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小說:蕓蕓的舒心生活 作者:寒小期

    小姑姑周大妞對于周蕓蕓而言,完全是只聞其聲未見其人。

    這也難怪,那會兒周家阿爹前腳娶妻,她后腳就嫁人了。頭兩年在村里,之后隨夫家去了青云鎮,來往也愈發少了。好在周大妞打小就是個話題人物,便是離了村,也時不時的常傳來消息,周蕓蕓也聽了不少。

    想當年,周家阿爺徒然離世,村里人都在議論阿奶會不會將閨女賣了,畢竟前頭還有三個兒子,一個寡婦家家的能保全兒子就不錯了,誰還在乎閨女如何。可誰曾想,周大妞不但未被發賣,還過得不算差,至少阿奶把一碗水端平了,對四個孩子完全一視同仁。

    等周大妞大些了,顯出標志的模樣來,村里人又嚼舌頭,非說周家阿奶是打算待價而沽,到時候一定會要一筆豐厚的聘禮。事實上,阿奶還真要了,只不過轉身就將聘禮一并塞給了周大妞,還附帶上了兩床被褥兩身衣裳,全是簇新的。這在十里八鄉不說是頭一份,起碼在楊樹村還是很稀罕的。

    再往后,周大妞隨夫家去了青云鎮,每年過節便是沒法回村也會讓人捎帶點兒東西過來,未必貴重卻也算是個心意。

    按說這般情形,該是令人艷羨的,可誰曾想,周大妞出嫁多年卻只得一個寶貝閨女,偏她夫家那頭還是一脈單傳的,為這事兒她可真沒少被人嚼舌根。

    周蕓蕓心道,她這個姑姑恐怕并非忙碌到沒空回娘家,而是懼怕回來。很多時候,越是鄉下地方越是說話直接,當著面都能拿話砸一臉,更不提背地里的編排了。也正因為如此,周蕓蕓才覺得納罕,這檔口村里人都往鎮上跑,怎的周大妞反而回來了呢?難不成楊樹村遭狼災的消息還沒傳開?

    有著同樣想法還有周家阿爹。

    “咋偏這檔口回來?算了算了,先回去再說。”

    納罕歸納罕,好幾年沒見面的親妹子回來了,周家阿爹還是很高興的,忙不迭的將妹妹一家子迎回家里。

    周家這頭,阿奶拽著周三囡從灶間出來,一面拽著一面抱怨著:“咋沒饞死你個丫頭片子?滾烫的倆大個兒紅薯就往嘴里塞,烫不死你也噎死你!”一抬頭,“……大妞?!”

    驚訝過后是惱怒,周家阿奶丟下周三囡,大步流星的上前:“死丫頭你這檔口回來作甚?趕紧走,叫三牛立馬送你們出村!”

    正月初二是出嫁女回門日,可也得看具体情形。這周家的外來媳婦兒回一趟娘家是無妨,左右除了楊樹村這一帶,也沒聽人說起還有其他地方遭遇狼災的。可這檔口來楊樹村不是傻嗎?尤其周家就位于大青山后山腳下,出了意外連個叫喚的地兒都沒有。

    再看周大妞,只一臉的無奈:“阿娘,我都好些年沒回來了,你不說惦記我,還把我往外頭轟?對了,上回你見到安兒還是她滿周歲那會兒罷?來,安兒過來給你阿婆問聲好。”

    安兒笑嘻嘻的湊上前,先問了聲好,隨后直接就扒上了周家阿奶的胳膊,沒一會兒就哄得阿奶露了小臉。

    “罷了,人都來了,吃過午飯再走。”周家阿奶總算松了口,打算先去后頭尋些吃食,張羅一頓略像樣兒的午飯出來。見狀,周蕓蕓忙上前攔了,只道:“阿奶,小姑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你多陪陪她說話,叫阿爹也陪著,午飯就交給我。”

    周家阿奶到底沒忍住同閨女說話的诱惑,加上還有個小外孫女在身邊歪缠著,很快就被哄到了堂屋里,只來得及吩咐周蕓蕓自個兒去后頭拿吃食。

    其實,說是要張羅一頓像樣兒的午飯,可能做的東西卻并不多。如今還在正月里,天知曉狼群何時會下山,便是青天白日的招不來狼群,天知曉會不會讓村里人瞧了去。畢竟,周大妞一家子进村時,也沒遮著掩著,就算如今在村里閑逛的人少,可被人瞧見也不算稀罕。

