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第七百七十六章 山村嬌花一族(10)

小說:山村風流 作者:曲火

  “好了,別爭了,怎么著,不相信我的實力,就你們幾個我保證都能給滿足了,誰先上誰后上,最后的結果都一樣。 言情首發”二彪子得意洋洋地晃荡著自己巨大之物,怎么看怎么覺得囂張,怎么看怎么覺得跋扈,反正就是一副眼睛朝天看,對眼前幾個女人都是不屑一顧的樣子。
  那邊本來正吵得熱鬧的吳云霞、胡麗,還有劉香秀三女頓時把目光轉移到他的身上來了,她們之間的矛盾是人民內部的矛盾,這個矛盾可以暫時放到一邊的,而與二彪子之間那就是對立的階級矛盾了,這個矛盾是不可化解的,所以,瞬間,她們就很有默契地點了點頭,一切都在不言中,現在不是內訌的時候,而是一致對外的時候了。
  吳云霞手下撇著嘴道:“二彪子,也不怕大話閃了你的舌頭,想當年你連我一個人對付都有點費勁,怎么著,現在喘起來了啊!”
  眼見三個女人不爭吵了,而都把目光對準了自己,二彪子笑了起來,其實他的目的就是這樣,恩威并施,不能一味地用強,也不能一味地用软,更不能讓她們真的傷了感情,所以二彪子故意裝出一副囂張跋扈的樣子,為的就是讓她們不能真的傷了感情,讓她們把仇恨都沖著自己來,有的時候二彪子心里都在欣賞自己,他這個當男人的容易嗎!
  戲還得繼續演下去,二彪子連眼睛都不眨巴一下,繼續往里添著火,“云霞嬸子啊,當年的事你還提啊,當年在苞米地里是誰跟我哭著喊著叫哥哥求饒的,還我一個人對付你都費勁,就是你這樣的再來十個八個的,也照樣不好使。”
  “呀哈!”盡管知道二彪子這個話還真不是吹的,但是潑婦出身的吳云霞那是倒人不倒嘴啊,哼了一聲道:“切,吹牛誰不會啊,有的人能把牛給吹死了,可那又怎么樣,該是什么樣還是什么樣。”
  “對,吹牛不算本事!”劉香秀一般不說話,但是一說話那就是下狠刀子,直接捅你心口上。
  二彪子微微一笑,用手摸了一下自己那還帶著水液痕跡的大家伙事,哼哧道:“好了,廢話少說,不是說我吹牛皮嗎,咱嘴上說的是不好使,那咱就直接动家伙事,誰吹牛皮咱們來個一目了然,一清二楚,怎么樣,來啊!”
  有本錢的人就是敢說話,二彪子有這個本錢,那么他就無所畏懼,不是說我吹牛皮嗎,行啊,咱不嘴上說話,咱直接來個見真章,看看到底誰好使!
  二彪子這么一叫板讓吳云霞和劉香秀臉色都變了起來,她們自然是見識過二彪子厲害的,剛才嘴上耍點嘴皮子也就罷了,真要动上手,她們是真的不是人家對手啊!
  兩只眼睛對看了一眼,都從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惶恐不安的神色,吳云霞和劉香秀有些膽怯,好象這下子二彪子真叫起板來了,那么他就是动真格的了,一想到這小子那驚人的戰斗力,要是全部發揮出來,她們還真的承受不住啊!
  看著兩女那副膽怯不敢說話的樣子,二彪子更加得意起來,能讓女人在那種事情上對男人害怕,足以證明這個男人的戰斗力,而足以讓這個男人可以耀武揚威的在女人面前囂張跋扈,二彪子有這個本錢,所以他無所畏懼。
  “怎么著,不敢了吧,切!”
  看著二彪子那副欠揍的樣子,潑婦出身,一直都是倒人不倒嘴的吳云霞實在忍不住譏諷道:“有什么不敢的,又不是沒整過,怕你啊,姐妹們,你們怕嗎?”
  劉香秀這個時候坚定地站在了吳云霞的身后,斬釘截鐵地道:“對,云霞姐,我支持你,咱們還怕他了。”
  胡麗在后面看了看那邊大爺樣的二彪子,又看了看前面自己娘吳云霞和劉香秀,也跟著坚定地站在身后,響亮地喊著口號,“對,我們不怕他!”
