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小說:蕓蕓的舒心生活 作者:寒小期

    假如說,旋風薯塔是技術難度略高,那么麻辣烫湯底則是純粹的秘方難求,還有就是像周蕓蕓給三奶奶的豆腐皮和油豆腐,也跟湯底類似,只要拿到了方子,細細琢磨后,想要做個八|九不離十真的一點兒也不難。

    可星星糖卻是兩方面的高難度。

    其一,想要呈現最終完美成品,起碼要試驗個上百次,乃至更多。這既算是天賦問題,又是個人的習慣問題,畢竟這年頭吃飽的人尚在少數,愿意費心提高口味已是難得,至于外形自然顧不得講究了。

    其二,秘方也是難題。別看周蕓蕓說起來簡單,可這些在她上輩子隨便一百度就能出來的制作方法步驟,擱在這個年代卻是實打實的秘方了。在不知道配方的情況下,想要研究出星星糖的做法,難于上青天。

    兩下一相加,就注定星星糖的受歡迎程度會遠高于麻辣烫。

    周家阿奶告訴周蕓蕓,其實前段時間縣城里已經出現了仿冒版的麻辣烫,招牌完全一樣,里頭的配料也學了個七八成像,當然像魚丸、豆腐皮、油豆腐之類實在學不了的例外。同時,湯底的滋味也不是很好。可誰叫人家賣得便宜呢?雖說不至于太影響周家的買賣,瞅著卻是眼睛疼。

    偏生,這事兒是沒法杜絕的,幸而周家這邊以味道取勝,又占了先機,真正好吃的食客是不會去別家的,就算去了也會回頭,可一些既想嘗個鮮,又舍不得錢的人就是另外一說了。

    有些人就是覺得,吃啥不是吃呢?你吃糕點跟吃餑餑有啥區別?一樣都能吃飽,還省錢呢!跟這種人是說不通道理的,也無需費心說服,只等他手頭寬裕了,自會講究起來。而在此之前,說啥都沒用。

    周蕓蕓是早已習慣了仿冒這種事兒,莫說在這個年代了,她上輩子也沒法杜絕這種情況,誰叫這里是山寨大国呢?

    然而,周蕓蕓是淡定得很,周家阿奶卻是每每想起這事兒都窩了一肚子的火。

    這也難怪,從最早的糖畫糖葫蘆到五彩粽子,再到如今的麻辣烫,仿冒的就沒斷過。也就旋風薯塔仿冒難度太高了,就算真出現了一兩個,周家阿奶都不帶瞅一眼的。

    而如今,瞅著這模樣搶眼味兒香甜的星星糖,周家阿奶眼底里閃爍的光比星星糖更亮堂。只一瞬間,她就想到了這里頭的商機,甚至于都不需要冒著寒風擺攤子,只需要拿個白瓷罐子裝著拿給縣城里糕點鋪子的掌柜瞅一眼,保準就能賣出高價,還不帶費勁兒的!

    不過,有些話還是得問明白的。

    在略冷靜了一會兒后,周家阿奶問道:“好乖乖,你說這玩意兒叫啥名兒?這做法真的不會叫人學了去?”

    周蕓蕓這會兒已經心若死灰了,不過當人絕望到極點后,也就無所謂了,因而她只平靜的道:“這玩意兒叫星星糖,我自個兒起的名字,阿奶要是覺著不好改了就是。做法應該不容易學,要不回頭再買些白霜來,我教教阿奶?”

    現場教學讓你知道初學者做星星糖有多虐。

    “好,明個兒我就叫你大伯跑一趟府城,那里有上好的白霜。”周家阿奶忽的想起了甚么,又道,“既是糖,那這玩意兒會化不?”

    “不會罷。”周蕓蕓一臉無辜的指了指外頭,“阿奶你仔細瞅瞅,外頭都快飄雪籽了,化啥啊!”

    周家阿奶一臉“你以為我傻”的神情望了過去,沒好氣的道:“我說的是往后!大夏天會不會給化了?”

