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踩人必踩臉,打人就打殘

小說:絕色小姨的誘惑 作者:風晚樓

蕭塵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面前的人影很壯碩魁梧,比他大了足足一號,不是別人,正是剛才在韓老頭家的二愣子田基。

“二愣子,你找我有事?”蕭塵眉頭一皺,明知故問,心中其實明白他的來意。

田基很是阴沉的看著蕭塵,口氣很冷,“找個地方聊聊?”

聽到這話,蕭塵反而微微一愣,沒想到這憨厚在外面混了兩年還長腦子了。知道找隱蔽的地方,這樣揍自己的話也不怕別人看到。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這也是蕭塵的心中所想。

“好!”蕭塵想都不想便答應了下來。

田基眼中露出一絲狠厲,“那走吧,我知道一個不錯的地方。”說完,他便轉身前面帶路。蕭塵也沒猶豫,便紧跟而去。

最終田基帶著他來到了一個巷子,這里的確很夠安靜,一般不會有人來打擾。因為這是村長家的門外,算是一個小別墅,顯示其地位。

停下來的田基,看向蕭塵,眼神中露出一絲冷厲,“小子,知道我找你什么事情嗎?”

蕭塵假裝不知道的搖了搖頭,“不知道,難道你要告訴我什么秘密?”

“放屁,老子就算有什么秘密,為什么要告訴你?今天找你來,只有一件事情,就是告訴你,以后少去韓老頭家,更不要接近韓慧怡,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田基惡狠狠的道,從小靠著魁梧的身材,他便成為了孩子王,說話自然就帶著匪氣。

這種人蕭塵自然是不會怕的,“不可能,這事情我不會答應你!順便也跟你提醒一句,韓慧怡對你沒興趣,你趁早死了這條心,憋屈打擾他們了。”

“我靠,你吃雄心豹子膽了,連老子都敢教訓,而且還說假話,韓老頭那么喜歡我,韓慧怡是從小跟我長大的,怎么可能對我沒興趣?我看是你小子想要搶老子的女人吧,找死。”

田基氣急,說著眼睛都瞪大了不少,看著蕭塵,同時朝著蕭塵靠近了許多,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別自我感覺良好,說白了,你就是個太監,村里沒女人會喜歡你的。我只是提醒你一句而已,聽不聽隨你便。”蕭塵說完便懶得理會他,轉身準備離去。

聽到這話,田基早已經氣的臉部都抽蓄了起來,他是不舉不假,整個桃花村的男人都是不舉。

但心知肚明和說出來便不是一碼事了,他最痛恨的就是別人叫他太監,在外打工的兩年,他都不敢和別人一起上廁所,為的就是不讓別人知道他的秘密,因為他對此很敏感。

但偏偏蕭塵便說了出來,這是找死。

“我靠你妈的,看老子今天不錘死你!”田基怒吼一聲,揮著粗壯的胳膊就朝著蕭塵的后背砸去。

以田基的塊頭,這一拳砸下去,蕭塵就算不吐血,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要是之前的蕭塵確實躲不過這一拳的攻擊,但是現在的他,冷笑一聲,蕭塵身子微微一偏,田基的拳頭便砸了個空。

隨即蕭塵一個轉身看向了他,神情很冷,讓人生寒,“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你既然先出手看,就別怪我不客氣。”

“吆喝,還挺像那么回事的,不就是躲過老子一拳嗎?真以為自己成精了?”

田基怒火別徹底的勾了上來,破口大罵。

同時他的退后了一步,瞬間又是一腳朝著蕭塵的胸口踢來,從小他便喜歡舞刀弄枪,因此一些簡單的招式還是會的。

而且他從來就是兩招將敵人解決,幾乎神準,所以他不認為蕭塵能夠躲得過他的這必殺技。

只是蕭塵此刻嘴角一絲冷笑和不屑閃過,在他的一腳踢來之時,蕭塵不退反进,瞬間上前一把拉抱住了田基踢出的腳,直接一個扭轉,便將他摔倒在地。

“轟隆!”

一聲大響,田基落了地,蕭塵感覺自己腳下的地都搖了起來,田基的身体太過魁梧,完全就跟一塊石頭一樣。

拍了拍手,蕭塵冷笑一聲,“別以為塊頭大就可以隨意的欺負別人!”

田基此刻完全愣了,顧不得自己被摔疼的身体,一臉見鬼的表情看著蕭塵連說話都有些結巴,“你……你怎么會有這么大的力氣,你學過武術?”

