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7章 只穿了一條褲衩

小說:山村如此多嬌 作者:小頑童


  秦俊鳥和潘桂芳看到拉煤的貨車直奔他們這邊駛過來,兩個人怕臭水濺到身上,想要躲遠點兒,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從水坑里濺出來的臟水大部分都濺落在了潘桂芳的身上,把她的衣服和裤子全都打湿了,由于她的衣服和裤子顏色都比較淺,因而臟水濺到上邊看起來非常顯眼,就好像她剛跳进爛泥坑打了一個滾兒一樣,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令人作嘔的臭氣。
  秦俊鳥還好些,只有少部分的臟水濺到了他的裤子上,由于的裤子顏色比較深,所以臟水濺到裤子上邊不太顯眼。
  司機看到臟水濺到了潘桂芳和秦俊鳥的身上,知道自己惹麻煩了,他急忙加大油門,拉煤的貨車一溜煙跑遠了。
  潘桂芳看到拉煤的貨車不僅沒停車,反而加速開走了,氣得差點兒沒背過氣去,她跳起腳來大罵貨車司機:“你沒長眼睛啊,咋開的車,也不看著點兒,開這么快,急著去投胎呀,咋不把你這個睜眼瞎給撞死呢。”
  潘桂芳怒不可遏地咒罵著貨車司機,拉煤的貨車這時已經不見了蹤影,她知道再罵下去也是白費力氣,只好自認倒霉,咽下這口氣了。
  潘桂芳低頭看著一身的臟水,皺著眉頭說:“今天可真倒霉,身上弄的臭烘烘的,真是臭死人了,早知道會這樣,我就不出來逛街了。”
  秦俊鳥說:“桂芳,你弄成這個樣子,咱們也沒法繼續逛街了,我看咱們還是先找個地方落腳吧。”
  潘桂芳一臉無奈地說:“好吧,也只能這樣了,我得把這身臟衣服換下來。”
  秦俊鳥在街邊找了一家小旅店,他讓老板開了一間房間,老板看到潘桂芳的身上弄的臟兮兮的,不知道發生了啥事情,他好奇地打量著兩個人,直到兩個人走进了房間里,他才把目光收了回來。
  兩個人进到房間后,潘桂芳迫不及待地把身上的衣服和裤子脱了下來,她是個很爱干凈的女人,實在忍受不了身上這股臭烘烘的味道。
  這時潘桂芳的身上只剩下胸罩和裤衩了,還好她只是外邊的衣服湿了,貼身穿的胸罩和裤衩都沒有湿。
  潘桂芳把脱下來的衣裤扔在了門口,說:“俊鳥,你去幫我打盆水來吧,我想把身上的臭味洗掉。”
  秦俊鳥點頭說:“好,我這就去給你打水。”
  秦俊鳥拿著洗臉盆出了房間,去水房給潘桂芳打了一盆水來,他把水盆放到地上,說:“桂芳,你脱下來的衣服和裤子都不能穿了,我出去給你買一套新的吧。”
  潘桂芳點頭說:“我剛才看到這家小旅店的旁邊就有一家服裝店,你幫我隨便買一套便宜的衣服回來吧。”
  “那好,我去買衣服了。”秦俊鳥說完轉身出了房間。
  小旅店的旁邊確實有一家服裝店,秦俊鳥进到服裝店里給潘桂芳挑了一套價格適中的衣服,他沒有買那種最便宜的衣服,雖然潘桂芳說讓他買一套便宜點兒的衣服,可他覺得那些便宜的衣服樣式都有些過時了,只有那些家庭條件貧困的女人才會買這些最便宜的衣服穿,潘桂芳現在可是他的女人,他可不想讓潘桂芳穿的太寒酸了,那樣也太對不住她了。
  秦俊鳥回到小旅店的房間里時,潘桂芳已經把身上的臭氣洗掉了,她正蹲在地上洗被臭水弄臟的衣服。
  潘桂芳的身上圍著一條白色的床單,她那光滑圓润的肩頭和兩條雪白豐滿的大腿都露在了外邊,白花花的晃人眼睛。
  秦俊鳥把買來的衣服放在床上,說:“桂芳,這衣服和裤子都臟成這樣了,八成是洗不干凈了,我看你還是扔了吧。”
  潘桂芳站起身來,說:“這可不成,這衣服和裤子可都是新的,我還沒穿過幾次呢,就這么扔了,也太可惜了。”
  秦俊鳥笑了笑,說:“不就是一件衣服嗎,也不是啥貴重的東西,有啥可惜的。”
  潘桂芳說:“這件衣服可是我最喜歡的,平時我都舍不得穿,只有出門的時候我才穿呢,咋能說扔就扔了呢,這衣服就是濺上了一些臟水,我好好地洗一洗,肯定能洗干凈。”
  秦俊鳥說:“這衣服先放在水里泡著吧,你試試我給你買的這套衣服,看看合不合身。”
  潘桂芳拿過搭在床頭的毛巾把手擦干了,然后走到床邊坐下來,拿起秦俊鳥給她買的衣服看了看,說:“這衣服可不錯,咱們村村長的兒媳婦就有一件,前幾天我還見她穿來著呢,不過就是顏色跟這件衣服不一樣。”
  秦俊鳥說:“你喜歡就好,快穿上試試吧。”
  潘桂芳說:“俊鳥,這件衣服肯定不便宜吧。”
  秦俊鳥說:“這衣服不值幾個錢,算上裤子這一套才三百多塊錢。”
  潘桂芳說:“三百塊錢還不多,這三百塊錢都夠我們村里邊一家三口人一個月的生活費了。”
  秦俊鳥說:“桂芳,你就別管多少錢了,你穿上看看,到底合適不合適。”
  潘桂芳這時把圍在身上的床單拿掉了,她胸前那兩個傲人的肉峰頓時暴露在秦俊鳥的眼前,原來她剛才洗身子的時候嫌胸罩礙事就把胸罩脱掉了,現在她的身上只穿了一條裤衩。
  秦俊鳥看著她那豐滿高聳的胸脯,渾身上下一陣燥熱。
  潘桂芳這時拿起放在枕頭上的胸罩圍在兩個肉峰上,然后把胸罩穿好,接著她把秦俊鳥給她買的衣服穿在身上。這套衣服穿在潘桂芳的身上非常合身,就好像是按照她的尺寸裁剪的一樣,使她的身材看起來更加的前凸后翹,讓人不免想入非非。
  “咋樣,我穿這身衣服好看嗎?”潘桂芳在秦俊鳥的面前轉了個身,笑著問。
  秦俊鳥笑著說:“好看,比你剛才穿的那套衣服還好看。”
  “是嗎?”潘桂芳將信將疑地走到了鏡子前照了照,“這套衣服是挺合身的,不過我還是喜歡剛才被弄臟的那套衣服,都怪那個瞎眼司機,下次要是讓我抓到他,我非一刀騸了他不可。”
  秦俊鳥說:“算了,你何必跟一個司機較勁呢,這氣大傷身,為這么點兒小事兒生氣不值得。”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