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小說:蕓蕓的舒心生活 作者:寒小期

    第125章

    很多時候,人只要看得開一點,日子自然也就過得好了。問題在于,大部分人都看不開。

    隨著天色漸暗,周家小院自是恢復了往日的平靜,連周蕓蕓也在跟娘家人道別后,回了相隔不遠的自家,沒多會兒就迎來了歸家的孟秀才。臨近的街坊鄰里們,也都陸續生火做起了晚飯,趕在天色完全昏暗之前用了飯,簡單洗漱后皆熄燈入睡了。

    然而,并非所有人家都是這般和樂的,旁的不說,單就是剛被周家阿奶轟出家門的大房一家子,就沒法安生的用飯入睡。

    縣城里并不缺客棧,哪怕周遭數個鎮子、村子都遭了難,可那些災民是沒有余錢入住客棧的,因此大房一家子只走出了一小段路后,就尋了個門臉齊整的客棧交錢入住。

    大房的人口并不少,可很明顯他們不可能按著人頭定房間。事實上,即便周家大伯手頭上并不缺錢,他還是只定了一個最下等的大通鋪,就是那種进門左右兩邊皆是長條炕,一邊讓女眷帶著孩子住,一邊則睡男丁們。

    付了錢,进了屋,周家大伯讓倆兒媳婦兒去左面的炕上照顧孩子們,又叫二山子去外頭買點兒吃食,雖說客棧里也提供晚飯,價格卻略高了點兒,去外頭買些包子餅子則要便宜很多。

    先安置了女眷和孩子,周家大伯坐到了右面的炕上,且喚了大山子過來,又叫他婆娘和小兒子跪下。

    大伯娘自是不服,問題是到了這會兒已經不是她服不服的事兒了,尤其她這三天里啥都沒吃,也沒怎么休息,方才更是被打得遍体鱗傷,莫說跟周家大伯爭辯了,她如今連站都站不住。

    眼瞅著三山子已經給跪下了,大伯娘也懶得再廢話,半跪半癱坐在地上,嘆著氣開口道:“行了,咱們也該商量商量往后的事兒了。索性你那兒還有錢,回頭比著阿娘先前買的院子,也置辦一個好了。對了,左右都要置辦,索性不如去縣城書院旁吧?到時候也好叫三山子少走幾步路。”

    不得不說,大伯娘的母爱還是很偉大的,都到了這個時候,她仍是念念不忘三山子的前程。可惜的是,她說了不算。

    周家大伯也是累得不輕,不是身子骨有多疲憊,而是心累。

    先前他雖然知曉那四千兩銀子在他婆娘手里,可還道是被她收拾妥帖了,這金銀一物不容易損壞,只要存放得當,便是遇到了洪災也不怕。可冷不丁的聽說四千兩銀子泡了水,他這心里……

    損失錢財是一重打擊,隨后被他娘趕出家門就是另外一重打擊了。周家大伯活了半輩子,今個兒一天之內卻是經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打擊,這會兒只恨不得立馬仰頭躺倒,好好睡上一覺,興許明個兒一早起身時,會發現所有的事情不過是一場噩夢罷了。

    可惜,他婆娘完全不給他這個機會。

    “分家吧。”

    許久之后,周家大伯才吐出了這么一句話,雖沒有疾言厲色,卻帶著十分的決絕和肯定。

    大伯娘不敢置信的抬頭看著他,一臉的茫然外加驚愕,喃喃的道:“這不是已經分家了嗎?分了啊!”

    分家這話,方才在巷子口時,周家大伯其實已經提過了,自然大伯娘也聽在耳里,畢竟她蠢歸蠢又不是聾子。可聽見了是一回事兒,完全理解又是另外一回事兒了。反正大伯娘沒弄明白她男人這話的意思,畢竟周家早在數月前就已經在周家族長和宗老的見證下,徹底完成了分家事宜。

    周家大伯語速極慢極慢的道:“我是說,今個兒咱們這一房也分家。跟阿娘一樣,大山子、二山子帶著他們的婆娘兒女分出去,我跟你還有三山子一道兒過。”