    原本,周蕓蕓是想回答只要好生密封保存在阴涼处,哪里就那么容易化了?可轉念一想,這話題不對勁兒啊!!!

    “阿奶,你的意思是……”周蕓蕓倒不懷疑阿奶疑心上了她,這會兒她擔心的是另一個更為嚴重的問題。

    “我啥意思?我沒意思,就是覺得這玩意兒好得很,回頭咱們多做一些,可以天天賣著玩兒!”周家阿奶笑得見眉不見眼的,“好乖乖你要是能把阿奶教會,那倒是好辦了,不成就只能受累點兒了,回頭阿奶給你買很多很多的好吃的,存下的銀子到時候也給你當嫁妝。”

    周蕓蕓登時無語凝噎。

    她就知道又給自己挖了坑!!!

    教周家阿奶是沒問題,其實她打從心底里就不認為星星糖有多珍貴。可惜,就算她樂意全心全意的教導,也得看阿奶有沒有這個天賦學會。

    真要說起來,周家阿奶一點兒也不笨,相反她那是精明得過了頭。可要不怎么說,尺有所短寸有所長,人就不可能是完美的。

    像周家阿奶,興許是將心力都用在了撈錢方面,像家務活一類的,她雖會做卻真的做不好。女紅繡活那是純粹為難人,就連生火做飯好了,阿奶做出來的吃食只能叫人填飽肚子,真心談不上美味二字。偏如今,周蕓蕓還叫她學會何為色香味俱全,這不是自尋麻煩呢?

    反正毀了周家剩余的那些個白霜,周家阿奶也沒做出個成品來。幸好,雖說模樣寒磣了點兒,味兒還勉強湊合,哪怕周蕓蕓下不了嘴,這不還有一個不挑嘴兒的三囡嗎?左右是甜的,三囡半點兒也不嫌棄的全端走了。

    周蕓蕓原本還想安慰兩句,或者干脆就等明個兒采買齊全了,再教幾回唄。不曾想,周家阿奶回答得異常果斷。

    “好乖乖,看來阿奶真不是這個料,沒法子喲!要不這樣好了,你也別管家里人的飯菜了,左右都是吃食,還能餓死他們不成?只安心做糖,要是缺點兒啥,都告訴阿奶,回頭叫你大伯去府城一并買了。”

    周家阿奶的意思很明白,旁的事情都不重要,就連先前還需要熬煮湯底,這會兒也不用了。既如此,索性將旁的事情都推出去,只安心熬糖即可,這么一算……貌似還是挺折騰人的。

    這廂,周家阿奶還在盤算著,怎樣才能給她的好乖乖減輕點兒負擔,要不索性抬高價碼,人家是薄利多銷,她弄個厚利少銷?這法子倒是不錯,就是仍會免不了累著她的好乖乖。

    那廂,周蕓蕓也盤算開了,她想的是旁的事兒。上次做旋風薯塔,弄得她險些沒給吐了,主要還是她雖刀工不錯,卻壓根不喜歡那些事兒。換句話說,若是她喜歡的事兒,即便天天做也不會嫌煩的。星星糖屬于糕點果子中的其他一類,雖不算傳統糖果,卻也是她較為喜歡的一種,若非如此,她也不會忽的想要做要這玩意兒。正好,阿奶應了她隨便買食材,她要不索性趁機多鼓搗出幾種來?

