽了。人死如燈滅,氣化春風肉做泥,皇帝老子也得走這一步,您就節哀吧!”上官金童連連點頭稱是。“跟我們一起走?”歪頭張問。上官金童答道:“叔叔,大哥們,讓你們吃累了。你們先回吧,我陪著俺娘再坐會。”幾個老鄉親嘆息著,肩起锨镢和扁擔,走了。走出十幾步光景,歪頭張又回頭道:“想開點,大侄子,權當老嬸子坐化成佛了吧!”上官金童嗓子發哽,雙眼熱辣辣地望著歪頭張古老渾樸的臉,用力地點著頭。

    鄉親們議論著栽培蔬菜的塑料大棚,痛罵著腐敗的干部和橫征暴斂,笑談著九層單元樓房里壘著的土坑,嘆息著年輕一代的古怪行為……他們漸漸走遠,響亮的話語突然消逝了,傳來了沉重而有節奏的空咚聲,那是修橋隊在蛟龙河里打樁。

    四顧遠望,上官金童心中悵然,不知何去何從。他看到張牙舞爪的大欄市正像個惡性腫瘤一樣迅速擴張著,一棟棟霸道蠻橫的建筑物瘋狂地吞噬著村莊和耕地。母親寄居過數十年的塔前草屋已在驚嚇交加中自行倒塌,那座七層寶塔也搖搖欲墜。太阳出來,喧鬧的市聲像潮水般追逐著涌過來。沼澤地霧氣濛濛,沼澤地西側的槐樹林里一片鳥聲,槐花的香氣彩云般往四处膨胀。他圍著新堆起的、散發著泥土腥味的母親的墳頭麻木地轉了幾圈,然后跪下,又虔誠地給母親磕起頭來。他心里默念著:“娘啊娘,我這個不爭氣的兒子,可把您害苦了。這下好了,娘,您死了,成佛了,成仙了,到天堂里享福了,再也不用受兒子拖累了。

    兒也老了,這輩子也快窩囊到頭兒了。兒要把風燭殘年獻給上帝,我那同父異母的哥哥已在教堂里給我謀了個差事,他讓我負責清掃衛生,看守門戶,定期挖露天廁所,把那些穢物擔到老百姓的菜地里。娘,這是我最好的歸宿,這也是您老人家企盼著的吧?……“想著想著,教徒們頌揚苦難的悲憫歌聲便在他耳邊轟響起了:主啊,我們的在天之父,我們沐浴著您的光榮,您的血澆灌著玫瑰和薔薇,讓我們呼吸著神的馨香,我們的罪被洗了,我們心安寧……阿門!阿門……

    他把因被圣靈感动而充血發烫的臉,埋伏在母親墳頭的湿土上,他嗅到了血的氣味,汗的氣味。他感到涼爽的晨風輕拂著自己的頭顱,恍惚中母親又坐在了自己的身邊,晨風就是她的剛在冷水中洗過的手。他感到不是母親躺在墓穴里,而是自己躺在墓穴里。是母親將一把把的湿土撒在自己的臉上,湿土里混合著母親的淚珠。因為巨大的幸福他呼嚕呼嚕地哭起來。

    “哎!哎!起來!”腦后幾聲厲喝,他感到先是腳后跟被踢了幾下,隨即屁股上又挨了一下重踹。倉皇爬起來,他感到受潮的關節巴格巴格地響著,胸膛宛若針扎般疼痛,艷阳已經高照,天地一片燦爛,一個灰色的、耀眼的大影子在他面前晃动著。他用骯臟的手背揉著昏花的眼,漸漸看清,眼前立著一個身著銀灰色制服、頭戴明蓋大檐帽、滿臉嚴肅、小胡子兇殘奸詐的人。那人板著臉,阴森森地問:“誰讓你在這埋死人的?”上官金童突感一陣刺痒,渾身紧張,手足無所措,冷汗流出的同時,他感到溫熱的尿液也撒在了裤裆里。他知道自己還有能力控制小便,但他不控制,好像是要成心尿在裤裆里博得面前這位公家人同情似的。

    公家人并不同情他,眼睛里全是居高臨下的鄙夷之色,那些釘在帽檐上、胸脯上的鐵標識寒光閃閃、咄咄逼人。他毫不客氣地命令上官金童:“立即把死尸扒出來,送到火葬場火葬!”上官金童道:“領導,這里是塊廢地,您就高抬貴手吧……”公家人好像狗咬了一口似的,猛地跳起來,厲聲道:“你敢再說一遍?!廢地?誰告訴你這是廢地?即便是廢地,也是国家的神圣領土,豈容你隨便亂埋?”

