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小說:蕓蕓的舒心生活 作者:寒小期

    “阿娘,你看大哥他……統共也就只有這幾塊純白的毛皮,他怎么能跟我搶呢?阿娘,阿娘你幫幫我,阿娘!!”

    三房那頭因著少了個能折騰的周家阿娘,故而極為清凈。可大房這邊卻徹底鬧翻天了,只因周大囡老早就看好了那幾塊又大又厚實卻毛色純白的皮子。先前她還想著,要是都給周蕓蕓挑走了,回頭想個法子從周蕓蕓手里討上幾塊,就跟當初討要花布似的,怎么著也不能讓周蕓蕓將便宜都占了。可誰曾想,周蕓蕓的審美跟她截然不同,人家壓根就沒看上那些純白的毛皮。然而,結局還是一樣,周大囡仍舊不曾得償所愿。

    ——她大哥居然直接將純白毛皮都拿走了,還轉手給了她大嫂!

    “大哥壞透了,他怎么能這樣呢?小時候多好呢,有甚么好吃好喝的都會惦記著我,可自打娶了媳婦兒以后,他就再也不管我了。阿娘,你倒是管管他呢,都說娶了媳婦兒忘了娘,他如今不單連爹娘都忘了,也不記得我這個妹妹了。阿娘!!”

    周大囡使出了渾身的解數,又是撒嬌又是哀求,最后連眼淚都擠出來了,死活非要將那幾塊純白毛皮拿到手里不可。

    再看大伯娘,都被歪缠得腦仁陣陣發疼。當爹娘的,最反感的就是兒女鬧騰了,這要是在兒女都還小的時候,叫大的多讓著點兒小的,倒是個息事寧人的好法子。可問題是她膝下的三子一女都不算小了。最小的三山子今年也有十一歲了,更別提早已成親的長子了。

    講道理,這事兒甭管從哪一方面來看,周大囡都不占理。

    排序方式是周家阿奶提出來的,還特地說了索性不分男女,只按著大小來。說真的,周大囡排行靠前,她拿到的毛皮一點兒也不比頭一個拿的周蕓蕓來得差。其實莫說是周大囡了,就連小輩兒里頭最后一個拿的周三囡,得到的毛皮也仍是極好的。

    等小輩兒們拿完了,在周家大伯幾人的坚持下,周家阿奶取了她那一份,之后是周家大伯他們三兄弟,再然后才是周家大伯娘妯娌幾個,往下才是大房二房的倆兒媳婦兒。

    在這種情況下,大伯娘也覺得自家長子心疼他媳婦兒是很有道理的。男的嘛,穿啥不是穿?厚實暖和就成了,講究那么多做甚?倒是他媳婦兒,也就只比周大囡大了小歲,正當年輕爱美時,素日里也沒啥好東西,偶然得了自也是開心的。最最重要的是,大伯娘很清楚,一旦成了親,那就是自成一個小家了,哪個還會管弟妹如何?今個兒若是淪落到要餓死凍死的地步,自是會幫襯一把,可這毛皮……

    “我先前是怎么同你說的?叫你對你嫂子敬重點兒,沒事兒別老是自找麻煩,你倒是好,敬重沒有,還天天主动招惹上去。你大哥拿的是他那一份,他爱給誰就給誰,跟你有啥關系?沒的成了親不惦記媳婦兒,反去惦記妹子的。”

    大伯娘皺眉紧鎖,她家男人也是有弟妹的。想當年,她嫁进門時,小姑子才十歲呢,據說以往也是頗得她男人疼爱的,可一旦成了親,尤其在生了孩子后,哪個還會理會妹子如何?沒苛待,可也沒指望有甚么優待。

    “阿娘!我要那個,我要!!”周大囡才不管這些,她想死了想要那些純白的毛皮,甚至一早就盤算妥當了,哪塊逢在領子上,哪塊縫在袖子口,還有周蕓蕓前不久讓她大嫂幫著做的那雙鞋幫略高的棉鞋,她回頭也要讓大嫂做一雙,剪一截純白毛皮在最上頭的鞋幫上繞一圈,穿出去一定美極了。

    “要甚么要!往年沒皮子穿,日子不也照樣過下來了?再折騰那些有的沒的,回頭我直接收了你的皮子,挨凍去罷!”大伯娘也是火大了,她心疼女兒是不假,可兒子們更是她的心頭肉。為了一個不懂事兒的閨女得罪長子小倆口,她得有多傻?將來,她還指望兒子們給她養老呢!