    否決了煎炒一類容易出香味兒的菜肴,周蕓蕓特地挑了家里所剩不多的細白面,做了一頓清湯面條,再給周大妞一家三口的面碗里各臥了個鸡蛋,上頭則澆了一些先前就腌制好的醬菜,又拿了十來個餅子稍微熱了熱,便喚坐在廊下編竹筐子的二堂哥一道兒幫著送到堂屋去。

    冬日里,周家是不吃午飯的,這一頓細白面條就是專門待客用的。

    周蕓蕓等幾個小的自不會留在堂屋里,待放下碗筷就避了出去,只是在離開前,隱隱約約看到阿奶眼圈紅紅的。

    出了堂屋又回到灶間,因著許久都沒做有油水的飯菜了,先前灶間那股子特有的味道早已散去了,加上這些日子以來,周蕓蕓也慢慢習慣了柴禾味兒,這會兒倒是樂得跟大金、三囡一道兒坐在灶臺前邊烤火邊燒點兒熱水。說是熱水,其實就是刷鍋水,因著先前烫了鸡蛋又煮了細白面,鍋里就算沒油水也有些滋味,正好多倒幾瓢水慢慢燒著,稱不上湯也好過于白水。

    沒一會兒,二堂哥也摸了进來,手里拿著一包東西,直接塞給了周蕓蕓:“姑姑給的。”

    巴掌大小的一包東西,用粗油紙包著,還系上了細麻繩。解開后才看清楚里頭是上下兩層共八塊點心,清一色的白糖糕,上頭還撒了些許糖霜,看著就香甜可口。

    “姐姐……”周三囡口水都要下來了,卻不敢伸手拿,只能小幅度的拽著周蕓蕓的袖口,滿臉的哀求。

    “既然是姑姑給的,那咱們就吃唄。”周蕓蕓率先拿了一塊放在眼前細瞧,又示意他們自己拿,“一人一塊,剩下的看今個兒誰先回來了。”

    二堂哥一聽這話就笑了:“原就是給你們吃的,不用給他們留。”說著,他也不拿,只起身走到灶臺前先開鍋蓋往里頭瞧了瞧,取了長柄勺給自己舀了一碗清湯底,邊喝邊道,“我看那點心做的還不如蕓蕓,可聽小姑姑說,那是青云鎮上很有名的點心鋪子做的。唉,要是咱們還能做點心拿去鎮上賣該有多好。”

    “能的,等開春就好了。”

    等開春……

    這不單單是周蕓蕓的執念,更是村子里所有人都在盼著的事情,盼著開春,更盼著能早早的熱起來,祈求老天爺給莊稼人一口飯吃。

    小姑姑一家并未在周家停留太久,她原就是擔心娘家出事這才特地趕來瞧的,如今見娘家好端端的,便就此放下了心。除了小姑姑外,周家倒是沒來甚么親戚,越臨近開春,村里人越是心慌慌的。回憶著去年這個時候是甚么天氣,又四下查看著可有草尖兒冒出來,整個年關期間,全無喜慶氣氛,直到二月初,仿佛合計好了一般,好些個人家都在房前屋后發現了不少冒頭的草芽。

    終于開春了。

    周蕓蕓站在周家院子里,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周家還算富庶,她更是格外受寵,便是如此都覺得這個冬日過得格外的漫長。

    隨著春回大地,幾乎每一天,乃至每時每刻村子里都有新的變化。便是墻根底下竄出了一叢野草,就是門前的楊樹長了嫩芽,直到七八日后,周家阿爹從田埂旁挖了一捧野菜回來后,全家才總算放下了心頭的大石。

    雖說土地還不曾化凍,可到底天氣在逐漸轉暖,哪怕家中沒有存糧,春日也要比冬日好過太多太多了。沒糧食也可以挖野菜吃,便是吃草根也能熬過去,不像冬日里既要擔心會餓死還得防著別被送死。

