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小說:蕓蕓的舒心生活 作者:寒小期

    周蕓蕓心下一动,想起了上輩子那些個圖案各異色彩斑斕的布藝玩具、抱枕等等。雖說她本人不擅長女紅,可想來做抱枕要比繡荷包簡單多了,一個只是剪裁和縫紉,另一個卻是要仔細布局盤算再繡上去,想也知道哪個難度更大了。

    二房和三房如今都各有各的事情要做,如今看來,就算發不了大財,過好日子卻是沒有問題的。雖說將大房瞥下并非出自于本意,可長此以往下去,幾房之間是鐵定會鬧矛盾的。事實上,矛盾早已暗藏,只是因著時間尚短,加上有周家阿奶壓著,這才沒有顯露出來。可誰能保證以后還會如此?

    正好,因著三囡的提醒,周蕓蕓想到了一個好法子。

    這年頭,其實已經出現布藝玩具了,可惜花樣太少了,基本上也就一個布老虎,或者是虎頭鞋虎頭帽之類的,簡單喜慶的动物衣裳。周蕓蕓要做的就是將她會的那幾種卡通q版动物畫下來了,讓大堂嫂和秀娘妯娌兩個一道兒做,這玩意兒看起來難,其實對于擅長手工活兒的人來說,真心不算啥,哪怕一天做上兩三個,回頭趕場子去賣或者干脆上縣城、府城售賣,鐵定不愁賣。

    想做就做!

    周蕓蕓回頭就跑到大金那屋,把他先前用剩下的舊筆墨紙硯拿出來,提筆就畫。只是,這一提筆,周蕓蕓就知道她又高估自己了。

    甭管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她就沒怎么接觸過毛筆,哪怕先前學了廚藝,那也跟毛筆無關,就是叫她裱花,也好過于拿著软趴趴的毛筆在皺巴巴的宣紙上寫東西。

    費了一張紙之后,周蕓蕓果斷的選擇了放棄,回頭就去灶眼里扒拉了一根半長不短的其中一頭已經被燒成焦炭的細木條,直接在地上畫了起來。一開始,她也不敢畫太過于復雜的,甚至連卡通q版都放棄,只畫了幾只類人形的長耳兔。

    雖說只有一種形態,卻可以搭配各種顏色。周蕓蕓也吃不準大堂嫂會不會聽她的,因此索性只先確定了六七個花樣,回頭將行人先喚出來瞧了瞧,見她極為感興趣后,才叫她先試著做一排長耳兔,內胚都一樣,就是套在身上的衣裳不同,這個倒是不難,畢竟不用刺繡,只需要將小衣裳裁剪好縫起來就成。

    一開始,大堂嫂做得的確很慢,可很快她的动作就快起來了。第一只長耳兔費了一個多時辰,道第二個、第三個時,差不多半個時辰就可以了。唯一的問題是,周家阿奶先前買的料子雖然多,單花色卻并不算很多,后來還是周蕓蕓想起來阿奶曾經塞給她不少辣眼睛的料子,這才回屋拿了些出來,總算叫大堂嫂湊足夠了六個長耳兔。

    跟威風凜凜的布老虎不同,長耳兔本身就是软软的,加上大堂嫂特地選了較為花哨的顏色,先前做時還不明顯,如今擺在一起一看,倒是極有意思。

    秀娘看著眼熱,也想跟著做,卻又不愿意搶大堂嫂的買賣,當下只眼巴巴的瞅著周蕓蕓,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周蕓蕓被她這顏色盯得頭皮發麻,索性瞎出主意。

    “三堂嫂你要不要試著做一做蘋果、橘子之類的蔬果呢?我覺得那樣比較簡單些,或者干脆做的大一些,可以抱在懷里,也可以當枕頭使?試試看罷,頭一次也不用做得太多,過幾日趕場子時賣賣看,要是賣的好,再做也來得及。”

    考慮到做買賣的事兒自己也不是很擅長,周蕓蕓不敢把話給說死了,只能大致上提點兩句。好在,這買賣幾乎不需要甚么成本,哪怕最后一個都沒賣掉,也不過是白費了力氣,至于做好的布偶玩具,完全可以等大堂嫂生了以后給她家孩子玩兒。

    當然,最好還是能賣出去,多少也是一筆进項不說,且這買賣跟大伯娘還沒多大關系,就是她想要……應該不至于要的走罷?

    對于大伯娘這等腦回路跟自己完全不同的人,周蕓蕓如今是愈發不能理解了。好在,甭管怎么說周家還有阿奶在,況且照如今看來,秀娘就不是個好惹的角色,有她在,都不需要周家阿奶也能叫大伯娘不主动上前尋麻煩。

    眼見倆嫂子都去研究針線活兒了,周蕓蕓算是徹底輕松下來了。這一輕松,她就忍不住折騰自己。

    先前,周家這頭置辦了不少好東西,全是周家阿奶瞅著自家有錢了,就上趕著買了一堆好東西。當然,其實說白了也不是甚么稀罕物件,不過就是大量的糯米之類的,先前是打量著熬糖用的,偏之前周家忙活得很,哪個也沒空來熬糖,索性就將這事兒拋到了腦后。如今,周蕓蕓瞅著自己反正也沒啥事兒要做,索性就折騰起剩余的糯米來了。

    還真別說,周家阿奶買東西真有一股子狠勁兒,那絕對是拿東西當仇人似的人家都是幾斤、十幾斤的買,唯獨只有她,每次出門必是空著手或者揣著一個空籃筐、背簍之類的,可每次回家卻是真正的大包小包滿載而歸。這糯米也是當初周蕓蕓點名買的,她的意思是買個十幾二十斤的,以備不時之需,結果當時周家阿奶手頭上有銀錢,一口氣買了幾百斤,就這么堆在糧倉里占著地方。

    周蕓蕓稱了約莫二十斤糯米,配上其他配料,又喚了三囡幫她看著火,熬起了好久不曾碰的土糖塊。

    土糖塊這玩意兒味兒重,吃慣了細膩甜口的星星糖,很難再度接受土糖塊。倒是三囡挺高興的,于她而言,只要是糖就一定是好東西。

    夕阳西下,周家這頭一派溫馨。

    大堂嫂和秀娘倆人坐在堂屋門口的廊下,一人一把竹椅子,低頭做著針線活兒,身畔各有一個竹籃子,里頭放著不少的針頭線腦并布料子。而另一邊靠灶間這塊,單遠遠的聞著就感覺到一股子甜味兒,都不用細瞧就知曉周蕓蕓姐倆又在折騰好吃的了。

    原本是極為溫馨的氣氛,冷不丁的從院門口竄出來一只龐然大物,不對,應該是兩只。

    恰好此時,秀娘一抬頭……

    “天啊!!!”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