    “阿娘你咋能這樣呢?嗚嗚嗚……”見哭叫哀求無用,周大囡這回是真的傷心上了,她完全不能想象,這么好的毛皮沒穿在自己身上,反而穿在那個該死的大嫂身上時,會是怎樣的情形。

    她周大囡合該用最好的東西!

    而隔壁,大山子倆口子也面面相覷。

    半晌,大堂嫂才開口勸道:“難得大囡有個歡喜的東西,索性就給她罷。左右我得的那份也暖和,丑就丑點兒,襯在衣裳里頭也瞧不出來。”說著,就要起身去取毛皮。

    周大山黑著臉拉過了他媳婦兒,冷聲道:“她想要你就給她?她以為她是天王老子還是咋的?本身得的就不算差,還不滿足,她想干啥?再說這是我得的皮子,我爱給誰就給誰,關她啥事兒?”

    “話也不能這么說……”大堂嫂微微嘆息道,“誰叫這皮子太好看了呢?說起來,也是嫁給了你之后,我才總算過上了吃飽穿暖的好日子,如今竟還有這般好看暖和的皮子用,我這心里呀……罷了,給就給了,沒的讓阿娘為難的。”

    周大山這會兒也是真的來氣了,他妹子雖說是女兒家,可全家上下要說真正重男輕女的,還真就一個都沒有。可以說,就算周大囡打小就不如周蕓蕓來得受寵,可也是從未吃過任何苦頭的。再看他媳婦兒,剛进門時又瘦又小的,看著要比實際年歲小了起碼兩三歲的樣子,也是這一年來吃的好了才長開了。便是如此,他媳婦兒打從进門起也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過日子。起得比誰都早,還因著一手不錯的繡活,攬下了家里好些個活計,甚至抽空還要做一些手帕香囊,攢夠了數就拿到集上去換錢……

    “別管她,她就這德行!”

    一想到自家媳婦兒每回多得了口好吃的,都要留著給他。得了新料子,也是先給他做衣裳。就連先前阿奶圖便宜買了那等一言難盡的土布時,也是帶著感恩的心態夸贊了阿奶許久許久。

    周大山本身是不在意穿得好看難看,可不在意是不在意,卻并不代表他就是個傻子。哪兒有女兒家不爱俏的?再說,他仔細看來,他媳婦兒長得比他妹子好看太多了,就是仍有些瘦。回頭讓媳婦兒多吃多喝養胖一些,絕對是個美人坯子。到時候,穿上漂亮的衣裳,還不知道有多可人。

    “行了,你就聽我的,這事兒不用管了,給你的就是你的。”周大山索性斷了結論。

    大堂嫂遲疑了一下,終究還是搖了搖頭:“大山,就算不拿皮子給大囡,那也得給阿娘。她得的那份不比我原先那份好多少,咱們拿給她換換罷。”不疼小姑子無妨,可孝順阿娘卻是應當的。

    周大山被她說得很是有些搖擺不定,思量了一下,干脆讓她帶上皮子,一道兒去了隔壁屋里。

    隔壁屋里,二山子、三山子也在,倒是周家大伯嫌屋里太吵,跑去尋周家阿爹聊天了。等周大山倆口子拿了毛皮进來時,周大囡一眼就瞧見了,歡呼一聲就沖了過來,結果卻被周大山毫不猶豫的伸手推了一把。

    “做甚?哪個說這是給你的?”周大山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氣,今個兒倘若是他阿娘說要好皮子,他二話不說一定給了,因為那是生了他養了他的親娘。可妹子算甚么?又不是欠她的!

    “不給我你給誰?還是故意拿著這些到我跟前來顯擺的?好哇,周大山,你就是老話里說的,娶了媳婦兒忘了娘!”周大囡又被氣哭了,她統共也就這么點兒爱好,怎么一個兩個的就非得針對她呢?

