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小說:蕓蕓的舒心生活 作者:寒小期

    很快周蕓蕓就明白了,她果然又把自己給坑了。

    也許在三囡眼中,這世上的東西都分為好吃的和不好吃的,可惜在周家阿奶眼中,卻只分為能賺錢的和不能賺錢的。很不幸的是,黄金旋風塔一看就是能賺錢的。

    這還不是悲劇的源頭,真正讓周蕓蕓感到絕望的是,全家都是蠢貨,居然沒一個能成功的將土豆切成螺旋狀!!

    興許這么說略武斷了一些,可事實就是如此,明明都是差不多形狀大小的土豆,擱在周蕓蕓手里,三下五除二的就能完成螺旋式切割,再用竹簽子這么一撑,最難部分就過去了,結果這些蠢蛋要么就是在切割的過程中把土豆切斷,要么干脆就是切的太厚了,拿竹簽子一撑就斷,就算勉強撑開,也是短小的可憐。

    旋風薯塔這玩意兒,要的就是薄和均勻,哪怕土豆本身并不大,用竹簽子撑開后卻是長長的一根,才能吸引人購買。

    切斷那是完全沒救了,切的太薄看起來會短小,哪怕你告訴旁人那就是一整個兒的土豆,也沒人會相信,或者掏錢購買。還有就是土豆片太厚,味兒进不去,口感也會變得很差。

    偏生,整個周家上下,包括素來心靈手巧的大堂嫂在內都拿土豆沒法子,氣得周家阿奶連連跳腳,恨不得將家里的這些蠢蛋一并干掉。

    無奈之下,周蕓蕓被迫頂上。

    以周蕓蕓的速度,切一個土豆包括用竹簽子撑開,也花不了太多工夫。可切一個兩個乃至十個八個都無妨,要是切小山似的一堆土豆呢?!

    事實上,周蕓蕓就坐在太平缸旁她素來坐的位置上,左手邊是一盆已經洗干凈了的小土豆們,右邊則是一大把干凈的竹簽子,前頭則放著一個半人高裝滿七八分滿的水桶,等著周蕓蕓將旋風薯塔丟进去。

    周蕓蕓連為自己哀悼的時間都沒有,就被迫接受了切土豆這一艱巨而又偉大的任務。

    頭一天,因著是從下半晌干起的,又花了不少時間在教導其他人身上,哪怕紧趕慢趕的,她也只做了五十來個。就算只有五十來個,到后來她也只能依靠本能來完成,等晚間入睡時,兩只胳膊更是沉得要命,叫囂著要罷工。

    結果,周家阿奶用事實告訴周蕓蕓,這僅僅只是個開端。

    一大清早,周蕓蕓就被喚起身繼續切土豆,她昨個兒夜里滿腦子都是土豆,今個兒一早就看到堆在自己身畔那滿滿當當的土豆盆子,她只覺得既迷茫又無助,還伴隨著陣陣憋屈。

    ……她干嘛想不開要做薯塔呢?哄三囡的話,啥不行呢?還有,這么簡單的活兒周家竟沒一個能學會,這到底是因為蠢呢,還是他們聯手打算坑死她?

    不由的,周蕓蕓阴謀論了。

    連著切了兩天土豆,估摸著少說也該有兩百多串了,分裝在盛了水的大木桶里,滿滿當當的的裝了四桶。再帶上炭盆、鍋爐漏勺并油鹽辣椒粉等配料,周家阿奶和周家大伯、二伯就這般離開了家。

    周蕓蕓完全不知曉該說甚么才好。

    也是到了這個時候,她才終于明白,就算自己廚藝好又有極多的創意也沒用。若論商業敏感度,阿奶至少能甩她十幾條街的。

    就說旋風薯塔,她會做,也知曉味道不錯,深受年歲小的孩子喜歡,所以她就做來哄三囡,而非像阿奶那般一眼就看出了價值,格外有魄力的搞定一切后,去鎮上賺錢。

    兩百多串旋風薯塔不到半日就賣光了,周家阿奶他們下半晌就歸家了。不同的是,走時坐的是張老爹的牛車,回來時卻是坐了自家的牛車。

    沒錯,就是自家的牛車。

    要不怎么說周家阿奶既敏銳又有魄力呢?其實她很早以前就想買牛了,那會兒買牛的錢倒是能湊出來,可因著整個楊樹村就張里長一家有牛,她不欲讓周家成為眾矢之的,就硬是忍耐了下來。

