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小說:蕓蕓的舒心生活 作者:寒小期

    第116章

    總的來說,孟秀才還是很靠譜的,就算從未養過八哥,他還是鼓搗出了一份比較正常的飯菜。其實就是拿昨個兒的冷飯熱了一下,又倒了點兒豆子和玉米,淺淺的擱了一盤子,還拿了個碗裝了半碗清水,兩樣一起擱在了廊下的大青磚上。

    “開飯啦!!”

    方才還要死要活的小八,在看到這一幕后,直接收了翅膀俯沖到地上,在開动之前還不忘仰著頭先嚎一嗓子。

    尚在里屋的周蕓蕓是早已習慣了這貨的畫風,孟秀才卻被它唬了一跳,撇開旁的不說,八哥那尖銳刺耳的聲音徒然在耳畔響起,還真有些嚇人。

    苦笑著搖了搖頭,孟秀才轉身再度回了灶間,拿了個托盤盛好了飯菜,往屋里走去。

    極為簡單的三菜一湯并兩碗米飯,雖說孟秀才只會最基礎的蒸熟飯菜,可因著這些飯菜都是昨個兒特地留下來的好料,盡管隔了一夜,味道卻還是挺不錯的。

    周蕓蕓跟孟秀才兩人,一個坐在拔步床上,一個坐在床沿上,中間擱了個小炕桌,皆吃得津津有味的。

    吃了個七八分飽,孟秀才忽的道:“今個兒可能會來幾位客人,也是我的同窗好友,只是昨個兒恰巧事兒絆住了,估摸著不是今個兒就是明個兒會過來一趟。”

    “可需要我做什么?”周蕓蕓不大確定的回道。

    “也不用刻意如何……這樣吧,倘若他們是自個兒過來的,到時候幫我沏壺茶便好。要是他們帶了女眷過來,你就陪著聊聊如何?”孟秀才用商量的口吻道,“要是不喜歡也無妨,左右也就是應酬,畢竟相識多年,我成親他們是鐵定要來湊個熱鬧的。”

    “成,我記著了。”周蕓蕓一口答應下來,像這種太太團的交際其實不算太難,畢竟互相之間既沒有利益沖突又沒有矛盾糾葛,除非是攤上傅家那倆口子,不然就算不投緣,也都是客客氣氣的。

    待用完了飯菜,周蕓蕓也略緩了一些,想著已經叫孟秀才做了午膳,于情于理碗筷也該由他洗才是。又想著保不準待會兒真就有客人來了,便掙扎著起身換了衣裳。不想,等她折騰好自己,孟秀才已經將碗筷洗好晾干,連灶間都已經歸整妥當了。

    見周蕓蕓一臉愕然的站在灶間門口,孟秀才淡笑著道:“便是我爹娘還在世時,我也常做這些。想來,你娘家的叔伯兄弟也會做活兒吧?”

    那怎么一樣呢?周蕓蕓剛要反駁,忽的就住了口。

    其實還真沒啥不一樣的,試想想她上輩子不也念書嗎?就算父母尚在世時,洗個碗筷曬個衣服那就是常事,除非是嬌寵得不像樣的,尋常人家不都會叫孩子干些力所能及的家務活兒嗎?

    再一想,周蕓蕓覺得她可能真是被大伯娘給誤導了。

    當下便道:“我原也沒接觸過其他的讀書人,只家里的三山哥素日里從不干活兒,連一日三餐都是給送到他屋里的。”

    孟秀才蹙著眉,道:“寒門出身的讀書人不能一味的追求做學問,畢竟科舉之途艱難險阻,究竟能否越過那一道道坎,誰也不清楚。”

    “那要是越不過呢?”周蕓蕓挑眉。

    “學過一技之長還是有必要的,當然最好這一技之長能跟學問融為一体。我學的是書畫,且比起繪畫更為擅長的是書法。當初考慮的就是下場考試時,除了應對答題外,一筆好字也能給考官留下好印象。再一個,若是將來沒能出仕,有一技之長起碼能養家糊口。”

    其實周蕓蕓也就是隨口這么一問,倒是得了孟秀才無比認真的回答。仔細一想,事實也確實如此,畢竟古時的科舉太難了,用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來形容都一點兒也不夸張。

    反過來說,連孟秀才這個公認的天才都生怕自己無法考中,周三山是哪里來的自信一定能考過的?周蕓蕓在心底里默默嘆息,真是叫周家阿奶給說中了,這人怕是早已給養廢了。

    才這么想著,就看到迎面一個黑影撲騰著飛了過來,還自帶環繞式音效:“好乖乖,阿奶的好乖乖,沒事兒去屋里歇著,外頭冷得很……”

    孟秀才一臉無語凝噎的望著周蕓蕓。

    這要是沒見識過小八先前狂暴的樣子,單看這會兒的情形,聽著那溫柔得都能掐出水來的調兒,絕對會誤認為這是只好鳥。可惜,改變形象來得太晚了,起碼孟秀才是沒法立馬對它改觀的。再轉念一想,這是不是證明周家阿奶在周家就是這么個……德行?!

