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征服@清純少女】(2)

小說:少女的誘惑 作者:深秋依舊

  “你以為就憑你們仨就能把我咋地啊。”張福根瞄了一下周圍,很安靜,沒有人注意到他們,于是就把陸小梅頂在了墻上,笑呵呵的說道:“小梅。你是不是又想要我的這個大家伙了?”
  “你說呢。”陸小梅在張福根的裤子里面玩弄了他的大家伙,時而用手指輕輕蹭著張福根的家伙頭,時而用手揉搓著:“福根,你昨天晚上回去沒有跟王英倆做啊?”
  “沒有啊,回去都幾點了,快要亮天了,誰還能有那個精力啊。”張福根也放肆了一下,手順著陸小梅的短裙下面就扎了进去,隔著她的裤衩子還是揉搓起她的玉門,嘴角還咧著一股子邪惡的微笑:“小梅,你要是想要的話就吱聲,哥這就干了你,干的你神魂顛倒的。”
  “哦。福根,不成啊,我爸爸還在家呢。”陸小梅想脱離張福根的魔爪,不過張福根已經做好了準備,手指死死的按住她,哪里容得她逃走。
  “怕啥的,你爸出去了,就是給咱倆騰地方呢,你還不知道啊。”張福根的手指滑過陸小梅的裤衩子,從她裤衩子的一側搞了进去,另一只手依舊是在外面隔著裤衩子按著她的黄豆粒,那只手的手指則是进入她的裤衩子里面,探入她幽深的洞內。在她的洞壁上盡力的抚摸著。
  “哦。哦。哦福根,你,我平。哦。別弄了,真的不行啊,別弄了。我。我快禁不住了。”陸小梅紧紧的靠在墻上,雙眼逼閉著,嘴巴一張一合:“哦,福根,真的不行啊,我爸一會就得回來了,不行,他要是知道了,哦非得扒了我的皮啊。福根,別弄了。哦。”
  “怕他干啥啊,咱們倆玩,又不是跟他玩,不管他,回來我也不怕。”張福根接著弄陸小梅,弄了幾下自己這邊的下面似乎是反抗了,硬邦邦的頂著自己的裤子。“小梅,你說我這咋就又想干你了呢,今兒我就把你頂在這墻上好好的玩你吧。”
  “不要啊,福根。別,這可是大白天的,還是在家里呢。”陸小梅一個激靈,睜開眼睛瞅著張福根掏出了他的大家伙,本來真的不想做的陸小梅一瞅見張福根的大伙就有點按捺不住了,直勾勾的盯了一會兒之后,張福根的家伙已經順著她的裤衩子邊上的縫隙扎了過來,徑直就探入了她的玉門,且從側面反復的进攻著陸小梅的身子,這一頓猛扎,差一點就把陸小梅扎暈了,張福根的力度實在是忒兇猛了,而且每一下都是那么恰大好处的把自己整個靈魂都快扎出來了。“哦,福根,你,哦。了不得了。”
  “這下才知道我了不得啊,你不就是想單獨的跟我玩一次嗎,我這次就陪著你一個人玩。”張福根兜住陸小梅的一只腿,沖刺的速度再次提高起來。
  “福根啊,福根。”陸海從院子外面跑了回來。隨著腳步聲的臨近,聲音也越來越大。
  “干啥啊?”張福根只好放下陸小梅,把自己的家伙送到了裤子里面,一屁股坐在了炕沿邊上氣喘吁吁。“我跟你小梅嘮嗑呢,你喊啥啊?”
  “嘮啥啊嘮。”陸海跑了进來,喘了一口氣,看了看兩個人問道::“你們倆咋了?這咋臉都通紅的呢。”
  “熱的唄,你家也不按個風扇,多熱啊。”說著張福根煽动了幾下自己的衣領:“咋的了?瞧你慌慌張張的。”
  “對了,差點忘了,王鄉長來了。”
  “這么早?他來干啥啊?”
  “沒說。”
  張福根整理了一下衣服,跑出了陸海家,身后的陸海也跟著跑了出來,进了村委會,王鄉長正在辦公室里跟幾個人嘮嗑。“王鄉長,你大駕光臨咋不早說一聲呢,我好列隊迎接啊。”張福根坐在了王鄉長的身邊,瞅了瞅幾個人,特別是徐會計,看到張福根的眼神,徐會計一哆嗦,忙低下了頭,沉默不語。
  “接什么接啊,我就是過來看看。”王鄉長笑著說道:“張福根,你挺厲害啊,聽說你辦了一件大案子呢。”王鄉長的目光充滿了贊許。
  “啥大案子啊,就是小兩口的事,因為錢唄,現在不都這樣嗎。”張福根抽了兩口煙說道:“王鄉長,你今兒來有啥事兒啊?”
