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節 馬大炮得逞

小說:鄉村留守女人 作者:八月草

李響皺著眉頭,走到床前,馬大炮從瞇縫的眼顯然是看著他們进來了,裝不知道而更加放肆的呻yín著:“妈妈喲!好疼啊!哎喲哎呀!”
  “馬玉,馬玉,你哪疼?起來起來去看醫生。”李響一邊說,一邊揭被子。被子被馬玉拽得死死的。沒揭開。
  “哎呦呦!隊長啊!我起不來了,我這多年的病痛又被玲瓏給整出來了,頭疼劇烈,肚子里象被蛇吞噬掉了,不得了了,隊長,我恐怕要死了,拜托你照顧好我那還未成年的孩子啊!哎呦呦!在怎么說、、、、、、。”馬大炮喘著長氣,一上一下拖著聲音呻yín的有氣無力的說,她的話惹來玲瓏幾妯娌的一頓搶白。
  “死呀死呀!村外的水庫又沒蓋蓋,你快去跳啊跳啊!閻王老爺在召喚著你下去做他的閻王夫人,那多舒服,比你耍賴皮輕松。”黄蓮直沖馬英吵。它的話還沒完,玉鳳又接上了。
  “世上有你這樣的黑道婆娘,把別人給打成傷了,還豬八戒倒打一釘耙,你那么不要臉,死了好,去死,老子給你買紙去花圈去。”
  何滿也接著老大的話說,只不過要客氣一點。
  “哎呀!老馬嫂,起來起來,別這樣嚎啕了,都是鄉親鄉鄰的,別為難了,有什么話有什么事擺在桌面上說,對不?”
  馬玉一聽他們幾妯娌都來攻擊她,她又一聲聲長哭著:“隊長啊!你聽,他們狗仗人勢多,都來欺負我一個病人,你在場,你做證,這就是誰不對?誰是受害者了。她們都象是黄母娘娘,就該作威作福。把我一田的水給放干了,還整我,還亂罵我,隊長啊!你是隊上的官老爺,你得我做主啊!、、、、”
  馬玉的話氣得他們幾妯娌又開口了,你放屁,、、、、、、。
  李響忙盯著他們幾妯娌,打了叫他們停的手勢,她們也緘默下來。
  “馬玉,你別哭嚎了,如果你想我把問題給你解決好,你就停下來聽我說,好吧!”李響的話一完,馬玉真的停了下來還“嗯”著。
  “馬玉,聽我說呵!你們都是隔壁鄰居的,就別這么把事情搞僵了,那生活起來不好处事,放了你田里的水,又事先沒給你說通,是她的不對,不過,你也把她推倒了,額頭上也碰出血了,也還是傷得不輕,這就兩扯了,你也出了氣,算了,起來回去吧!別這樣了好嗎?”李隊長的話還沒完,馬玉憋不住搶道:“隊長,你說的話有的在里,有的說得太輕巧,我那是一畝的田,被她放干了,你知道那個損失是多大嗎?一千五百斤糧啊!折合人民幣是好幾百元了,我哪推她?是她抓我男人我不讓她抓她自己沒站穩摔的怎么怪我,她還打了我,把我肚子里的病給整發了。你叫我回去?就這樣簡單。隊長,你就是這樣給我做主的嗎?哎呦呦!我的嗎喲,、、、、、、、。”馬大炮又癲狂的嚎叫。
  他們幾妯娌一下就來氣了,他們相互使了個眼色,呼的撲上去,掀馬玉的輩子,都叫罵道:“死婆娘,看我們還把你沒法呵,老子們把你抬在村外的水庫邊,把你扔下去喂魚,你肉是黑的,看魚吃不吃,魚不吃,就讓蛇吃、、、、、。”
  馬大炮早有防范,把被子死死的拽住,尖利的狂叫:“打死人了,打死人了,李家的婆娘們在行兇了、、、、、。”
  李響看情形又大亂了,忙制止著他們的行為,老秀才夫婦也忙进來喝令著媳婦們住手。
  她們停下來了,其實他們就沒把馬玉的被子給揭開。
  “這婆娘還說要死,要死的人力氣還真大,竟然把輩子裹得跟捆尸那樣紧”。黄蓮笑著說。
  “憑她這個母豬,算老幾。哪是我們揭不開被子,而是我怕扯壞了玲瓏的被子。”玉鳳哼著鼻子說。
  “你們都消停好不好,別在添亂了,你們跟老馬住在這這么久了,又不是不知道她這個人的本性。”李響沒好氣的說,也順便走出去了。老秀才也說:“對,你們聽隊長的,別添亂了。”