    如今倒是不怕了,整個村子連同附近的幾個村落恐怕都知曉周家在端午時發了財,又是蓋房子又是打井的,那再多一項買牛也沒啥好稀罕的。連牛都買了,再配個不算貴的牛車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于是,在鎮上賣了半天薯塔,周家就多出了一頭壯年牛和一架牛車。

    周蕓蕓倒是很想問問生意如何,可等她看到那四個空空如也的水桶,以及阿奶身上那沉甸甸的褡褳時,她覺得還是省點兒口水別問了。

    果不其然,周家阿奶主动湊上來看了看周蕓蕓這半天的成果,點頭贊道:“我家好乖乖就是能耐,瞧瞧這切得多好呢!我看這樣好了,索性下回好乖乖你就跟阿奶一道兒去鎮上,咱們邊賣邊切,也省得擔心走了味兒。”

    薯塔泡在水里是為了防變色和使得口感更好,可要是擱得時間久了,那恐怕就會適得其反了。

    周蕓蕓一臉憂傷的看過來:“阿奶,我覺得我還是留在家里跟魚祖宗作伴比較好。”

    頭一次,周蕓蕓這般感激魚祖宗,雖說她是很想再往鎮上逛逛,卻一點兒也不想成為眾人眼中耍把戲的猴子。想也知曉,要真的跟阿奶去了鎮上,到時候興許買薯塔的人會多,可更多的鐵定是來湊熱鬧看她怎么切土豆的!

    見勸不动周蕓蕓,周家阿奶又不死心的將之前切得相對來說好一些的幾個過來繼續學,又因著不想耽擱周蕓蕓切土豆,阿奶索性只讓他們蹲在前頭看著怎么切,回頭再仔細琢磨琢磨。至于切廢掉的土豆,則全部煮成一鍋當做今個兒的晚飯。

    對了,自打周蕓蕓有了新任務后,她就再不曾进入灶間哪怕一次,因為周家阿奶暫時剝奪了她做飯的權利,只讓她專心切土豆。

    憑良心說,她都快不行了。

    會和喜歡本就是兩碼事兒,更別提一天到晚面對著這些個土豆,周蕓蕓簡直是一個頭有兩個大,估計短時間內她是不想再吃土豆了。只可惜,她最近沒法做飯,而兩位堂嫂卻是都以阿奶馬首是瞻的,這么一來,就算她再不愿意,也得每天面對土豆和土豆加粗糧的組合。

    真的是夠了!!

    結果,更慘的事情還在后頭。

    也不知曉是因著周家見天的往鎮上跑引起了村人的注意,還是家里哪個人無意中說漏了嘴。很快,周氏族人們都聽說了周家尋到發財新路子的事情,紧趕慢趕的過來探聽。

    仍是三奶奶打頭,且她來得很不巧。因著周家大伯、二伯賣東西已經很熟練了,周家阿奶在觀望了兩日后,就很痛快的將活計都交給了他們。也因此,三奶奶過來時正好跟周家阿奶打了個照面。

    都用不著詢問,只看三奶奶那一臉諂媚的嘴臉,周家阿奶就猜到了她的來意,當即嗤笑一聲:“想尋發財的路子?”

    “對對,大嫂你最是大方了,做人又厚道,這有發財的路子倒是拉拔妹子一把。”三奶奶笑瞇了眼,討好的道,“就跟上回做五彩粽子一樣,教教我罷。”

    不提五彩粽子還好,一提這茬周家阿奶就窩了一肚子火。

    別看當初她給方子給得格外痛快,可那是在明知曉方子保不住的情況下才忍痛給的。就阿奶那性子,哪怕自家往后都不打算做這個行當了,她也絕對能將方子藏起來不叫任何人知曉。

    大方、厚道甚么的,真的不適用于她。

    只見周家阿奶揚了揚嘴角,轉身就走到了正在埋頭切土豆的周蕓蕓跟前,努了努嘴,道:“瞧見沒?”

