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 去省里(結局)

小說:絕世小農民 作者:領導人

馬小樂在想如何離間劉廣達和梁本的事。

    湯靜虹那邊他說過了,說想想不忍,不想再把劉廣達大牢,這樣不管怎么說,也能讓她有個完整的家。湯靜虹沒由來地被小小地感了一下,表示愿意幫助馬小樂里間劉廣達和梁本

    馬小樂笑了,這就是他的目的。有邊人做內應,計劃行使起來相對順當多了。湯靜虹對劉廣達說,梁本是個小人,從來都是以利用別人為目的,不會真的為合作伙伴著想。

    “我樂意怎么了?”劉廣達對湯靜虹已經涼了心,抵觸心理很嚴重。這個湯靜虹知,也不回避,“廣達,我知你痛恨我,甚至看不起我。但我是為了自己的私享受嗎?”

    劉廣達鼻孔里哼了冷氣,不理睬。

    “不管怎樣,有些話我還得說。”湯靜虹,“不能跟梁本走的太近,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公司、為女兒想想!”

    “我不為任何人著想,就為自己!”劉廣達,“反正誰跟馬小樂是朋友,誰就是我的敵人;誰跟馬小樂是敵人,誰就是我的朋友!”

    劉廣達這么說,湯靜虹沒子。

    湯靜虹把劉廣達的話告訴了馬小樂,說不能說服劉廣達。馬小樂聽了眉頭,“其實吧,劉廣達是誤會了,但我也不辯解,有些誤會是無辯解的。”馬小樂,“以前的那些就不提了,說說下一步該咋辦吧。”

    “我沒有辦。”

    “我有。”馬小樂點點頭,“可以這么說,劉廣達最痛恨的人是我,那么他最的人是誰?”

    “當然是女兒了。”

    “好,那就給他假象。”馬小樂,“我套用一下他的話,既然他最的是你們的女兒,那么,誰跟你們的女兒是朋友,誰就是他的朋友;誰跟你們的女兒是敵人,誰就是他的敵人,對不對?”

    湯靜虹點點頭。

    “所以,制造梁本對你女兒有所圖謀不軌的假象,就可以達到里間的目的!”馬小樂,“而且我敢保證,成功率幾乎是百分百!”

    “假象?”湯靜虹聽了,抿了抿,“用不著假象,梁本也不是沒有那個念頭。”

    “哦!”馬小樂一聽,暗有天助,“真有?!”

    “真有。”湯靜虹,“以前梁本幾次主請我和女兒吃飯,在飯桌上,我能察覺出來,就連我女兒都覺得他太過熱,而且眼神也不對勁,只是沒說出來而已。那也是我決意要對梁本留一手的原因。”

    “那就成了!”馬小樂,“你就通過你女兒來解決!”

    經過馬小樂點撥,湯靜虹開始著手,女兒劉萍萍也很配合,如今是市文化局文藝科副科長的她姿人。

    劉萍萍到光大公司對劉廣達說,不能和梁本走得太近。劉廣達問為什么,是不是湯靜虹讓她來勸說的。

    “爸,你怎么了?”劉萍萍顯然不高興,擺出一副委屈的模樣來,“你跟到底是怎么了?就算是你們有矛盾,也別往我上粘。”

    劉廣達聽劉萍萍這么說,連忙堆起笑臉,“乖女兒,爸爸不是要往你上粘矛盾,爸爸有爸爸的想,你知嗎。”

    “什么想?”劉萍萍,“萬一想錯了呢?”

    “錯了我也認!”劉廣達,“我一定要戰勝敵人!”

    “什么敵人不敵人的,我看你本就分不清敵人和朋友。”劉萍萍,“特別是朋友,你分不清!”

    “怎么了?”劉廣達問。

    “你了解梁本嘛。”劉萍萍,“他不是個好人。”

    “我知他不是個好人。”劉廣達,“但能幫上我。”

    “那你也太自私了。”劉萍萍,“你只顧自己,不顧別人。”

    “這又是為什么?”

    “梁本那人,我跟都看不慣。”劉萍萍,“以前我還喊梁叔叔,現在我本就不愿意喊!我討厭他,討厭他笑嘻嘻地看著我的表,還有那眼神,讓我渾難受。”

    “怎么,他,他難還想對你……”劉廣達瞪大了眼睛。

    “難你不知?”劉萍萍好像很驚訝,“沒跟你講過?”