    尤其,隨著山上冰雪消融,野菜野草都冒出了頭,山上漸漸的熱鬧了起來,野鸡野鴨不知曉從哪里冒了出來,連先前完全沒瞧見的鳥兒也撲騰著翅膀飛回來了。

    到了這個時候,村里人終于不用再擔心鬧狼災了,想來狼群們早就該回到大青山最深处了,對于楊樹村的人來說,這才是最好的消息。

    天氣轉暖,狼群歸山,土地化凍的速度雖慢,可到底一切都在好轉。

    窩了一冬的人們紛紛出了家門,多半人都是扛著鋤頭往地里去,想著多翻翻土地,能讓化凍的速度快一些,還有人見天的繞著地頭打轉,琢磨著萬一沒趕上春耕,該種些甚么彌補一下,怎么著也不能任由這地頭荒廢著,要知道地是要靠養出來的。

    周家自也不例外,周家大伯帶著弟弟子侄們天天蹲在地里,雖說先前周蕓蕓說了好些話寬慰全家,可到底周家是莊稼人,土地才是全家最大的保障,哪怕做小買賣賺的錢再多,終歸不如土地來得可心。

    這檔口,胖喵上山了,去了一天一夜,不單敞開肚子吃了個痛快,還給周家捎帶了兩只灰兔子,盡管沒多少肉,卻也讓全家欣喜不已。

    素了一冬天,周蕓蕓都覺得自己要變成兔子了,見到被咬斷了脖子的灰兔子,猛咽了好幾下口水后,趕忙剝皮割肉只恨不得立馬能吃到嘴里。就連周家阿奶這回也沒提腌起來留著吃之類的話,只忙著使喚人生火做飯,打算好生開開葷。

    考慮到之前好久沒吃到油水了,周蕓蕓可不敢用大料油炒燒烤,只將兔子肉洗凈切塊放在鍋里燉煮,甚至沒放甚么調料,只擱了幾勺鹽調味兒,是按著八寶鸡的做法來的。當然,人家是春筍香菇八寶鸡鍋,擱在這里卻只能是最為簡單的咸味八寶兔了。

    饒是如此,久未見到葷腥的周家人還是吃了個滿嘴流油,哪怕肉不夠分,湯水卻是管夠的。配著清淡鮮美的湯水,連硬邦邦的雜糧餅子都成美味了。

    吃到了久違美味,周蕓蕓心下立馬活絡起來。

    其實這會兒已經轉暖了,一眼望過去村子里到处都是綠意。就是因著冬天凍得太厲害了,以至于一時半會兒的土地還沒法化凍,自是無法春耕了。可除卻這一點,旁的都同去年無異了。

    周蕓蕓心下琢磨著,狼群應該已經回深山了,她要不上山去逛逛?

    因著冬日里被嚇得不輕,便是如今已然開春了,村里人也只敢在田間地頭轉悠,一看到野菜野草不論是哪種,便是再難吃的也一并給挖回家里去。可人人都挖,小小的一個楊樹村又能有多少野菜?

    大青山上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有道是撑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周蕓蕓遲疑再三,還是決定搏一把,左右有胖喵在,即便遇到野兽也能全身而退,況且她本人也有極為靈敏的嗅覺,去年不就憑著嗅覺輕而易舉的进入深山尋到了胖喵嗎?

    說干就干。

    周家其他人如今心心念念的就是那一畝三分地了,每日里從早到晚都是翻地、施肥,巴望著土地能及早化凍。也因此,除了當日轮值做飯的人外,其他人都是一大早就出門了。周蕓蕓趁機開溜,當然也忘記讓胖喵跟上。

    胖喵倒是跟上來了,可等走到山腳下,周蕓蕓才愕然的發現身后多了兩條小尾巴。

    大金和三囡居然也跟來了。

    周蕓蕓萬分頭疼,這要是她一個人就算攤上事兒也不怕,可帶上倆小孩崽子……說真的,她還沒心大到這個地步。偏生,周大金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想法,連哀求帶威脅的,非要跟著一道兒去,連背簍都帶上了。這還是他見周蕓蕓出門前特地拿了個新背簍,就也有樣學樣的順手摸了兩個出來,正好他和三囡一人一個。

    仨小蘿卜頭一道兒进山?