    聽得這話,三奶奶立馬顛顛兒的湊上來,仔細瞧了瞧,恍然道:“原來是這么小個兒的土豆切出來的?我先前還道是把土豆削成一片一片再串起來的。”感概之后,她看向周家阿奶,“再往后呢?咋做?”

    周家阿奶強忍著翻白眼的沖动,接過一旁大山媳婦兒手里的刀子,順手拿過一個土豆,一并遞給了三奶奶:“先別說那么多,切一個試試看。”

    說起來,大山媳婦兒算是周家里頭切的最好的。饒是如此,她也頂多十個里頭能出一兩個成品,且看著就比周蕓蕓切出來的短那么一截。至于其他人,在毀掉了無數個土豆后,阿奶終于擺手叫他們有多遠滾多遠。當然,像清洗土豆、搬運之類的事情仍是屬于他們活兒。

    三奶奶接過土豆和刀子時還頗有些不以為然,可幾刀下去,她就懵了。

    說真的,削土豆很容易,削得輕薄切不斷皮就難了,而將一顆小小的土豆切成螺旋狀則是難上加難。尤其對那些素日里完全不在乎刀工的人來說,完全是難于上青天。

    周家阿奶好不容易大方一回,任由三奶奶試了兩回,可等她要拿第三顆土豆來試時,卻是斷然拒絕:“你家沒土豆?走走,回你自個兒家切去!等回頭練成了,我保證把后面的都教你。”

    后面的步驟都很容易,沒見周蕓蕓只剩下切土豆這唯一的一個步驟了嗎?事實上,她只需要負責把土豆切成螺旋狀就可以了,都不需要再拿竹簽子撑開。這是因為阿奶認為不能把她的好乖乖累出個好歹來,至于兒子們就無所謂了。

    懶得去心疼莫名多了一個步驟的周家大伯、二伯,說真的,周蕓蕓只心疼她自個兒。

    有道是,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很不幸的,她屬于后者。

    待送走了一臉惱火的三奶奶后,周家陸陸續續的又迎來了不少族人。周家阿奶的態度很明白,隨便看隨便學,不過周家并不提供練習用的土豆和刀子。至于那些個想學全部步驟的人,只要將最基礎的切土豆學會,阿奶向大家保證絕不藏私。

    所有人都是揣著希望而來,帶著失望而歸。不過,他們多少還是有點兒毅力的,回頭在家里試驗失敗后,轉身就帶上土豆和刀子,打算在周家常駐下去觀摩學習。

    對此,周家阿奶倒不反對,而周蕓蕓已經切土豆切傻了,基本上她全天都保持眼神空洞神情麻木的姿態,僅憑本能切著土豆。

    周蕓蕓:…………我都快成土豆了!!

    又熬了兩日,周蕓蕓終于在某天掌燈收工以后,特地跑去尋了大金,并借了他的筆墨和紙,就著微弱的油燈,畫了一張手搖式薯塔機的結構圖。她畫得極為抽象,好在重要部分都標注了,幾处模糊地方也都在口頭上做了詳細說明。

    等畫完并解釋清楚后,周蕓蕓一臉期待的望著周家阿爹。

    周家阿爹一頭霧水的回看她:“這是要干啥?”

    “這是切土豆的工具,阿爹你能做出來不?除了那個刀口必須用鐵的,其他部分都可以用木頭來代替。當然,鐵的更好,木制的估計不經用。甭管怎樣,阿爹你先說說這個能做嗎?”

    手搖式薯塔機,顧名思義就是用手动操控切割旋風薯塔的。事實上,周蕓蕓上輩子刀工好的人也不多,絕大部分的人都比較依賴機械。手搖式薯塔機算是其中最簡單的一種,既不需要通電也沒有繁復的工藝,頂多就是幾個螺旋加上固定桿,用手搖的方式就能进行完美切割。

    說真的,周蕓蕓也很希望家里能多賺錢,可前提卻不是賠上她這雙胳膊。

    就這些天,她的胳膊都粗了一圈,再這么下去斷開是不可能的,練出肌肉那是絕沒有問題的!!