    “我給阿娘!”周大山恨恨的瞪了她一眼,轉身才將手里的毛皮遞給了他娘,“阿娘,這些你拿著,只當是兒子兒媳孝敬你的。”

    大伯娘苦笑的搖了搖頭,將毛皮又推回去了:“哪里用得著?行了,是真不用,二山子已經把他那份跟我換了,三山子也說他用不著那么好的。再說這不是還有你阿爹嗎?”

    其實真要算起來,大房才是最占便宜的,因為他們總得年歲要比二房三房大,因而除了大伯娘和大堂嫂得到的皮子略差之外,其他人都是極好的。按說,占了便宜的大房是不應該鬧騰,結果如今卻是略吃了虧的二房三房老老實實的待著,只看著大房鸡飛狗跳。

    “給我啊!我要我要我要!!”周大囡上躥下跳的伸手就要去奪周大山手里的毛皮,可惜她到底還是個小姑娘家家的,跟周大山差了近乎兩個頭,加上后者惱了他,壓根就不愿意給他,“給我!壞大哥,你真壞!!!”

    “給個屁!”周大山一臉惱怒的舉起了巴掌,威脅道,“再敢瞎叫喚,回頭我揍死你!還有,這些毛皮是你嫂子的,你要是敢搶,我也一樣揍死你!你大可以試試看!”

    周大囡面上帶淚,臉色慘白:“大哥……”

    “你還知道我是你大哥?今個兒阿爹阿娘要,或者阿奶要,哪怕是叔嬸他們要,我都可以給,就你不行!我是你大哥,你再這樣沒規沒據的,我替爹娘揍死你!”說罷,周大山完全不再看她,只將毛皮塞給了他媳婦兒,示意她拿回屋里去,又向他娘道,“阿娘,我看大囡不管教是不行了,如今我瞧著,她壓根就不像咱們家的人,倒是有點兒像前個兒那李家大姑娘!”

    再沒有比這話更刻薄的了,周家大伯娘不敢置信的望著周大山,愣是好半晌都沒能回過神來。

    不過,仔細想想,這話還真沒錯。眼皮子淺,不講道理,整日里作天作地作死的,還總覺得沒占到大便宜就是吃虧了,甚至認為全天下除了自己之外都是大傻子……這不是李家大姑娘,這就是周家阿娘,或者說應該是李家的家教罷?

    大伯娘只覺得心口一陣陣發疼,就算周大山這話有些略刻薄了,可她仍然不得不承認,這話極有道理,周大囡真的是不管教不行了。

    ……

    ……

    聽著隔壁的动靜漸漸小了,周家二伯娘冷笑的收了已經縫了一半的皮子,抬眼看向她兒媳婦兒,道:“大河家的,聽著罷?這是拿自己當千金大小姐來看了,屁大點事兒就鬧得家里不安生,穿里頭誰知道是啥色兒?就算穿外頭好了,就她那長相,往身上沫層金子也一樣丑得要命!”

    二房這頭也沒吃啥虧,二伯娘用的皮子同樣是她男人和倆沒成親兒子孝敬的,二堂嫂用的則是她男人給的。至于周三囡,那傻貨整日里就惦記著一口吃的,一拿到皮子轉身就塞給她娘了,連多一眼都沒看。

    三房才是真正吃虧的,畢竟毛皮的來源是胖喵的獵物,偏生三房人丁少年歲也小,外加爱計較的周家阿娘還不在。可以想象,他們才是最委屈的。結果最委屈的沒說啥,倒是最占便宜的鬧起來了。

    好在,有了這一遭,似乎真的讓大伯娘開始警覺了。之后,周大囡試圖想讓她大嫂幫她縫內襯,做領子、棉鞋等等,都被大伯娘斷然決絕,只說索性別穿了。幾番鬧騰下來,周大囡總算略老實了點兒,說白了就算她某些方面跟李家人略相似,不過當家里人決定不縱著時,想要改倒也未必完全不可能。