    這話一出,坐在炕尾并不曾靠近的大山子面色大變,當然另一面的倆媳婦兒也被驚到了。

    盡管分家這種事情并不算稀罕,可冷不丁的突然被提出來,是個人都會驚訝的。尤其如今的大房,可以說是啥都沒有,房舍、田產都被賣給了二房,偏生所得的銀兩卻被大伯娘給禍霍了。

    大山子張了張嘴,似是有話要說,可最終還是住了口。他低頭想了想,其實分家也好,他有一把子力氣,這些年私底下也存了些銀兩,即便真的分家單過,想來只要在縣城里賃間房舍,拿存銀買點兒食材練攤賺錢,糊口總歸不是難事。

    這么一想,大山子倒是淡定了。

    另一面的大山子媳婦兒看了他一眼,見自家男人沒開口也就低頭繼續照顧孩子了,都說嫁鸡隨鸡嫁狗隨狗,左右嫁過來這么些年也沒吃什么苦頭,往后最多辛苦點兒,活下來總歸是沒問題的。

    至于二山子媳婦兒,也就是秀娘則一臉怨恨的瞪著她婆母兼姑母,可因著自家男人不在屋里,她也沒有開口,想著先聽聽公公怎么說,回頭再慢慢思量將來的事兒。

    兒子兒媳沒意見,大伯娘也沒有,她只道:“這話倒也在理,左右大山、二山都已經娶妻生子了,是該叫他們出去討生活了。只是他們要是分出去了,家里的活計怎么辦?要不先給三山子娶一房媳婦兒?總不能什么活兒都叫我干吧?”

    周家大伯面色深沉,目光更是直勾勾的盯著他婆娘。

    他婆娘的意思他已經很明白了,左右不過是想著他手頭上還有銀錢,頂好叫倆兒子都出去,剩下的錢財盡夠三山子花用了。問題是,他會這么干嗎?

    “阿娘當初分家時,給了我差不多六千兩銀子,還有幾百畝的田產。田產之類的都叫你給賣了,換了四千兩銀子。”周家大伯一字一頓的道,“零頭咱們就不算了,只算整數,統共一萬兩銀子的家當,原應該一分為四,仨兒子和我各算一份,如今索性一分為五好了,每個兒子都得兩千兩銀子,我和你也一樣。”

    不提大山等人震驚的神情,單說大伯娘聽了這話,心頭頓時升起了一股子不詳的預感,忙結結巴巴的開口道:“可那四千兩銀子沒了啊!”

    “那關我什么事兒?”周家大伯此時早已面黑如鍋底了,吐出來的字更是硬邦邦的,毫無半點兒溫度,“我手頭上還有六千兩,我和大山子、二山子每人得兩千兩……”

    “我呢?那我和三山子呢?周大牛!!你這是要逼死我嗎?!”

    大伯娘慌了,徹徹底底的慌了神。其實,周家大伯往日里不是沒有謾罵過她,甚至不止一次的动手打過她。然而也只有今個兒,周家大伯狀似平靜,實則卻是滿臉的寒霜。

    這一次,他是真的下定了決心。

    “你要是想死,我絕不攔著。”周家大伯一臉的平靜,“我保證其他人也不會攔著。”

    “周大牛!!!”大伯娘不單徹底慌了神,她只覺得自己又要瘋了。看多了村里人分家單過,卻從來沒有當長輩的手頭上會不捏著銀子的。甭管當爹娘的跟哪個兒子過,或者是在幾個兒子里頭轮流過,可最最不能缺的就是錢啊!

    像周家阿奶這種手頭上只捏一股的還是少數,多半人家甚至是長輩捏著一半的家當,只拿余下的分給膝下幾個兒子。這也是怕老了以后兒孫不贍養自己,至于自己手頭上捏著的錢財,大不了等死了以后再分唄,這種事情常見得很。

    可如今……

    “就這么辦!對了,各人的衣裳被褥都歸自個兒,留在村里的家舍器皿就不要了,我實在是沒臉面回村子。”周家大伯長嘆一聲,幸好當初他跟二弟商量過了,雖說他才是長子,可因著祖宅祖產都歸了二房,那么將來掃墓祭祀就由二房多擔著點兒,他二弟為人厚道,想來應該是不會太介意的。

    “你瘋了!瘋了瘋了,周大牛你一定是瘋了啊!!哪有人這么分錢財的?大山子、二山子都有手有腳的,哪里不能尋到活計呢?正好如今縣城里到处都在招苦力,叫他們多干點活兒不就好了?就算要分家當,隨便給個三五百兩銀子的,哪個敢說咱們家不厚道?”

