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小說:蕓蕓的舒心生活 作者:寒小期

    切墩這活兒看似不難,實則卻極為考驗人的耐心和臂力。別看僅僅是最為簡單的將魚肉剁成糜子,再用木槌子反復敲打,這干一會兒倒也罷了,要是長年累月的干下來,基本上就倆結果。

    要么練成麒麟臂,要么把自己搞瘋了。

    試想想,反反復復的做著這機械性的工作,且剁魚肉時,人是必須直立的,一天下來不僅僅覺得膀子不像是自己的了,只怕腿腳也受不了。這還是一兩天,要是一兩月呢?尤其麻辣烫這買賣能做很多年的,周蕓蕓深以為就周家阿奶這脾氣,除非大房能豁出去分家單過,不然大伯娘遲早要完。

    有著同樣的想法的人還真不少,可惜所有人就跟不知曉一般,齊齊選擇了裝傻充愣。像周蕓蕓這樣的還好,畢竟本身關系就不是很近,可連大房上下都擺出了一副不聞不問的態度來,不免讓人心寒。

    大伯娘欲哭無淚,可她更清楚,自己早已沒底氣跟周家阿奶較勁了,與其越折騰越慘,還不如先這么湊合著過日子。

    唉,早知道、早知道她就……

    沒人在意大伯娘的想法,倒是周大囡在不死心的去鎮上轉了兩趟。可惜,到了那會兒,周家五路人馬已經換了回去,守在青山鎮攤位上的是周家阿奶和阿爹。

    尋常人碰上周家阿奶都得鎩羽而歸,周大囡也是沒了法子。有心想尋人問問她娘的消息,可惜周家素來離群索居,唯一算熟稔的也就三奶奶他們家。然而,三奶奶那脾氣簡直跟個炮仗似的,且正是因著關系近,她以往沒少聽聞周家的那點子事兒,旁的且不論,周大囡跟周家鬧翻的事情,她能不知曉?

    等周大囡鼓起勇氣找三奶奶探問消息時,被三奶奶用唾沫星子喷了一臉不說,還抬手就給了兩巴掌。

    啪啪兩下,清脆刺耳,周大囡整個人都懵了。

    “想打聽消息也不知曉擦亮眼招子,想拿我當枪使?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個兒是個甚么德行!”

    周大囡先是被喷了一臉,之后又莫名得了倆巴掌,有心想要辯解兩句,結果就看到三奶奶極是不耐煩的再度舉起了巴掌……

    最終,周大囡奪路而逃。

    對于某些是自私自利的慫貨來說,說一百句道理,都抵不上兩巴掌來得管用。周大囡倒是想找幫手,可惜丁家人口本就少,即便他們一家三口全都沖上去,指不定還不夠三奶奶一人收拾的。

    憋了一肚子的火氣,周大囡又氣又急又委屈,她這輩子還沒被人這么直白的扇到臉上過,偏生對方是她完全應付不了的人,這個虧不吃也得虧。

    更讓她難以接受的是,等回了家還要被婆母埋怨,只因如今三奶奶背靠周家,手頭上很是有些小權利,村子里都喜歡扒著她拍馬屁,好叫她收自家的蔬果、家禽,再不濟還能給自家尋點兒賺零花的活計。

    可如今,周大囡莫名惹惱了三奶奶,原因是啥一點兒也不重要,只一點,丁家往后很難再在村里尋到活計。

    “人家只是親眷,你還是周家的親閨女呢,看看你倆妹子穿的用的吃的,再瞧瞧你自個兒!還整日里得意你那點子嫁妝,看著罷,回頭你倆妹妹嫁出去了,嫁妝鐵定比你多幾十倍!”

    丁寡婦越想越氣,雖說這個兒媳是白得的,可人比人氣死人,今個兒要是她兒子娶了周家另兩位姑娘,指不定全家都跟著吃香的喝辣的了。哪像如今,想找個活計多賺幾文錢,還得舔著臉求上門去。

    這都叫甚么事兒!

    “還有,咱們家以往起碼有兩畝水田傍身,就算那會兒我是自愿賣的,可既是娶了你,你娘家就不能把田還回來?家里如今統共就只剩了那一畝半的旱田,你又是個不能干活的,這往后的日子可咋過呢!”

    越想越生氣,丁寡婦也懶得跟周大囡掰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后,轉身離開。偏生,周大囡卻一反常態的攔住了她:“啥田?為啥周家要把田還給你?你的田給了周家?”