    “好乖乖……”

    “阿奶……”

    祖孫倆同時開始,又同時失笑不已。周蕓蕓示意阿奶先開口,只聽阿奶笑著道:“仔細想了想,要不你能做多少就做多少,累了乏了就去歇著。這錢呀,是永遠也賺不完的,累著了我的好乖乖那就不成了。”

    “其實也不算累。”周蕓蕓一臉的甜笑,“我只是忽的想起來,既然這星星糖可以染上橘子色兒,那其他的色兒呢?不說跟五彩粽子那般,有好幾個色兒,起碼像多弄兩種罷?像葡萄的紫色,西瓜的紅色……唉,可惜我想起這事兒太晚了,也不知曉山上還有沒有野果子。”

    前些日子周蕓蕓往山上去時,倒是摘了幾個野橘子回來。只是,那橘子明顯已經很老了,能摘到那幾個還是碰巧了,若是一心想要尋到,天知曉哪里還有。

    不曾想,周家阿奶卻完全不擔心。

    “今年是暖冬,想來不會再跟去年那般鬧狼災了,索性叫大山他們兄弟幾個都上山,再叫三囡也去,那丫頭鼻子靈光,聞著點兒好味道就挪不动腳了,保準不會落空。”

    頓了頓,周家阿奶又道:“好乖乖,阿奶問你,還缺甚么不成?”

    野果子問題解決了的話,那么就是最重要的原材料了。

    “白霜呢?家里統共還剩下那么丁點兒白霜,還都被阿奶你用掉了,這會兒是丁點兒都沒了。且要買的話,一定要買品質最好的那種,要不然到時候味道可難保證。對了,阿奶你明個兒會去府城嗎?去的話,再去買幾個模樣好一些的白瓷罐子,雖說東西都是一樣的,可放在白瓷罐子里,瞧著就上檔次,指不定還能碰到冤大頭,將咱們的星星糖包圓了。”

    周蕓蕓又思量了一會兒,琢磨著應該沒啥被遺忘了的,這才點了點頭,表示先這般好了。

    其實,買些模樣好的白瓷罐子一事,周家阿奶先前就已經想到了,只是她也沒料到自家好乖乖竟那般聰明,比起底下一群兒子孫子都要來得更像她。

    次日一早,周家阿奶就喚上倆兒子四孫子,全都是身強体壯的漢子,一行人趕了三輛牛車,浩浩荡荡的出門去了。

    直到人都走了,二伯娘才一臉茫然的走到周蕓蕓跟前,問著:“這是又要作甚?我咋總覺得阿娘就跟那戲文里唱的,山大王帶著小的們下山搶東西去。”

    周蕓蕓險些笑喷出來,還真別說,若是不知曉前因,單看今個兒周家這架勢,真的挺像是攔路打劫的。

    “二伯娘,這不是眼瞅著要過年了,許是阿奶打算多買些好吃好喝的,叫大家過個熱熱鬧鬧的大年。”

    這話一出,二伯娘就跟看二傻子一眼瞅了瞅周蕓蕓,看的后者一臉茫然。

    卻聽二伯娘道:“得了,都不用問了,一準又是蕓蕓你給你阿奶找事兒了。說罷,這回又想干啥?干多久?能留出幾日空檔,叫二山、二河先成親嗎?”

    周蕓蕓目瞪口呆。

    敢情整個家里就她一個二傻子?先前她還道二伯娘憨憨的,看著就不像是個精明的,結果……該說甚么才好?看著精明的大伯娘,實則目光短淺,半點兒內涵都沒有。反而素日里沒啥存在感的二伯娘,卻將事情看得極為透徹?

    等等,還有二山、二河成親那事兒!

    “二伯娘,我猜阿奶最近應該沒心情娶孫媳婦兒了。”周蕓蕓誠心誠意的低頭懺悔,“我昨個兒做的那星星糖叫阿奶瞅著了,她今個兒是去府城買白霜的。買了白霜還不算完,到時候星星糖做好了,估計得分裝起來,那份量也不輕,怕得叫堂哥他們又一通忙活,

    盡管周家大伯得了信兒,第二日就急急的往府城趕了一趟,回來時帶了十大罐的白霜,每一罐二十斤的那種大粗瓷罐子,單是在這上頭就得費不少時間。還有一個,做星星糖最后兩步比較難,可前頭化糖做蜜卻是容易得很,只怕還得使人幫我。”

    “成啊!”二伯娘一拍巴掌,回答得格外痛快,竟是沒有一絲一毫的不樂意。

    周蕓蕓瞧著稀罕,索性開口問道:“二伯娘你不會因著沒娶到兒媳婦兒不高興罷?”

