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寡婦真可怕

小說:絕色小姨的誘惑 作者:風晚樓

只是這次蕭塵不知道撞了什么邪,都四百多下了,依舊沒有繳枪的意思。

“我的情哥哥啊,你好強,我***,可是我實在扛不住了,不然下面就要起火了。”正沖刺中的蕭塵,聽到馮寡婦說道,顯然是在求饒。

“怎么,服了?”蕭塵滿身是汗,開口得意道,能夠將其征服,蕭塵還是很有成就感的。

“服了服了!”馮寡婦開口道,整個人身体不停的痙攣著,疲憊不堪。

蕭塵拔出了枪,看向馮寡婦開口邪笑道:“你是爽了,可是我還沒過癮,你說怎么辦?”

死豬一樣的馮寡婦這時候竟然又嬌媚起來,開口道:“我給你用嘴吧,我最喜歡吃香蕉了。”

說著馮寡婦一下子將蕭塵的香蕉含了住,開始吞吐起來,可謂**至極。

“我說,你不嫌你的水臟嗎?”蕭塵無奈,女人瘋狂起來太可怕。

“當然,我自己的我嫌臟什么?而且還美味哦!”馮寡婦說著,同時賣力的吃起香蕉來。

蕭塵第一次有這樣的享受,也就不去管她,盡情的享受起來。

過了三分鐘后,蕭塵才徹底的繳枪投降,這種感覺之前他還真沒体驗過。將子彈都打出去之后,蕭塵看向了馮寡婦,開口道:“怎么樣,這味道也不錯吧?”

蕭塵這只是惡作劇的問道,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馮寡婦竟然很是認同的點頭道:“的確很好吃,有種甜甜的味道。”

說完在蕭塵驚駭的眼神中,一口將其咽了下去。

“你……強!”蕭塵徹底的被震驚了,開口說道,這樣的極品女,他還真是沒見過。

同時也是好奇的很,這樣的女人怎么會有那么好的名聲?

“我當然強了,不過今天不行了,改天我再好好伺候你,讓你知道什么才是極致享受。”馮寡婦眨了眨眼睛開口說道。

蕭塵xiati沒由來的一紧,面對這樣的寡婦,他竟然有些怕了,幸好他是練家子,不然還不被炸成干啊。

“對了,那個不早了,我還有點事,得先走了。”蕭塵開口說道,這是待不成了,腿软啊。

馮寡婦并沒有意識到蕭塵的前后變化,還真以為蕭塵是有事,便開口道:“那好吧,本來還想讓你多陪一會我的,看來是不成了。”

“下次吧,下次吧!”蕭塵打著哈哈敷衍著,穿上衣服便打算離開。

“等等!”馮寡婦開口一聲喊道。

蕭塵莫名的腿软了一下,開口道:“大姐,啥事啊?”

說著蕭塵并沒有轉身回去的意思,情況不對,他的腳底抹油溜之大吉。

“你看地下還有兩個混蛋呢,怎么辦?”馮寡婦開口道。

蕭塵這才想起來,那兩個歹徒還暈在哪里呢。這真是個麻煩事情,想了想,蕭塵才開口說道:“這兩個人既然是歹徒,就交給警察吧。”

“可是我怎么解釋這兩個人是怎么昏過去的?而且別人也不會相信是我一個人將兩人制服的吧?最重要的是他倆暈迷前是看到了你的臉的,除非你留下來一起作證。”馮寡婦開口說道。

蕭塵頓時腦大起來,這時候還真是麻煩事情了。作證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卻很麻煩,被盤問,做筆錄。到時候還得解釋他是怎么进來院子的,反正一想到這些,他就頭疼。

“這樣吧,我直接將他們拖走,扔到山里去,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他們的造化吧。”蕭塵開口說道,桃花村的不遠处就是山脈,比較原始,扔进去,想要找到來桃花村的路幾乎很難,就算是他熟知桃花村的一切,卻也迷路過好幾次。

至于兩人能不能走出去,找到活路,那就是他們的事情了,跟他無關,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

“好,我幫你將他們綁起來。”

馮寡婦說道,然后便找出了兩根繩子。

隨后將兩人綁結實后,蕭塵一手一個,便拎著走了出去。

告別馮寡婦,蕭塵拎著兩人便朝著原始山脈飛掠而去,自從修習了烈阳訣,他現在拎著兩人跟拎兩只鸡沒啥區別,依舊健步如飛。

半個小時候,便到了地方,蕭塵隨便找了個地方,將兩人放下,解開了繩子,便折返了回去。

只是沒出山脈多久,便聽到一聲高亢的狼叫,這種原始山脈中,野兽時常出沒。只是這和他沒有半毛錢關系。好人有好報,壞人遭報應,那兩個歹徒的命運就交給上天來处理吧。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不早了,將近午夜十二點。进到家門,蕭塵發現燈還亮著,而屋子里,他小姨正無聊的看著電視,神情也不似平時的古靈精怪,有些嚴肅,隱隱間還有些擔憂的神情。