    “是啊!頂頂好的水田,整整有兩畝,就是你娘家作踐人,趁著咱們家落難的時候,硬是壓價把田買了去。對了,就是你爹出面談的,兩畝才賣了十四兩銀子!隔壁老張頭家,仗著跟里長是親戚,同樣要賣田,你爹開了十二兩銀子收!真真是氣死個人了!”

    事實當然并非如此,畢竟買賣一事講究一個你情我愿,倘若丁家不愿意賣田,莫說周家了,身為里長的張家都不能做得太過。

    那會兒,才剛開春,地里頭全都被凍住了,加上老丁家的田不過堪堪中等,加上離村子極遠,愿意接手的人并不多。丁寡婦無奈之下,只要將田價略往下壓了壓,最終以每畝七兩的銀子將兩畝水田盡數賣給了周家。

    其實,至始至終周家都沒壓過價,一來是因著這個價格實誠,二來則是周家阿奶同情丁寡婦跟她一樣年輕守寡。

    可惜的是,這世上并非好心有好報,眼瞅著年景好了,田價也有回升的趨勢,丁寡婦原就已經懊悔萬分了,偏上回秋收時叫她看到那兩畝水田里的水稻長勢極好,惹得她心頭一陣陣泛酸。

    不過,盡管丁寡婦所說的話里頭有多半都是不盡不實的,可有一點卻是沒錯,周家的確是以七兩一畝的價格向丁家買了兩畝水田。

    周大囡氣得心肝兒疼,結果沒幾日,更讓她氣憤的事情又來了。

    村子里周家原就有的那三畝水田里,收割后的稻樁上居然抽出了稻穗來。一開始還不明白,可一連下了兩天秋雨后,稻穗是愈發明顯了,即便仍飄著小雨絲,還是有人按耐不住跳到田里湊近細看。

    而這時,張里長冒雨趕往了縣城里,他得趕紧將周家的發現告知上頭。

    盡管秋雨微涼,可張里長這心里卻是暖烘烘的。誰能想到稻樁子居然還能抽穗呢?就算周家人告訴他,第二季的稻子出產不如第一季,可那又如何?白得的糧食哪個不想要?莫說可能只有一半,就算只有兩三成,不也一樣是好事兒?

    再一個,周家沒咋侍弄都能多出產那么多,要是仔細侍弄了呢?要知道,從第一季稻子收割,到第二季出稻穗再至成熟,起碼有兩個月時間,這要是能侍弄得精細點兒,保不準能出個一多半呢!

    而彼時,因著秋雨連綿,周家人終于能略微歇兩日了,盡管其實也沒咋歇。

    因為周蕓蕓極是開心的告訴周家阿奶,麻辣烫這玩意兒其實更適合秋冬吃。想也是,大夏天的,就算味道再好,吃著不也嫌熱嗎?剛開始是因著新鮮,吃多了肯定膩味。可秋冬就不同了,熱乎乎火辣辣的一大碗麻辣烫下去,你說舒坦不舒坦?

    食客當然是舒坦的,周家上下卻是有苦難言。

    既豆腐皮、豆腐干之后,周蕓蕓又教三奶奶鼓搗出了油豆腐。

    這玩意兒可不得了,看著是不起眼,干吃更是沒滋味,完全不像豆腐干那般還能當想小零嘴兒吃。然而,一旦放到麻辣烫里煮,那滋味別提多美味了,就是頭一次吃得悠著點兒,一口咬下去,滾烫的汁水能喷出老遠。幸好,多來幾回就習慣了,反正油豆腐一出來,就得到了周家所有人的歡喜,包括無肉不歡的三囡。

    最重要的是,做油豆腐不需要太多成本,三奶奶家原就有豆腐,取新鮮豆腐切成適當的小塊,用油炸就成了,回頭再將油瀝出來,且這個油是可以反復使用好多次的,平攤下來成本并不高。

    就是這么一來,隨著配菜越來越多,麻辣烫的滋味越來越正宗美味,可以預見的是,莫說這段時日了,怕是真得忙到過年去。

    ……年后完全可以接著忙。

    這會兒,水田里的事兒也已經慢慢泄露出去了,這個是沒法子遮掩的,畢竟誰也沒能耐往水田里蓋個大罩子。唯一值得慶幸是,稻樁里抽出稻穗這事兒太稀罕了,以至于就算有人發覺周家附近那兩畝水田里偶爾會有魚兒游過,誰也沒有往心里去。

    這會兒,周家小輩兒們想的是,等回頭還要秋收一回,忙完五畝水田的收割,再接著去出攤賣麻辣烫,以周家阿奶的性子,估計能叫他們直接擺到小年夜去。好在過年還是能歇口氣的,怕只怕元宵時,周蕓蕓又能折騰出事兒來。

    可不是嗎?既然周蕓蕓能在端午節時折騰出五彩粽子來,誰能保證她不能在元宵節折騰出五彩元宵來?道理都是相通的!