    再看周蕓蕓一臉尷尬的神情,孟秀才悟了:“看來村里人的說法真是半點兒沒錯,你阿奶確實是將你放在心尖尖上疼爱的。”

    “呃……阿奶是很疼我。”周蕓蕓還能說什么?其實關鍵就不在于周家阿奶對她如何,而是這無比慘痛的對比。

    提起其他的兒孫不是廢物就是蠢貨,一旦說起周蕓蕓,那就是好乖乖長好乖乖短的,不單滿嘴的好話,連語氣都變得溫柔如水,就跟摻了蜜一般甜。

    這么一對比,愈發顯出周蕓蕓的受寵程度,也愈發的襯托出周家其他人悲慘的人生。

    正思量中,小八已經撲騰著翅膀飛到了周蕓蕓跟前,且熟門熟路的落在了她的肩膀上,也沒再開口,只側著頭撥弄著自己的羽毛,一副乖巧到不得了的可爱模樣。

    忽的,外頭傳來敲門聲。

    不等孟秀才和周蕓蕓有所反應,小八徒然間一飛沖天,尖銳的聲音再度響起:“王氏你個蠢貨!人家是腦子进了水,老娘看你就是腦子进了屎!!一天到晚的窮折騰,就知曉你的寶貝兒子!老娘看他就是個廢物!廢物廢物廢物!!!!!還不快去干活兒!!!!!!!”

    孟秀才:……周家真是一個畫風清奇的人家。

    周蕓蕓:……我選擇死亡。

    再怎么被小八驚嚇到,也仍是不能不管院子外頭的客人。

    客人就是方才孟秀才提到過的昨個兒有事沖撞沒法過來的同窗好友,一共有兩人,還是堂兄弟倆,出身耕讀之家,素日里跟孟秀才關系不錯,還在最初孟家二老出事時,幫過孟秀才不少忙。

    興許是生怕周蕓蕓這個新进門的小媳婦兒面皮薄,盡管他倆都娶了媳婦兒,今個兒卻不曾帶來,只倆人帶了四色糕點并兩套書籍上門拜訪。

    周蕓蕓趕紧去沏茶,幸好方才孟秀才已經拿大銅壺裝滿了水擱在爐子上坐著,如今已經滾烫了。周蕓蕓又從碗柜里拿出了半包昨個兒用剩的茶葉,確定這是上等品后,才沏了壺茶送到了前院正堂里。

    ……

    ……

    正堂里,來拜訪的倆兄弟之一的弟弟正一臉好奇的望著小八,偏小八完全不理會他,只停在太師椅的椅背上,側著頭撥弄羽毛。

    ——直到周蕓蕓端著茶走了进來。

    “好乖乖,阿奶的好乖乖咋又在做活兒了?大山家的、二山家的……一個個都是憊懶東西,看老娘不收拾你們!!!”

    小八一秒從溫柔似水轉為狂暴狠戾,才這么說著,就立馬撲騰著翅膀飛了出去,看似真打算找那些個憊懶東西算賬去了。

    周蕓蕓默默的望著小八從身畔飛過,半點兒想要阻止的想法都沒有,直到那貨飛到外頭去了,她才故作鎮定的將茶擱在客人和孟秀才手邊的小幾上,笑著讓他們用茶。

    孟秀才也有意無意的忽視了方才小八的舉动,只簡單的介紹道:“這便是我的妻子,周氏。回頭若是得了空,倒可以讓她跟兩位嫂子聚聚。”

    “好說好說。”

    “比起這個,謹元老弟,你家這八哥好生聰明!我家老爺子也有一只八哥,只會兩個字兩個字的往外蹦,全然沒有你家這八哥的靈性!”

    “小弟!別胡鬧。”

    “本來就是!我說要不下回咱們把老爺子的八哥給偷出來比比?興許跟聰明鳥待久了,那蠢貨就開竅了呢!”

    ……

    周蕓蕓一臉抽抽的看著這兩位客人,又側過頭去瞧孟秀才,卻見孟秀才向自己微微頷首,示意完全不需要理會那倆人。既如此,周蕓蕓自是不客氣了,行了個禮后便自行離開了。

    直到她走出了正堂,還能聽到后頭倆人的過招聲,不過最終還是那位看起來成熟穩重的哥哥占了優。

    卻聽那人冷笑一聲:“真照你這么說,你都跟謹元老弟認識那么久了,怎的依舊沒有開竅呢?”