    “娶到兒媳婦兒才叫高興不起來呢!”二伯娘語出驚人,“老話說得好,娶了媳婦兒忘了娘。你看我家大河,以往多惦記我呢,但凡有點兒好東西都拿來孝敬我。再看看如今,人家眼里只有他媳婦兒!哼,就該讓二河晚點兒娶媳婦兒,免得又不搭理我。”

    周蕓蕓無言以對。

    不想二伯娘來了談興,絮絮叨叨的道:“我看你大伯娘就是個傻的,哪家娶媳婦兒是看長相的?我雖沒瞧見過那姑娘究竟啥模樣,倒是聽她說了不老少。甚么臉蛋多白嫩好看啊,身段就跟那柳條兒一樣。你說她是不是傻啊?”

    “……”

    “臉蛋白嫩好看頂個啥用!也就能知曉在娘家啥活兒都不干,這是打量著娶個活祖宗回家供著?還想著娘家侄女親近點兒,以后跟她处得好點兒。嘖嘖,閨女夠親近了罷?咋還跟她处不好呢?”

    “……”

    “我就等著瞧她的熱鬧,回頭二山跟他媳婦兒感情好了,一準不叫下地干活。那活兒誰干?別指望你阿奶能發善心,左右家里有你和三囡在,沒的讓外來媳婦兒閑在屋里的。指不定那些活兒就落在她身上了,到時候還处得好?能好才叫有鬼了。”

    周蕓蕓徹徹底底的沒了言語,滿腦子都是二伯娘說的好有道理,她以前咋完全沒往這方面想的?

    其實,遲鈍也是難免的,畢竟生活環境完全不同。在周蕓蕓上輩子,親戚之間的關系都較為疏離,只能算是有些關聯的各個家庭而已。莫說兄弟姐妹了,就算是父母和子女,一旦成了婚,那也是兩家人了。

    可擱在這里,他們都是一家人,真真正正的一家人。只是,人一多,難免會有親疏遠近,沒事兒時倒也相安無事,有事兒時互相吵嘴也屬尋常。有時候周蕓蕓也在想,到底哪個年代的家庭方式更好一些,大家族還是小家庭?

    說真的,她也不知道。

    如今是在自個兒家里,她又有阿奶護著,自然是千好萬好的。可將來呢?這年頭可沒有單身貴族這種說法,事實上早在她上輩子,曾經的單身貴族也變成了所謂的單身狗,哪怕手頭上捏著再多的錢,再怎么不愁吃喝,也總有某些社會正義感爆棚的大爺大妈湊上來關心所謂的終身大事。

    擱在這年頭,周蕓蕓覺得她肯定是要嫁人的,估計還晚不了!

    翻過年,她就十二歲了。上輩子小學畢業的年紀,這輩子卻差不多可以相看了。像兩位堂嫂都是十五嫁进來的,村里其他人家的姑娘,早的十四歲嫁人,最早也不會超過十七。這么一算,她好像真沒幾年逍遙日子了。

    身畔的二伯娘已經止了話題,將三囡拽到身邊開始念叨才上身就弄臟了的衣裳,氣得三囡擰著身子就是不讓她細看。

    周蕓蕓瞧著互相嫌棄的母女倆,忽的笑開了。

    管他三七二十一,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如今最紧要的就是叫全家人都忙活起來,總不能她一個人干活罷?