  “胡說,沒事我就不能到你們村里來了啊?你怕我啊?”王鄉長開著玩笑。“你不會是做了什么虧心事吧。”
  “就我這樣的,你說我敢做啥虧心事啊,想都不敢想,就別說做了。”張福根眉頭稍稍一皺,王鄉長這話似乎是話里有話,不想是空穴來風。
  “成,我相信你,那個什么。福根啊,你那荒山的樹苗承包出去了?”王鄉長推推眼鏡,表情嚴肅:“簽了合同了?”
  “恩,簽了啊。現在就差給人家打錢了,先付一半,樹苗都到的時候再付一半,你不來我還要去找你呢。”張福根察覺到了王鄉長的不對勁,可能是有話想跟自己說,但又不想在這些人面前說,于是就笑著說道:“王鄉長,咱去我的辦公室談談吧。”
  “好。”王鄉長對張福根的聰明很是滿意,他還真有話想跟張福根說,這兩天鄉里的舉報電話經常有舉報張福根徇私舞弊,生活作風有問題的,開始的時候鄉里沒有注意,哪個干實事的領導都會被一些人背后捅刀子。可隨著電話增多,王鄉長覺得應該找張福根談一談了。
  “王鄉長,你有話要跟我說吧,說吧。啥事。”張福根關上門之后開門見山,沒有跟他拐彎抹角。
  “福根啊,我今天來只有兩個問題。”王鄉長揮揮手示意張福根坐下來:“這一來呢,最近鄉里經常有舉報你的電話。”
  “舉報我?電話?”張福根不削的笑著:“如果真是舉報的我的話,為啥要打電話啊,干脆就去鄉里直接告我啊,現在的這些人啊。哎!”
  “你也別嘆氣,你知道他們舉報你最多的是什么嗎?說你生活作風有問題。”王鄉長用兩根手指點點桌子:“這可不是小事情,生活作風這方面你肯定是有毛病,不然怎么那么多電話啊,你以為都是捕風捉影嗎?我看啊,你生活上一定是有問題,你承認不承認?”
  “生活作風?哦,我明白了,我有問題。”張福根主动承認下來,接著說道:“事情是這樣的,前一段時間啊,我嫂子給我介紹了一個對象,我們感覺都挺不錯的,在第二天就做了那種事,你也知道,年輕人嗎,一時沖动,后來時間一長我們就有了感情,人家姑娘就搬到我的家里來住了,我們還沒登記結婚呢,不過也快了,就這幾天的事了。”
  “真的啊?”王鄉長將信將疑的看著張福根:“你是不是逼著人家姑娘了?還是你在別的方面還有原因,或是跟別的人有沒有那個。”
  “哪個啊,我就這么一個姑娘還不夠我伺候的啊,再說了,人家就在我們家里住著呢,能讓我出去隨便搞別人去嗎?”張福根說道:“如果我真的在外面胡搞的話,你想人家姑娘還能跟我了嗎,還能這么消停嗎。”
  王鄉長覺得張福根說的也有點道理,點點頭,這件事就算是過去了。“生活作風這方面你一定要注意,影響很大,如果你真有問題的話,別說是入黨了,就連你這個小村長都保不住了,對了,還有一件事就是你跟那個女老板簽樹苗的事。是真的吧?你看了人家的樹苗了嗎?去過人家公司嗎?你就跟人簽約啊?”
  “這事你是咋知道的呢?”張福根心里七上八下的,這事會是誰傳出去的呢?就現在的這個情況來看,誰傳出去的已經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咋能把王鄉長糊弄過去:“你聽到的就是這些啊?不去人家的公司看我能跟人家簽約嗎,咱又不傻,不能拿幾百萬大鴨腦袋吧。人家也確實是有這個實力的。”
  “那就好,你安排一下,過幾天我帶著鄉里的人去他們的公司跟苗圃參觀一下,沒有問題吧。”王鄉長微微點頭,實際上這么大的事情他也不能只相信張福根一個人,畢竟這錢都是要鄉里給拿的,還要由鄉里出頭幫助張福根貸款。
  “成,沒問題。”張福根一咬牙答應了下來:“這兩天我就安排一下。”
  “恩,要盡快。”王鄉長站了起來:“那我就先回鄉里等你的消息了。”
  “別啊,好不容易來一次,吃點飯吧。”張福根說道。
  “你什么時候學會了這些xx的東西了。飯就不吃了。”王鄉長擺擺手。
  “你還真以為我想留你啊,留你我都沒啥給你吃,我就是客氣客氣。”
  倆人相視哈哈一笑,一起出了辦公室,隨后王鄉長就回了鄉里,張福根叼著煙琢磨起來了王鄉長說的話,看來已經有人在背后搞自己了,以后有的忙了。
  張福根掐滅了煙頭,忽然想起來了一個人,王大彪的婆娘,不知道王大彪在家沒在家,不在家的話,再去禍害禍害他娘們。這個娘們真有味。想著張福根就來到了王家。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