    只這么一句話下去,先前還活蹦亂跳,精神頭各種好的弟弟瞬間就蔫吧了。

    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

    連親堂弟都這么下得去手懟,人干事兒?!

    見這倆人又懟上了,本該上前緩和氣氛的孟秀才卻是一臉的無所謂,只端著茶杯慢悠悠的品著茶,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孟秀才當然不著急了,要知道,類似的情形早幾年他就見識了無數回了。興許剛開始他還真急過,可次數一多,還有誰會在乎呢?之前還想著這倆心智尚未成熟,想來等往后年歲長了自然會好的。如今看來,別說及冠并娶妻生子了,怕只怕再過個十幾二十年,這倆仍舊是那副德行。

    ……

    ……

    周蕓蕓可不知曉前院正堂里有人正生無可恋呢,既然孟秀才都說了不需要她招待客人,她自是樂得輕松自在。

    從前院走到后院,盡管身子骨還是有些乏力,可她并沒有回房歇著,而是慢悠悠的繞著彎兒。

    說起來,孟家的二进院子該是最傳統的那種民居建筑,從院門进來是一排倒座房,正對著垂花門。进了垂花門則是影壁,繞過影壁后便是寬敞的前院了。

    前院的地盤略有些小,除了一大片鋪著大青磚的空地外,也就只兩棵上了年份的石榴樹,之外便是正堂和左右兩邊的偏廳,以及東面的灶間和糧倉,并右面的雜物間和柴房了。

    至于后院,既可以從偏廳旁的小徑過去,也可以直接從正堂后頭进入。相較于前院那寬敞的空地,后院顯得略有些小。不過,那也是因著房舍占地比較大的緣故,畢竟前院是用來招待客人的,后院才是住家。

    整個后院正面是正房和左右耳房,以及各兩間的東西廂房。每一間都是方方正正的,且皆被周家阿奶布置得格外奢華精致。

    話說回來,周蕓蕓還沒仔細逛過家里,又因著今個兒家中來了客人,她便索性徑直去了西面的耳房。原因無他,那里頭擱著她所有的嫁奩。

    足足七十二抬嫁奩,雖說在昨個兒都擺在院子里、廊下任人參觀,不過在賓客離開后,周家阿奶就打發家里人將所有的嫁奩都抬到了西耳房里,分門別類的擺放整齊。又因著早先就有想過將西耳房當庫房使,因而整個西耳房幾乎沒擺什么家具,全堆著一個個碩大的嫁奩。

    周蕓蕓大致上是知曉自己的嫁妝有哪些,可因著周家人多,騰不出那么多地方擺嫁奩,所以先前那些個嫁奩都是一個個摞在一起的。因此,就算周蕓蕓知曉自己的嫁妝是什么,也沒有直觀的瞧過,頂多也就是抬嫁奩的時候,伸長脖子瞄了兩眼。

    那到底還是有所不同的,這不,在親眼瞧著這七十二抬嫁妝整整齊齊的擺在西耳房的地上,并且將原本空空荡荡的房間擠了個滿滿當當后,周蕓蕓莫名的就有些感傷了。

    她原以為自己很坚強,萬萬沒有想到才離開家不到一天,就已經開始想念那個处处溫馨的家了。

    “好乖乖,阿奶的好乖乖……”

    正傷感著呢,忽聽外頭傳來小八高亢嘹亮的叫聲,周蕓蕓登時無語凝噎,剛培養出來的傷感氣氛瞬間就被破壞了個一干二凈。

    回身走出西耳房,周蕓蕓正好看到小八撲騰著沖进了正房里,立馬止住腳步,挑眉問道:“你要不要回周家去?要的話,等三日回門那天我把你送回去。”

    也是因著小八素日里表現得太聰明了,以至于周蕓蕓覺得它應該能聽懂自己的話。然而事實上,小八只能根據幾個具体的關鍵詞來選擇性的回答問題。

    這會兒,小八就抓住了“周家”這兩個字。

    “周家!周家!我老周家真的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了,才攤上王氏那個糟心婆娘!!都給老娘等著,等好乖乖嫁出去了,看老娘不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敢算計老娘的好乖乖!!找死呢!!!!!!!”