    眼瞅著大房那頭暫且安穩下來了,周家阿奶卻是愁壞了,當然不是為了那幫子小孩崽子,而是即將到來的危機。

    說起來,周家阿奶還真就不是普通鄉下老婦人,她娘家原是遠近聞名的獵戶人家,只不過等她娘家阿爺沒了之后,她娘家阿爹跟幾個叔伯都懼怕往深山里去,加上他們家又沒甚么田產,沒過幾年就敗落了。而彼時,她也失去了自家男人,一個人拉拔著三兒一女艱難度日,自是沒精力也沒這個能耐管娘家的事兒。

    可饒是如此,周家阿奶也清晰得記著未出閣時候的事情。

    那時候,她娘家是真的富裕,旁人家連肚子都填不飽的時候,只有她娘家天天吃肉,還有多余的能拿到鎮上去賣。得來的錢財買米糧綽綽有余,每年還會好幾次帶著揉好的皮子去相距甚遠的縣城里變賣。

    撇開那些個無憂無慮的日子不提,因著周家阿奶是她娘家當時的嫡孫女,格外得她阿爺的歡喜,經常跟著她阿爺趕場子、出遠門,比起一般的婦道人家,她的見識更廣,性子也格外的坚韌,且她至今還依稀記得她阿爺曾經掛在嘴邊念念有詞的幾句話。

    ……大雪封山,虎狼下山。

    周家阿奶站在院子里,望著不遠处的大青山發呆。

    往年,不是沒有下雪的時候,可在她的記憶里,很少有像今年這般早就大雪封山的冬日。別看胖喵還可以入山打獵物,可這同時也說明白了山上的情形不樂觀。若是楊樹村的村民都沒料到今年冬日來得那么早,很多東西都未曾囤積好,那么山上的动物呢?它們可曾囤積了足夠過冬的食物?

    顯然,那是不可能的。

    如今還不到臘月里,天就已經冷到這般地步,雪更是一場一場接著下,極少有徹底停歇的時候。這都不用靠猜測,周家阿奶就敢斷定,接下來必然會有空著肚子的虎狼下山覓食。

    說真的,她反而不怕萬兽之王的老虎,更懼的是狼。要知道,狼都是一群一群出沒的,當然也有獨狼,那也是跑下來打前站的。且狼不單是群体出沒的,還格外的記仇,若是宰殺了其中一頭狼,狼群就會一次又一次的找上門來,不死不休。

    周家阿奶清晰的記得,她那故去多年的娘家阿爺曾說過,除非萬不得已,絕不要打狼,更不可在自家殺狼。

    可萬一呢?

    要是某一日,群狼下山,周家正好位于大青山后山腳下,那就是活生生的靶子。周家雖說人丁眾多,可狼群數量更可怕。況且,至始至終周家阿奶想要護住就是家里的所有人,包括那個不省心的周大囡。

    “大牛,把你倆弟弟叫過來,我有話要吩咐。”

    思忖再三,周家阿奶喚了仨兒子過來,也沒有解釋太多,只掏出了五個銀錠子。

    銀錠子是官制的那種,標準的五兩銀錠,估計是特地從金銀鋪子里兌換出來的,色兒很亮,明顯就是兌出來沒多久的那種,又或者時常被人拽在手里把玩的。五個銀錠子那就是二十五兩銀子,本朝的銀子兌換銅錢差不多是一比一千,當然這多少還是有些起伏的,像前段時間,隨著糧價上涨,銀價也略有些涨幅,幅度不算很大,也就比素日里能多兌換五六十文錢的樣子。可便是如此,二十五兩銀子也是一筆十足十的巨款了。

    周家大伯一臉震驚的望著那五個銀錠子,滿腦子想的都是……原來他老娘那么有錢!

    還是周家二伯先回過神來,擔憂的問道:“阿娘,是不是糧食不夠吃了?其實也沒事兒,咱們家節省著點兒,沒的动用你攢的銀錢。”

    都不用細想,就知曉周家阿奶攢下這些銀錠子有多艱難。周家二伯盤算著,自家衣裳棉被肯定是夠用的,柴火和炭也是足夠的,唯獨就是糧食,雖說他也幫著收了不少,可到底是零零散散收購的,具体有多少他并不清楚。不過,即便如此,遇到困難也該是一家人共同渡過難關,而不是讓老娘拿出棺材本來。