    旁人也就罷了,左右都被周家阿奶折騰到沒脾氣了,可二山和二河卻是忍不住將周蕓蕓喚到一邊,苦苦哀求她能消停一點兒。

    周蕓蕓一臉的茫然:“稻樁里長出稻穗跟我有啥關系?哦,對了,是因著我鼓搗出了麻辣烫,才害得你們沒法立刻將稻樁拔光曬干的。”

    “不是不是,我們可沒這么說!”二山都嚇死了,能發現再生稻那絕對是天大的好事,就算只是湊巧,那也能應了那句天意如此,他咋敢在這上頭怪罪堂妹呢?

    一旁的二河也忙不迭的道:“對啊,多收一季稻子當然是好事兒,到時候咱們全家一道兒下地,多辛苦幾日也就將稻子收上來了。這是天大的好事兒!”

    全家一道兒下地……

    周蕓蕓格外憐憫的望著這倆堂哥,你倆要是知道咱們家如今根本就不是五畝水田,而是一百一十五畝水田時,還能這么輕松的說出下地收割這種話嗎?

    可惜,他倆都猜不透周蕓蕓在想些啥。

    二山見周蕓蕓不像生氣的模樣,略松了一口氣,只道:“蕓蕓啊,你回頭想要啥,跟哥說,就算跑遍整個縣城,我倆也能給你捎回來。”

    “你倆到底想干啥?”周蕓蕓一臉“你倆鐵定有阴謀”的神情,心下卻開始琢磨,要不要讓這倆貨幫著去縣城尋一尋有沒有賣蔗糖的。找到新鮮甘蔗估計不太現實,不過蔗糖應該是有的,再不然甜菜也行,反正她如今已經受夠麥芽糖了。

    “蕓蕓,哥求你個事兒,明年元宵節,你別做五彩元宵好不好?”二河也懶得賣關子了,他只想消停一點兒,順便讓他把媳婦兒給娶了。

    結果,聽了他這話,周蕓蕓立馬兩眼放光:“對啊,我都忘了元宵這事兒了。不過,啥叫五彩元宵?這名兒不好聽。要我說,就該做鮮肉元宵、水果元宵。對了,還有干吃湯圓!”

    二山、二河:…………

    不忍見這倆堂兄一副生無可恋的神情,周蕓蕓果斷的閃身走人。話說回來,這會兒才堪堪九月,這倆真不覺得提元宵太早了嗎?

    這廂,周蕓蕓目送倆悲憤欲絕的堂兄繼續进屋干活,那廂,三奶奶再度登門拜訪。

    不得不說,三奶奶挑了個好時辰。因著連日秋雨,哪怕雨勢并不大,周家人也順勢待在家里,當然不可能完全歇著,而是做魚丸、肉丸等等一堆的丸子。

    天氣越涼快,這些東西就能放得越久,周蕓蕓也就能折騰出各種口味不一的丸子了。她還打算等得閑了自個兒做點兒魚凍,這回倒不是為了賣錢,而是給解饞。

    言歸正傳,卻說三奶奶穿著蓑衣戴著斗笠,走进了周家院子,一眼就瞧見倚在灶間門口跟三囡有一搭沒一搭說話的周蕓蕓,立馬三步并作兩步的走了過來:“蕓蕓,你阿奶呢?”

    不等周蕓蕓開口,三囡就搶先答道:“在那屋!”

    因著今個兒下著雨周家眾人沒出攤,這會兒除了周蕓蕓姐倆和进學的仨小子外,其他人都聚在二山那屋里,一半人拿著剁肉刀,一半人拿著大木槌……

    啪啪啪、咚咚咚,先前是沒留神,加上還有雨聲干擾,等三奶奶湊到半開著的房門一看,好懸沒直接給嚇哭了。

    周蕓蕓就這么看著三奶奶先是快步走到門口,旋即接連倒抽好幾口冷氣,腳步踉蹌的往后退了好幾步才堪堪穩住身形,失聲道:“大、大嫂你們這是干啥啊!”

    聽著聲兒,周家阿奶放下剁肉刀出了屋子,隨口敷衍道:“剁肉餡呢,今個兒包餃子!”

    你家包餃子拿大木槌啊?!