    大伯娘一臉的崩潰,嘴里更是不住的叨叨的。然而,正是因著她此時的心神不寧,才沒有看到離她不遠处的大山子已經徹底黑了臉,至于兩個兒媳婦兒更是面色不善的盯著她。

    誠然,多的是人家給分家單過的兒子們分個幾兩銀子,甚至完全沒有銀子都是正常的。譬如,給塊地,或者分足夠一年吃的糧食之類的,若是能再給幾百個大錢就已經算是殷實人家了。再不然,只要幫著娶了媳婦兒,就算是父母盡到了義務,以后的事兒如何,自是憑個人的了。

    這也是為何周家阿奶明明脾氣那么壞,卻反而被整個楊樹村所推崇的原因,哪怕她天天對兒孫不是損就是罵的,只要她樂意,多的是人愿意當她的孫子由著她打罵。哪怕對外老周家并沒有明說分了多少錢,可每一房都有幾百畝的田產,這絕對是聞所未聞的事兒。

    如今轮到大房分家了,周家大伯沒有周家阿奶的能耐,可他卻仍希望兒孫們好好的。尤其如今,三山子算是徹底養廢了,那就只能盡心盡力的栽培其他的兒孫了。

    正巧此時,二山子拿了一摞燒餅回來了,周家大伯叫他把吃食給女眷和孩子們,喚他和大山子都到跟前,再從隨身的行囊里費勁的掏出了一個半大不小的匣子。

    “先前你阿奶分給咱們這一房的金票和銀票并一些銀錠子,都被我換成了金條。”

    說到這里,周家大伯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他這還是因著聽了三囡的話,才特地跑去錢莊里兌換的。其實因著金子極重,占的地方真心不算多,攜帶起來也不會費太多的勁兒。就像他手頭上這六千兩的銀子,換成金子也就是六百兩。六十斤的東西,擱在縣城里那些嬌小姐看來那是重的不得了了,可莊稼漢子,哪個不是能肩挑手抬幾百斤東西的?區區六十斤,還沒秀娘膝下倆大胖小子重呢。

    一塊金條是十兩,一共也就六十塊金條而已。

    周家大伯隨手拿了兩塊包袱,將里頭的衣裳胡亂的抖出來倒在炕上,數出四十塊金條均分到兩個包袱皮里,確定無誤后,交給了倆兒子。

    大山子和二山子面面相覷,尤其是方才跑出去買吃食的二山子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可是看到自家阿爹一臉的不善,就沒敢開口,只拿眼去瞧他大哥。大山子自是發覺了二弟在偷瞄他,當下沖著他微微點頭,叫他先把金條收下。

    這倆兄弟年歲相近,感情素來不錯,且二山子心道,有錢總比沒錢好,當下便將包著金條的包袱卷巴卷巴揣到了懷里,幾步走到對面炕上順手塞給了他婆娘。

    見狀,大山子也趕紧腳底抹油跑到了對面,也是將包袱給了他婆娘,順手接過了大閨女,拿了張燒餅喂她。

    金條到了手,莫說大山子和二山子原就是心大的人,就連最容易擔憂的倆媳婦兒都淡定了。錢財在手萬事不愁,分家就分家唄,到時候也學著周家阿奶的樣子,在縣城里置辦個房舍,再支個小攤做買賣,只要勤快點兒,不愁日子過不好。

    只是,他們倒是真淡定了,大伯娘卻整個人都不好了。

    其實她不是不能奮力撲上去干架,而是真的沒力氣了。這不是先前看到三囡還能拼著一口氣沖過去,到了這會兒,她是連起身的力氣都沒了,強撑著一口氣也只能啞著嗓子沖著她男人怒吼,至于旁的卻是真的有心無力了。

    三山子的情況也是如此,或者應該說他更不好。

    因著這些年來一直都是躲在屋里做學問的,別說下地種田了,即便是輕便些的家務活兒他都沒做。也因此,他的身子骨并不結實,當然不至于像周大囡她男人那種药罐子,三山子只是瘦弱,并不是身体不好。

    問題在于,他先前在洪水里浸泡了足足三天啊!!