    “我可以帶你們同去,可你們一定要聽話。”周蕓蕓心道,大不了到時候她警醒一點兒,應該出不了甚么事兒。

    聽得這話,大金和三囡齊刷刷的狂點頭。

    見倆小的還算乖巧,周蕓蕓總算是略松了一口氣,趕紧跟著胖喵上了山。

    山上的感覺跟村里截然不同,且不說空氣有多清新,單是一眼望過去,便能看到漫山遍野的野草野菜,間或還能看到零星幾個紅彤彤的野果子。不等周蕓蕓開口,三囡先樂瘋了,一個箭步上前拽下幾個野果子,連擦都不擦就往嘴里硬塞。

    周蕓蕓無語的看了過去,提醒道:“先前不是還說好了要聽我的?”她倒不怕周三囡把自己給毒死,畢竟鄉下的娃兒原就是放養著長大的,先前沒遭遇狼災時,三囡可是見天的往山里鉆,野果子也就罷了,她還會拔草根來吃,只因著有幾種草根嚼起來甜津津的。

    “給,阿姐也吃。”跟大金混久了,周三囡索性也學著大金一樣喚周蕓蕓阿姐,她以為周蕓蕓也想吃,便又拽了幾個野果子遞了過去。

    “我不吃,你自個兒留著罷。還有,如今才剛開春,誰也不知曉山里頭是個甚么狀況,你倆別亂跑,要跟在胖喵身后,知曉了嗎?”頓了頓,周蕓蕓大概是意識到自己的威懾力不夠,又添了一句,“不聽話下回不帶你們來。”

    “聽話聽話聽話!”周三囡也不吃了,將手里的野果子一股腦的都揣到懷里,同時把頭點得如同搗蒜一般。

    周蕓蕓知曉她就是一枚徹頭徹尾的吃貨,當下也懶得說她了,只伸手拉住了她的手,想了想,又怕大金再多心,索性左右手各拉著一個,三人并排走在胖喵身后。

    山上的野菜是真的多,才一會兒工夫,周蕓蕓就瞧見了好幾種,不過她并未立刻開挖,畢竟她是想先瞧瞧山上的狀況,而非獨獨為了野菜來的。左右村里人最近都不敢上山,只需先瞧好位置,估算著數量等回來時一窩端便是了。

    “瞧,這是豬鼻孔,又叫魚腥草,可以涼拌可以入药也可以泡茶。這會兒是春日里,咱們等下挖了它們的根,回頭滴上兩滴香油涼拌一下,那滋味別提有多清脆爽口了。入药和泡茶就麻煩了點兒,往后再說好了。”

    周蕓蕓一面走著一面跟倆小的聊著,其實她本人比較偏爱蕨兒菜,尤其蕨兒菜扣肉那滋味讓她單想想就能流口水。莧菜也不錯,涼拌、清炒、上湯各有滋味,尤其莧菜炒飯和莧菜鸡蛋餅是她很喜歡的套餐,可惜莧菜要至少五六月份才能吃,如今天氣還冷,山上是不可能有莧菜的。倒是回頭要是土地沒法化凍,可以考慮種上一些,莧菜的生長期是一到兩個月,到時候甭管是自家吃還是做成吃食拿去鎮上賣,都不失為一個好法子。

    一路走一路看,周蕓蕓很輕易的就發現了十數種可食用又美味的野菜,在這期間她也并不曾掉以輕心,而是一直分神仔細嗅著空氣里的各種氣味。

    沒有大型野兽,倒是隱約聞到一股子鸡屎的味兒。

    不等周蕓蕓被自己的想法囧到,她就看到胖喵冷不丁的沖了出去,只眨眼功夫就叼回來了一只野鸡。

    “胖喵你可悠著點兒,回頭再看到野鸡別給直接咬死了,咱們拿回家養著,到時候天天都能吃上鸡蛋。”周蕓蕓略帶可惜的看了一眼被咬斷脖頸的野鸡,去年冬日里,阿奶發狠心將所有的牲畜都給宰了,一點兒都沒留,本想著開春再尋鸡崽慢慢喂,可有這種想法的人太多了,再加上鬧狼災一事,整個村子愣是沒留下一只活鸡。