    上官金童哭咧咧地說:“領導,行行好吧,俺娘九十多歲的人啦,好不容易才人了土,您開恩,不要折騰她了……”公家人益發惱怒了,斬釘截鐵地說:“少廢話吧,快挖出來。”上官金童道:“俺把墳頭平攤了還不行嗎?平攤了就不占国家的地皮了。”公家人厭煩地道:“你這個人是怎么回事?是真糊涂還是裝糊涂?死人火葬,這是法規。”上官金童跪在地上,鼻涕一把淚一把地哀求著:“領導啊,政府啊,開恩饒了俺吧,五黄六月,大熱的天,再扒出來就爛了,俺經不起折騰了呀……”

    公家人惱怒地說:“哭也沒用,嚎也沒用,這事也不是我能做得了主。”上官金童突發靈感,從口袋里摸出那幾十元被歪頭張大叔拒絕接受的人民幣,雙手捧著,遞到公家人面前,哭求道:“領導,拿去買壺燒酒喝吧,俺是個窮愁潦倒的孤單人,找個幫忙的不容易,俺身上就這幾個錢了,連火葬費也不夠了,去了也是耗費国家的電,污染政府的空氣,您就開恩讓俺娘在這兒爛了吧……政府,開恩吧……”公家人冷眼打量了一下那幾張皺巴巴、臟乎乎的鈔票,怒吼道:“您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這是行賄,是腐蝕拉攏国家干部,這是犯罪!靠這幾張臟票子你就想讓我放棄原則?做夢!”公家人跺了一下腳,用法律一樣莊嚴的口吻說:“天黑之前,必須把尸体扒出來,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公家人氣昂昂走了。來時他仿佛從天而降,去時仿佛他人地有門。上官金童被這巨大的困難壓倒了,他坐在新墳前,雙手抱著頭,低聲哭泣著。政府,政府——這里人習慣把政府工作人員和所有的拿工資吃国庫糧的人尊稱為政府,幾十年如一日——您這不是為難我嗎?即便我把母親燒了,那骨灰不還是要埋到地下嗎?這地方遠離市區,不長莊稼,埋上個死人,幾年后不就變成泥土了嗎?

    你讓我扒出來,扒出來怎么辦?我一個人,背不动,拉沒車,燒了也沒錢付火葬費,更沒錢買骨灰盒,為找幾個老鄉親幫忙,我跑細了兩條腿,政府,您難道不知道,現在不是從前了,現在的人沒錢不辦事,不像從前那么義氣了,雖說歪頭張大叔沒要我的錢,但埋尸人家不要錢,起尸就要錢了,即便人家還不要錢,欠下這么多人情讓我怎么還?政府啊好政府,您替我想想吧……他絮絮叨叨地哭訴著,仿佛那嚴肅的公家人還在眼前。

    一輛銀灰色日本產吉普車從狹窄的土路上顛顛簸簸地開過來了,車后拖著一溜煙塵。上官金童吃了一驚,以為這車是來抓自己的。起初他確實嚇得要死,但隨著那富貴鐵兽的逼近,他的心反而坦然了。我已經蹲了十五年勞改農場,再蹲幾年又有何妨,那兒干活有人叫,吃飯有人做,只要賣力干活,就會平平安安,對于我上官金童這樣的人,那里也許真是天堂了。最要紧的是,抓走我之后,他們花一萬元錢,怕也難雇著愿意扒墳掘墓的人了。這樣母親就可免受折騰,就算占住了高密東北鄉一塊地,就算安息了。我害了母親一輩子,最后能用喪失自由換取母親的安寧,也算值了,也算我這不孝的兒子盡了一次孝,也算我這不爭氣的兒子爭了一口氣。想到此他簡直就是陶醉在幸福里了,擦干淚水他站起來,臉上皺紋舒展,肩頭輕松,如釋重負。他雙手平伸胸前,等待著涼森森的手銬。但十分遺憾,吉普車搖晃著從他面前駛過,鍍著水銀的車窗玻璃賊光刺目,根本看不到車里的風景。到距離新墳約一百米的地方,吉普車停了。車門兩面張開,鉆出了三個人。兩個男的,一個体積龐大,身穿藍白交叉的休閑獵裝;一個身体苗條,胳膊彎上胯著一支雙筒獵枪,手脖子上懸著一個小皮包,小皮包里裝著“大哥大”,上官金童在“東方鳥類中心”交紅運時,手脖上也懸掛這玩意,所以他曉得。

