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5章大結局二

小說:極品老板娘 作者:楊老三

   江清雅站在機場,望著這個陌生的城市,心中不感慨萬千,一副容貌惹了這么多年的煩,紅顏禍這句話真是不假,你想平平淡淡過一生,可有些男人不給你機會。

    想想自己的經過,江清雅也不知是什么滋,若非是遇到葉盛,恐怕她還會被劉京華著吧,也有可能已經被那個畜生給毀了。

    從上飛機,在飛機上,以及下飛機,江清雅能清晰地感覺到,不知有多少男人的目光在她的臉上和上一次次掃過,這種感覺讓她覺得嘔。

    江清雅終于想明白了,女人,尤其是像她這種能傾城傾的女人,必須要有一個強大的男人在他的后,否則的話,沒有了劉京華,或許會有張京華,李京華之類的人找上她。

    看到葉盛就在機場出口的地方站著,朝她微微笑著,江清雅忽然覺得,這個男人好可,好帥,急忙快步向葉盛的方向跑過去。

    葉盛也向江清雅走過來,就在兩人相遇的時候,連葉盛都意想不到,江清雅突然飛撲到他的懷里,并且主送上了一個熱,讓葉盛很是意外,但自然也不會客氣,也是就在機場出口上演了一場男女人的大戲,引得很多的路人旁觀,更是有些直接駐足拍照了。

    而此刻,在妙玉的房間里,溫婉玉悄悄地推門而入,但望著窗外發了呆的妙玉卻絲毫不知,直到溫婉玉來到她的后,用手扶住她的玉肩,妙玉這才驚覺過來,急忙回過頭,見是溫婉玉,這才微紅著臉喊了一句:“。”

    溫婉玉笑著說:“怎么一個人在房間里發呆?”

    妙玉站起來,微微搖了搖頭:“沒什么,突然想一個人靜一靜,,您怎么沒去曬曬太,今天天氣不錯。”1665

    溫婉玉笑著說:“本來正要去呢,卻忽然想讓你陪我一起呢,卻見你一個人在這里發呆,小玉,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告訴。”

    “沒什么。”妙玉急忙搖了搖頭,“我能有什么心事,走,,我陪您去曬曬太。”

    溫婉玉卻沒有,嘆了口氣:“小玉,其實呢,我是很想成為你的那個,只是不知有沒有這個福氣。”

    “那個?”妙玉聞言一愣,卻隨即就明白了溫婉玉的意思,一張俏臉登時羞得完全通紅,拉著溫婉玉的胳膊,不依不饒:“,人家不來了,您為老不尊。”

    溫婉玉見妙玉并沒有有絲毫不悅的樣子,心里頓時就更加確定下來,笑著說:“我這把老骨頭都快被你搖散了,呵呵,小玉是真心想讓你做我的兒媳婦呢。”

    “。”雖然不再搖了,但妙玉里卻依然不依不饒,小一撅,“您光欺負我。”

    溫婉玉笑:“小玉是過來人,知一個人過子的不容易,尤其是咱們女人,若是不能跟的人生活在一起,是最痛苦的事,所以,小玉,千萬不要步上的后塵。”

    “我……”妙玉張了張,想說什么,卻是沒有說出來,終是嘆了口氣,,“可是,以前我那么對他,他會喜歡我嗎?”

    溫婉玉笑:“傻丫頭,這算什么,難你不知,以前花雨曾經殺過他呢,還有云影,也是殺過他的,最后小盛不都是沒怪她們嗎,所以,小玉,大膽地去表達,如果你不愿意,我去替你說。”

    “……”妙玉馬上就嚇得飛天外,急忙拉住溫婉玉的胳膊,急聲,“不要,,千萬不要,我自己說,自己說。”

    就在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婉玉姐在家嗎?”

    婉玉姐?

    霄城市中,能這樣稱呼溫婉玉的女人,并不多,一個是孔友生的子譚玉鳳,一個是葉曉婭的于桂琴,還有就是歐靜雪的閻沉綿,還有一個竇喬珊。

    武芝儀的武家老太太,也算是溫婉玉的親家,但是,她的年齡比溫婉玉大,自然不可能稱呼她為妹子。

    對于武芝儀和葉盛之間的事,武家老太太知之后,也是有些反對,但在武筠儀和武亭儀的勸說下,再想想他們武家受了葉盛的大恩那么多,也就沒有很持,答應了姐妹二人一起的事。1665

    當然,對于武盈盈,知她與葉盛之事的人,在武家僅限于武芝儀一個人,后來,大約過了半年之后,武筠儀才知。雖然,武筠儀的心里覺得別扭,但這事早就是木已成舟的事,武筠儀也就沒有說什么,默認了她們三個一起的事實。

    武家老太太呢,武筠儀她們當然是不敢說了,是以,直到武家老太太離世,都不知這件事,后來,武亭儀知了,也是覺得怪怪的,但是見女兒跟著葉盛很幸福,也就沒有反對,武盈盈的份自那之后才算是徹底不再隱隱藏藏了。