    憑良心說,三奶奶是完全不相信這種騙小孩的鬼話,好在她也不算傻,聽著話音就知曉周家阿奶不欲多談,當下順勢把話帶了過去,只道:“我是來問問大嫂,你們家那幾畝水田到時候是自家人收,還是叫人幫著收?族里好些人都來問過我了,想著多賺幾個辛苦錢好過年。”

    周家阿奶想了想,自家那五畝水田收割起來倒是不難,問題是那頭還是一百多畝呢。她原先倒是不想這么快漏底,可到時候就算尋的是楊柳村的人,回頭收了稻子不一樣要運回周家?又思及有再生稻這碼事兒,就算漏底了應當也無妨。

    當下便道:“你幫我多尋些人罷,有多少尋多少,族人不夠就叫村里人,再不然有甚么親朋好友的也沒事兒,只要手腳夠勤快,我按著一天三十文給錢,再包一頓午飯。”

    三奶奶連連點頭,回頭又納悶上了:“啥叫有多少尋多少?你家統共才幾畝水田呢,隨便喚個五六人不就結了?”

    “我今年又買了水田。”周家阿奶不耐煩的擺擺手,“反正你幫我把話帶出去就成,旁的不用管。”

    “那成罷。”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三奶奶自不好再多說甚么,只應了兩聲,回頭見周家阿奶又进屋去了,她才返身走到周蕓蕓身畔,心有余悸道,“你家這陣勢可真夠嚇人的,虧得我原就沒打算干壞事,這要是來個賊偷兒甚么的,回頭還不給嚇出毛病來?”

    周蕓蕓跟三囡笑成一團,她倆已經習慣了周家這情況,這才沒覺得詫異,不過仔細想想,真要是來了個賊偷兒,旁的不說,周家阿奶一聲令下,所有人舉著刀或木槌沖出來的模樣,嚇死都有可能。

    又聽三奶奶道:“托你阿奶的福,我們家的活兒是愈發多了,手頭也松快了,就是太忙了,我就怕回頭你又給新活兒,我做不完。”

    “那就把豆腐和豆芽分出去唄。”周蕓蕓想也不想的道,“三奶奶你干嘛非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捏在手里呢?左右這兩樣的做法也不是甚么秘密,少了這兩樣,你就可以使喚堂叔他們幫你了。就算灶臺上還需要你,他們不能幫著燒火嗎?你瞅瞅我們家的土灶,灶臺在里頭,灶眼在外頭,現成擺在這兒,隨便仿。”

    三奶奶心下一动,可不是這個理嗎?她也是傻了,就算豆腐皮、豆腐干還有油豆腐的秘方不能外傳,這普通豆腐和豆芽算啥?村里哪個不會?

    “蕓蕓喲,我都想喊你好乖乖了。對了!”三奶奶湊過來壓低了聲音問道,“你偷偷的告訴三奶奶,你阿奶到底買了水田?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這事兒遲早要曝光出來,要是沒再生稻這回事兒,指不定能瞞到來年秋收。可惜,一旦到了再生稻收割的日子,啥都瞞不住,尤其到時候打下來的稻谷都會運到周家大院里。

    想到這里,周蕓蕓向三奶奶擠了擠眼睛,用格外神秘的語氣道:“好,我偷偷告訴你,我阿奶買了一百多畝的水田,三奶奶你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喲!”

    “鬼精鬼精的小丫頭,都跟我玩上心眼兒了,真是像極了你阿奶!”三奶奶又好氣又好笑的道,“得了,我先回去忙了,回頭得了好吃的再給你們送來。”

    呵呵,這是覺得她拿假話哄人了?

    周蕓蕓笑著目送三奶奶離開,無比期待回頭水田曝光后的情形。

    真到了那時候,估計不止三奶奶,闔村上下都會被嚇得不輕罷?畢竟,知曉周家有錢是一回事兒,實打實的看到周家購置上百畝水田就是另外一回事兒的。再一個,單是這回的再生稻,周家就能白得極多的糧食,哪怕產量只有頭一季的一半,也架不住基數大。

    那可是一百多畝的水田呢!!

    對了!

    “三囡,你說咱們家的糧倉要是不夠用了咋辦?”周蕓蕓忽的開口問道。

    三囡一臉的茫然:“咋會不夠用?后院不是有好幾間糧倉嗎?要真不夠,就用我二哥的新房唄。”

    二山和二河的新房雖然都被周家阿奶無情的征用了,不過使用最為頻繁的還是二山那屋,隔壁二河那屋則多半用來堆放各色配菜,看著更亂一些,去的人卻不多。

    周蕓蕓認真的看著三囡:“你二哥心心念念就是趕紧將新房騰出來,好讓他早日娶上媳婦兒。”妹子喲,你這么坑你哥,小心挨揍!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