    因著周家阿爹遲遲不曾開口,周蕓蕓一個沒忍住催促了起來:“咋樣啊?阿爹你能做嗎?能嗎?求求你一定要做出來啊!”

    盡管很不想讓閨女失望,可最終周家阿爹也只是苦著臉搖了搖頭,老老實實的道:“其實我根本就沒看懂這畫,連你先前說的那些話我也沒聽明白。”

    周蕓蕓一臉的悲傷絕望,她覺得她的胳膊大概是保不住了,尤其看周家阿奶那意思,似乎是打算拿這個當長期活兒干的,說不準啥時候沒了耐心,就硬拽著她往鎮上去當街切土豆去了。

    正當周蕓蕓準備提前為自己點蠟時,大金冷不丁的道:“阿姐,你再跟我講講這里是咋回事兒?前頭我都聽明白了,為啥這邊要固定住?咋個說法?”

    等等,似乎有戲?!

    當下,周蕓蕓來勁兒,比照著大金指出來的細節極為詳盡的又解釋了一遍。半刻鐘后,大金表示他完全弄懂了,可以試試能不能鼓搗出來。

    盡管希望不大,可至少還能小小的期待一下。周蕓蕓心滿意足的回自個兒屋去了,滿心期盼著大金能給她一個驚喜,畢竟再這么折騰下去,先不說胳膊的問題,她都快要對著土豆吐了。

    還真別說,這世上真有驚喜。

    大金完全沒讓周蕓蕓失望,在連著折騰了三四日,他總算是拿出了一個半成品。試驗之后,除了固定桿時常會搖晃外,其他的問題都不算大。又再度調整使用后,大金就帶上拆開來的幾樣零件跟周家阿爹尤其去了鎮上的鐵匠鋪。

    之所以特地將零件拆開打散了去仿照,也是擔心怕被人學了去。只是零件的話,除了會迎起旁人的注意外,其他啥也沒有。

    幸好,這一次終于大功告成了。

    說不感动是假的,周蕓蕓都差點兒因著太過于激动落了淚。

    “大金,我這些日子至少切了一千五百顆土豆!至少啊!!”

    每天一醒來就對著土豆,連晚上做夢都是長著小翅膀漫天亂飛的土豆,周蕓蕓都快以為自己要瘋了。幸好,她弟弟還是很靠譜的,帶著薯塔機來拯救她了……

    得虧這個時候已經沒有周氏一族的人來觀摩學習了,事實上早在前幾日,他們就被迫放棄了。把土豆切成螺旋狀真的是門技術活兒,除非是在灶間浸淫了好些年的,不然想有這般刀工完全是癡人說夢。

    偏生,這一帶的人素日里從不在意刀工,在他們看來咋吃不是吃?切得好不好看跟著味道有啥關系?礙著你吃了?

    正因為這種想法,才致使整個周氏一族除了周蕓蕓外,壓根就尋不出一個對廚藝有天賦的。再糟蹋了不少土豆后,他們自然而然選擇退卻。

    而此時,大金的手搖式薯塔機新鮮出爐了。

    周蕓蕓親自上陣試著切了兩個,之后就將薯塔機交給了一臉興奮躍躍欲試的三囡。

    三囡玩得非常開心,不單將一面盆的土豆都切完,還四处尋摸東西,等周蕓蕓回來瞧她時,這小丫頭已經切了一盆大雜燴。

    土豆那就是最常態的,三囡還舉一反三的尋了紅薯、山药、蘿卜來切,回頭端著一盆子的大雜燴去周家阿奶跟前顯擺,斬釘截鐵的告訴阿奶:“這些全部都是我一個人切的!”

    得了,周蕓蕓跑還來不及,三囡這傻丫頭居然一頭撞了上去,等回頭阿奶弄清楚了事情原委后,當下笑瞇瞇的看著三囡:“這個好玩罷?回頭咱們帶著這個……薯塔機,再把你也給帶上,咱們一道兒去鎮上好不?”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