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小說:蕓蕓的舒心生活 作者:寒小期

    周家阿奶正美滋滋的想著事兒,碰巧周蕓蕓這會兒拐回了家,見阿奶在,略有些愣神的問道:“阿奶,你打鎮上回來了?咋那么快呢?”

    雖說青山鎮離楊樹村不算遠,可通常情況下就算清早出發,也要到晌午才會回來,除非是腳不沾地的飛快跑回來。可有必要那么著急嗎?而且看周家阿奶那樣子,竟仿佛還打算再走。登時,周蕓蕓茫然了。

    “好乖乖,阿奶跟你說……”周家阿奶把周蕓蕓拉到一邊,還四下張望了一下,確定沒人后,才將在鎮上药鋪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后總結道,“我就覺得那管事是壓價了,不過無妨,左右是白得的,再說要沒好处人家也不會買。我就琢磨著,將家里剩下的三顆一并賣了,回頭也好給家里多添些東西。對了,蕓蕓你想要啥?阿奶買給你。”

    周蕓蕓也沒有想到那丑不拉幾的東西居然是雪蓮花,微微一怔后,便道:“也沒啥要買的,不然阿奶你去鎮上瞅瞅有啥佐料不,咱們家油鹽倒是還有,糖可以等過段時間買了糯米大麥芽重新熬,這……要是有辣椒、茴香之類的佐料,就幫我帶點兒好了。”

    知曉這一遭阿奶是發了大財了,周蕓蕓索性也不客氣了,忽的又想到雪蓮花可不全是她一個人的功勞,便又道:“阿奶,那雪蓮花是大金爬到山壁上挖的,三囡也有功勞,采了不少野果子,也幫著背了老半天,怎么著也該獎勵一下罷?”

    “也是。”周家阿奶這會兒心情可美了,自是愈發好說話了,“那好乖乖你倒是說說看,我該獎勵他們啥?三囡倒是容易,回頭給她買些零嘴兒就成,她好哄。大金呢?”

    家里的衣裳、被褥都是全的,吃食也不愁,頂多就是不怎么精細罷了。這拿零嘴兒哄三囡是容易,大金就沒那么好打發了。周家阿奶想著,既然是獎勵,總得讓人高興了,不能花了錢還沒達到效果罷?

    周蕓蕓又出主意:“我瞅著大金這段日子就是想太多了,與其想法子開導他,我看還不如給他尋些事兒做。人呀,就不能閑著,一閑就出毛病。”

    “嗯,有道理。”周家阿奶點了點頭,又問道,“那讓他干點兒啥?”

    “養鸡鴨鵝咋樣?給他倆每人一兩只,養成了隨他們自己处置,要是賣了錢也歸他們。既然收成歸他們,食料也得自個兒負責,反正就是尋點事兒讓他倆忙活去。”周蕓蕓覺得鸡鴨鵝應該不算太復雜,起碼比寵物好養多了,而且崽子不貴,阿奶也不至于心疼。

    果不其然,周家阿奶想也不想就一口應承下來:“就這么辦!”

    轉個身阿奶就匆匆離了村子再度往鎮上趕去,這回她去的是青水鎮。

    青水鎮比青山鎮大,當然離楊樹村也遠了很多,即便周家阿奶步履匆匆的,等趕到時也已經是下半晌了。好在這會兒鋪面還都開著,且這里熱鬧極了,阿奶稍稍一打聽,很快就得知鎮上有兩家药鋪,略一猶豫,她便先进了離得較近的那家。

    一共四顆雪蓮花,最大個兒且賣相最好的已經被阿奶賣了,剩下的三顆雪蓮花,其實看起來都不咋地。其中兩顆還行,只是個頭略小點兒,外加有些蔫吧而已,另外一個則是慘不忍睹,因為在最初被周大金一鏟子下去直接劈成了兩半。

    丑點兒應該也沒啥罷?