  劉香秀回頭看了看胡麗,點了點頭,然后沖那邊的大個子女人齊淑芬道:“淑芬,快過來,快過來,咱們姐妹這個時候可要團結起來啊,不能讓他欺負我們。”
  齊淑芬扶著她姐齊淑云,有些靦腆地道:“那個,那個,我就不去了吧!”
  “不行啊,我們這力量不夠,你可得來幫忙。”吳云霞回頭也看見齊淑芬了,頓時找到了救星,她們幾個人明顯不是二彪子的對手,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而且看那齊淑芬的身板子,那肯定是戰斗力強悍啊,這樣的大身板子一般男人都頂不住,有她加入,自己一方也是有點希望,不然那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胡麗也跟著重重點了點頭,不管怎么說,看見她那大身板子,這個心里也有點底啊,這身板子,看上去就給人一種安全感,“淑芬姐,過來幫我們啊!”
  齊淑芬顯得有些手足無措,扶著自己姐姐齊淑云的手都沒地方放了,喏喏地道:“我,我,我————”
  一旁的齊淑云盡管身体乏力,臉色蒼白,但還是鼓勵著自己妹妹道:“淑芬,別這個那個的了,去吧,你既然選擇了這條路,那么就有勇敢地走下去,不管前面是風雨還是彩虹,都不能退缩,知道嗎?”
  齊淑芬慌亂的眼神有些坚定了起來,微微地點了點頭,她道:“那好,算我一個!”
  有如此剽悍大個女的助陣,吳云霞的底氣有足了起來,哈哈笑道:“二彪子,看見沒有,我們的援軍來了,看看淑芬這体格子,一個能頂我們三個,哈哈,怎么樣,怕了吧,哈哈!”
  二彪子眼神有些發凝,當然不是怕了,而是看向齊淑芬的眼神有些不一樣,因為這個女人帶給她的感覺可是比較新鮮的,對于男人來說沒有上過的女人那都是新鮮,那都是值得探索的,得不到才是最珍貴的,這一點那是非常正確的,多么好的女人一旦得到了就不那么好了,而女人一旦沒有得到,那都是好的。
  嘴角浮現出一抹邪笑出來,“淑芬啊,怎么著,你要和她們參合到一塊去。”
  齊淑芬未說先羞,低著頭捏著衣角,吃聲道:“我,我,我————”
  這么大個子的女人硬是一副小女人的模樣,真的是概嘆她長錯了啊,吳濃软語,南方女人和北方女人說話就是不一樣,南方女人骨子里都帶著那種嬌柔的強調,而北方女人骨子里都帶著那種豪邁的腔調,當然也不是所有的南方女人和北方女人都是這樣的,也有南方女人像北方女人的,也有北方女人像南方女人,不可一概而論之。
  看著眼前這個很是虎背熊腰的一個女人,用虎背熊腰來形容一個女人顯得有些夸張,但是又找不出別的詞語來形容這個女人,一頭碎短發,猛一看還以為是個男孩子,但從那顫巍巍顫個不停的絕對大卡車車大燈來看,這是一個女人。
  一米八幾的個頭,在女人當中,特別是在中国女人當中那絕對算是大個了,就是在男人當中也算大個了,而且這個大個還不同于左薇、李紅妹那種模特身材的高個,人家是那種瘦瘦的模特身材,女人該凸顯的地方都凸顯出來,而這個女人是大個,但同時骨架子也大,身材也屬于那種異常**的那種,渾身上下都有肉,一套連衣裙穿在她身上,該鼓出去的那使勁的鼓,就是不該鼓的地方也有些往外股,當然,女人最主要該股的地方,山頭和腚子,次女鼓出來的規模可就堪稱巨大了,我的個天啊,那么大的個頭,怎么看怎么覺得有一種剽悍的美。
  那個胳膊,那個腿,還真是粗啊!可是粗歸粗,倒不是說這個女人沒有女人味道,一般像籃球運动員,什么排球運动員,還有那些歐美女人也都人高馬大的,可是也有長得比較好看的,仔細一看,要說這個女人長相還是比較有味道的。
  “還我什么啊,淑芬,咱不怕他,有這么多姐妹在呢,怕他干什么,別讓他給威脅住,咱們姐妹同心,照樣干翻他!”吳云霞可不能讓二彪子擾亂了軍心,趕紧吆喝著齊淑芬不要害怕,給她以信心。
  “對,淑芬,不要怕,他就是個樣子貨,咱姐妹幾個還弄不過他。”劉香秀也聰明的給齊淑芬打氣。
  齊淑芬緩緩吐出一口氣,勇敢地把頭抬起來,“我,我,我不怕他!”