蕭塵心中一陣感动,很顯然小姨是在等他。

臉上擠出笑容,蕭塵推門走了进去。

“小姨,我回來了!”蕭塵開口說道,然后敞開自己的懷抱,便要給他小姨一個溫暖的擁抱。

只是他還沒抱到自己的小姨,卻是腦袋先挨了一巴。

“小姨,你怎么打我啊?”蕭塵委屈的喊了一句。

“打你活該,干什么去了?怎么這么晚才回來?難道你就不擔心我嗎?萬一有壞人來怎么辦?”周秀娜很是不爽的開口睡到,竟然有點小女人的撒嬌態,別有一番風味。

蕭塵聽到這話,心中微微一驚,想起了剛才去找馮寡婦的那兩個歹徒,要是來到他家的話豈不是麻煩大了?

不過隨后想起自己小姨的身手,他也就釋然了,笑了下開口道:“小姨,你的武功那么強,有壞人也是倒霉的命!”

聽到這話,周秀娜臉上更加的不爽起來,又是一個巴掌拍到了蕭塵的后腦上,開口道:“哼,我有武功怎么了?那我也是一個女人,我需要男人的保護,需要男人的爱,像你這樣,跟莊尤謙那個混蛋有什么區別。”

這一頓罵把蕭塵瞬間罵愣了,蕭塵怔怔的看著自己的小姨,猛然間一把將其死死的抱入了懷里。他從小姨的話中第一次聽到了她真正的心聲,原來小姨也不是沒心沒肺的妖孽女,她終究也是個需要安全感,需要男人的呵護。

她為什么來自己這里,就是因為莊尤謙那個混蛋給不了她這些。而現在他也沒起到這樣的作用,心中感到慚愧。

周秀娜的確發了脾氣,但是沒想到蕭塵會是這樣的表現,讓她沒有想到。微微掙扎意思了一下,她便安靜下來,靜靜的躺在了蕭塵的懷里享受著這個小男人帶給他的溫暖。

“小姨,對不起,我以后不會再扔下你了,我會保護你的。”蕭塵開口說道,吊兒郎當的他,此刻卻是說的無比沉重,無比嚴肅。

一向以女強人示人的周秀娜,此刻也沒有了往日的英姿,眼睛紅紅的,如同一個柔情女子,享受著這片刻的溫馨。

“記住,這是你說的話,小姨不要求你能娶我,也不要求你只對我好,但是你要做到你今天所說的。”周秀娜開口說道,聲音顯的微微的顫抖。

“我發誓!”蕭塵開口說道,這是一個男人的承諾,他會記得。這也標志著他終于長成了一個男人,而不再是男孩。

“好了,睡吧!”周秀娜開口說道,然后一下子爬在了蕭塵的身上,如同一只猴子一樣。

蕭塵也笑了起來,小姨子又恢復了平時的樣子,還是讓那個他很開心的。

“睡覺嘍!”蕭塵高叫了一聲,便一把將周秀娜抱了住,朝著臥室走去。

月明星稀,蕭塵靜靜的抱著周秀娜入眠,今晚的他們沒有任何的QY,有的只是相互心靈的慰藉。

太阳一如既往的升起,大早上的便將它的炙熱灑在了大地上,生機勃勃的一天即將開始。

做著美夢的蕭塵翻了個身,尋找懷中的美人,沒想到卻是抱了個空。瞬間驚醒過來,蕭塵睜開了雙眼,看向自己的身邊。

早已經空空如也,小姨已經不在,眉頭微微皺起,沒由來蕭塵一陣心慌,立馬從床上爬了起來,出了臥室就喊:“小姨!”

“哎,怎么了?”周秀娜從廚房里跑了出來,看向蕭塵開口問道。

蕭塵神情微微的一松,開口道:“沒事,就是起床看到你不見,有些著急。”

聽到這話,周秀娜臉上出現了燦爛的笑容,開口道:“你這小子還挺粘人的,好了,洗把臉,準備吃早餐吧。”

“好的!”蕭塵開口說道。

蕭塵洗了把臉,坐到了沙發上,等待著小姨的早餐。這種感覺讓他很是舒服,這才是家的感覺,從小孤兒的他,總是渴望有這樣一個家,現在終于有了。

躺在沙發上,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心中感嘆著生活的美好。

卻是沒想到翻了個身,便有東西找不自在,他的背下面,不知道什么東西碾了他一下,讓他感覺到異常疼痛。

爬起身子來,向著沙發看去,才發現是韓老頭送給他的那個小古鼎。蕭塵拿了起來,然后打開木頭盒子,將小巧的古鼎拿了出來。

說起來他還是第一次好好觀察這小鼎,昨天走得急,所以也就沒有好好的觀察過這個古鼎。現在拿出,蕭塵還真是被這個小鼎給吸引住了。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