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小說:蕓蕓的舒心生活 作者:寒小期

    三囡這話坑歸坑,卻不能否認的確是說到了點子上。旁的且不提,等那上百畝水田里的稻子一收上來,從曬干到脱殼,只怕也得費不少工夫,到時候少不了要用到二河那屋。倒是全部歸整好后,應該就會收到后院糧倉里去,這么一來也不算太耽擱。

    周蕓蕓低頭算了算時間,估摸著最多也就折騰到十月,再算上做麻辣烫的買賣,大概能坚持到十一月底,畢竟等天氣真的冷下來后,甭管干啥都會很不方便。哪怕阿奶舍不得這筆好買賣,也不可能再像如今這般五路并存了,最多最多將青山鎮那攤子留著,其他遠的地方一準兒得歇了。

    而若是只有青山鎮一处攤子,周家人完全可以轮著休息。到了那個時候,二山、二河的親事也就能提上來了,要是动作夠迅速,指不定還真就能趕在年前娶媳婦兒呢。

    不提周蕓蕓在這頭替兩位堂哥操碎了心,單說之前張里長得了周家大伯的叮囑,轉身就紧趕慢趕的去了縣城里,迫不及待的將消息遞了上去。

    跟先前周蕓蕓預料的一樣,甭管是哪個年代,跟民生大計扯上關系的那都是大事兒,哪怕再生稻在她看來有極多的缺點,卻也能改變現如今的格局。

    有一點,周蕓蕓并不知曉,其實在這個年代已經出現了兩季稻,可惜兩季稻對于氣候的要求格外嚴苛,除卻江南魚米之鄉之外,幾乎無法推廣到別处。也是,未經改良的稻子從播種育苗到收割,期間至少想要四五個月時間,想要種植兩季稻的根本條件就是一年之內冬季不能超過三個月。

    像大青山這一帶,撇開去年這種極寒天氣不提,就算往年年景好的時候,最遲十一月鐵定入冬了,而開春卻要到來年二月乃至三月。如此一來,就算想要推廣兩季稻也絕無可能。若是貿貿然的強行推廣,譬如第一季提前半月或一月播種,卻極有可能造成顆粒無收的后果。

    再生稻就不同了,因著是從稻樁上直接抽出稻穗來,免去了播種育苗長成的過程,直接將第二季缩短到了兩月余,哪怕會因此減產一些,卻也是極為合算的。

    說來說去,只能怨周蕓蕓上輩子是個點心師傅,假若她是個農科生,指不定還能折騰出雜交水稻來,那才是劃時代的發明。

    不過,也幸好她是個點心師傅,萬一上輩子不幸學了計算機之類的的專業,那才是真的悲劇了。

    而就在周家上下忙忙碌碌之時,張里長帶回了一個消息。

    上頭的回復當然沒那么快,尤其楊樹村所屬的縣城因著不夠萬戶,壓根就沒有縣令,而是縣丞。別小看了這一字之差,兩者的權限是完全不同的,這要是小打小鬧的事兒,縣丞自然能处理,事關民生大計,縣丞只能先讓張里長回村里仔細盯著,再急吼吼的將消息層層遞上去。

    張里長遞回來的消息是,叫周家千萬要仔細侍弄田地,畢竟這會兒才剛抽穗沒多少日子,精心侍弄著,等收獲時也能出產更多一些,萬一到時候上頭派人下來查看,甭管是他這個當里長的,還是周家本身也都能得些顏面。

    這下子,周家阿奶開始犯愁了。

    要是周家真的僅有那五畝水田,倒是問題不大,哪怕請人來侍弄著也使得。偏生,五畝水田僅僅是明面上的,那頭一百來畝才是大頭。

    跟兒子們商量一下,最終周家阿奶決定跟張里長攤牌。

    張里長只覺得腿肚子有些發软,哪怕他先前就知曉周家最近發了財,畢竟甭管是五彩粽子還是旋風薯塔,或者是現如今還在賣的麻辣烫,都是瞞不過村里人的。頂多也就是不知曉周家將攤子鋪得那么大,可周家在做買賣這事兒卻是無論如何也瞞不過去的。

    饒是如此,誰又能想到周家竟是有錢到這份上?!

    “原來買下江家田產的竟是你們家。”驚嚇過后,張里長感概萬分。

    其實,自打江家那頭放出風聲來后,他就對這事兒上了心。莊稼人心心念念的不就是田間地里的那些事兒?就算他張家有錢有田,可正常情況下誰會一下子賣掉那么多上等的水田?張里長一聽到消息就立馬籌了錢,偏往日沒事兒時不覺得有甚么,一旦要用到錢了,卻怎么籌都不夠。

    折騰了月余,張家也只弄到了四百兩銀子,看似不少,可若是想買上好的水田,再加上契稅之類的,也就堪堪能入手三十畝罷了。要說三十畝也不少了,可誰叫江家不愿意拆開零賣呢?