    家里人可不知曉她的“壞心眼”,等晚間歸家后,周蕓蕓笑嘻嘻的將白日里想好的法子告知了阿奶。

    法子是將做星星糖的步驟具体劃分為三個步驟。

    第一是將白霜加熱成為冰糖,第二則是將冰糖化為蜜并添加少量蜂蜜,第三才是最后也是最難的步驟,一面翻炒一面加入大顆粒的白霜,使之凝結成結晶体。

    最后一步若是做的不好,會嚴重影響到外觀,所以必須由周蕓蕓親自把關。而前頭兩步就顯得簡單多了,要是連這兩步都完不成,自有周家阿奶收拾。

    同時,周蕓蕓又提出了一件事兒:“我瞧著這冰糖也不錯,要不阿奶也試試賣這個冰糖?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想到這個方子,畢竟實在是太簡單了。”

    “管別人想不想,咱們先賺錢才是真的。”談起賺錢,周家阿奶別提有多干勁兒了,又思及做冰糖完全不需要周蕓蕓插手,當即就下定決心,“多多的做冰糖,大不了薄利多銷!”

    星星糖必須叫高價的原因在于,本身步驟繁復,成本也略高,加上只有周蕓蕓一個人能做,不叫高價豈不是太虧了?

    冰糖就無所謂了,是個人都能做,那就廢話少說,可勁兒的做!!

    面對周蕓蕓時,周家阿奶如同春風拂面一般溫柔;轉身面對周家其他人時,卻是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殘酷。甚至周家阿奶還將做米花糖的法子用在了冰糖上頭,具体步驟倒是簡單,無非就是提前打些模具,趁著糖漿還會凝固前倒入模具中,過后就形成了各種圖案。

    只是米花糖的模具是周家大伯他們自個兒打磨的,冰糖的模具則是由大金折騰出來的,他是真的對這些事兒有了興趣,之前還磨著周家阿爹答應他,年后送他去鐵匠鋪子里待幾個月。

    年后的事情那就年后再說,反正這會兒大金還是很忙活的,在抽空做好了冰糖模具后,周家阿奶大手一揮,這兒用不著你了,哪兒涼快待哪兒去!

    于是,大金就繼續跟周家阿爹四处打游擊戰,給人爆米花去了。當然,擱個三五日的,他們還是會叫上三囡,因為三囡越長越喜慶了,尤其吃起東西來,大老粗都能被她勾出饞蟲來,更別提小孩子們了。

    只這么著,一轉眼又是七八日。

    這一日,周家阿奶親自將冰糖、星星糖分裝起來,用的都是白瓷大肚圓口小罐子,最多也就能放七八兩的量。周家阿奶買來的小罐子數量并不多,按著形狀裝了三罐子的冰糖,又依著顏色裝了五罐子的星星糖。

    冰糖只有方形、圓形和心形三種,其實周蕓蕓也不是畫不出其他形狀來,而是眼瞅著家里人又忙翻天了,決定先消停消停,等回頭都適應了再出歪點子。

    星星糖的本色是純白的,加了橘子汁后就成了淡黄,之后周家人又在山上尋了不少已經口感很柴的姑娘果,勉強弄成了紅色。還有就是先前周蕓蕓和三囡在院子里缠的那株葡萄藤,上頭居然有指甲蓋大小的葡萄,吃當然是不行的,弄出一點兒汁水來卻沒啥問題。

    四種顏色四個罐子,最后一個則是四種的混色兒,也是瞧著最漂亮的一罐。

    另外,米花糖也帶了不少,這個沒啥好矯情的,拿油紙粗略的包了包,直接丟进背簍子里就成。

    而除了裝冰糖和星星糖的白瓷大肚圓口罐子外,周家阿奶也買了不少的細瓷罐子,那容量就大了,三斤五斤十斤的都有,分裝密封好后,仔細的放到堆滿了干稻草的牛車上,為了不引人注意,外頭還圍了一圈的破草席子。

