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小說:蕓蕓的舒心生活 作者:寒小期

    第126章

    分家這事兒,純屬于智者見智仁者見仁,反正在大山、二山他們這些人看來,完完全全是好事兒。別看大伯娘糟蹋了四千兩銀子,可要是沒這事兒,這家還未必能分,往后還不得叫蠢娘和倒霉弟弟坑一輩子?尤其是大山子,身為長子、長兄,他要承擔的責任太大了。

    如今倒是好了,大山、二山次日一早就出去看房舍了,目標就在附近,倒是不拘怎樣的院子,哪怕不是獨門獨院也無妨,只先有個落腳处就好了。因著他們要求低,不出半日工夫,就尋了兩处房舍。

    兩处房舍是紧挨著的,都是前頭兩間房,后頭三間房并一個天井的格局。前頭的房舍較大,方正得很,要是把窗子打得大一些,還能做點兒小買賣。后托的三間房較小,單單要是住人倒是夠了。

    考慮到兩家的孩子都還小,再說這一時半會兒的也尋不到太好的房舍,兄弟倆在跟媳婦兒簡單的商量之后,就定下來了。也許房舍是不算太好,可好歹也有個落腳的地方,再說價格也便宜,連帶家舍在內也不過才四十兩。

    等看好了房舍,大山、二山一刻都不停留,立馬帶上媳婦兒、孩子離開了客棧。因著家舍都是齊全的,他們隨身也帶了鋪蓋等物,只要稍稍打掃一下,當晚就住下了。等回頭好生收拾齊整后,這才將自家的消息遞到了周家那頭。

    周家阿奶雖然氣周大牛太窩囊,對于大山、二山卻沒啥想法,知曉他倆買的房舍離自家只有不到小半刻鐘的距離,便一面喚三河、大金將靈堂里的東西全都給那蠢婦送去,一面又叫大河、二河去瞧瞧可有需要幫襯的地方。

    至于可勁兒作的大伯娘……

    說真的,尋死膩活這種事兒,你先掂量一下自個兒的份量,莫說周家阿奶了,便是連大伯娘最心疼的三山子都沒將這當回事兒。一來,那婆娘就不像是個會尋死了;二來,真的一心尋死的人,誰能攔得住?

    于是乎,大伯娘連著在客棧大通鋪上躺了兩日,眼睜睜的看著分家成了事實,又目送大山、二山帶著媳婦兒、孩子離開了客棧,甚至她還看到三山子窩囊的躺在另一邊的炕上,等著投喂吃的喝的……

    “我這是作了什么孽啊!!!”

    等三河和大金奉了周家阿奶的命令給大伯娘送一應喪葬用品時,才剛走到客棧后院就聽到了那熟悉的嚎哭聲。大通鋪屬于下等房間,落座于后院,正對面就是馬棚,位置不可謂妙不可言。幸好老周家本身就是莊稼把式出身,馬棚的味道再大,還能大得去糞坑?

    倆人對視了一眼,循著聲音來到了房門前,敲門进入。

    開門的是周家大伯,他顯然沒料到還能看到隔房的侄子,先是驚訝,之后便是狂喜:“你們……是阿娘叫你們來的?”

    三河和大金再度對視一眼,答案倒是肯定的,只不過周家大伯還是會失望。

    因著已經預料到了無比慘烈的結局,倆人索性默契的將東西先弄到了房間里。索性大通鋪旁的優點沒有,地方倒是大得很,把東西盡數堆在了兩張炕中間的空地上,三河終于開口了。

    “大伯,不是咱們當小輩兒的故意糟踐您,這實在是……阿奶的脾氣您也知曉,她叫我們把東西送過來,再給我們十個膽子也不敢反抗呢。您別氣,左右這些東西還值幾個錢,轉手還能多個进賬。”

    一旁的大金憋得好辛苦才沒笑出來。說真的,三河是因為年歲略長,又已經娶了妻,相對得要成熟一些,所以他才能忍著對大伯娘的不滿,對大伯卻還存著一分敬意。可大金不同,說白了他如今還是個半大少年郎,一想到大伯娘先是算計自家阿姐,前個兒又毒打了大囡、三囡,他就滿心滿眼盼著那蠢婆娘去死。如今瞅著大伯娘跟個死魚一般的躺在大通鋪上,真的很想放聲大笑。

    ——活該!!

    然而,三河這話雖說得委婉,可周家大伯又不是真的傻子,加上先前布置靈堂的活兒他也有插手,當下就明白了三河話里的意思,面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了。

    不等周家大伯開口,原本躺在大通鋪上的大伯娘忽的調轉頭看了過來,啞著嗓子道:“是什么東西?能換多少錢?給我,都給我!”

    給就給唄!

    大金心情很不錯的主动將東西送到了大伯娘躺著的大通鋪上,還不忘將外頭包裹著的粗布掀開,好叫她看個分明,口中更是道:“左右都已經買了,不用可不是浪費了嗎?”

    “這……”大伯娘一下子有些轉不過彎兒來,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東西看了好一會兒,才不敢置信的道,“誰死了?難道是周蕓蕓?”

    啪!!