    看到張里長一副唏噓不已的模樣,周家大伯也依稀想起了最早先去楊柳村跟村口老頭嘮嗑時聽到的話,似乎張家也有意購買江家的田產,且比周家更早动心。

    一時間,周家大伯略有些尷尬,只搓著手不知曉該怎么開口。

    張里長是甚么人?雖說他能當上里長是因著張家乃楊樹村第一富戶的緣故,可若是他本人沒啥本事,也一早就被人擼了下來。這會兒見周家大伯這神情,哪里還有甚么不明白的,當下便笑著開解道:“我倒是對江家的田產动了心,可錢財不湊手,怨不得旁人。”

    又道:“早先以為你們家就村里那三畝地,我報上去的也是這個數兒,要知道是一百來畝,上頭保不準立馬派人過來查看了。不過也無妨,回頭我再跑一趟,也不用來村里了,直接去那頭的地,如何?”

    周家大伯忙點頭:“自然自然,一切都聽里長的。對了,我們家除了村里那三畝水田,前頭拐角不遠处的兩畝水田也是我們家的,再就是剛從江家買來的那些,里長你看……”

    “只看一百來畝的那塊就成了。”張里長感概道,“先還以為三兩畝的保不準事有湊巧,一百來畝就是另外的意思了。對了,你們也不用犯愁,這是天大的好事兒,回頭要是周家的族人不夠,我幫你跟張家這頭打聲招呼,這事兒辦得好了,咱們整個楊樹村、青山鎮,乃至縣丞老爺面子上都有光。”

    里長都這么說了,周家自沒有反對的道理。

    其實,到了這個份上,知情的周家人都已經很坦然了。左右都是白得了,咋樣都成。就像先前周家阿奶叮囑的那般,人得惜福。

    日子已經過得那么好了,可不是得珍惜著點兒嗎?正好,家里人忙著出攤賣麻辣烫,將那頭的事兒丟給張里長处理,甭管怎么折騰,到時候占便宜的依然是周家。

    還真別說,張里長是豁出去了。

    人家種田是圖糧食,或者圖出售糧食所得的錢,總之就是為了一個“利”字。偏張里長想的卻是名,為了能得臉,他是真的豁出去了,侍弄起周家的田來,比自家的都要精心。正好,他家本身佃農就多,且自家的田都已經收割了,余下的佃農多半都是閑著的,他一聲令下,那些人拖家帶口的就來干活了。

    這么一來,田產一事算是徹底瞞不住了。

    消息傳出后,村子里直接炸鍋了。

    一百來畝水田是甚么概念?這年頭至少有七八成莊稼人是賃田耕種的,家里有田的人家不過爾爾,且即便有田多數也都是不值錢的旱田,像老丁家,先前有兩畝水田,這才丁寡婦安穩帶大一兒一女的真相,若非如此她一早改嫁了,不然壓根活不了。

    然而,周家竟有一百來畝的水田……

    這下哪怕三奶奶的威名再盛,也攔不住那些豁出命去也要湊上前套近乎的族人、村人了。周家阿奶當機立斷,叫她家老二帶上婆娘去出攤,又叫二河跟上周家阿爹,她本人則留守在家應付這些人。

    結果,周家阿奶都做好了心理準備,卻不曾料到胖喵和大花會聯手發飆。

    怪只怪人人都知曉周家阿奶疼周蕓蕓,那些人既是打算來套近乎的,就免不了湊上前討好。這要是一個兩個的,倒還算好,可若是一大群人呢?若是每個人都使出吃奶的勁兒也要往里頭擠呢?

    周蕓蕓也沒想到,穿越一次她竟然体驗了一把大明星簽售會的感覺。她本人倒是還好,畢竟大家都是來套近乎的,哪怕再熱情也不會傷了她,萬萬沒想到,她是沒咋樣,原本在她身邊的三囡卻被人連推帶擠的摔到了地上,手心都蹭破了。

    隨著三囡標志性的嚎啕大哭聲,大花英勇無比的帶領著小弟前來救主,明明是大白鵝,卻愣是拿出了迅猛龙的氣勢,泛著通体的殺意氣勢洶洶的奔向人群。

    只這般也就算了,畢竟鵝再厲害也沒聽說過真有把人嚇死或逼死的。偏生,胖喵冷不丁的竄出來湊熱鬧了,盡管僅僅是跳到周蕓蕓身邊向著人群怒吼一聲,可只這么一聲卻足以將原就被驚到的人們徹底嚇破了膽子。

    畢竟,大白鵝就算再厲害再不好惹,那也僅僅是家禽,而胖喵……

    周蕓蕓有幸見到了慘烈的一幕,那些原本來套近乎的人,先是被大花帶領著小弟沖得四散,接著卻被冷不丁從角落里蹦出來的胖喵嚇得一屁|股坐倒在地,還不等回過神來,鵝群就已殺到了眼前。

    結局自是慘烈無比,所有人都敗在了鵝群之下,非但逃跑失敗,還得留神在一旁虎視眈眈的胖喵。

    等周家人回過神來,勝敗已成定局不說,那些人各個都被啄了個渾身是傷。彼時,胖喵早已慢慢的踱步回了井邊,繼續蜷起身子邊曬太阳邊打瞌睡,一副純良無害的模樣。

    特地換班留守的周家阿奶:…………

    原本就是怕自家人被嚇到才特地留下來,卻萬萬沒想到,最終被嚇破了膽子的卻是外人。

    該說甚么才好?大花忠心護主,還是胖喵故意添亂?