    這回去縣城就不需要那么多人了,畢竟上一回單是白霜,周家阿奶就買了三百斤,還有好多壇子、罐子,三輛馬車都只堪堪夠。

    而這回,一輛牛車也不過裝了大半,周家阿奶帶上倆兒子就往縣城去了。

    臨走前,周蕓蕓還叮囑阿奶在縣城瞅瞅有沒有果子賣,不拘味兒,只要能著色就成。不過,瞅著這般冷的天,估計也夠嗆的。

    其實,糖之類的要想賣上高價,最好還是去府城。可一來府城實在是太遠了,二來如今天氣愈發寒冷,趕路從負擔變成了酷刑。還有一點,雖說縣城是不如府城,可對于高端市場來說,其實也沒差。

    因為周家阿奶從來就沒想過要擺攤出售這些糖果。

    等到了縣城里,周家阿奶使喚倆兒子徑直將牛車弄到了縣城里最好的點心鋪子門口,擺足了架勢后,叫小伙計將掌柜的喚來,這才拿了一罐子冰糖和一罐子混色星星糖給人家瞧。

    不得不說,周家阿奶是真的一肚子生意經,當然也可以索性說她是一肚子壞水。總之,在各種打太極之后,她愣是將冰糖賣出了原本在家時商量好的星星糖價格,而星星糖則賣出了十倍的高價。

    這還不算,在面對掌柜要求加大供應時,周家阿奶更是直言不諱的道,這些糖做起來太費事兒了,尤其天氣太冷了,路上不方便,只能先□□一百斤,星星糖五十斤。至于米花糖,因著就帶來了一竹簍子,且相對而言賣相真的不大好,周家阿奶賺了大錢,心情很好的表示這玩意兒當添頭,要是覺得味兒不錯,下次可以加大供應。

    點心鋪子的掌柜一臉的扭曲,既像是撿到了大便宜的那種樂呵,又像是被剜去了肉一般的劇痛,愣是半晌都沒開口。

    價格甚么的好商量,甭管在哪兒都不缺有錢人。最重要的是,他在縣城里都待了快二十年了,做夢都想去府城的總店。偏這些年來他也沒干出甚么成績來,只這般不好不壞的拖著,如今好不容易得了這些稀罕的糖果子,自是抓紧了不放手。結果……

    一共才一百五十斤,夠干啥啊?!!!

    “周老太太,您先喝口茶歇一歇,再嘗兩塊點心給咱們指點指點。”當了這些年的掌柜,就算再沒本事,這眼力勁兒還是練就出來了。雖說跟著來的倆人都是身強体壯的漢子,可很明顯當家做主的就是這矮胖老太太,掌柜就跟伺候祖宗一樣,將周家阿奶捧得高高的,不求旁的,只求多供應一些。

    結果,茶喝了,點心也吃了,指點甚么的,不就是挑刺嗎?周家阿奶隨口扯了幾句,因著跟周蕓蕓相处多了,她還真就說到了點子上。只可惜,最重要的事情卻沒松口。

    無奈之下,掌柜的只能苦苦哀求,實在是這點兒份量,一拿出去就會被一搶而空的。尤其是星星糖,統共才五十斤,其中二十斤都是純白的,雖說味兒也沒差,可到底沒帶色兒的好看呢!

    最終,周家阿奶表示,冰糖還可以增加供應量,百八十斤也勉強可以。至于星星糖還是免了,或者最多再來個十幾二十斤的,她可不想把她的好乖乖給累著。

    說這些話時,周家阿奶可沒避諱著倆兒子。自然,周家大伯和二伯都聽到了,當下倆人面面相覷,皆苦笑一聲。增加百八十斤冰糖的供應量意味著甚么?全家都得忙活起來不說,基本上倆孩子的親事就可以泡湯了。

    來不及啊!!

    然而,一想到冰糖的價格,甭管是周家大伯還是二伯,這心里頭都是熱乎乎的,不由得在心里念叨著家里總算是有余錢了。

    這不怪他們傻,而是周家阿奶狠狠的忽悠了他們。這道家里這些年來統共也就積攢了一千一百兩銀子,買江家那百來畝水田花掉了一千兩,之后的契稅又去了六十多兩,剩下的錢又要給二山二河置辦聘禮,以及給家里人買衣裳料子等等。對了,麻辣烫的原料配菜上頭也花費了不少錢。

    總之,周家阿奶格外篤定的告訴他們,家里沒錢了!!

