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意外的綁架

小說:山村美嬌女娘 作者:明月光

  701:大結局
  300米,在世界名馬面前,那也就是18、19秒的時間而已。而在風里火、圣光和火焰荊棘、蹄踏血、青焰和黄金箭、天翼馬這類世界頂級名馬面前則更少了,估計能提前2到3秒的時間。
  不到20秒的時間能干什么?
  在這里,能決定無數人的工作、未來,甚至能決定一部分人的生死。
  “不好!青焰被吃住位置了!”
  “可惡啊!這風里火的骑師實在是太阴險了,居然將青焰往外逼,讓它跑更多的距離!”
  王浩和江軍看到場面,開始咬牙切齒了。
  許杰也開始罵了開來:“該死的!絕對是有預謀的,居然不給我們占好位置!”
  在奔跑距離比較遠的賽馬比賽中,搶占彎道是技術活。若是搶好彎道,可以讓自己少跑一點點,以更有利的位置沖出彎道,进而以更快更好的速度爆發沖刺,快那么零點幾秒的時間。
  而在這里,別說是零點幾秒了,哪怕是零點零幾秒也是致命的。
  “最后沖刺了!”
  程飛虎有點絕望地看著風里火和青焰。
  不得不說,這兩匹馬都是當今最出色的賽馬之一。特別是今天,它們都跑出了世界最頂級,可以向世界第一挑戰的速度來。即使這一次失敗了,它們也將會獲得廣泛的關注,獲得源源的財富。
  可是,程飛虎卻高興不起來。因為這一次輸了之后,不僅他的資產要嚴重缩水,連帶周游他們也要幾近破產,而敵人則能以更加囂張的態度來面對他們。那時候,就不是金錢所能彌補的了。
  “要輸了!”
  最后百米,風里火依然死死地吃住半個馬頭的距離,無論青焰如何的努力,就是超越不過去。
  看到這里,程飛虎倍發的灰心。
  “爆發了!”
  “我的天哪!青焰居然在這個時候還留有余地!”
  王浩和江軍驀然喊道,把程飛虎絕望的心給了了回來。
  可下一時刻,許杰就看到絕望的一幕:風里火似乎被刺激到了,居然在不可能的情況下再度爆發,將青焰即將超越的身軀壓了下去。
  “完了!”
  “真的完了!”
  程飛虎和許杰面若死灰。這個世界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在絕望里給你一絲希望,然后又在自己的跟前消失。
  可此時,周游驀然站了起來。
  他的注意力居然不是青焰,而是死死地盯著風里火,就好像風里火是他的夙敵一般。那寒意,那殺氣,連身邊的程飛虎他們都驚得想要逃離,而最是接近周游的大志和阿甘更是臉露恐懼之色。
  這樣的周游,根本不是周游。
  喑!
  天賜突然發出一聲厲鳴,直沖而下。
  但一瞬間,天賜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得無懈可擊的弧線,悠然離去。幾乎是同一時間,幾乎到了絕境的青焰奇跡般追上了風里火,兩只馬并駕齊驅。
  “沖線了!”
  “同時沖線啊!”
  “肉眼根本分辨不出來,我們得求助于電子眼!”
  廣播那里傳來激烈的咆哮聲,而整個賽馬場則是一片嘩然。
  而在人潮涌动中,周游的身軀如同突然失去支撑一般,癱瘓了下來,雙眼無神,只是嘴角的笑意讓人抹不透。
  “好累啊!不過我終于可以休息了!”
  就這樣,周游閉上了眼睛,如同長眠般紧紧地閉上,帶著詭異的安詳坐在座位上,逐漸隱沒在洶涌的人潮之中。
  ……
  ……
  數年后。
  帶著強烈人文氣息,如同花園般的明遠市。
  在杜家馬場里,一個嬌小的身影飛撲向一個看起來很年輕,很有氣質的男子的懷里,小嘴還不住地喊著“爸爸”之類的話。
  “我的寶貝!”
  男子將小孩抱了起來,痛快地在他的小臉蛋上親了一口,問道:“我的小寶貝,你怎么突然跑過來了?你不是很討厭跟爸爸散步嗎?”
  小孩子卻回道:“可是小嵩卻很喜歡骑大黑哩!妈妈說,等我長大了,我會骑著大黑成為世上最出色的骑師,就跟爸爸一樣!”
  “周游!”
  王浩、江軍、許杰、程飛虎等人聯袂而來,陣容龐大。
  是的,抱著孩子的人就是周游。
  周游微笑地帶著大家迎過去。
  王浩看著精神依舊的周游,由衷感嘆道:“還是你小子行啊,依然是那么年輕。你看我們,這幾年都不知老了多少歲,前天還有人喊我大叔了呢!”
  周游笑了笑,說:“我前幾年就提醒你了,別那么操勞,把一些事情交給下邊的人去做就可以了。”
  江軍呵斥道:“你可別站著說風涼話啊。你這個龙雀樓的甩手掌柜可是甩得徹底,你自己說說,你今年到現在去了幾趟?如果我們都是你這樣的話,那龙雀樓也不可能有今日的規模了。”
  許杰卻笑著說:“可問題就是周游這種用人勿疑,疑人勿用的態度,所以他的博物館才能吸引到整個市近14的旅客,他的千均集團才能才為市值500億的超級跨国集團。甚至連你們三人都有份的龙雀樓,因為徹底放權,所以才能發展到全国首屈一指的地步。”
  “這倒也是!”
