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第七節

小說:婆媳一家歡 作者:凌霄遙

第十四卷第七節
  他看得出小erzib的顧慮,淡淡笑道電話爸爸陪你一起去!”
  “妈妈也陪你去!”殷淑秀說電話我就不信,莫家的人還不講理了,本來就是ziji的人沒有教育好,动不动就要死要活!”聽完事實經過,殷淑秀對莫雅婷的憐惜和愧疚消失了大半,憑添了幾分反感和敬而遠之。
  “妈,你的病還沒好,就不用去了。我和爸爸陪小義去!”樊正說。
  “怕什么,你們怕她动手,那天是我讓她,再遇上,我就不客氣了!”
  樊正父子怕的就是她這種想法,齊聲道電話絕對不是,我們是怕后果太嚴重,沒法收拾!”
  不出所料,莫父莫母對樊義的到來表示了極大的憤慨,莫母幾番情緒失控,要沖向樊義拼命。樊正眼明手快,一把將樊義拉到身后,神色平靜道電話伯母,有什么事,我們應該坐下談,你也不想在醫院鬧出大动靜,影響莫雅婷的治療吧?無錯小說網不少字”
  莫父雖然憤慨,卻理智許多,森然道電話有什么好談的,我倒要看看你們有什么可說的?”
  他們在莫雅婷的病房里,莫雅婷才服了药,正沉沉睡覺。樊義坐到床邊,見她消瘦蒼白,平日里會shhua的大眼睛紧紧閉著,睫毛上猶自掛著一滴淚水。不由鼻子一酸,黯然淚下。樊德銀過去,將手搭在小erzib肩膀上,回頭淡然道電話今天我們父子來 ,一來是看看婷婷,一來也是說說當天的事實。”
  “當天的事實!事實就是你erzib想逼死我閨女,你們全家都想逼死我閨女!”莫母的情緒再次失控,咆哮起來。
  立刻就有護士进來,“女士,醫院里面禁止高聲喧嘩!”
  醫院的花園里,樊義終于斷斷續續講完了當天早上到晚上的經過。其間被莫母打斷數次,雙方差點發生肢体碰撞數次,說到他甩開莫雅婷抓起衣服出門,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莫母再也控制不住,一頭向樊義撞去。
  “騙子,兇手!誰xiaxin你的鬼話,推得干干凈凈,好像全是我們婷婷的錯……”
  這一下始料不及,樊義被撞倒在地上,莫母發瘋般抓扯他的頭發和臉,“打死你,打死你!害得我們婷婷好慘,你還好好的……”
  眾人把她拉開,樊義已經帶了彩,從地上爬起來,哭喪著臉,“我什么都沒做,我就是說了她幾句,她還把我抓傷了……”
  “你什么都沒做,你什么都沒做她會自殺?”莫母再次撲過來,這一次樊正結結實實攔住她。樊正的個頭大力氣也大,莫母估計了力量對比后,放棄了攻擊樊正的想法,把全副精力放在沖擊樊義上,試驗了幾次都沒有成功。莫母毫不泄氣,嘴里仍然高聲嚎叫。
  “你等著,老娘絕對不會放過你!”
  莫家派人來搬莫雅婷的dongxi。樊義呆坐在床上,看著dongxi一件件搬出去,屬于她的衣櫥變得空空荡荡;梳妝臺上,曾經擺滿各種各樣的小瓶子,她在鏡子前涂涂抹抹,偶爾回首望著他莞爾一笑。
  “你看什么?”她嬌嗔問。
  “今晚你真漂亮!”
  樊義茫然走动,把那張著大嘴的衣櫥關上,又拉開旁邊的。那是他的衣櫥,所有的襯衣外套都用衣架掛著,密密麻麻排列,內衣精心卷了小卷放在收納箱里。她曾經笑他以前的衣柜像個雜貨鋪,什么都扔在一起,外套襯衫拿出來皺巴巴。有件外套上貼著標簽,是干洗店的標簽,她才拿huilaim的還沒來得及拆。在服裝上她特別講究,他的衣服統統分類,哪些手洗,洗完后在家里熨烫,哪些拿出去干洗……他一概不知,她全部包辦。
  他去醫院看過幾次莫雅婷。也不知道是不是湊巧,每次去的時候,莫雅婷都在睡夢中,纖巧的睫毛在蒼白的臉上顫抖。睡夢中她似乎也不快活,偶爾有晶瑩的淚珠滲出來。
  他也不快活,握著那消瘦的手,胸臆間有什么洶涌翻騰,想要和她說說什么,還得豎起耳朵觀察病房外的动靜,萬一撞上莫母,那就麻煩了!
  樊義黯然離去,門輕輕在身后關上。病床上,莫雅婷睜開眼,眼淚一串串滑落,不知過了多久,莫母进來,看見她滿面淚痕,忙問電話乖女兒,怎么了?”
  她閉目不語。莫母眼尖,一眼看見床頭上有束鮮艷的紅玫瑰,還帶著露珠,勃然大怒;“樊義那混蛋又來看你了?”
  莫雅婷招手,叫她父親過去,低聲道電話爸爸,你是不是,是不是和張總很熟,就是那個,他們公司的張總……”
  “混蛋,混蛋!”莫母把那玫瑰拽出來,扔在地上使勁踩。
  她余怒未消,一會兒就席卷到樊家,依然是暴風驟雨般的大力打門電話開門,開門,樊義你這個混蛋,給我滾出來!”
  饒是殷淑秀潑辣了一輩子,也被這種三天兩頭上門來找茬的人折磨得無奈,打開門問電話你們家婷婷又怎么了?”
  “你erzib又來看我女兒,還送玫瑰!呸,誰稀罕他的破花!”
  殷淑秀欲哭無淚,砰的把門關上,huiqub揪住樊義耳朵問電話你又去看她了?不是讓你不要再去了!天底下那么多nvrenjj,你換一個好不好?”
  “妈,我的事,你就別管了!”樊義懶洋洋。最近他似乎懶惰了,胡子拉碴,衣服也皺巴巴貼在身上,殷淑秀長嘆一口氣。
  “冤家!”
  因為顧及erzib的感受,殷淑秀留了余地,和莫母的交手中始終处于下風,這一晚她唉聲嘆氣。
  “沒想到我好強了一輩子,現在還得讓著別人……”
  凌燕和她一起抱著小星星散步,凌燕笑電話這是妈妈你明事理的地方,你不也是為了樊義嗎?”無錯小說網不跳字。
  “咳,他和莫雅婷……我真不愿意,可是……”殷淑秀唯有長長嘆氣,“算了,只要小義喜歡……”走著走著,她煩躁起來,“他們倆到底要怎么樣?要和好就和好嘛,要分手就快分手,這樣拖拖拉拉,我還得應付莫雅婷那個不講道理的妈,唉……”
  她們倆在前面遇上樊德銀,拿著雨傘來找她們。第十四卷第七節第十四卷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