    周家大伯和二伯都不是甚么精明的主兒,他們完全就沒意識到自己受騙了,畢竟對于周家阿奶究竟有多少錢,他們就沒個底兒。只是因著一千一百兩這般巨款太嚇人了,加上當時周家阿奶說話時又太篤定了,幾下一相加,愣是完完全全的相信了。

    然而,他們卻忘了計算很重要的一筆錢,那就是麻辣烫。

    五处麻辣烫攤子,一天至少能賺上千個大錢,也就是好幾兩銀子。要是遇到趕場子或者其他節日時,賺的錢更是翻倍的。基本上,每個月都能給周家入賬三四百兩,而他們從七月秋收以后就開始做麻辣烫了,直到十一月才停止。

    呵呵,周家阿奶會沒錢?也就這倆憨貨會相信!

    不過這會兒聽了掌柜的話,周家大伯和二伯是真的放松了。說真的,苦點兒累點兒不算啥,就怕忙忙碌碌一整年卻沒攢下多少錢,甚至于有時候碰上災荒年,連口糧都沒有攢夠。真要是那樣,才叫人間慘劇。

    像周家如今這般,已經算是神仙般的好日子了。

    回頭,周家阿奶跟掌柜商量妥當了,就喚上倆兒子去縣城里轉悠了一圈。還真別說,縣城里的東西就是多,尤其附近的一些村民、山民,那是見著好東西都會攢著,抽空就來縣城賣,像干菌菇、山核桃、芝麻等等,哪怕各家數量都不多,卻因著周家阿奶看到了就買,回頭愣是拉了小半車回了家。

    回家之后,又是漫長的忙碌。

    這一忙直接就忙到了小年夜,擱在往年,就算家里條件不是很好,這一日也都是熱熱鬧鬧過的。然而今年,因著周家阿奶跟人家掌柜的說好了,明個兒一早就要去縣城送貨,鬧得周家愣是沒法好好過個小年夜。

    萬幸的是,周家阿奶也不是這般不講道理的人,雖說沒法安生過節,可她還是想出了一個絕妙的好主意。

    家里每個人不分年歲,都發了一個二兩銀子的小銀錠。

    一下子,不滿和抱怨全消失得無影無蹤,每個人面上都是笑呵呵的,愣是忙到了大半夜才去歇著。

    次日,仍是周家阿奶帶著倆兒子往縣城去了,一去就是大半日,等傍晚回家時,果不其然又拖了半車的東西,各種各樣的啥玩意兒都有,簡直就跟大掃荡似的。自然,沒人會因此感到不喜,而是在得了周家阿奶的允許后,皆紛紛涌上來挑選著自己喜歡的東西。

    新年終于要到來了,且完完全全松快下來的新年。哪怕明知道以周家阿奶的性子,來年絕對會接著繼續干活,至少這幾日是真的松快下來了

    然而,二山和二河還在望眼欲穿的等著他們的媳婦兒。

    啥時候才能過上媳婦兒孩子熱炕頭的生活呢?

    壞心眼兒的周蕓蕓拖著三囡在說悄悄話:“三囡,想不想吃更稀罕的吃食?香香甜甜暖糯可口的……”

    “吃吃吃!!”

    三囡才不管究竟是啥,有吃的就是這世上最幸福的事情了。得了“鼓舞”的周蕓蕓當下就開始琢磨了,不是琢磨將吃食做得既好看又好吃,而是既能叫家里人學會又不叫外人偷學了去。簡而言之,就是繼續忙罷!

    年后就是元宵節,鮮肉元宵、水果元宵、五彩元宵,還有她上輩子最爱的干吃湯圓!

    少年郎,你們都還太年輕了,事業可比娶媳婦兒來得更為重要!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