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三十八章 宮殿底下有隱情

小說:七葉重華 作者:古風卷

“沒有別的奇怪之处了嗎?”

妄卿沒有理會無墨的追問,凝眉深鎖,半晌她才喃喃自語道:“也是……當時因為有帝君幫忙,我便沒有去宫殿底下查看。因為帝君說沒有什么東西了,我們才離開。可是在那不久之后,帝君就失蹤了,難道跟宫殿底下的東西有關?”

“什么?帝君失蹤了?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沒人告訴孤!”天帝聽到這個消息,顯然頗為震驚。

妄卿見他的樣子,慌忙擺了擺手,“說不是失蹤,也算是失蹤。哎呀,總之七葉前幾天看到他的時候,他還好。我們這次來天宫,也是想讓無墨幫忙尋人的。”

“帝君到底出了什么事?!”無墨沒想到她們兩個人跑來天界,是因為帝君出事,當下臉色已經變得蒼白起來。

妄卿瞅了一眼七葉,無奈地笑道:“七葉跟重華之前去人間游玩,遇到了一名叫織嵐的女子,對方長得……跟上古時期的織嵐一模一樣。反正這些年她呆在禪塵殿,倒也沒出什么幺蛾子。但是最近,我剛得到消息,那個織嵐將帝君拐走了。”

無墨猛烈地咳嗽兩聲,這下明白過來,為什么七葉剛才的表情,有些難堪……

天帝聽是這種事,這才放心的舒了口氣,“帝君畢竟是仙体,我出手的話,能找到的快一些。當務之急,我們是要去無妄殿,看看宫殿底下的東西,究竟是什么。”

聽到天帝能輕易找到重華,七葉也放下心來。只要重華無恙,她便不會擔心了。若是當面對質,對方真的是喜歡織嵐……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夠坦然的放手。

一行人剛出天宫,就遇到了追來的流年。知道對方將小雪依完好地交在了小胖子的受傷,七葉懸著的心,徹底放了下來。

披星戴月趕到幻琉宫的時候,宫中的女仙大多都在沉睡之中。

守夜的女仙見天帝他們前來,上來行了禮,就讓妄卿揮退了下去。

她接過對方手里提著的蝶燈,引領著眾人,來到了地下宫殿的門口。

巍峨的石門,兩邊雕琢著兩條耀武耀威的天龙。天帝看到這幅情景,嗤聲冷笑,“那個慕容霸天好大的膽子,倒是蒙蔽了所有人。原來從上古時期開始,他就有將母后取而代之的想法。”

栩栩如生的天龙,從胡須到鱗甲,精美無比,顯然是下了很大的功夫才塑成的。

七葉跟在他們身后,一步步走入地下宫殿,也被眼前的場景所震撼。碩大的地下宫殿,只能用空曠來形容。

單只一眼,也不難猜出,這里的面積只怕被天宫還要大上幾分。

“封印的法術和機關,已經被我們給破壞了。”妄卿提燈走在前面,再一次进入這里,那種悠遠的遠古氣息撲面而來,讓人心生震顫。

無墨跟在旁邊,手中的扇子不停抖动著,“的確是花了很大的心思,我聽聞當年那個清遙城城主——慕容霸天,很少來天宫走动,現在想來,只怕是將時間,都花在這上面了吧。只可惜啊,他籌謀多年,最后還是不得善終。”

七葉聽了這番話,跟著沉默了下來。因為定天珠,她曾經回到過上古時期,也阴差阳錯的成了對方的女兒。不得不說,慕容霸天給她的感覺,的確很不好。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他對慕容瑤確是極其好的。

只是可惜,有些人注定承擔不起內心的欲望,所以也只能作繭自縛,自尋死路。

“上一次我跟帝君為了清除周圍的法術,可是花了好幾天的功夫。”妄卿看著周圍被破壞的雕塑,無奈地開口道,“那時候我都感覺這里永遠走不到盡頭。”

眾人順著一條懸空的石階往下走,天帝忽然停住了腳步。

妄卿察覺到,回頭就看到天帝的眼眸盯著石階下面的某处。

眾人跟著探頭望去,這才看到懸空的石階下面,竟然有一個細小的洞口。

“咦?這是什么?”妄卿第一次看到這個小口,飛身而下,就看到這個小洞口的周圍,還有一些散落的石屑。

天帝居高臨下地看著那個洞口,開口聲音里帶了些許寒意,“洞口的周圍有利爪留下的凹痕,但是這些凹痕時隔久遠,想來曾經這個地下宫殿,不單單只是慕容霸天一人。”

“這些抓痕還很短,難不成是嚙齒類动物?”

