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小說:蕓蕓的舒心生活 作者:寒小期

    第140章

    周蕓蕓無言以對。

    大房那對倒霉催的母子倆,一個是她大伯娘,一個是她堂哥,就算明知道那倆都是蠢貨,她所能做的也僅僅是避開點兒,不然呢?教他們重新做人,還是讓他們重新投個胎?

    她能怎樣?她也很絕望啊!

    不過,就算一早就知道那倆都是無药可救的蠢貨,在聽周家阿奶這么說后,周蕓蕓還是驚呆了。

    把自個兒玩进縣衙門大牢還是需要點兒技術的,在這點上,周蕓蕓不得不承認,他們簡直就是作死無極限,且越作越高桿。

    想到這里,周蕓蕓不禁好奇心大起,很想知道這回那倆蠢貨又是怎么作死的。正好孟秀才也已經进了貢院,周蕓蕓瞅著沒啥事兒了,就拉著周家阿奶趕紧回家。

    周家阿奶倒是不急著離開,算算時日,她已經有半拉月沒瞧見她的好乖乖了。先前還想著總是去瞧已出嫁的孫女不大好,哪怕孟家并無長輩,她也不能太不講規矩。可這會兒孟秀才都去貢院了,她還擔心啥?索性多待一段時日,借口都是現成的,擔心周蕓蕓一個人在家會害怕。

    得虧周蕓蕓不知曉周家阿奶的想法,害怕什么的,還真不會有。不過她這會兒只想著趕紧將周家阿奶拽回家,還順便回憶了一下家里還有什么吃食,以及晚間吃點兒啥。

    等回到了家中,周家阿奶格外順口的使喚大金把院子里外都打掃一遍,又吩咐他歸整家舍器皿,畢竟周蕓蕓小倆口不可能一直住在府城里,等秋闈結束了,就要搬回縣城去。

    這廂剛將大金支使的團團轉,那廂周家阿奶就拉著周蕓蕓念叨開了,先問近些日子可好,得到了滿意的答復后,這才將縣城那頭的事情娓娓道來。

    說是娓娓道來,其實就是不停歇的吐槽。

    要說大房那對母子倆是真蠢,蠢得令人發指,不過單從這件事情上來說,仿佛還跟周蕓蕓有點兒關系,因為她忘記通知縣城那頭了。

    事情很簡單,三山子早已為今年的院試做好準備了,哪怕這個所謂的“做好準備”充滿了水分,可他本人包括周家大伯娘都極為有信心。想著就算不能像孟秀才那般名列前茅,起碼掛個榜尾總歸是沒問題的。

    然而問題來了,他沒資格參加院試……

    這可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更悲傷的是,無論是三山子本人還是周家大伯娘都拒絕相信如此殘酷的真相,哪怕旁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解釋,他們娘倆都固執的認為自己可以进入考場。

    當然到了最后,三山子還是放棄了,他本性就不是很坚定,等考場那頭請了衙役過來時,他就忍不住慫了。可他慫了他娘卻沒有,大吵大鬧非說對方耽擱三山子的前程,鬧狠了的結果就是,娘倆都进去了。

    本來嘛,這事兒也沒啥大不了的,畢竟他們娘倆只是大吵大鬧,也沒造成實質上的影響。縣衙門那頭的意思是,叫他們說出家住何处,然后叫家里人過來領他們走,當然罰金是要交的,不過數量并不多,到底這不是大案子。

    結果,這娘倆死活不開口。

    三山子已經明白他爹煩他了,先前是想著等自己中了秀才后,不怕家里人不以自己為榮,如今連考場都沒进,還有啥希望?他爹把他往死里打都是有可能的。

    周家大伯娘就更不敢說了,自打周家阿奶一怒之下將大房所有人都轟出家門后,周家大伯的脾氣就越來越差了,一言不合动手打人算啥?真逼急了他,發生啥事兒都是有可能的。

    跟三山子一樣,周家大伯娘也將希望寄托在了三山子中秀才這事兒上。萬萬沒想到,別說中秀才了,三山子居然連考秀才的資格都沒有,那這事兒咋整?

    你說,咋整?!!!

    別說那娘倆徹底懵了,打聽半天才尋到人,又費了好些勁兒才弄明白事情經過結果的周家阿奶也有些懵。

    懵完了之后,周家阿奶后知后覺的想到小八平日里瞎嚷嚷的那些話,又特地跟人打聽了一番,這才勉強弄清楚了這里頭的原委。

    原來,讀書人要先得到秀才公里頭的廩生作保才能考童生,取得童生資格后才能考秀才,考中秀才還不算啥,除了免除徭役外幾乎沒旁的作用,得再下場考試中了舉人才成。

    哪怕真的一路順暢的中了舉人,要是沒后臺的話,最多也就是在窮鄉僻壤里當個七品芝麻官,有些一輩子都謀不到一官半職。若是真想走上仕途,就得繼續考下去,去京城天子腳下考試,得了进士才算是暫時告一段落。

    可老話說了,朝中有人好做官。反過來就是,朝中無人難做官,基本上就算一切順暢,也不過是個小官,要想真的光宗耀祖……

    隨緣吧。

    被人科普的一籮筐,周家阿奶是越聽越絕望,早知道這么麻煩,傻子才叫子孫去念書。索性她及時想到,自家兒孫里頭跟三山子那么傻的人不多。

    旁的不說,就拿三河和大金來說好了。前者托二房不靠譜的爹娘哥嫂妹子的福,算賬那叫一個利索,連經年的老帳房都不如他。后者更能耐,直接就化知識為財富,鼓搗出來的東西別提多賺錢了,雖然他本人只得了不多的幾百上千兩銀子,可周家阿奶卻是賺翻了,多好的崽子呢!