    “沒有!”劉廣達,“她什么都沒跟我說。”

    “哦,那我知了。”劉萍萍,“那是擔心你會責備她吧。”

    劉廣達聽了沒吱聲,有些話不能跟劉萍萍明著說。晚上,劉廣達回到家里,把湯靜虹拉到臥室問話,劉萍萍的事為什么不告訴他。

    “我要是跟你說了,你不把我吃了才怪!”湯靜虹,“你肯定會跳如雷,說我搭去就搭去了,還把女兒給拖上。”

    “的確是你拖上的!”劉廣達沒好氣地說。

    “所以,自我察覺之后,就對梁本留一手了,不能太依靠他。”湯靜虹,“我們應該有我們的自主權,不能完全受他控制。也正因此,惹惱了梁本,剛好你回來了,他便把我踢到一邊,把你拉了過去。你不想想,之前他拿正眼看過你嘛?”

    劉廣達了口煙,沒說話。湯靜虹一見有機可趁,繼續說,“廣達,其實我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梁本或許對你說過什么,或許里面會有誤會,我希望你能把問題看清楚。”

    湯靜虹的話,讓劉廣達想了很多,還真是那么回事,梁本怎么就突然對他重視了起來。不過說到底,真好假好也無所謂,本來他也沒指望要真的依靠梁本來飛騰達,也就是想通過梁本來打壓馬小樂,治倒馬小樂。但現在關鍵是,他不能忍受梁本對女兒劉萍萍還那個心思。

    “你可以通過梁本來治馬小樂。”湯靜虹不失時機地說,“但不能完全向梁本傾斜,應該留一手,起碼不要把公司全搭去。”

    劉廣達覺得湯靜虹說得有理,但他不理解湯靜虹為什么和馬小樂走到了一起,馬小樂可是陷害他的兇手

    “你是不是怨恨我為什么跟馬小樂合作是不是?”湯靜虹對劉廣達心理的揣摩還是很到位的。

    “是,怎么了!”提起這事,劉廣達就有氣。

    “我跟他合作也是迫不得已。”湯靜虹,“再說了,僅僅是小小合作了一下,給公司留條后路。”

    “什么,你說僅僅是合作?”劉廣達的眼神很奇怪,“就沒有別的了?”

    劉廣達眼神讓湯靜虹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廣達,你跟我說實話,是不是梁本對你說過我跟馬小樂怎么怎么樣了?”

    “不止他說,還有自己人!”劉廣達瞪起了眼。

    “誰?”

    “我能告訴你嘛。”劉廣達,“做人得有原則,我不能告訴你。”

    “好,我拋開咱們還是夫,尊重你的原則,你不說我也不追問。”湯靜虹,“但我必須說的是,你要小心圈套,萬一這是梁本設的套呢?”

    湯靜虹說完這些就走了,擺了個小姿態。

    劉廣達有點傻眼,本來就不善于心計的他,被湯靜虹這么一攻,有點松。

    有些事劉廣達自己都承認不清,比如湯靜虹和馬小樂之間到底是個什么關系,還有,梁本到底對他有沒有設套,他覺得自己沒有那個能耐去清楚。但有些事可以確定的,比如梁本對女兒劉萍萍圖謀不軌,他完全相信女兒的話。還有,他覺得是應該對梁本留一手,不能帶著公司一起撲上去,到時不好還真會像湯靜虹說得那樣,一敗涂地。

    還是留一手。

    劉廣達算是被湯靜虹說服了,接下來對梁本不再是索單奉雙,而是索雙奉單。劉廣達的這種變化,很長時間內梁本竟然沒有察覺。原因很簡單,一是劉廣達做得相對隱蔽一些,二是梁本對劉廣達智商的不屑,輕敵了。

    這段時間里,馬小樂做了不少事。新區又有幾個作,市民文化活中心和育館又奠基開工,承建者當然是駿樂公司,現在柳淑英作這一塊已經相當嫻熟,沒有讓馬小樂多心。另外,土局和建設局辦公新址也已選定,規劃設計正在行,破土工也是指可待。還有,建行貸款的事,在牛官遜的斡旋下,還款期限能推遲一年。

    一切發展勢頭都很好,總環境于上升平和期,沒什么煩心事。馬小樂平閑著就到駿樂公司去,竇萌妮在馬小樂成為方瑜的助理后就回到了柳淑英邊,協助柳淑英管理公司。在公司里,馬小樂是最心滿意足的,左眼看看柳淑英,右眼瞧瞧竇萌妮,哪個都賞心悅目。末了,還能到她們的住,享受一下她們的手藝,現在的竇萌妮,廚藝在柳淑英的**下,已是相當夠平了。