    周蕓蕓:………………

    算了,她還是繼續整理她的嫁妝去吧。

    一臉無奈的周蕓蕓索性將小八轟出了正房,叫它隨便往院子哪里晃悠去。也虧得小八原本就不怎么黏周蕓蕓,加上這會兒它吃飽喝足了,很是痛快得撇下周蕓蕓,胡亂撲騰得飛到前頭去了。

    打發走了小麻煩精,周蕓蕓回頭就將所有的嫁奩都打開,又取了個裝首飾的匣子,先費勁的將每個嫁奩里的壓箱錢給掏了出來。

    周蕓蕓的壓箱錢是周家阿奶特地花了大價錢叫人打的,全是五兩重的小金餅,正反兩面都是祥瑞圖案,單是這個做工怕是也要花不少錢。至于數量,每一抬嫁奩的四個角落里都有,七十二抬嫁奩便是二百八十八塊,擱一塊兒得上百斤重呢。

    好在金子這玩意兒份量雖重,体積卻小。周蕓蕓一塊塊的把壓箱金子都掏出來,擱在小匣子里,裝滿一多半時,才抱著去了東耳房那頭。

    別小看了這大半匣子的金餅,論份量少說也有二三十斤。費勁兒的抱去了東耳房后,周蕓蕓打開了四開門的大衣柜,格外嫻熟的打開位于后頭的暗格,將金餅一塊塊的擺放妥當。

    說來這暗格還是周蕓蕓跟周家阿奶說的,當然她沒說的那么仔細,只道以往趕場子時,無意間聽人說起的,至于該在哪里設置暗格,具体又該怎么做……

    她完全不知道。

    當然,周家阿奶也不知道。

    好在這卻是難不倒周家阿奶,她直接將這個麻煩丟給了傻兒子,由傻兒子將事兒辦妥當后,再叫人教會了她。之后,她再回頭一五一十的教給周蕓蕓。

    甚至為了以防出錯,周家阿奶還特地拿了個巴掌大的四開門衣柜叫周蕓蕓實地演練。好在那樣品雖小,做得卻是無比精巧,也因此即便頭一次見到實物,周蕓蕓用起來還是很順手的。

    卻說歸整壓箱金子這個事兒,看似不難卻格外的繁瑣,愣是花了周蕓蕓兩刻鐘時間才妥當。之后,她又分幾次將金銀首飾都搬到了東耳房里,式樣簡單適合日常使用的,就拿出來擱到梳妝臺里,其余一看就不可能佩戴出去的赤金頭面等等,自然都要歸整妥當。

    別看周蕓蕓的嫁妝價值頗高,其實最值錢的就這兩樣。

    壓箱金子估摸著能值個一萬五千兩銀子,金銀首飾則絕對不下一萬兩銀子。除了這些之外,便是周家阿奶特地給她買的二十三套門面房了,加一塊少說也要三千兩銀子。至于剩下的衣裳、料子、擺件、器皿等等,盡管也值不少錢,卻是無論如何也比不上前頭這些的。

    周蕓蕓只歸整了最值錢的壓箱金子以及金銀首飾,至于門面房的地契和房契,則是被她塞到了首飾匣子的底層,并連同匣子一并擱在了梳妝臺的柜子里。

    做完這些個事兒,已經是下半晌了。周蕓蕓直起腰板,只覺得累得慌,又吃不準來的客人是否要留下用晚飯,便打算去前院瞧瞧情況。

    彼時,周蕓蕓尚且不知曉,客人之一干出了多么喪心病狂的事兒。

    ……

    ……

    來孟家拜訪的兩位學子姓柳,倆人身上皆是秀才功名。他倆的天賦興許并不如孟秀才,好賴也在父母長輩的督促下,在及冠前考上了秀才,也就是孟秀才守孝錯過的那一次。

    依著原本的人生軌跡,柳家兩兄弟得比孟秀才晚三年下場考舉人,且基本上沒啥通過的可能。如今,因著孟秀才意外的守孝三年,他們仨倒是湊到了一塊兒,只是對于柳家兩兄弟而言,希望仍然渺茫。

    萬幸的是,柳家的情況跟孟家截然不同,哪怕離富貴還有很長一段距離,柳家也完全不愁吃穿。事實上,作為耕讀之家,柳家一門所有的男丁皆選擇了讀書這條路,女眷則負責照顧家里人,偶爾做些女紅。至于家里頭的生計則全倚賴田間出產。

    其實,如今的周家也完全可以如此。

    一般的主家和佃農的分成都是七三開。主家什么都不用干,只出了地就可以拿大頭;佃農累死累活的干一年,卻只能拿小頭,便是如此也只有賃不到田地的佃農,沒有雇不到佃農的主家。也就是說,但凡擁有足夠的田產,哪怕一輩子什么都不干,也絕對餓不死凍不著。

    柳家也不過擁有上百畝田產,比周家少多了,倒是跟三囡名下的田產差不多。不同的是,柳家已經傳承了好幾代了,早已習慣了這種生活模式。

    而周家那頭,因著當家做主的人是周家阿奶,她又素來標榜廢物不用活著,倒是真沒人敢光歇著不干活兒。

    撇開周家不說,像柳家這種情況的人家并不在少數,畢竟勤勞致富可比不上一朝登朝堂,若真的毫無天賦也就算了,大不了幫著家里收收租子算算賬目,但凡稍微有點兒出息的,那就絕對會一直走這條路。

    來孟家拜訪的這兩位柳秀才便是如此,哪怕明知曉更进一步的希望渺茫,他們還是坚持要去試試看。當然,在這之前跟真正有天賦的人搞好關系是很有必要的,畢竟柳家世代走的都是這條路,即便自個兒不行,那后代子孫呢?多個朋友還多條路呢。能交到一個真正有天賦的讀書人,偷笑還來不及,這得多傻才會故意上趕著去得罪人呢?他們又不是傅家那萬年老二!