    周家阿□□疼的望著這一院子的殘兵敗將,很是心累。主要是事情發展太快了,以至于她完全來不及阻止,等幾息之后,一院子的人都趴下了。偏生,始作俑者還都不是人,這叫她如何是好?

    胖喵也就罷了,人家只吼了一嗓子,旁的啥都沒干。至于大花,那是鵝啊!大白鵝原就是家禽中的瘋癲之王,莫說這次是為了三囡,就算沒有任何緣由的發瘋,那不也是正常的?

    ……

    最終,周家阿奶決定從今個兒的受害者里頭挑出一部分,以每天十文錢的代價雇傭她們替周家做飯。當然,說是替周家做飯,實則卻是給那些在周家地里忙活的佃農們。

    其實,按著張里長的意思,只要這再生稻坐實了,來年田產只會越發搶手,完全不用在意會不會有人租種。所以他將那些佃農叫過來幫著干農活就沒打算給報酬,倒是許諾到的人來年能繼續租種張家的田。

    一碼歸一碼,哪怕這事兒是張里長起的頭,人家到底一天到晚扎根在周家的田里,身為主家是不可能完全坐視不理的。當然,周家阿奶也不希望越過張里長直接給報酬,那樣就顯得兩家在別苗頭了。因此,她決定以每天供應兩頓飯作為感謝,既全了兩家的顏面,也不至于心里有愧。

    正好,趕來的這些人里頭多半都是婦道人家,燒飯做菜本就是做慣了的,甚至周家阿奶都盤算好了,到時候蒸些玉米餅子之類的粗糧,用賣麻辣烫剩下的湯底煮上一大鍋的湯,切顆白菜或者蘿卜放里頭,不就齊活了?

    周家阿奶當場點了十來人,又允諾會優先考慮他們當周家的佃農,這才總算是平息了這一場風波。而先前周蕓蕓最擔心的有人質疑胖喵的事情反而沒發生,倒是不少人離開時,一臉畏懼的低著頭,完全不敢跟大花對視。

    經此一役,大花算是奠定了在楊樹村的地位,開啟了它的霸道鵝生。

    這事兒過后,三奶奶倒是一臉愧疚的過來道歉,只說她攔過了,卻是實在攔不住,那些人也不知曉是咋想的,總覺得只要奔到了周家人跟前,就能得到好处一樣。盡管最后也差不離,可為了每天十文錢的差事把自己送到鵝群口中真的值當嗎?

    自然是不值當的,畢竟那些人過來之前又不知曉大花冷不丁的就瘋了,要早知道會這樣,起碼也會想個較為委婉的法子,徐徐圖之。

    不過,除了愧疚,三奶奶更多的還是震驚和欽佩。都是女人,她也就比周家阿奶晚进門幾年,咋活到如今差距愈發大了呢?

    周家阿奶原是有些不樂意的,畢竟三奶奶就算攔不住人,也該做做樣子,沒的等套近乎的人都被攆走了才過來道歉的。不過,等看到三奶奶眼底里滿是敬佩而無絲毫嫉妒后,周家阿奶心里倒是舒坦了很多。

    能力不足可以慢慢調|教,要是人蠢又爱嫉妒,那才是真正的無药可救。

    “我家買田的事兒你也知曉了,正好繼續幫我尋人,收割、晾曬、脱殼都人幫襯著,就我家這些人可忙不過來。還有,再替我尋些佃戶,我家的抽成跟張家一樣,先紧著族里人,記著了?”

    “記著呢記著呢!”三奶奶原都已經做好準備挨一通臭罵了,結果沒想到周家阿奶居然就這么輕松的放過她了,登時笑得一臉菊花開,且拍著胸口保證道,“這回要再出任何差錯,我就剮了這身肉給大嫂你熬肉粥吃!”

    周家阿奶:“……趕紧走!”

    等三奶奶離開后,院子里也就只剩下了周家阿奶和周蕓蕓以及還坐在地上哭得一抽一抽的三囡,當然還有雷打不动的在屋里練臂力的大伯娘。

    周蕓蕓瞅著這一院子的狼藉,心下微微嘆氣,又見三囡還在抽泣,忙低聲安慰著她。

    見姐倆這般,周家阿奶面無表情的走過來:“你傷到哪兒了?”

    “屁|股摔疼了,手也破皮了,好疼好疼好疼!!!”

    “起來把手洗洗把衣裳拍拍,再把這院子給收拾干凈了,回頭我買十只鵝崽子給你。”

    三囡瞬間收聲,起身麻利的開始收拾院子。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