“這你就管不著了!沒事趕紧滾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蕭塵懶得再和他廢話。

“混蛋,你不離開韓慧怡,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你今天僥幸贏了我,他日我一定會千倍萬倍還回來。”

田基開口叫喚著,人都講過面子,他這么自大的人自然是不會像蕭塵妥協屈服的。

“你就是欠揍!”蕭塵火氣也被激了起來,對付二愣子這種貨色,用他學的武功,簡直是一種侮辱。

但是此刻他也顧不得這許多,這貨必須好好教訓一頓才行,說著蕭塵直接走到了田基的身前,一腳朝著臉就踩了下去。

連踩幾腳,田基的臉都被他快要踩平了,從鼻頭冒血,但這貨就是不屈服,嘴巴硬的很。

“你打死我吧,打死我也不會離開韓慧怡的。”田基慘叫著,抱著腦袋來回的躲避蕭塵的腳,但就是不屈服。

蕭塵此刻恨不得用出十成力一腳將其踩爆了,簡直是個二愣。但是他自然是不會這么做的,殺人他還沒有想過。

換了個位置,蕭塵朝著田基的背部踩了上去,他是懂醫術的,自然知道哪里能讓人疼的痛不欲生,而且還不會出事。

剛剛一腳上去,田基便已經扛不住大叫起來。

但是蕭塵沒有停手的意思,接著便又是一腳踩了上去。

“服不服!”蕭塵臉上帶著一絲猙獰的問道。

“不服!”田基忍著痛,但就是死扛著不低頭。

蕭塵不再理會他,又是十幾腳踩了下去,田基此刻早已經被汗水浸湿,足以說明疼的厲害。

蕭塵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他知道這已經是一個人的極限,于是便停了下來,“服不服?”

“服了!”這次田基想都沒想便服软了,他真的扛不住了,他長這么大也沒有遭受過這樣的大罪。

“哼,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滾吧,記住我說的話,離韓慧怡遠一點,不然下次就不是這么輕了。”蕭塵很不客氣的道,他知道田基不會因此就徹底放棄了對韓慧怡的念想,但應該會忌憚收斂一些。

這事得慢慢來,想要一下子將田基制服,那他也就不叫二愣子了。

田基聽到蕭塵的話,哪里還敢多留,瞬間爬了起來,便朝著遠处跑去,直到里蕭塵足夠遠后,才回頭惡狠狠的看了蕭塵一眼,“蕭塵,今天的事情沒完,遲早有一天我會連本帶利的找回來的。”

說完田基便如同一個失驚的小牛犢,撒腿就跑,就怕蕭塵追上來。

只是這是蕭塵早已經想到的場景,根本就懶得理會他,微微拍了幾下衣服便打算回家。

誰成想,這時候村長家的大門卻是打了開來,一個發sao的身影走了出來,不是楊倩還能是誰。

看到蕭塵后,眼神微微一愣,隨后便荡笑了起來。

“剛才隱隱是聽到有人喊你的名字,我還以為是我思念過度,出現幻覺了,沒想到真是是你,來找我的?”楊倩眼睛瞬間變的水汪汪的,樣子發sao至極。

“額……嗯!”蕭塵本想說不是,但是想想沒必要,既然人家這般期盼的眼神,他就不傷人家心了。

“嘿嘿!你怎么知道今天我老公不在?走进去說話。”楊倩自然是開心極了,一把將蕭塵拉住,同時手便伸到了下面,而后依偎在蕭塵的肩膀上就朝著大門走去。

蕭塵有點擔心的向著四周掃了一眼,這也太明目張膽了。

“行了,放心吧,我家這邊很少有人來的,一般都是村委會辦公的地方找我那個死鬼老公辦事。”

楊倩看出了蕭塵的擔心,手上的力度更大了一些,弄的蕭塵有點受不了。

“真是個sao狐貍!”蕭塵說了一句,也不客氣的在楊倩的身上大肆摸起來。

“啊!舒服,走,趕紧回屋,我要享受一下。”楊倩這時候哪里還能受得了,很是猴急。

回到屋里便,兩人的衣服便已經完全脱落,**,瞬間便點燃的了激情。而且兩人也算是熟門熟路,不需要過多的語言,便已經廝殺起來。

“舒服,太他妈舒服了,寶貝,我爱死你了!”楊倩lang叫著,勾动蕭塵的神經。

“那就死吧!”蕭塵說道,动作更加粗暴起來,但偏偏楊倩這樣的熟女就喜歡這種的。

“用力,加油!”

……

兩人可謂是干的熱火朝天,竟然忘記了這還是在楊倩自己家里呢。

就在蕭塵快要到達高點的時候,卻是在這時候,門外響起了開門聲。

瞬間兩人彈了起來,楊倩一臉的驚慌,這時候回家的除了他老公,也就她女兒。

“這如何是好?”楊倩急的團團轉,心慌到不行。

“著急有啥用,趕紧穿衣服,鎮定點,就說我是來交電費的!快點穿!要不來不及了。”蕭塵想了一下,拿了個主意。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