  李響走出里屋,凝神的看著也跟著出來的老秀才和坐在桌邊傷心可憐嬌小的玲瓏說:“你們看,怎么辦?也是,玲瓏,你怎么就不放別人的水,就怎么放了她的水,實話說,是你先不對。弄成今晚的局面,該怎么收拾,恐怕你們是要花點錢了,她本身有多年的病,也不知是啥病,所以你也倒霉,碰了她,萬一她真死在你家,你們說,那后果怎了得,積怨仇恨官司,有多難對付。你們想想。”
  “也是,玲瓏太年輕,嫁過來才兩三年,有的事她想得太簡單了,當然,要是我知道她要放老馬的水,我都要阻止的,自己的田就是拋荒了也無所謂。怎么辦?干脆給她拿點錢算了。”老秀才一臉苦狀皺著鼻子眉頭說。
  “那玲瓏啥意思?”李響又問。
  “就按爸爸的意思辦吧!趕紧把她弄走。”玲瓏氣咻咻的回答。
  “其實,老馬就這個意思她才肯罷休的,只不過她要多少?我去跟她交涉一下。”李響說完又跨了进去。
  “馬玉,別哼哼唧唧了,聽我說,這是最后一次我給你解決問題了呵!你如果不聽,那我就走了哈!你們自己去找鄉政府解決。”
  馬大炮又停了下來,“哎呀”的說:“好,聽隊長的,只要隊長辦事公平。”
  “玲瓏放了你的水,干脆就給你拿五十元錢就當是你那里買的水,行不?”
  “不行,太少了,你想想,我那是一畝的田,一田豐收了要賣多少錢,我那田年年都豐收了,你是知道的。”
  “那你要多少?過了分我可也管不了啊!”
  “不過分,就三百。”
  “這么多,不行,就一百,順個氣,你要那么多,也不是你那田就不能插秧了,天時還早,要端午過了才不能插。這離端午還有半個月,說不定明天又要下雨了。”
  “你也不是天老爺,你要是,那我就不要錢了,這哪多?這得防備著拋荒。真拋荒了,插不上秧,那三百元我也虧遠了。”
  李響搖搖頭皺著眉不在跟這種人在講下去,走出來,攤攤手,還沒等他開口。他們竟然開口了,顯然,他們的話也被他們聽見了,氣得老秀才苦瓜著臉說:“馬玉真的狠,就要三百。”李響也無賴的點點頭。幾個媳婦生氣的說:“想大撈一把,就一分都不給,”
  單玲瓏豁出去了說:“隊長,我給。我聽見她那一腔聲音我頭都要爆炸,趕紧讓她走。”玲瓏走到另一個房間,拿出三百元錢,交給李響說:“這錢是準備給耕田費的,你去拿給她,叫她趕快滾。”
  李響拿著三百元錢走进去,說:“馬大炮,趕紧起來走,這是你要的三百元錢,一分不少,趕紧走,以后你們就兩清了。別在在這件事情上做糾缠了。”
  馬大炮喜形于色的坐起來,接過李響的錢,在看著這幾張錢時,她的瞳孔異常的大放光芒,然而,她眉頭一皺,一下又躺下去,“哎呀”著說:“這三百元是補償我的田水的,不過,我還要她對我的精神損失費,不多,就五十元。聊表心意就可以了。”
  “什么?馬英,你、、、、、。”李響氣得話都說得有點結巴了,最后補充一句:“我不管了,你要精神費你自己要去,我走了。”李響背著手,急沖沖的走出來,挎起桌上的包包就走。還自語道:“世上有這種人,讓鄉政府管去。”
  玲瓏一下站起來,說:“隊長,別走,沒什么?算我倒霉,一條豬我都舍得,一根豬尾巴又何妨。我拿。”
  玲瓏說完就在次走进了房間,幾妯娌都氣憤鄙夷的小聲罵:“要錢去買棺材呀!死婆娘,看她怎么死。”
  玲瓏走出來,再次把錢給李響,李響走进去,把馬玉叫起來,再次遞給她五十元她所說的精神損失費。老馬接了錢,心里那個樂了就象過春節。她拿著錢起了床,還斜眼瞅瞅隊長以及屋外,又裝著艱難不好走的樣子,彎著要,按著肚皮,小聲呻yín著走了出去。李家的人個個都鄙夷的高仰著頭也不看她一眼,她默默的走了出去,李家幾個媳婦在她走了幾步遠的后面使勁的吐口水。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