    “廢話少說,你們仨今個兒就帶上銀錠子去鎮上……別去青山鎮,那頭認識咱們的人太多了,跑遠點兒,就去你們妹子嫁的青云鎮。記著,這些銀錠子不是用來買糧食的,是拿來買鐵器的。大砍刀、大斧頭都成,一定要是精鐵打造的,能買多少就買多少,回頭再捎帶些糧食、炭回來,把鐵器藏好別讓人知曉,對外就說咱們家的糧食不夠吃,特地叫你們去買糧食的。”

    周家仨兄弟面面相覷,一時間都尋不到話頭。

    “還有,這事兒不準告訴你們媳婦兒,連大山子他們也不用說。沒的甚么事兒都還沒發生,就跟著擔驚受怕的。不過,你們仨還是略微知曉點兒好,我總覺得接下來的日子沒那么好過,咱們家離大青山太近,但凡有虎狼下山,就是頭一個遭罪的。”

    “阿娘!”周家大伯驚呼一聲,旋即忙惶惶的壓低了聲音,可便是如此,說話的聲兒也不禁顫抖了起來,“阿娘你覺得今年會有虎狼下山?那咱們……”

    “甭管怎樣,你們先將鐵器買了來,其他的自然有我應付。還好,蕓蕓從山上帶了彪下來,就算扛不住群狼,那也能幫著示警。對了,你們去鎮上順便瞅瞅有沒有賣銅鑼的,如今最紧俏的該是糧食,其他東西不會太貴的,趕紧多買一些來,錢重要,命更重要!”

    這話全是一錘定音了,且不說周家阿奶原就在家里極為有威信,單說聽了這一番話,周家仨兄弟就不敢再說旁的了。

    老話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他們仨年歲也都不小了,早已過了意氣用事的年紀,當下忙不迭的給予保證,旋即急匆匆的出了家門。

    這一出門,一直到次日上半晌才堪堪到家。

    青云鎮離楊樹村很遠,又沒有牛車代步,去時倒是只背了幾個大背簍,回時卻是大包小包的,且鐵器以及遮掩用的糧食和炭全是有分量的東西。連夜趕路又極為辛苦,等他們仨回家時,早已累癱成一團软泥了。

    好在,一切順利。

    周家阿奶讓仨兒子都去歇著了,自個兒則將鐵器等物盡數搬回后院子仔細歸整清點。

    跟她先前預料的一樣,這段時日雖說糧價飛涨,土布棉花柴禾炭也跟著涨價不少,可鐵器等物卻反跌不涨。想也是,鐵器既不能吃又不能取暖,加上來年指不定連土地都不能化凍,自是賣不出價錢來。周家阿奶這時候要買鐵器,至少從價格上來看,是占了大便宜的。

    六把大砍刀,十把剁骨刀,還有十六把斧頭,俱是精鐵打造的,一看就寒光四溢,都是好物件。

    除了這些以外,還有好些個粗糧并少量炭,以及兩面銅鑼。比起鐵器,糧食和炭反而不被周家阿奶看在眼里。周家的存糧是夠的,至少撑到明年秋收是沒有問題的。當然,考慮到明年未必有收成,若是想撑到后年,自是困難得很。不過,依著周家阿奶的經驗,若是大片地方都顆粒無收的話,朝廷必會撥下賑災糧。以周家的存糧,想要支撑到后年秋收是不可能的,可僅僅是支撑到朝廷撥糧應當是沒有問題的。

    最大的問題還是不知何時會到來的狼群。

    周家阿奶私以為,至少也該等到臘月中下旬。結果,誰也不會想到,就在周家仨兄弟回家的當天晚上,才不過子夜時分,就聽到胖喵兇悍吼叫聲。

    胖喵被周蕓蕓養得很好,素日里只有在周蕓蕓逗它時,才會小聲的哼哼兩下,旁的時候安靜得讓人感覺不到它的存在。然而就在今個兒,胖喵瘋一樣的大吼,等周家其他人驚醒過來,沖出來看情況時,只看到一個背影拖著腳飛快的竄遠了。

    等回頭點了油燈細看時,才發覺院子里有好些血跡,胖喵嘴邊也沾了血,以及不少灰褐色的長毛。

    狼真的來了,幸好只是打頭陣探消息的獨狼。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