  王浩和江軍被噎得沒話說。
  “好了,別說這些話題了,還是直入主題吧。”
  黄健明、馬胖子、江海流、胡總、李一刀、鄭明朗、林輝煌、張老先生、金老板等人都走將出來,由黄健明問道:“小游啊,翡翠行情終于穩定了下來。現在伴隨著翡翠資源的越發紧張,老場口資源也越來越枯竭的現象,行情似乎要回歸以前的上涨軌道了,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呢?”
  馬胖子也接口道:“你在賭石界退隱了數年,現在的人都不認識你了。甚至連翡翠王和玉圣的帳都不怎么賣,風氣亂得很,你應該站出來維護一下的。”
  周游想了一下就笑著回道:“既然如此,那我的確得出來稍微理清一點界限。當初馬老和方老把擋子交給我,可不是讓我坐著看戲的。這樣吧,這一界的平洲公盤和緬甸公盤,我都會去參加的。”
  大家都松了一口氣。
  最近幾年的翡翠行情都不是很好,大家不是無利润,甚至虧本支撑著,就是轉移銷售路線,把翡翠暫時擱置到一邊。但現在熱鬧的行情回來,也是時候開始全面發动,像以前那樣瘋狂收割的了。
  程飛虎見有個空檔,連忙插口問道:“你們也別說那些了,小游,你數年前答應我們,要給我們一個答案的,現在是不是可以揭曉謎底了?”
  大家紛紛點頭。
  許杰唏噓道:“當時我們都灰心了,可是天賜一出現,場面就扭轉了過來,使得青焰在最后時刻以半只拇指的微弱優勢戰勝了風里火,爆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冷門。”
  江海流接著說:“那一次之后,你那一戰直接收割到價值400億rmb的資金,使得你的總資產瞬間超過了千億關口,成為名副其實的小財團之主,名字響亮国際。而你的對手們就此銷聲匿跡,特別是那個吉米莉的父親、所謂的美旗銀行的亞洲區負責人更是直接被炒了魷魚,現在是業界里的瘟神,沒人愿意聘請他,处境落魄得紧。”
  周游沒有回應,反問道:“松菱財團呢?松菱浩二呢?”
  江海流回道:“松菱財團因為得罪了不少人,在美国的產業遭遇了挫折,最近幾年的發展不是很好,有點式威的跡象。至于松菱浩二,他似乎被松菱家族打發到某個小公司,去安度晚年了。”
  周游微微一笑,沒有說什么。
  程飛虎追問道:“小游,揭曉謎底吧!”
  “是啊……”
  大家紛紛附和。
  周游組織了良久,沒有說話,而是對天一招。
  喑!
  天賜降臨。
  此時的天賜是當之無愧的天空霸主。翼展超過3米的可怕身軀,銳利得如此刀子的銳利眼睛,一勾可以洞穿1厘米厚鐵片的犀利鷹嘴,無論是誰看到都會覺得心寒膽顫。也就只有周游,才能將跟它一起,才能跟它走得這么近。
  許杰疑問道:“是不是天賜?”
  周游回道:“是也不是!”
  程飛虎問:“說仔細點吧,我都被你說迷糊了。”
  周游回道:“动物,哪怕是基因动物,它們天生就擁有野兽的敏銳觸覺,對危險為超越我們思維的超天然感應。而越是有靈性,感觀越是敏銳的动物,對這個就越發敏感。”
  大家還是有點疑惑,也就許杰稍微有點苗頭而已。
  周游只能接著說:“而純種馬是一種很敏感,很容易受到外圍環境影響的馬。別說是被天敵盯上,哪怕是一只小老鼠在它們跟前跑過,即使遮住眼睛賽住耳朵的它們也能敏銳地捕捉到。”
  “我明白了。”
  許杰拍掌大笑,困擾了他數年的心結終于解開了。
  可是程飛虎他們還是处于似懂非懂的關口,可是周游和許杰似乎都沒再进一步解釋的意圖,程飛虎他們只能靠自己去理解、猜想了。
  “爸爸!”
  又有一個小女孩飛跑過來。
  紧接著,又有兩個美麗得讓人窒息的女子各自抱著一個孩子過來。她們看到周游,特別是周游身邊的一大群人,同時露出燦爛的,甜美的笑容。
  剛剛跑過來的小女孩拉著周游的裤管,指著周嵩胸前的雙龙戲珠玉佩,問道:“爸爸,哥哥有那么漂亮的玉佩,為什么琳琳沒有的呢?”
  “有的,會有的!”
  周游將周琳抱起來,笑著應道:“即使沒有,爸爸也會把它生出來,送給我家美麗的小琳琳!”
  “爸爸最好了!”
  周琳乖巧地親了周游一口。
  “哈哈……”
  周游很是痛快地走了開去,還邊走邊說道:“小琳琳,爸爸這就回家去,翻翻看家里還有什么適合的翡翠來雕琢沒!”
  “這家伙……”
  大家目送著周游離去,表情很是歡樂。
  ******
  多謝大家陪伴我走過這9個月的時間。
  相信讀過上架感言的朋友都知道我來是偶然,但經過9個月的寫作,偶然變成了生根,我遇到了不少熱心的書友,也遇到了不少的困難。
  或許大家還不知道,我在數個月前遭遇過酒瘋子,差點被砍死,手部也留下一道猙獰的傷疤。雖然那一次被一些“需要錢”的有關部門不了了之,但一直都是我的心病,導致之后我的寫作狀態和速度一直都不好。
  不過現在一切都過去了,人是要向前看的,下一本書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我,讓我走得更遠
  臨時建了一個聯系q群:210161259,希望大家還能进來聊一聊。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