    雖說心底里還是有那么一絲不確定的,可周家阿奶還是雄赳赳氣昂昂的走进了药鋪,開口就要見掌柜的或者管事。很快,小學徒將管事的尋了過來,周家阿奶略一猶豫,還是決定將三顆雪蓮花都拿出來,讓他挑。

    “想要哪顆?便宜賣你!”

    瞅著眼前七零八落的雪蓮花,再瞧瞧周家阿奶那副大爺樣兒,药鋪管事的心都是拔涼拔涼的。東西是好東西,可明顯被折騰得不輕,上頭水噠噠的,一看就是剛被誰沖過,其中倆較完整的雪蓮花最外頭的苞層被扯掉了,最后那顆更是慘烈到讓人不忍直視。

    最為讓药鋪管事憤怒的是,眼前這個老太太明顯就是識貨的!!

    ——你丫的明明識貨還這么糟踐好東西!

    “這倆,每個我出五十兩,這個真不行,最多……給你三十兩。”药鋪掌柜捂著滴血的心,一臉沉重的開口。

    這個價格杜宇周家阿奶來說在預料之中,不過似乎還能再提提價:“你別哄我,我對中药材可是很了解的,這是雪蓮花對不?差不多有二三十年了是不?嘖嘖,我知曉品相略差了點兒,這樣好了,仨都賣給你,我只要一百五十兩銀子。”

    整体加價了二十兩,不過平攤到每一個雪蓮花身上也就六七兩銀子。周家阿奶是這樣盤算的,先前那顆雪蓮花,她沒吭聲人家就給她提了五兩銀子的價,這回應該也沒啥問題罷?有問題也不怕,坐地起價落地還價嘛。

    最終,經過一番商討之后,药鋪管事以一百四十兩銀子并白芷、小茴香、香葉、紫蘇葉、桂皮、陳皮等各三斤,成交了。

    周家阿奶琢磨著,她家好乖乖肯定喜歡這些佐料,回頭只要再買點兒辣椒就成了,這個便宜得很。

    這當口,那管事好似想起什么,不經意問:“怎么這些雪蓮花都*的?”

    阿奶正忙著將药鋪送的中药佐料全塞到背簍里,聽得這話,頭也不抬回道:“我拿干凈的井水仔細沖洗過了,底下的泥巴洗的干干凈凈的,丁點兒都沒留。還有外頭一圈蔫巴巴的葉子,也扯得精光,咋樣?沒坑你罷?我可不像菜市口那些掉进錢眼里的老婆子,只恨不得短斤缺兩的賺昧心錢。”

    管事:“………………”

    見管事不理自個兒了,周家阿奶也沒多做停留,只將一百四十兩銀子用先前墊底的土布卷巴卷巴,塞进了自己懷里。等出了药鋪的門,她才將銀子從懷里掏出來,偷偷的給塞到了背簍里的佐料堆里。雖說她背的背簍是新的,可一路過來早已沾染了灰塵,加上药鋪送的中药佐料雖種類多份量也不少,可沒有哪一種是特別值錢的。因此,阿奶很是放心的將桂皮等放在最面上,銀子則塞在中間。

    要紧事做完了,接下來就容易得多。

    拐個彎兒去了最熱鬧的菜市口,雖說這會兒已經是下半晌了,可賣吃食的地方永遠不會少了人氣。周家阿奶很輕松的就尋到了賣辣椒的地方,尖椒、胡椒、菜椒、朝天椒等等雜七雜八的買了一堆。旁邊還有賣生姜的,這玩意兒在楊樹村吃的人少,基本上是當成药來吃的,傷寒之類的煮上一碗很對癥,不過她以往見過周蕓蕓拿生姜做菜,索性多買了兩斤。

    這糧價、蔬菜價倒是都涨了,可佐料的價格卻是不涨反跌。阿奶一口氣買了這許多,也不過才花了一百多文錢。周家阿奶還是拿五兩小銀錠先跟賣肉的屠夫換了銅錢,這才買到的。正當阿奶打算尋個人問問哪兒有賣鸡鴨鵝崽子的,冷不丁的聞到一股子奇特的甜香味兒。