    竇喬珊,既然提到竇喬珊,就不能不說一說本書第一位出現的美女溫倩楠。

    七佛珠串,終于還是被竇喬珊知了,但也已經晚了,本從葉盛要不來了,不是他不給,而是給不了。

    無奈之下,竇喬珊也值得接受這個事實,但卻提出了一個條件,那就是她的女兒溫倩楠也必須跟了葉盛。

    其實,從一開始,葉盛對溫倩楠的印象都不錯,只不過后來他著實太忙了,就本沒顧上溫倩楠,現在被丈娘送上門了,葉盛自然是喜得接受了。

    提起譚玉鳳呢,也就不能不說一說孔雨了。

    葉盛的那個任務完成,又在奧運會上完全出乎意料地完成了嚴興震待的任務,一人囊括了多枚金牌,成為華夏奧運第一人。

    奧運會結束之后,葉盛就真的閑了起來,準備帶著諸女到游玩,這可就急壞了孔雨了。

    天知葉盛帶著一大家子美女出去旅游,什么時候才回來,天又知葉盛回來后,還會不會再出去,于是,不得已之下,孔雨只得跟父攤牌,強烈要求跟葉盛。

    孔友生夫婦當然反對了,但孔云和謝君雅卻支持孔雨,最后一家五口人在一番爭論之下,孔友生夫婦勉強算是妥協了,但卻提了一個要求,孔雨必須暗中與葉盛保持關系,不能被任何人發現。

    這件事本難不住葉盛,他可是易容高手,只是在孔雨臉上隨便施了幾下,就變得連孔友生夫婦都認不出來了,結果,這二老不得不佩服葉盛的本事,更是完全放下心來。

    可是,喊溫婉玉的人,不是她們中的任何一個,是一個讓溫婉玉很驚訝的人,端木清華。

    這也就罷了,跟端木清華一起來的,竟然還有葉天堯,鄒德興,葉韶,楊慕和端木黎黎。

    看到葉天堯,溫婉玉臉馬上一沉,就要將大門關上,但鄒德興卻出手極快,一把將門擋住,葉天堯順勢走了去。

    “你來什么?”關門是不行了,溫婉玉的臉卻更了,態度極為冷漠。

    雖然明知溫婉玉是說葉天堯的,但鄒德興仍是笑著說:“怎么了,嫂子,我來你也不歡迎。”

    “嫂子?”這么多年,這是鄒德興第一次這樣稱呼溫婉玉,一下子把溫婉玉喊愣了,呆呆地看了似笑非笑的鄒德興一眼,隨即就俏臉一紅,似乎明白了什么,哼了一聲,轉向院子里走去。

    鄒德興馬上就對葉天堯使了一個眼,后者會意,老臉一紅,急忙快步向溫婉玉走去。

    “葉盛呢?”鄒德興帶著一眾人來到別墅大門口,見出來的全都是女人,不見葉盛的影子,心下大為奇怪,不問了一句。

    三個字剛落地,就聽門口傳來葉盛的聲音:“頭兒,找我嘛呢?”

    其實,在葉天堯和鄒德興他們到門口的時候,葉盛就帶著江清雅回來了,將車停到一旁,待到葉天堯和鄒德興他們了門之后,這才下車走了過來。

    這個院子里,除了鄒德興之外,沒有第二個人認識江清雅了,個個都是驚艷于江清雅的美,竟然跟鄒錦玉是一個等級的,難怪值得葉盛親自去接。

    鄒德興笑;“行,小江剛被我放出來,就投入到你小子的懷抱了,你小子真行。”

    葉盛笑著說:“怎么,頭兒羨慕了,要不我回頭再給頭兒介紹一個?”

    一個“再”字,一下子讓鄒德興老臉通紅,別人不知他這話是什么意思,以為是葉盛跟鄒德興開玩笑呢,但鄒德興自己心里清楚,而且,葉盛經常在電話里對鄒德興說:“表姐夫,你可一定要對我表姐好一些,別讓她孤單寂寞吃虧。”

    沒辦,霍玉的表面份就是葉盛的表姐,這是鄒德興當初承認了的,是以每一次葉盛拿這跟他開玩笑,鄒德興就氣得不行,卻又無可奈何。

    鄒德興急忙說:“葉盛,跟我也亂開玩笑,我們這一次來,是要跟你說正事的,趕給我正正經經的。”

    葉盛這才收了笑臉,一邊向院子里走去,一邊對鄒德興說:“頭兒有什么好事要告訴我。”

    端木清華接話了,笑著說:“當然是好事了,葉盛,我這次來,是想跟你談談小慕和黎黎的事。”

    楊慕?

    端木黎黎?

    葉盛頗為驚訝地向二女看去,只見她們兩個都是微紅著臉,低著頭,不敢看葉盛一眼,頓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中暗想,沒想到那個任務執行完了之后,好事天天往上撞。

    葉盛微微一笑:“怎么了,端木阿,她們兩個在霄城市,我對她們可是很不錯的,還幫楊慕治好了病。”

    端木清華深深地看了葉盛一眼,微微一笑:“你對小慕治病的經過,我全都知了,還有黎黎來到霄城市之后給你添的煩……”

    端木清華的話沒說完,葉盛就嚇了一跳,經過?添的煩?這是什么意思,莫非她全都知了?

    后院,葉天堯跟著溫婉玉走到了別墅樓后,避開了所有人的目光,葉天堯終于忍不住了,快走幾步,攔在溫婉玉的跟前,一把抓住的她,急聲:“阿玉,這些年,你可把我想死了,……”

    本書完。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