    洪水本就臟污得很,水里是啥玩意兒都有,加上完全沒吃上東西,哪怕喝水也是就著雨水喝了兩口,等僥幸被沖上岸后,更是拖著疲憊的身子骨趕到了縣城里……

    憑良心說,三山子還能帶著氣,已經證明他算是命硬了。

    聞著燒餅的香味,三山子本應該趕到腹中饑餓的,可他這會兒卻是滿腦子的“錢錢錢”……

    從看到親娘發瘋似的撕扯衣裳,三山子就整個人都不好了。雖說他沒啥讀書的天賦,可讀書人的做派卻是學了個十足十,就他親娘在洪水里的那一番言行舉止,說真的,被休了都是活該!

    正猶豫著要不要將這事兒告訴他爹,就聽聞了事情真相。

    在那一瞬間,他是真的要瘋!!

    四千兩啊!!

    要是有四千兩銀子,就算他一輩子考不中,那也能一生衣食無憂,哪怕考一輩子都夠了。結果,這四千兩銀子就這么被他娘給禍霍了?

    她!怎!么!不!去!死!

    若非渾身沒有一點兒力氣,連走路都需要人攙扶一把,三山子真的能奮力撲上去掐死他那個禍害娘。要知道,那可是四千兩銀子啊!把他娘賣一千次都未必值這個錢,居然就這么沒了?還有他爹他哥哥們……咋就那么狠心呢?

    三山子徹底不好了,偏此時,他爹又開口了。

    “三山子,你以后就不用再想著念書做學問了,你娘把你一輩子的錢都用光了,往后你就去做活兒,正好你娘也說了,縣城里到处都在招苦力,聽說一天有三十文錢,還管兩頓飯呢。你去吧,賺來的錢就給你娘花,我不用你養。”

    在大伯娘和三山子充滿了驚懼的目光下,周家大伯決絕的說出了自己的決定:“我在的一天,你們就有住的地方。等我死了,剩下的錢財一分為二,給大山子和二山子。至于你倆,是死是活就由著老天爺吧。對了,等洪水退去了,我自個兒去找族長,立下字據,你和你娘自成一房,生老病死都跟大山二山無關!”

    “蒼天啊!你這是要逼死我啊!我還不如去死!!!!!!!”大伯娘慘叫一聲,哭得幾乎要背過氣去。

    “去吧。”周家大伯連個眼神都沒有給她,只隨口應了一句,繼續對三山子道,“你倆哥哥從小就不得你娘喜歡,我一個大老粗也不知曉怎么疼孩子,由著他倆吃苦受罪的。罷了,如今說啥都晚了,只能不拖累他們了。倒是你,你娘打小就偏疼你,記得以后要好好跟她過。明個兒一早我就去賃兩間房舍,我一間,你跟你娘一間,除了賃房舍的錢,旁的我一文都不會出的。不過要是你倆真的沒飯吃了,我倒是可以給點口糧。”

    說到底,周家大伯還是心软的,做不到眼睜睜的看著婆娘和小兒子去死,所謂叫小兒子做苦力的話也是隨口說說的,就三山子那小身板,連下地都不成,能做苦力?之所以今個兒把話說得那般決絕,也是想著丑話說在前頭。

    見三山子徹底傻眼了,自家婆娘更是兩眼一翻暈厥在地,周家大伯終于滿意了,沖著對面炕上的兒子兒媳們點了點頭:“你們也一樣,明個兒自去尋房舍,也不拘選在哪里,反正以后的事情我都不管了。”

    ……

    ……

    大房分家一事,是足足過了兩天后,才傳到周家阿奶耳中的。

    乍一聽到這個消息,周家阿奶掏了掏耳朵,一臉的不敢置信:“啥?哦,真沒想到他周大牛這輩子還能干出一件像模像樣的事兒來。那蠢婆娘沒鬧騰?不吃不喝要尋死?成啊,正好先前置辦的喪品都還在,三河啊大金啊!幫我把東西都給你們大伯娘送去!!”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