    這不,聊得歡了,柳家那小的又想起了小八,一個沒忍住就建議道:“謹元老弟,我看你家這八哥聰慧得很,老弟你何不教它四書五經呢?便是三字經也好呢!”

    正常人對于這么個日狗的建議,多半都是嗤之以鼻的,偏生孟秀才他跟正常人還有那么一小段距離,哪怕相差得不是很多,乍一聽這話,他還真就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言之有理。”

    “對吧?都說有教無類,就算是只鳥兒,只要有能耐咱們也得給它機會。就跟我上回在老弟你家見到的那學生一樣,是沒天賦了點兒,考個童生估計都夠嗆,你不一樣教他了嗎?有教無類!”

    ……

    “有教無類!有教無類!累累累累累累!!周大牛你個蠢貨!除了會叫累你還會干啥?你砸不上天呢?!!!!!!!!”

    誰也沒有想到,正當他們聊著呢,小八在圍著孟家自家并左右鄰居各一圈后,又再度撲騰著翅膀回到了前院正堂里。這在小八看來是很正常的,老娘哪兒不能去呢?當然,這也得拜只有正堂和后院耳房有人所賜,誰不想湊個熱鬧呢?就算小八是鳥兒也不妨礙它湊熱鬧不是嗎?

    饒是孟秀才這種本身就異于常人的人,也有些吃不消小八了,柳家倆兄弟直接就傻眼了。傻眼過后,卻是驚嘆連連。

    “確實是聰慧異常,要是謹元老弟愿意割爱的話,怕是賣個百兩銀子都使得!”柳家小弟贊嘆道。

    不等孟秀才開口,小八就飛撲上去親自懟人:“賣!賣!賣你個頭!老娘把你提腳賣了!!”

    柳家小弟被噎住了,眼瞅著小八就要撲上來啄他,趕紧側身躲閃。

    恰此時,周蕓蕓趕到了。

    “小八!你再折騰回頭我叫阿奶拔了你的毛,把你丟鍋里燉著吃!!”周蕓蕓氣瘋了,別看小八個頭小小的,可它要是真的上去懟人的話,那絕對是招招見血的。關鍵是它能飛,干一票它就飛天,保管叫你吃了虧還無处發泄,氣死了都活該。好在小八也有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怕死了周家阿奶,雖沒法叫它不再鬧騰,起碼短時間鎮壓還是沒問題的。

    這不,小八聽得這話后,立刻回身沖出了屋子,偏它一面飛著還一面在嘴里叨叨著:“考個童生都夠嗆!夠嗆!!夠嗆!!!”

    周蕓蕓愣了一下,一時間壓根就沒聽懂小八這說的是啥,只是這會兒小八已經飛走了,她總不能當著客人的面追上去詢問,又想著估計不知從哪里聽來的閑話,也沒太在意,而是上前委婉的表示要挽留兩位客人用晚飯。

    孟秀才和柳家這兩兄弟皆怔了怔,這才反應過來方才聊得太熱鬧,竟是將時間給忘了,忙起身告辭,只道家里還有事兒,等真正閑下來了再過來拜訪。

    因著孟秀才并未竭力挽留,周蕓蕓自然也就意思一下便松口了,倆人一道兒將客人送出了家門,關好院門后才返回了后院。

    “柳家前些日子出了點兒事情,雖不大卻繁瑣得很,加上他們這一代能耐的人不多,多半都是死讀書腦子不開竅的,這才累得他倆忙里忙外的。”回后院的路上,孟秀才隨口解釋著,表示柳家確是有要事,而非推辭之言。

    周蕓蕓其實并不關心那兩位的情況,雖看著是不難相处,可很明顯兩家的差距略大。這里的差距還不單單指的是家境,而是做派,哪怕周蕓蕓沒學到周家阿奶的彪悍為人,也不太能接受家人什么事兒都不做,只一副學子做派。

    事實上,周蕓蕓即便在娘家再怎么受寵,該學的本事也一樣沒有落下。

    煮飯做菜就不用提了,連她最不擅長的針織女紅,那也僅僅是不擅長而非不會。除此之外,無論是家務活兒還是練攤做買賣,她都能上手,唯一有問題的估計就是下地干農活了。可農活兒這種事兒,考驗的不單是技術,還有体力,女子除非是跟葛氏那種天生神力,不然都不適合當莊稼把式,這是天生的沒辦法。

    其實孟秀才的想法跟周蕓蕓類似,只是比起周蕓蕓,他更不爱多管閑事兒,因而別說是柳家那頭了,他甚至有想過自家也雇人,畢竟在他看來,周蕓蕓不像是個能干活兒的。

    正好說到了這事兒,孟秀才便道:“我方才隨口問了問,前頭街面上正好有一家牙行,不如咱們過兩日也去瞧瞧,哪怕只雇個灑掃煮飯的婆子也好。”

    周蕓蕓卻是一臉的詫異:“費那事兒做什么?”