    好在,村子里沒有山上卻有,雖說野鸡和家養鸡的區別還是很大的,可周蕓蕓才不管,反正一樣都能宰了吃肉,那自然也一樣能下蛋給她吃。

    這頭周蕓蕓還在可惜著呢,那頭周三囡已經眼疾手快的抓起滿是血的野鸡就往身后的背簍里放,面上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懼怕或者嫌棄,只一個勁兒的吞咽著口水。

    只一眼,周蕓蕓就看透了周三囡這會兒在想甚么。

    #吃貨的世界真好懂#

    見周三囡已經收拾好了,周蕓蕓也就沒再說甚么,左右一只野鸡撑死了也就兩三斤重,三囡年歲雖小卻也是打小幫著家里干活的,再說就瞅她那熊樣兒,就算再來兩三只都不帶猶豫的。

    想甚么來甚么,接下來不到一刻鐘時間里,胖喵又撲到了兩只野鸡,一只不幸當場慘死,另一只則被周蕓蕓搶救了下來。照例,死鸡只管往周三囡背簍里塞,活鸡被周蕓蕓拿藤蔓草草的捆了兩圈,丟到了周大金的背簍里。而她本人則是歡快的跑上前,循著味兒準確無誤的摸到了那兩只野鸡的窩。

    只見用厚厚的野草鋪就的野鸡窩里堆放著七八枚鸡蛋,周蕓蕓放下了背簍,直接將鸡蛋連同下面的野草一并挪到了背簍里,再小心翼翼的背上。

    “阿姐,咱們明個兒再來罷!”大金看起來比周三囡更為興奮,其實論饞嘴他遠不如三囡,可他天性好动,偏這些日子被拘在家里哪兒都去不了,無所事事之下便不停的東想西想,弄得自己整日里都悶悶不樂的。今個兒倒是好了,出來一撒歡,大金立馬將所有的一切都拋到了腦后,心頭的郁氣盡數消散。

    山上那么好,即便沒收獲他也愿意天天上山蹦跶一圈。

    “回去再說。”周蕓蕓并不敢打包票,她總覺得回去會挨罵。

    就算挨罵她也得上山一趟,不單是為了口腹之欲,最重要的還是來看看能否好運的尋到一些聞起來就很好吃的“草”。原主就是靠著那些所謂的“草”,成功的變身為阿奶心目中的金娃娃,還因此救了胖喵一命。

    這么看來,應該不算難找罷?

    周蕓蕓抱著希望,卻并不敢太篤定。原主是有這個本事,可她本人卻從未尋到過哪怕一株,好在进山一趟是注定不會空手而歸的,不說回去路上要采的野菜,單是胖喵抓到了三只野鸡并一窩鸡蛋,就已經值回票了。

    想到這里,周蕓蕓瞬間淡定多了,做人不能太貪心,就當今個兒上山是為了換換口味,吃兩口新鮮脆嫩又可口的涼拌野菜也不錯。

    從山腳走到山腰,中途周蕓蕓仨人還在山澗里休整了一下,因著上山時并未帶任何吃食,便索性就著山澗清洗了一把野果子,照樣吃得挺開心的。周蕓蕓也看出來了,相較于她善于辨識野菜,周三囡仿佛天生就對野果子格外敏感,每次她和大金還沒注意,三囡已經抓了一把野果子啃得歡快了。至于大金,他能像個猴兒似的嗖嗖兩下爬到樹上,摘了上頭的野果子準確無誤的丟三囡。

    待晌午時分,周蕓蕓仨人已經到了山腰上,站在上頭往下眺望,整個楊樹村皆在腳下,讓人油然而生一種自豪感。

    其實,大青山并不是一座山,而是一個群山山脈。周蕓蕓仨人上的所謂山腰,僅僅是最靠近楊樹村的一座小山包,要不是他們走走停停,徑直上來的話可能最多也就半個時辰。而若是想要进入深山里頭,成年壯勞力也需要兩三個時辰,前提還是不迷路、沒遭遇野兽。

    站在山腰上,周蕓蕓只覺得心情都飛揚了,這里才是真正天然無污染的山脈,單是這空氣中的甜香就足以讓她迷醉了,特別是那種能讓渾身上下所有毛孔盡數舒張的感覺,讓她不由的想起記憶里,兩三歲的原主抱著白蘿卜死活不肯松手還張嘴就啃的事兒……

    咦?

    白蘿卜?!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