    在兩個男人中間,還有一個身穿深紅色裙子的女人。遠遠地看不清她的眉眼,但從閃爍著瓷光的耀眼肌膚上,他知道這是個美女。

    他們一行三人沿著沼澤地邊緣上潮湿的小徑,慢吞吞地移动過來。女人嘰嘰喳喳地吆喝著什么,嘰喳聲中還夹著格格的笑聲。龐大男人偶爾咳嗽一聲,底氣充足,鏗鏗鏘鏘,有銅聲鐵氣。瘦男人尾隨在那對男女身后,畢恭畢敬,一看就知道是個秘書。忽然間,龐大男人往后一伸手,秘書迅速把獵枪遞上。龐大男人接過枪,連準都不瞄,托平就放,呼呼兩聲響,清脆欲滴,震耳欲聾。放眼往沼澤地望去,一群天鵝吃力地掙扎著起了飛,有兩只中彈的,一只浮在淺水中,死定了;還有一只在亂草里撲棱著翅膀掙扎,翅膀拖泥帶水,脖子上沾滿鮮血,彎曲著搖擺著,宛如舞蹈中的彩蛇。那個紅衣女人拍著巴掌歡呼:“打中了!打中了!

    馬副市長,您真是神枪手!“從她的聳动著的上身,上官金童知道這打扮妖冶的婦人已頗不年輕,但她拍手雀躍的动作卻像對天真的中學小女生的拙劣模仿,這令上官金童心中頗為反感。這家伙也是個不可救药的貨色,差不多死到臨頭了,還產生這種休閑的情緒。紅裙女人好像故意要跟上官金童賭氣似的,掄起兩根裸露的白胳膊,夹住了馬副市長的粗短脖頸,然后像鸡啄食一樣,跳一下,在他的腦門上啄了一口。秘書脱下皮鞋,挽起裤腿,趟著一汪汪的淺水,去把那兩只中彈的天鵝撿出來。撿那只沒死利索的天鵝時,秘書差點兒陷入淤泥沒頂的深潭,嚇得馬副市長頓腳大叫:”小何,小心!“秘書把死利索的天鵝和沒死利索的天鵝放在綠草地上,紅衣女人彎下腰,伸出食指撥弄著鳥毛,她驚詫地大叫道:”哎喲!

    天鵝身上還有虱子呢!“獵手們繼續前行,從上官金童面前經過。馬副市長和秘書側目對著沼澤地,搜索著獵物,根本沒把新墳前的人放在眼里,反倒是那紅衣女人,很認真地盯了上官金童幾眼。上官金童嗅著女人身上散發出的濃郁的名貴香水氣味,并條分縷地辨別出了混雜在香水味里的狐臭氣。這女人身材的確很好,雙腿修長,細頸高挑,但胸前的Rx房已經松驰下垂,盡管有”獨角兽“托著,但假的就是假的,行家眼里不攙沙子。揮手之間,上官金童還發現這個女人腋窩里叢生著火紅色硬毛,狐臭的氣味就從那里放出來。

    他們過去了。上官金童明白了這些人根本不是為己而來,心情頗有些矛盾,可謂半憂半喜。獵人與鳥,勾起了他一些回憶,自然是與鳥兒韓有關。鳥兒韓其實是個懂鳥語的怪才,要不他憑什么能在荒山野嶺里生活十五年呢。他一定能與鳥兒對話,交流思想,對著日本鳥兒訴說他的思鄉之苦,也許有許多鳥兒遠涉重洋來到高密東北鄉向我們報信,只是我們聽不懂鳥語罷了。呼!呼!又是兩聲枪響,獵人擊斃了一只水鴨子,那可憐的鳥兒是飛起數米高時中彈的,鉛丸把它的身体打碎了,綠色的羽毛在沼澤地翻飛,它跌落在水汪里,像塊垂直下落的石頭。秘書扔下手提的皮鞋,往上擼擼裤腿,又要下去撿鳥。馬副市長說:“小何,算了吧,一只小家伙,不值得。”紅衣女人嬌滴滴地說:“不,我要那鴨上的翠綠羽毛。”小何說:“不要紧的,我去撿。”小伙子很踴躍地跳下去,噗噗哧哧地踩著爛泥往前走,淤泥陷到他的膝蓋处,他走得有點兒吃力。接近死鴨子時,淤泥分明深了,直陷到了他的大腿根。馬副市長喊道:“小何,回來吧!”但為時已晚,淤泥里噗噗地冒出有硫磺味的氣泡,好像不是小何的身体下陷而是淤泥在上升。小伙子掉回頭,喊叫了一句什么,上官金童沒聽清楚,但小伙子慘白的臉上那驚恐的表情卻牢牢地印在他的腦子里。