    雖說早先孟秀才也提過這茬,可那會兒周蕓蕓是真沒在意,她還倒是雇個短工干一些類似于修繕房屋的事兒,至于日常的家務活兒,她是真沒想過交由旁人來做。

    又見孟秀才一臉的認真,周蕓蕓想了想,便道:“要不先緩緩,明個兒再歇一日,后天咱們要回門,等這些事兒都妥了,我再跟街坊鄰居打聽打聽。我看灶間里的水缸都是滿的,想來這兒附近就有水井,估計也有賣柴禾、木炭的,要是這倆解決了,旁的事兒真不難。”

    孟秀才到底是在縣城里生活過的人,聽了這話便道:“自是有的。我記得每日早晚都有水車來賣水,賣柴禾、木炭的更不少。對了,夜香只要送到后門旁放著,在天亮之前,就會有人來收的。”

    確實挺方便的。

    周蕓蕓點頭表示記下了,若非身子骨疲乏,她還真想立刻出去打聽打聽。好在這些事兒并不急于一時,倆人便略吃了點兒飯菜,早早的歇下了。

    歇下了……

    下了……

    了……

    永遠不要相信男人說的早點兒歇下這種話,哪怕孟秀才長得一臉正直,說這話那叫一個正義凜然,然而便是如此也無法掩蓋他是個男人這個事實。

    虧得周蕓蕓這般信任他,在他提出昨個兒晚間太累了,左右今個兒也沒啥要紧事兒,不如早早歇下好生休息時,居然還頗為感动。誰知道等真的洗漱完畢上了拔步床,再把床幔一放下……

    呵呵噠!

    再信這話,她就是傻子!!

    一夜酣戰之后,周蕓蕓再度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也不知過了多久,小八凄厲無比的慘叫聲再度響起時,她才慢悠悠的醒轉過來。

    昨個兒小八是被安置在了后院正房里,也就是離小倆口所在的臥房只隔了一道房門并一道簾子,又因著房門是純木質的,只糊了一層紙,完全沒有起到任何的膈應效果。因此,小八那幾乎能叫人崩潰的叫聲直接穿過房門和簾子,徑直傳到了耳房里。

    “好乖乖!!!!!!”

    與昨個兒不同的是,這一回小八并不曾一開口就喚周大牛,而是破天荒的先叫起了好乖乖。這興許就是小八的聰明之处了,保不準它就是明白了周大牛壓根不在這兒,叫了也沒用,索性從善如流的改換了人選。

    “好乖乖,阿奶的好乖乖呀!…………老娘要餓死了!!!”

    頭一句是如此的溫柔,后一句卻是歇斯底里的慘叫。這要是前后一致的話,頂多就是覺得腦仁兒生疼,擱在如今卻只給人一種“這傻鳥終于瘋了”的感覺。

    太蛋疼了。

    有了昨個兒的經驗,孟秀才都沒問周蕓蕓,只立馬起身穿衣穿鞋,先去灶間尋摸了點兒吃食給鳥祖宗擺上,這才回過頭來收拾自己。

    周蕓蕓特別羞愧,簡直就是羞愧到無地自容。

    有啥法子呢?

    誰叫這傻鳥是阿奶給她的陪嫁呢?誰叫這傻鳥是她作死撿回來的呢?誰叫……

    自己作的孽,跪著也要作完。

    萬幸的是,也許是習慣了某種夜間運动,盡管周蕓蕓依舊覺得身子骨乏力,卻不至于像昨個兒那般完全提不起勁兒來。這不,才半上午,周蕓蕓就已經起身收拾妥當,還去灶間和隔壁的糧倉瞧了瞧,發覺東西竟還挺齊全的,于是心情不錯的下廚做了一頓午飯。

    喜宴那日剩下的東西其實并不是很多,昨個兒吃了兩頓就差不多了,剩下的也就兩大塊沒煮過的臘肉以及兩大籃子的各色禽蛋。至于大部分的剩飯剩菜,想來應該是被周家阿奶給收走了,畢竟孟家就他們小倆口,哪怕如今天氣并不熱,留的多了也一樣吃不完。

