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葷段子

小說:情亂蓮花村 作者:野村夫

  蓄勢已久,整裝待發準備給予敵人痛擊的k47,被劉寡婦抓在手中,極為靈巧的捏著,陸云舒服的渾身一哆嗦,差一點就要提前把子彈射出。

  深吸一口氣,陸云努力壓制著從枪桿上傳來的酥麻之感,瞇眼看著態盡顯的劉寡婦,壞笑道:嬸,你的嘴唇真性感。比香港某位姓舒的女星,還要性感。

  劉寡婦長的卻是不賴,身高一米六五左右,身材雖然算不上苗條,卻另有一種迷人的風韻,簡單說就是該凸的地方凸,該挺的地方挺,該凹的地方凹,在成太監村也是有名的美女,只是紅顏薄命,短命的柱子娶回這尤物還沒來得及,細細品味個中妙处,便一命歸西,做了個短命鬼。

  聽到陸云的話,劉寡婦的雙眼,終于離開了那搭起的一團帳篷,笑道:臭小子,你不就是想讓老娘用zui么?還說自己的那玩意是什么k47,還是进口貨,剛才還不是被老娘輕輕一握,就差點繳械投降了。

  知我者秀蓮嬸也。陸云臉不紅心不跳,涎著臉道,嬸,我今天剛剛洗過澡,你是不是能委屈下,答應我的要求呢。

  想得美。劉寡婦嘎嘣西脆地拒絕,鄙夷道,你這些花樣,都是你三嬸那老子教你的吧,真是不知羞恥的老貨。

  男人不壞女人不爱,這樣的經典語錄,你沒聽說過么?陸云厚著臉皮道,三嬸把自己畢生的本事都教給了我,是為我的未來著想。秀蓮嬸你可不要出口傷人哦。

  呀,你這小龟蛋和我做著這事,居然不幫我,反而幫你三嬸說話。翠玲那老貨,還真沒白養你。劉寡婦一臉的不忿,。

  陸云嘻嘻一笑,道:那是當然,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何況三嬸對我還有養育之恩呢。

  劉寡婦聞言,驀然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花枝亂顫的笑道:好一個大孝子本內容為鄉村艷婦09章節文字內容。你對你三嬸的報答,就是給你三叔頭上戴了一頂大大的帽子么?

  陸云愣了一下,郁悶地哼了一聲:有良田不耕,難道眼看著荒蕪了不成?說完,趁著劉寡婦還在張嘴大笑的時候,猛然把手指进了她zui里。

  劉寡婦馬上作出反應,香舌一卷用力向外推著陸云的手指。

  陸云嘿嘿一笑,手指在她zui里不住攪动,偶爾站在她粘滑的香上劃過,一絲痒在心底陡然升了起來。

  臭小子,你沒洗手,快拿出去,惡心死我了。劉寡婦含糊道,只是臉上非但沒有厭惡的表情,反而吃棒棒糖似地吸著,嘖嘖之聲不斷。

  嗯……

  嬸,你功夫真好,以后就專門給我享用吧。

  行,不過你要先讓老娘舒服了,要不然休想。

  我干你個仙人板板的!

  陸云只覺得血氣上涌,鼻孔中熱乎乎地,似乎有液体從中流出,趕紧用手捂住了鼻子。

  怎么樣,嬸和你家三嬸比起來,誰更有魅力?劉寡婦仰起頭,對自己的本錢充滿了自信。

  陸云心道:我三嬸都四十多歲的人了,哪能和你比啊。

  不過,陸云卻是沒想到劉寡婦的身体這么火辣,傲人的、平滑的小腹,加上那還沒有顯山露水的神地帶,就算一個太監面對她,即使动不了真格,也會撕心裂肺的把她一番。

  陸云急不可待地上前就要把她推倒,劉寡婦嘻嘻一笑,巧妙的躲開了陸云的雙手。

  別急呀,嬸的功夫你還沒全部見識過呢,長夜漫漫,咱們有的是時間,不急。劉寡婦說著,上前把陸云的裤一到底。

  啊……果然與眾不同呀。劉寡婦看著陸云那殺氣騰騰的k47,嫵的臉頰上滿是驚訝和欣喜。

  那當然了,进口貨質量保證。陸云得意的一笑。

  雖然已經揉捏的許久,但是當親眼看到陸云的寶貝時,見多識廣的劉寡婦也忍不住內心的驚喜,左手握住枪管,右手則摸向了那兩顆手雷本內容為鄉村艷婦09章節文字內容。

  雙管齊下,陸云忍不住發出一聲痛快之極的shenyin。結婚的女人和未經人事的小女孩相比,真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要是小英也這么主动,該有多好。

  陸云無限yy的時候,忽然覺得殺氣騰騰地k47被一團溫熱包圍,低頭看去,震驚當場。

  眼中看見的是讓她無比興奮的一幕,劉寡婦張著xing感的紅唇,慢慢吞噬著陸云引以為傲的k47。

  靈巧的香舌仿佛調皮的小猴子,不停旋轉,一**的快感,狂風驟雨般急沖而來,陸云的身体無可自制的輕輕顫抖起來。

  k47身处重圍,在敵人一波又一波的进攻下,依舊保持著旺盛的斗志,反復沖殺,試圖沖出重圍。

  奈何,敵人也不是泛泛之輩,以动制动,將對手引入深处,人k47活力強猛,也沒辦法打開哪怕一絲一毫的縫隙。

  攻守兼備,k47面對如此強敵,瘋狂跳动,火力更加強猛起來,勢要拼個魚死網破、玉石俱焚!

  劉寡婦瞄了陸云一眼,香轉动,繞指柔的功夫被她施展的淋漓盡致,硬生生將瘋狂跳动的k47的強猛勢頭給壓了下去。

  彈盡糧絕,k47漸漸不支,敵人的攻擊卻越來越猛烈,悲憤之下,想引爆兩顆手雷與敵同亡。

  想法雖好,只是對手料敵于先機,先一步制止了k47的瘋狂舉动,而后施展小擒拿手法,迅疾把k47僅剩的彈药奪了過去。

  想死都死不成,k47嘶聲怒吼,枪口猛地喷出一道yeti,將敵人嚇得驚怔不已。

  片刻后,敵人惱羞成怒,大舉进攻,k47徹底放棄了抵抗,任由敵人肆虐摧殘著自己。

  終于,在敵人的瘋狂进攻下,k47接連喷出幾道yeti,雄偉的身軀帶著無盡的不甘,緩緩倒了下去,至死枪口依然指向敵人,不曾有片言的求饒。

  ……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