    其實,周家人的嗅覺都不差,周蕓蕓是屬于極品中的極品嗅覺,可要是拿正常人做比較的話,阿奶的嗅覺也很厲害,每回都能逮著家里偷吃的。循著這股子甜香味兒,阿奶很快就摸到了一家專門賣糖的鋪子里。

    這年頭,糖其實就是一種奢侈品,這家鋪子賣的還不單單是普通的麥芽糖或者糖塊,還兼賣蜂蜜。

    槐花蜜、棗花蜜、黨參蜜、黄芪蜜、枇杷蜜、枸杞蜜、、蕎麥蜜、柑桔蜜、銀杏蜜……周家阿奶板著臉聽完了鋪子里小伙計的介紹,最終將目光對準了她覺得最好聞的一瓶子蜂蜜:“那是啥?”

    “唉喲您老人家真是好眼光,那是桃花蜜,最最上等的,味道賊好!”小伙計原以為她只是過來瞧熱鬧的,因此介紹得也不是很盡心,及至這會兒見她一下子挑中了鋪子里賣的最貴的秘制桃花蜜,當下就來了精神。

    周家阿奶懶得理會他,只盯著桃花蜜的小瓶子瞅。

    這家鋪子是前頭一溜兒的桌案,上頭擺著一溜兒的小瓶子,這些都是可以讓客人打開看和聞的,嘗也可以,不過得是誠心買的,而不是鬧著玩兒的。

    周家阿奶只點了桃花蜜來嘗,略一品嘗便笑瞇了眼,心道,好乖乖一定會喜歡這個味兒的。

    桃花蜜一點兒也不便宜,一百文錢才一斤,天知曉頂好的五花肉也才三十文錢一斤,不過這家鋪子極會做生意,要是買五斤就送一個細瓷罐子。

    當下,周家阿奶豪爽的掏出了五百文錢,買了一大罐子的桃花蜜,這個不能放背簍里擱著,她索性寶貝似的抱在懷里,非但不覺得心疼,還有種賺了的感覺。

    “哦,對了,你知曉哪里有買鸡鴨鵝的崽子嗎?”

    待買好了蜂蜜,周家阿奶向鋪子里的小伙計打聽了一下,之后倒是很快就摸對了地方,一口氣買了四十只小鸡仔,又特地買了兩只鴨兩只鵝,打算給大金和三囡分一分。那家原就是自家養來賣錢的,見她東西太多拿不過,索性喚了自家半大小子幫著給送回去,阿奶也好說話,當下便允諾送到家里多給五文錢,喜得那半大小子當下就笑開了。

    饒是如此,等紧趕慢趕的回了村子,也已經傍晚了。

    滿載而歸的阿奶在打發走了那半大小子后,便開始分發獎勵。

    先前的七十兩銀子并這一回的一百四十兩銀子全是她的,就連找零回來的碎銀子和銅錢也不打算分出來,畢竟這事兒得當作一個秘密,斷然不能傳出來。不過,其他東西倒是無妨了,佐料雖是給周蕓蕓的,可其他人要用也可以略拿一些,小鸡仔則是先養著回頭下了蛋也能給家里添道菜,至于兩只鴨和兩只鵝……

    “大金、三囡,你倆各拿一只,我特地讓人都挑了母的,回頭養成了甭管是下蛋、吃肉還是賣錢,都歸你們。只一點,得自己找食來喂,不許用家里的糧。”

    這話一出,莫說倆小的都愣住了,連帶周家其他人都一副見了鬼的神情。

    周家阿奶居然會給除了周蕓蕓以外的人買東西?且聽著這話茬,竟像是特地給他們買的,這是……魘著了罷?

    大金:長這么大,阿奶|頭一回給我買東西,嚇死寶寶了!

    三囡:鴨蛋……鵝蛋……鴨肉……鵝肉……隨便吃!!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