    倒是隔壁糧倉的各色糧食儲備格外的豐富,光是大米就有七八種,最普通的大米、口感上佳的糯米、專用來煮粥的黑米等。至于面粉那就更不用提了,十幾種那是最少的。還有各色豆子、玉米、紅薯、土豆等等……

    但凡是能放得住的食材,周家阿奶都拉了不少過來,估摸著若是只他們倆口子,怕是吃上一年都沒問題。

    ——周蕓蕓還敢肯定,等到了秋收時分,周家阿奶一定還會再送來的。

    吃著自己親手做的飯菜,周蕓蕓隨口將這事兒說給了孟秀才聽。只是話一出口,又擔心孟秀才會不會多想,周蕓蕓正打算解釋兩句,孟秀才卻忽的開了口。

    “我在年前趕了幾幅字畫賣給了張兄,除卻置辦小院的錢,還余下不少。后來我又寫了幾幅,待會兒就給張兄送去,回頭將銀子一并都予了你,想買什么就去買,沒的叫你在娘家享福,跟了我卻吃苦受罪的。”

    聽得這話,說不感动是假的,哪怕周蕓蕓并不在意孟秀才給的家用銀子,可在不在意是她的事兒,給不給卻代表了孟秀才的態度。

    飯后,周蕓蕓執意自個兒收拾碗筷,孟秀才也不爭搶,只道去街面上尋張掌柜,又叮囑周蕓蕓若是沒事兒的話,大可以去屋里躺會兒,左右柳家兩兄弟昨個兒就來過了,今個兒應該是無人拜訪的。

    周蕓蕓想著這法子不錯,等做完家務活兒后,便又回屋歇了個午覺。為了能讓自己睡個安穩覺,周蕓蕓還特地炒了點兒米給小八,這是小八最爱的食物,有了它,絕對能安靜小半天。

    一切妥當后,周蕓蕓回屋美美的歇了一覺,這一覺直接給睡到了下半晌。

    ……

    待周蕓蕓從午后小憩醒來,孟秀才早已從街面上回來了,他本人在由廂房改建的書房里寫著字。周蕓蕓過去時,他指了指擱在書房小圓桌上的包裹道:“我把銀子都擱那兒了,你先收著。回頭用得差不多了,記得要提前支會我一聲,我好再去尋張兄。”

    乍一聽這話,就好像張掌柜是他的錢莊似的。周蕓蕓好笑之余是滿滿的感动,一個男人愿意將全部身家都交付出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哪怕不是爱,至少也有敬重。

    當下,周蕓蕓便上前瞧了瞧那包裹,看著是不大,入手的份量卻是著實不輕。

    打開一看,周蕓蕓才知曉孟秀才方才那句“把銀子都擱那兒了”完全不是空話,因為包裹里頭俱是銀錠子。

    仔細一數,足足有一百五十兩整。

    周蕓蕓正待開口,又聽孟秀才帶了點兒懊惱的道:“我忘了日常其實是用不到銀子的。改明兒我拿去兌點兒銅錢,省得你多跑地兒。”

    “倒是不用著急,我那兒還有點兒碎銀子,一般的鋪子都是找得開的。”周蕓蕓笑著安慰道。

    其實不單是一般的鋪子找得開,像賣豬肉羊肉的攤位也都是找得開,畢竟碎銀子多半都是半兩二錢之類的份量,哪怕是二兩的小銀錠,那也是能直接當貨幣流通的。除非是不開眼的直接拿十兩二十兩的官銀去買東西,那就不是買東西而是存心找茬了。

    幸虧周蕓蕓前兩年有跟著周家阿奶賣蛋包飯、鵝蛋仔之類的,對于外頭的情況還算了解。再一個,她以往在周家時,也沒少找村里的半大小子幫忙做活計,多半都是用銅板結算的,對于這些細枝末節不說有多了解,起碼適應得很快。

    孟秀才原先是真沒少聽說周家有多疼寵這姑娘,心下已經做好了娶回來個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沒曾想事情遠沒有他想象的那般夸張,當即便徹底放下了心來。

    又想起了明個兒回門一事,便又道:“我先前去張兄处時,特地詢問過了,回門之日最好帶四樣禮物。其一燒豬,其二糕點,其三好酒,其四布料。你仔細想想可還有什么遺漏的不成?”

