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傷心欲絕

小說:軍少的迷糊寶貝 作者:孤獨的鷹

  “好了,軒兒乖!這個阿姨有什么好的,奶奶給軒兒找一個更好的,好不好?”吳玉玲真的害怕自己孫子破壞兩人離婚的事情,不然自己的事情可就被曝光了,那時候整個顧家就完蛋了。
  “為什么?為什么奶奶不喜歡妈咪?妈咪對咱們明明都很好啊!為什么?而且妈咪不討厭顧皓軒,爹地,顧皓軒從來沒有像你要求過什么,去年我生日的時候你也沒有回來,可是顧皓軒從來沒有怪過爹地,顧皓軒知道爹地忙,知道爹地為国家服務,為了讓更多的人不要想顧皓軒一樣沒有爹地和妈咪過生日。今天顧皓軒求求爹地不要和妈咪離婚好嗎?只要爹地不和妈咪離婚,以后顧皓軒會什么都聽您的話!”顧皓軒那啜泣的聲音有些顫抖。
  在場的人都被顧皓軒的話深深震撼住了,一個只有三歲的孩子卻能說出這樣的話,眼眶都不由變的湿润起來,姜芷瑩淚水早就不斷的開始滾落,她知道或許因為從小就沒有父母陪在身邊,到底孩子比一般的孩子早熟。
  “顧皓軒聽話好嗎?是阿姨不好,但是顧皓軒放心,只要阿姨有時間,阿姨就會去看顧皓軒的好嗎?”姜芷瑩真的不想看到顧皓軒傷心,那純真的眼眸徹底讓姜芷瑩失去了理智,只要顧天凌說不離婚,姜芷瑩感覺自己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不好,我不要阿姨,我要妈咪我就要妈咪!”這時候的孩子早就在那里痛哭不已。
  “爹地,你說話啊!”顧皓軒上前不斷的搖著顧天凌的雙腿。
  “啪!”一巴掌的響聲讓站在那里的人都愣住了。吳玉玲居然打了那里的顧皓軒。
  “顧皓軒,你鬧夠了沒有?給我一邊呆著!”那憤怒的神情讓那里哭鬧的顧皓軒嚇的一時反應不過來,只是那膽怯的目光讓姜芷瑩再次被傷到了。
  “你干什么?你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先是要拆散兒子和兒媳婦,你現在連孫子都打?你太讓我失望了!”顧玉生沒有想到自己老婆居然打自己的孫子。
  “你快去和這個女人離婚!”看到一臉猙獰的吳玉玲,姜芷瑩感覺事情恐怕沒有那么簡單,雖然這個老太婆是有點看不上自己,可是今天這反應有點過大吧!
  顧天凌看著自己陌生的母親,在看到那里捂著自己臉頰的兒子,一聲不敢出,不知道為什么心里感到一陣凄涼,緩步想民政局走去。
  “顧皓軒,阿姨走了,這個你拿著有什么事情打上面的電話,知道嗎?”姜芷瑩看著前天領的紅本,現在居然變成綠色的了,心里不由感嘆世事多變。
  “撕拉!”只是那張小小的名片還沒有到顧皓軒手里就被吳玉玲接過撕的粉碎。“你現在和顧家沒有一點關系,你的東西我們不要!”
  “你!”姜芷瑩發現今天的吳玉玲實在不可理喻,只是那里的顧皓軒一臉傷心的看著那里的姜芷瑩,深深的失落讓姜芷瑩不敢多看一眼,讓范澤琛扶著自己離開。
  但是姜芷瑩沒有想到的是兩人剛剛離開,顧天凌就和一個女子再次走向民政局,那民政局的工作人員,真的很好奇這個男人剛剛前腳離婚后腳就結婚了,這是什么事情?
  “東西可以給我了吧!我已經完全按照你說的做了!”看著那一臉得意的女人,吳玉玲就知道這個女人絕對不安什么好心,而且這個女人也姓林,心里有著淡淡的不安。
  “給你!我現在是你們顧家的媳婦了,對了,過一段時間,我可是要轟轟烈烈的婚禮,我相信不會讓我失望吧!”林雪瑤現在真的就像狠狠的上前掐死這個女人,一切全是因為這個女人,自己母親才會自殺在家里,一想到自己母親那不甘的眼神,林雪瑤那心里的恨意就更加濃重。
  “好了,累死我了,妈妈呀!”姜芷瑩回到范澤琛家里已經晚上了,去了醫院換药,等了老半天,這才換完。
  “對了,你怎么不上班去?你不會沒有工作吧?”姜芷瑩一臉不屑的看著范澤琛,這個男人不會是一個仡佬族吧!
  “大姐,我說你沒有事吧!今天一天我都陪著你,怎么去上班啊?”范澤琛一臉不爽的看著姜芷瑩,這個女人怎么可以這么沒有良心啊!
  “哦!好像是!嘻嘻,我忘記了。”姜芷瑩開始狼吞虎咽的橫掃桌上的吃的。
  “姜芷瑩,你是不是人?我還沒有吃啊!你讓我吃什么?”剛剛洗澡出來的范澤琛很悲劇的發現桌上的吃的都下去大半了,而且那個女人在那里大吃特吃。
  “啊!我吃完了?不好意思!那個這樣吧!讓那保姆再做點啊!”姜芷瑩嘴里的动作絲毫沒有停頓下來。
  “人家早就下班了,你這個餓狼,算了,我算是倒霉,不過真的好餓啊!”范澤琛不斷的揉著自己餓的咕咕叫的肚子。
  “看在你幫我的份上我去給你做吧!”姜芷瑩也真的不能讓人家餓肚子吧!人家賠自己去醫院,還有現在是自己把人家的那份吃掉了。
  “你會做飯?”范澤琛一臉驚訝的看著姜芷瑩,這個女人還真的很讓人好奇啊!
  “你老爸什么時候回來?他有沒有什么病癥之類的!”姜芷瑩懶的理會這個男人。
  “應該快了,我想想,我爸好像就是肩膀好像一直不舒服,去醫院也查不出什么。你問這些干什么?”范澤琛好奇的看著那里開始熟練操作刀具的姜芷瑩,看來這個女人真很會做飯啊!
  “好了,你去那里把紅豆遞給我!還有所有的豆類都要。”說完開始命令范澤琛。因為腳有傷,所有只能讓這個男人幫忙了。
  “你們在干什么?”进門后看到在那里忙活的姜芷瑩和范澤琛,這才奇怪的問道。
  “她在做飯!”范澤琛問道那陣陣的香味,頓時感到自己快要餓死了。
  “芷瑩會做飯?真的不簡單啊!看來姜靄有個好女兒啊。”范書海在那里贊不絕口。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