    金柱也很上路,在質檢中心可以說是突飛猛,不管是說話還是做事,都有模有樣,而且隨著城市大開發大建設的興盛,質檢中心的效益完全達到了預期平,還要高一些。

    還有讓馬小樂寬心的是,欒大松和甄有為的升遷問題相繼解決,至于莊重信和閆波的事,岳鳴早已經辦得妥妥當當,不過徐紅旗的正鄉長還要再等一等。

    甄有為對這次升遷滿意得要命,市公安局副局長的位子,在他來看已經是巔了,覺都美滋滋的。不過甄有為還沒美得找不著北,穩得住,就連請客也很低調,只是請馬小樂一個人。

    也湊巧,請客當天馬小樂正在金奧通公司,鄒筠霞和他正商量貸款融資上市的事。鄒筠霞的意思,讓馬小樂在鄺黛玲耳邊再稍微點風。馬小樂當然不會拒絕,他從來都感謝鄒筠霞對他的慷慨。也正因為這個原因,馬小樂要甄有為把時間放到晚上。甄有為好奇,問他在什么。馬小樂說在金奧通公司,和鄒筠霞董事長談點事。甄有為也就隨口那么一說,讓馬小樂和鄒筠霞晚上一起過去。馬小樂想想也沒什么,一起吃個飯很正常,都是朋友嘛。

    不過偏偏不正常的事就發生了。

    當晚三人喝得高興聊得投機,在馬小樂出去方便的時候,甄有為和鄒筠霞也聊得起來,話題當然是馬小樂。甄有為連連夸贊馬小樂厲害,年紀輕輕就做了市長助理。鄒筠霞說馬小樂的確是個人才,什么都有思路。甄有為呵呵一笑,借著酒勁說了句話,說馬小樂當然有思路,老早就瞄準了市長方瑜,并且成功獵獲,要不也不會這么快就當上市長助理。

    鄒筠霞對甄有為的話還真是相信了,她完全相信馬小樂有那個能力。

    如果單單是相信,放到心里也沒什么,可是鄒筠霞竟然對方瑜說起了此事。方瑜一聽當然是又羞又燥,說要找馬小樂問問清楚。鄒筠霞一看況不太對,忙說這事跟馬小樂沒關系,是別人亂傳的,估計是對馬小樂眼紅,故意這么說而已。鄒筠霞說完嘿嘿一笑,對方瑜說如果照謠傳的去嘗試一下,會有驚醒。方瑜很納悶,鄒筠霞便比劃了一下馬小樂的長度和數。

    方瑜直搖頭,說鄒筠霞喝多了說胡話。鄒筠霞舉起右手,一本正經地發誓,所說絕對屬實,不相信的話可以實際調研一下,如果不屬實,她愿意承擔任何后果。

    方瑜的心境,起微微漣漪。雖說是市長,但也是女人,有些事,繞不開。

    誰都相信,如果方瑜和馬小樂再共事一段時間,或許一切皆有可能。不過,方瑜心中的漣漪尚未漾成波瀾,事就起了變化。

    省委了一項青年部培訓選拔活,從全省各市縣黨政部門擇優選出一小批青年部,到省委黨校學習培訓三個月時間,然后充實到省委省zf各部門鍛煉一年半到兩年,最后,據實際表現況和個人意愿,決定去留問題。

    方瑜考慮到現在市里的局勢還不是很明朗,雖然她的新區開發有優勢,下一步很有可能成為書記,但也不能排除梁本最后狗急跳墻去省里亂拱一通,那樣的話,書記的位子就懸了。退一步講,書記的位子她得不到,也肯定到不了梁本的,必然會空降過來一個人選。新任書記會怎么樣,能不能跟她配合好?或者說,運氣不好的話,新任書記也有可能是和梁本是一條系子的,那樣的話,就不痛快了。

    所以,方瑜覺得把馬小樂送到省里去提高一下,不管回來還是不回來,對她的幫助肯定是會更有力的。

    馬小樂在得到這個消息后,下巴差點驚掉下來。

    平靜之后,馬小樂對事行了安排。駿樂公司、質檢中心沒問題,有柳淑英、竇萌妮還有金柱在,不會出什么差錯。

    馬小樂還專門了時間,把自己從小南莊村、到沙墩鄉、到榆寧縣再到市里,這一路走下來遇到的人和事,都仔細想了一遍,很是感嘆。有些人是一直往聯系著的,而有些人的出現就像星劃過,以后都不會再出現了,還有一些人或許以后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出現,就像米婷、金朵還有關飛、沈絢娜,至于帶來的是驚喜還是驚嚇,那無所謂。

    生活就是這么不可捉

    “我對你寄予厚望!”這算是方瑜對馬小樂的勉勵。

    當時馬小樂站在方瑜辦公室窗戶前,光從東方照過來,溫暖而有力。他轉過頭對方瑜沉穩地點點頭,微微揚起角。

    此刻,馬小樂的心里頗不平靜,接下來的,又將會是一番嶄新的生活,喜悅和困憂也許會織而來,但他深信不疑的是,路或許會曲折,可一切會越來越好……--lkmp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