“有這個可能,”天帝聽了妄卿的猜測,略點了下頭,“繼續往里面走吧,說不定還能找到一些不一樣的線索。”

妄卿看著這個狹小的洞口,眉頭皺地死紧,上次她跟帝君前來,因為要解開各種復雜的法術,竟然忽略掉了這個洞口。

當時他們若是發現,說不定真能找到什么線索。

可是現在,已經過了那么久,即使這個洞口的主人還住在這里,被他們的到來一攪,只怕早就逃之夭夭了。

地下宫殿常年不見天日,空氣中夹雜著的,都是阴冷的寒氣。

重新回到這里,讓流年感覺非常的別扭,等眾人走到曾經坍塌的石橋邊緣,流年跑到妄卿旁邊,一臉的委屈。

他伸出胳膊搂著妄卿的手臂,仿若怕冷一般。

“這里曾經有座石橋連接兩处,”妄卿說著,將身上的絲帶甩出。長長的絲帶,瞬間化成一條銀河,橫跨兩邊,形成了一座銀光閃閃的橋面。

“妄卿,我不想過去。”流年害怕地開口,嘟起嘴來,樣子楚楚可憐。

“有我在呢,流年不怕……”妄卿心疼的瞅著他,知道下往下走,就是流年被定天珠幻化身体的地方。她抬手握住對方冰冷的小手,咧嘴笑了起來,“真的,妄卿會保護你的。”

“我的天,”無墨不合時宜地打破這里溫暖的氣氛,扇子猛烈一扇,哼道:“擺脱考慮考慮我們的感受好嗎。”

說著,眸子里滿是幽怨之色。

妄卿懶得理他,冷哼一聲抬腳走上了橋面,“你這個花花公子,還想讓我体諒你?”

“毒舌,”無墨直接回了一句,轉臉看向旁邊的七葉,“你說說,她現在怎么變成這樣了?”

“我覺得這樣挺好的,”七葉笑彎了眸子,這是實話。妄卿現在有了流年的陪伴,整個人都快活了起來,“難道,你喜歡她從前冷冷清清的樣子嗎?”

無墨嘖嘖兩聲,將手里的扇子一收,“說實話,閉嘴最好看。”

“你!你不許說我家妄卿!”流年氣呼呼地轉過頭來,可是配上他閃亮亮的大眼睛,里面的威脅之意直接弱了幾分。

無墨開懷一笑,跟在后面上了橋面。

“不對啊,上一次我凈化流年,雖然費了不少時間,可是帝君卻用那段時間就看完了下面的情況。可是現在,我們明顯已經走了很遠啊……”妄卿提著手里的蝶燈,停住腳步,偏頭看向旁邊的流年,“這里是不是還有什么捷徑?”

流年使勁晃了晃腦袋,委屈道:“我對這里的記憶很少……”他低下頭,想起從前收到的虐待,身子忍不住發顫。

見到他這幅樣子,妄卿既心疼又無奈,“早就跟你說了,別跟來,非要跟來,現在知道害怕了?”

“我不想離開妄卿……”

前方秀恩爱的姿態,讓后面的無墨徹底無語。反觀天帝,從頭到尾一張臉繃得死紧,仿佛看不見眼前的濃情蜜意。

七葉看著他們兩人暖暖的互动,卻覺得甚是溫馨。可是一想到重華,又難免有些失望。

見后面的三個人沒有半分聲音,妄卿狐疑的轉過頭來,“喂,我說的話你們聽沒聽到。”

三個人這才同時抬起眼睛,看向妄卿。

“聽到了,不就是覺得道路不對嘛……”無墨有氣無力的回了一句,“反正這個地方就這么大,走哪里都無所謂。”

妄卿見其余兩個人沒意見,提著手里的蝶燈,順著路一路瞎走。

一行人繞了半天,最后到了一扇被封堵的門面前,妄卿剛要用法術打開,就聽到后面的天帝開口道:“這扇門如果開了,你的無妄殿就是不想要了。”

妄卿一聽這話,嚇得趕忙缩回手來,“此話怎講?”

“這扇門說是門,其實也不是門,”天帝走到妄卿身邊,口中念念有詞,一道金色的光芒乍現。

隨著天帝手掌重重拍在門上,一道金色的封印乍然而現。原本存在的石門,頃刻間沒了蹤跡,變成了像周圍一樣的石壁。

妄卿見狀,嚇得倒吸一口涼氣,“怪不得帝君要封印這里,這道門若是打開,是不是直通魔界?”

“沒錯,”天帝收回手掌,“不過這扇門若是沒有慕容霸天開啟,旁人是無法打開的。我給你封印了,省著日后突然出現什么變故。”

“可是到了這里,已經是地宫的邊緣了,”無墨看著四周的情況,無奈道:“好像也沒什么特別的東西在啊。”

“不對,當時看帝君的樣子,明顯是見到了什么,否則他不會多言的。”妄卿篤定地開口,“定是我們遺漏了什么。”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