    因著這四樣東西里頭有三樣都是需要明個兒再買的,而唯一一樣的布料還是孟秀才最不擅長挑選的,因此他索性一樣都沒買,只想著明個兒一早跟周蕓蕓一道兒去街面上采買齊整。

    通常情況下,回門禮是不該由新人自個兒拿主意的,而是應當由夫家的長輩事先準備好的。也就是說,回門禮其實是代表著夫家對娘家的態度,跟新人本身的關系并不大。

    可誰叫孟秀才孑然一身呢?別說父母和直系長輩了,事實上他連一個親眷都沒有,只能跟關系較為親近的張掌柜打聽了行情,回來同周蕓蕓商量。

    問題是,周蕓蕓也不知道。

    關于嫁娶習俗,哪怕只是零星的那點兒知識,都還是臨出閣前,周家阿奶硬塞进周蕓蕓腦子里的。至于回門禮,周家阿奶沒說,周蕓蕓本人更沒問,就這么直接給忽略過去了。

    這會兒聽孟秀才問了起來,周蕓蕓微微一愣,紧接著苦思冥想起來,好半晌才道:“回門禮……我記得,娘家嫂子們回門時,多半是帶了粗糧和禽蛋,并不知曉有四樣禮的事兒。”

    確實沒有,事實上有粗糧和禽蛋就已經很好了,多半人家都是空人過去的,甚至還有直接把回門這事兒給省卻了的。像當年周大囡嫁人后,就直接沒回門,且類似的情況起碼在楊樹村并不少見。

    只是聽周蕓蕓這么一說,孟秀才登時笑了。

    “是了,四樣回門禮是縣城里的規矩,村子里并沒有這么講究。”頓了頓,孟秀才又道,“再者,回門禮原就是因人而異的,你娘家嫂子們哪個也沒你這般多的嫁妝,只怕還有將聘禮扣下的吧?能拿點兒粗糧和禽蛋當回門禮,已經算是你娘家厚道了。”

    事實上,就算周家阿奶的彪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可在多半人心目中,老周家上下都是厚道人。

    這對自家兒孫好也就算了,哪家會對外來媳婦兒都那么上心的?若非如此,楊樹村一帶也不至于爭著搶著非要把自家的姑娘嫁到周家去了。

    可惜的是,周三山給養廢了,不單自個兒廢,關鍵是心還比天高,說什么也不愿意娶村姑為妻。撇開他不算,如今整個周家也就只剩下大金尚未娶妻了。不過,大金年歲并不大,又一心撲在買賣上頭,恐怕在最近兩三年內是不會成親的,顯然注定要叫那些滿懷希望的人家失望了。

    “那就依著謹元你的意思,送四樣回門禮好了。”周蕓蕓想著左右自個兒也不知曉行情,聽張掌柜的話應該不會錯才是。

    孟秀才原也是隨口一問,見周蕓蕓沒什么意見,又明白以周家的情況是絕不缺這點兒東西的,當下便決定依著原先的打算行事。畢竟,周家缺不缺那些東西是周家的事兒,身為女婿,該有的禮節卻是萬萬不能少的。

    考慮到明個兒是回門日,周蕓蕓瞅著如今天色也不早了,索性提前生火做飯,也沒弄太復雜的,只做了個素炒面并一盆胡辣湯,*暖乎的吃了下去,只覺得通体爽快。之后,小倆口一道兒收拾了碗筷歸整了灶間,又在院子里簡單的轉了轉,便回房歇下了。

    這回是真的歇下了,因為縣城離楊樹村還是有一段不算短的路程,哪怕孟秀才提前去車馬行打了招呼,那也得天不亮就动身,尤其他們還得去街面上采買四樣回門禮。

    說真的,就算少了某項夜間運动,周蕓蕓還是覺得自己大概會起不來,最起碼是肯定沒法自然醒的。畢竟人要勤快難,一旦懶散起來,卻是分分鐘的事兒。結果卻是,她小看了孟秀才的能耐。

    也不是有多能耐,而是孟秀才略动了點兒小聰明,頭天晚上故意減少了小八的晚飯份量。哪怕小八再聰明,它也只是一只鳥,當時是吃飽了沒再叫喚,可還不等天明,它就被餓醒了,當下扯著它那破鑼嗓子,哇啦哇啦的叫嚷開了。

    “好乖乖啊!……老娘要餓死了!!”

    “謹元啊!……老娘餓死了餓死了餓死了!!!”

    這下,不單是周蕓蕓被嚇得一咕嚕起身,連帶早已有了心理準備的孟秀才也險些被這話給活活噎死。

    足足過了半晌,孟秀才這才勉強緩過來,素日里平靜淡然的面上也出現了一絲崩潰的神情:“小八……確實很聰明。”

    能不聰明嗎?

    這簡直就要成精了!!

    倆口子各自帶著不同的感慨起了身,當然也沒忘記給小八添食物,要不然就它那德行,絕對能吵得附近幾條街都不得安寧。

    之后,小倆口并一只傻鳥,帶了幾兩銀子就出門了,先在街面上采買齊了四樣回門禮后,這才轉道去了車馬行,上了提前雇好的青布騾車,一路往楊樹村駛去。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