    “我手抽筋了,真是不好意思。”大金舉著巴掌立在大通鋪前,臉色黑如鍋底,眼見頂著個巴掌印的大伯娘還要開口,他索性又是一巴掌,“唉喲,我的手又抽筋了,我看我還是趕紧去買貼膏药吧。”

    三河趕紧上前拉過他,卻并未開口指責,而是臉色相當難看的向周家大伯道:“有些話我這個當小輩兒的不好說,可阿奶呢?”

    “不是……”周家大伯都懵了,他怎么會知道那蠢婆娘冷不丁的就冒出了這么一句話呢?又氣又急的上前,脱下鞋子沖著他婆娘就是七八下。只是沒等他打完,三河已經拉著大金走了,連個眼神都沒有給他。

    周家大伯氣得渾身發抖,隨手操起一大沓黄紙就往他婆娘嘴里塞,怒道:“我原還道經了這事兒,你多少能長點兒腦子!結果呢?你咋不去死呢?死了多好?你給我去死!!”

    “我咋了?這不是家里人都見了,就獨獨沒見著蕓蕓嗎?大金還說是先前買的……我哪知道……等等,他的意思不會是給我買的吧?”大伯娘驚呆了,直到嘴里被塞了滿把的黄紙,才堪堪回過神來,跟她男人扭打在了一起。

    “對啊!就是給你買的,左右買都買了,你索性去死,省得浪費了!!”

    “你才去死!給老娘滾開!”

    ……

    ……

    大房的鬧劇沒人在意,倒是大金狠狠的氣了一場,偏這事兒也不好告訴其他人,免得累著別人再受氣。思來想去,大金只暗下決心,回頭尋著機會,他一定要好好收拾三山子,左右大伯娘最在乎的就是那貨了,隔三差五的打個半死,看她心疼不!!

    這廂,三河和大金回去了。那廂,大河和二河也去瞧了大山他們的新居,幸好房舍雖不大,卻沒多少需要修繕的地方,也沒待多少時間,他們就離開了,只道下回有空了再拜訪。

    憑良心說,大山和二山真的非常慶幸。慶幸盡管攤上了蠢娘和倒霉弟弟,可好歹他們的阿爹還算是果斷,至于阿奶那頭,明面上估計是不會跟他們來往了,可暗地里到底是放心不下他們。

    只這般就已經很好了,做人要知足。

    因著這倆兄弟都是閑不住的人,哪怕如今有足夠的錢財傍身,他倆依舊在家中妥當之后,就立馬出去尋活計。當然不是干苦力,而是想著重拾麻辣烫的生意。鍋碗瓢盆因著并不會被水弄壞,當初都是放到地窖里藏著的,并不曾帶出來,所有他們要做的是將必須的用具都準備妥當。好在縣城這頭啥都不缺,只是略需要一點兒時間罷了。

    趁著家里的買賣尚未妥當,秀娘妯娌倆商量著轮流去探望一下娘家人。也虧得周家阿奶提醒得早,她倆的娘家都得了消息早早的離開了村子。

    不過,還是那句話,信歸信,能做到像周家阿奶這般毫不遲疑的舉家遷徙,且將絕大部分家當都打包帶走的人家總歸是少數。事實上,倆人的娘家都只帶了細软和少量的糧食。

    如今,村子真的遭了洪災,還不知曉那洪水啥時候才會退,且就連鎮上都或多或少遭了災,留在縣城安全歸安全,花銷卻不是一般人家能夠承擔得起的。

    這么說吧,在村子里幾乎是不花錢的。糧食是自家去年收獲的,小菜蔥蒜地里頭有,殷實人家還會殺鸡殺鴨來解饞,略窮一些的人家則是將禽蛋攢起來,等逢集的時候拿過去換些粗鹽或者豆油。至于衣裳,村子里很多女人都會紡織,再說也不是所有人家年年都穿新衣服的,事實上很多人一輩子都穿不上一件新衣服,都是大的改小的,或者縫縫補補湊合穿的。

    可如今來到了縣城里,甭管是柴禾還是清水,都要花錢。哪怕這些都只是小數目,可要是人口一多,日子一久,這樣積少成多下來,也是一筆不小的錢。更別提還有住的地方,日常的吃喝用度……

    秀娘妯娌倆都有心幫襯娘家人一把,可貼補娘家這種事情絕不可能动用家里的錢財,幸好這些年來她倆做針線活兒也攢下了不少私房錢,在各自支會過自家男人后,倆人轮流去尋了娘家人。

    賃院子要錢,吃喝倒是可以借點兒糧食。在大山、二山住处定下來后沒多久,周家阿奶又使喚孫子們送去了糧食,畢竟這會兒糧食是天價,她既不想賺這個黑心錢,也沒的叫自家兒孫去買黑心糧的道理。至于周家大伯那頭,爱咋咋地!!

    于是,秀娘妯娌倆便都選擇捎帶了一些錢,以及揀出了家里的粗糧,打聽清楚消息后,秀娘叫她大嫂先去,她第二日再去。一來對方是長嫂,二來王家的情況她清楚,這才不過七八日工夫,絕不至于到彈盡糧絕的時候。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