    傍晚時分,營救落泥秘書的人群無奈地散去了。只余下一個蒼老的婦人坐在沼澤地外嘶啞地哭泣著。幾個灰溜溜的人疲乏地勸著她,动手拉她,但老婦人掙扎著不走,并且一次次地往兒子陷沒的地方沖刺,每次都被身邊的人拉住。后來,那幾個人強硬地架著她的胳膊把她拖走,她的腳尖在草地上劃出了兩道灰白的痕跡。

    沼澤地邊恢復了安靜,上官金童的面前是一片被汽車轮胎、拖拉機履帶壓爛了的草地,人腳留下的痕跡更是密密麻麻,傍晚的空氣里混合著人味、車味和青草汁液的味道。他們折騰了半天也沒能把小伙子從淤泥中救出來。他們用鋼絲繩拴著幾個武警戰士的腰把他們放到泥潭里去,那幾個戰士臉都憋青了也沒試著泥潭的底。秘書變成了泥鰍,不知鉆到什么地方去了。這一天,上官金童一直坐在母親的墳前,沒人與他說話,更沒人盤問他墳中埋著何人。青年秘書的滅頂給了他一個啟示:如果那嚴肅的公家人再來逼我挖掘墳墓,那我就挖吧,挖出來,我背著,我背母親的尸首憋足勁往前沖出幾十步,我就與母親一起沉人泥潭了。

    我至死也不會松手,兩個人的重量加在一起,沉得會更快更深。

    暮色愈加濃重,沼澤地里的鳥兒已經棲落在亂草中準備過夜了。間或有幾只鳥兒驚叫著躥飛起來,好像被蛇咬了一口。西行列車披著晚霞空咚空咚地開過去了。沼澤地中心無人能进去的地方,那種紫紅色的毒氣漸漸地綻開了花朵,陣陣晚風送來了沼澤地深处的氣息。都這時候了,嚴肅的公家人還沒來,那么他是不會來了。你來了我也不怕你了,他想。那么個活蹦亂跳、前程遠大的小伙子,幾分鐘內便被淤泥吞噬,連尸首都找不到,我一個年近花甲的廢人,還有什么好怕呢?徹底消除精神負擔后,他感到腸胃絞痛,知道是餓的。母親去世后他就沒正經吃過一頓飯。他模模糊糊地感到應該进城去找點兒吃的,到那條著名的小吃街上去,總能撿到點兒吃的,那里,吃新鮮的紅男綠女們喜歡拋棄食物,撿來吃,一是清理了環境,二是維持了生命,三是減少了浪費。人要活下去其實也不難。他想走;但雙腿如鐵拖不动。他看到在母親墳墓后邊沒人腳踐踏的地方,有很多蒼白的花朵,只有中間的一朵,顯出黯淡的紅色。花朵們散發著甜味。他往前爬行了幾步,伸手先揪下了那朵花,稍加欣賞便塞到嘴里去。花瓣很脆,宛如生蝦肉,咀嚼幾下便滿嘴血腥味。花朵為什么會有血腥味呢?因為大地浸透了人類的鮮血。

    在這個星月璀燦的夜晚里,上官金童嘴里塞滿花朵,仰面朝天躺在母親的墳墓前,回憶了很多很多的往事,都是一些閃爍的碎片。后來,回憶中斷了,他的眼前飄來飄去著一個個Rx房。他一生中見過的各種類型的Rx房,長的,圓的,高聳的,扁平的,黑的,白的,粗糙的,光滑的。這些寶貝,這些精靈在他的面前表演著特技飛行和神奇舞蹈,它們像鳥、像花、像球狀閃電。姿態美極了。味道好極了。

    天上有寶,日月星辰;人間有寶,豐乳豐臀。他放棄了試圖捕捉它們的努力,根本不可能捉住它們,何必枉費力氣。他只是幸福地注視著它們。后來在他的頭上,那些飛乳漸漸聚合在一起,膨胀成一只巨大的Rx房,膨胀膨胀不休止地膨胀,矗立在天地間成為世界第一高峰,乳頭上掛著皚皚白雪,太阳和月亮圍繞著它團團旋轉,宛若兩只明亮的小甲蟲。

    1995年4月13日初稿于高密

    1995年7月17日二稿于北京

    1995年9月15日三稿于北京

    2001年7月18日修訂于北京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