  “這就對了,淑芬啊,不要怕,你這水平的還不三兩下就把二彪子這小子給干翻了啊!”吳云霞極盡鼓动吹噓之能事,給齊淑芬樹立一個正確的價值觀和思想觀,讓她不至于未戰先怯。
  劉香秀也跟著道:“對,淑芬啊,我們先上,你在后面給我們助陣,那個,胡麗啊,你在最后墊底,咱們講究個策略作戰,云霞姐,你說呢?”
  她這是把方方面面的問題都考慮进去了,可以讓大家都接受這個條件,不得不說劉香秀這個小女人越來越有大女人的范了。
  這里面最不高興的當然就是胡麗,她給整了一個墊底,正要說點什么不理解的話,但她娘吳云霞已經下了結論,“行,就按這么辦啊,胡麗啊,你墊底,我先上,咱們分工合作,以干翻那小子為目的,這個時候咱們不能自己先亂了。”
  胡麗無奈的接受了這個事實,雖然她都有點鄙視她娘是不是把她都給賣了,反正自己得了便宜,就不管自己這個閨女的死活了,可是這個時候還不能拆自己娘的臺,只能是心中默然罷了。
  齊淑云看著那幾個女人三下兩下的把自己妹妹給忽悠上去了,她不但沒有阻止,反而是一副看熱鬧的表情,該來的始終都是要來的,既然妹妹選擇了這條道路,那么是好是壞的怎么著也得走一走,不然她又如何能体會著這里面的好壞,腳上的鞋子那是自己穿著的,腳下的路也是自己走的,沒有人可以改變什么,能改變的只有自己。
  幾個女人的目光坚定,目標就是那個站在那里,挺著自己巨大東西的二彪子,這個時候她們終于有一點姐妹同心的意思了,當她們目標一致的時候,內部的矛盾已經被外部的矛盾給遮掩住了,只有經歷過這樣一場大戰,大家有過共同上過戰場的親密感情,加以時日,她們將成為不遜色于六女聯盟,馬家姐妹聯盟,古彩霞聯盟等小團体的一個有力競爭團体,今天就是她們打響自己名聲的有戰。
  作為此戰主力人員,吳云霞站在了最前面,開始掀開裙子,拿下裤衩子,亮出自己的武器,眼神凝重!
  后面劉香秀、胡麗、齊淑芬也已到位,三個人就站在吳云霞的后面,依次而立,甚至連进攻隊形都已經站好了,劉香秀是第二個,齊淑芬是第三個,胡麗是第四個,甚至就連那邊臉色蒼白,基本已經失去戰斗力的齊淑云都在看著這邊的情形,大有不行她也要出戰的意思,這個時候她們分外的團結,這個時候她們的眼神也都是殺氣騰騰。
  今天要血戰一場!
  推薦我的鄉村三部曲之《山村風月行》
  桃花鄉桃花村是一個寡婦村,那里的女人水靈,但是那里養不住男人,因為往往男人都會早早就死在那里的女人手上,就是不死,也往往病怏怏沒個男人樣,久而久之,桃花村傳說一個傳說,那就是到這里的男人都受了詛咒,所以這里就成了遠近聞名的寡婦村。
  傻子牛大根,村頭寡婦李桃花收養的一個孤兒,據傳說他是李桃花從村外百花山土地廟里抱回來的,身世如迷,卻是傻子一個,今年長到十八歲,卻成了桃花村比較少有的壯實男人,壯實得讓無數女人惦記的男人。
  上天注定給了你一個傻子的頭腦,但傻子也有開竅的時候,百花山土地廟前一道靈光閃耀,當成功采摘一百個擁有花韻之体的女人,傻子就能變成聰明人。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