    “老話說,歹竹出好筍,我看咱們家是好竹出了個歹筍。好乖乖你說說,我咋就有那么個比豬還蠢的孫子?”

    周家阿奶氣惱異常,要知道為了尋那倆蠢貨,她很是費了一番力氣,更是托了不少人幫著打聽。幸好周家阿奶平日里的為人擺在那里,就算那些人心里腹誹,也絕對不敢在她面前露出來,可她還是覺得好生丟人。

    她咋就攤上了這么個孫子呢?

    孫子誒!!

    聽了周家阿奶這番話,周蕓蕓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那倆蠢貨回來后有多倒霉,而是在腦海里浮現了小八和小三山子的身影,同時還附贈聲音。

    ‘老娘咋就攤上了這么個孫子呢?’

    ‘孫子孫子孫子!!!!!!!!!!’

    周蕓蕓:……總覺得被打死也好過于被倆蠢鳥追出幾條街叫孫子得好。

    話雖如此,周蕓蕓還是很愉快的開始準備下午點心,順便又給了周家阿奶幾張方子,不算是完全創新版的,而是從先前那些壽司上頭發散衍生出來的。

    事實上,壽司這玩意兒就跟包子、餡餅似的,只要知曉了方法,就能變著法子弄出幾百種不同的來。

    喝了下午茶,又吃了點心,因著今個兒晌午為了送孟秀才去貢院都沒能歇個午覺,等吃飽喝足以后,周蕓蕓就有些困了,想著左右也沒旁的事兒了,不如趁時間尚早少少的瞇一會兒,就打算開口跟周家阿奶支會一聲。

    可還沒等她開口,周家阿奶就先蹦出一句話:“算算日子,你嫁給謹元也有小半年了,咋肚子就沒一點兒动靜呢?”

    一瞬間,周蕓蕓就清醒了。

    清醒之后,她開始低頭掰手指頭盤算起來。

    周家阿奶沒注意這個,只一個勁兒的嘀咕道:“咱們老周家各個都可能生了,你看你大伯二伯你阿爹,再看你那些哥哥們,哪個不是一成親就好幾個崽子的?就你阿爹只你和大金兩個崽子,可那也不賴他呢,全都是那李氏的錯!還有就是大囡,一個崽子都沒下,不過我上回問過她了,她說那都是因為老丁家那病秧子太廢,不行!”

    所以按照周家阿奶的邏輯來看,能生都是因為周家自家人能耐,不能生就全是對方的鍋?

    同理可證,周蕓蕓這頭……呃,那個……

    “好乖乖你也別太擔心,該來的總歸會來的,反正我是跟大囡說了,上回由著她娘亂來,這回得聽我的。我一準兒給她尋個身子骨倍兒好的,回頭再嫁了,三年抱倆五年抱仨,爭取十年下一窩!”

    從這番話可以看出來,要么就是周大囡真的長大了懂事兒了,要么單純就是她慫,她不敢懟周家阿奶。

    周蕓蕓個人比較傾向于后者。

    “阿奶是過來人,跟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這崽子呀,是下得越早越好、越多越好。你看阿奶就知道了,就算運道不好,生了你大伯那么個蠢貨,可還有你二伯和你阿爹呢!這要是只下一個崽子咋辦?就你大伯那蠢樣兒,我能指望他?”

    “阿奶……”周蕓蕓一臉遲疑的道。

    “俗話說得好,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你看大囡就知道了,她老后悔當初沒聽我的。你呀,打小就特別乖巧聽話,阿奶原是不擔心你的,可你瞅著三河家的,不就是比你早了半拉月嗎?她這會兒肚子頂得老高,不到年底就能生了。”

    “阿奶……”周蕓蕓再接再厲。

    “就算是大山家的,先頭生了個閨女,這不后來也生了小子嗎?咋不求著一舉得男,反正我瞧著你也聰明,三囡也能干,就連最蠢的大囡起碼也比三山子能耐。你呀,盡管生,男女都好!”

    “阿奶……”

    再次開口,然而周蕓蕓已經不抱什么希望了,果不其然,阿奶又再度開口念叨起來。不過這一次,周蕓蕓直截了當的打斷了阿奶的話,只道,“我的癸水遲了半月,阿奶你說咋回事兒呢?”

    “我說呀……你說啥!!!!!!”

    周家阿奶原地蹦了個三尺高,扭頭就扯著嗓子嚷嚷道,“大金你個小兔崽子!立馬去請個大夫來,立馬就去!!晚了看老娘不打斷你的狗腿!!!”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