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惡男的要求

小說:妙手小村醫 作者:了了一生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吉澤千惠惡貫滿盈,今晚終于到了接受報應的時候!

    林昊一直的打她,得皮開綻,血不止,仍不罷手,可是鞭子卻不爭氣,僅僅只了兩個小時就生生斷成了兩截。

    不解氣的林昊原本還想再去找別的東西來繼續,可是看著倒在地上,仿似已經出氣多入氣少,奄奄一息的吉澤千惠,終于忍了。

    坐下來呼呼的喘了一會氣,這就對躺在地上的吉澤千惠喝:“起來,別裝死了!”

    吉澤千惠沒有裝,她是真的要死不斷死了,林昊實在是太了,完全沒有把她當成一個女人…不,簡直沒把她當人,只是當成豬狗那般來凌

    她被打得真的完全不了了!

    “呼!”的一聲響,林昊揮舞一下已經斷了一半的鞭子,沉聲喝:“你再不起來,我就繼續你,到吃宵夜為止!”

    吉澤千惠被嚇住了,艱難得不能再艱難的掙扎著站了起來,可是整個人已經瑟瑟發也晃晃悠悠,一幅隨時都要倒下去的樣子。

    林昊又喝:“把衣服了!”

    吉澤千惠聽得眥目裂,折磨了自己這么久,把自己成這幅模樣,然后才來那個?

    變態的人,吉澤千惠見得多了,可是這么變態的,她真的是頭一次見。

    “你…”吉澤千惠吃力的張:“脆把我殺了!”

    林昊:“如果我要殺你,我早就下手了,還會等到現在嗎?”

    吉澤千惠:“你,到底要什么?”

    林昊:“簡單,我要你臣服于我!”

    吉澤千惠:“你做夢!”

    林昊冷笑一下,喝:“衣服!”

    吉澤千惠:“你以為得到我的人,你就能讓我臣服于你嗎?真是天真,幼稚,無知!”

    林昊:“我看別人用這種方都是很管用的,剛開始的時候,女人都不不愿,可是一打了乖乖針后,立馬就言聽計從,百依百順了。”

    吉澤千惠:“那是她們,不包括我!”

    林昊:“試試嘛,不試怎么知呢!”

    吉澤千惠:“你——”

    “衣服!”林昊霍地站了起來,指著她:“我告訴你,我現在人已經上癮了,決不介意再給你來個下半場的。”

    吉澤千惠無可奈何,只能將上那件已經被得破爛不堪的趣內衣了下來。

    盡管她的上已經傷痕累累,可是前凸后翹的魔鬼材仍然充滿了,林昊差點就忍不住真的變成禽了,不過他還是忍著喝:“去上,躺下。”

    吉澤千惠艱難的挪著步子,到了前緩緩躺了下去,只是躺下去的那一刻,她的眼淚忍不住又一次落了下來。

    林昊來到前,不過他并沒有立即上去,反倒坐到旁邊,好整似暇的看著他。

    吉澤千惠接觸到他的目光,心中不由又抖一下,真的很想跟他說,你要來就來吧,前戲已經做得夠多了,不要再來了,當我求你了!

    只是最終的最終,她還是沒把話說出來。

    林昊也不說話,只是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看了她好幾遍后,這才點頭:“不錯,材確實可以,留疤的話,實在是可惜了!”

    吉澤千惠聽向苦笑,你還會在意我上留不留疤嗎?

    林昊似乎聽到她的心聲似的,“我喜歡材完美,肌膚光的女人,為了讓我下一次還有打你的興趣,我決定還是給你治一下。”

    吉澤千惠莫名其妙,顯然不懂他這話什么意思。

    林昊卻已經從兜里掏出了一個小瓶,然后從里面膏,開始緩緩的涂抹到她皮開綻的傷口上。

    從上到下,從正面到背面,全都涂抹好了,他才松一口氣:“煎炒酸辣不要吃,好好休養一星期,不但傷口會痊愈,也不會留疤的。”

    吉澤千惠:“…”

    林昊接著又豎起兩手指,“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張,讓我糟蹋你。二,我給你說說,我的條件。當然,還有第三個選擇,我先把你糟蹋了再跟你談條件。”

    吉澤千惠幾乎想也不想的:“第二個!”

    “第二個?”林昊撓頭,似乎記不好的問:“第二個是什么來著,愿意被我糟蹋?”

    吉澤千惠被氣得差點吐出血來,憤恨無比的瞪著他。

    林昊嘿嘿的笑了起來,“開個玩笑!”

    吉澤千惠的眼淚忍不住又落了下來,這樣的時候,誰有心跟你開玩笑呢?

    林昊的臉終于正經起來,揚起三手指:“我的條件很簡單,第一:關掉陶瓷廠;第二:停止跟中天實業合作;第三:三禾財團立即撤出我,永遠不許踏入我門半步。”

    吉澤千惠斷然回:“不可能!”

    林昊盯著吉澤千惠,沉的:“看來,你是不想活了!”

    吉澤千惠:“我想活,但是你提出的要求,我做不到,我沒有這個權力。”

    林昊冷哼:“你是三禾財團投資部部長,你沒有權力誰有權力!”

    吉澤千惠搖頭:“這個項目是三禾財團董事會一致確定要做的,我只是一個執行者,只負責執行,本就沒有權力讓三禾財團放棄這個項目。”

    林昊攤手:“這么說,那就沒得談咯?那好吧,你就等死好了!”

    見他起要走的樣子,吉澤千惠忙:“林昊君,我沒有騙你,就算我一意孤行,照你的要求來做,最終三禾財團董事會要是會派人前來羊城,把項目繼續開展下去。”

    林昊皺起了眉頭,這一點他似乎并沒有想過。

    吉澤千惠:“如果讓三禾財團再重新派人來負責這個項目,那么我敢說,接替我的人必定態度更決,更加不折手段。”

    林昊終于再次坐了回來,手指在上不停的敲著,顯然是在思考吉澤千惠說的話。

    吉澤千惠能夠做到三禾財團投資部部長的位置,當然是個善于察言觀的人,她見事有轉機,便趕:“林昊君,我在我的權力范圍之下,可以讓陶瓷廠停產,跟中天實業的項目合作先停工,這是我能夠做到的極限了。讓三禾財團撤出,我真的做不到。”

    林昊沒有說話,只是盯著吉澤千惠…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