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小說:蕓蕓的舒心生活 作者:寒小期

    第147章

    盡管周蕓蕓先前有想過攛掇娘家人來京城的,可事實上她對此并不抱太大希望。甭說這年頭了,哪怕是她上輩子,上了年紀的人都不會輕易挪地方的,往往一輩子就待在一個地方,甚至還有那種祖祖輩輩都擱一個地頭待著的。

    這就是所謂的故土難離,還有便是老人家多半講究一個落葉歸根。就周家阿奶那年歲,也是該頤養天年了,沒得離家千里跑來京城鬧騰的。

    當然,這個時候周蕓蕓萬萬沒有想到,她的那些娘家人有多能折騰,更沒想到的是,周家阿奶遠比她想象中的更加狠心,撇開兒孫后非但沒有一絲一毫的不舍,還覺得格外的痛快。

    周蕓蕓啥都不知道,她只一門心思的折騰新到手的宅子。

    雖說原先那戶人家對于宅子也挺爱惜的,可到底是有些年頭的宅子,周蕓蕓在細看之后,還是決定請人重新修繕、布置一番。

    第一进需要改善的地方不多,頂多也就是翻新一下,后頭的三进卻都是要仔細規劃整頓的。

    像二进院子,除了正堂外,兩邊的廂房都要全部改造。依著周蕓蕓的想法,索性東廂房就作為孟謹元的書房,西廂房則算是客房,萬一他有個同窗好友過來拜訪,也能招待人家住下。

    三进算是后宅了,基本上就是周蕓蕓的天下,還有她即將出生的孩子,至少有好些年都要在三进院子里蹦跶。依著習俗,正堂以及兩邊的耳房都是給家中最長者的,孟家沒有長輩,自是歸孟謹元和周蕓蕓。至于東廂房則歸兒子所有,西廂房住閨女,哪怕周蕓蕓還不曾生產,這些也可以提前歸整好。

    四进院子相對來說要狹窄一些,好在房舍并不少,周蕓蕓打算將自個兒最爱的灶間挪到這里來。當然在前頭也會弄個小的灶間或者茶水房,不過大廚房肯定是要放到后頭來的,里頭像分体的灶臺以及烤箱、烤爐等等,都得慢慢的置辦好。再尋兩間空屋子當作糧倉、庫房,也可以讓女仆住到后頭來。

    除此之外,像二进、三进的庭院里,也可以移植幾棵果樹,或是搭個葡萄架,倒不是圖那口吃食,而是想著夏日里能有個納涼的好去处。

    再有便是取暖和恭房了。

    取暖方面,京城這地兒普遍用的是地暖,也就是火龙盤炕,這也沒啥不好的,可周蕓蕓卻依稀記得還有更好的取暖方式。

    那還是她上輩子碰到過的事兒,同事里頭有個跟她交情不錯的攢夠了首付買了房子,在裝修新房時,聽從人家的建議鋪設了水地暖系統,出于好奇,周蕓蕓不單親眼去瞧了瞧,還多問了幾句,事后又尋了點兒資料來看,想著以后說不準自個兒也要買房子,多懂一些總好過于啥都不知道被人忽悠得好。

    也虧得如此,如今仔細回憶起來,倒是能記起七八分來。

    當下,周蕓蕓便將自己還記得的部分或是寫或是畫,盡可能全面的記錄下來,當然這些肯定是不夠的,畢竟這年頭還沒有水地暖,創新……哪怕有資料想要完全復制出來也很難。

    恭房改造也不是個容易的事兒,不過卻是比旁的都來得更為重要,反正周蕓蕓是再也不想嘗試坐便桶上撒尿屙屎了,不方便還不衛生,味兒更是糟心無比。

    她是想著,在前頭書房旁、后頭臥房旁都弄個小小的恭房,弄個馬桶,底下管道直通糞池,不要彎角只一路斜斜的往下,一沖水就能全部下去的。

    如有可能,她還想弄個浴室,或者干脆來個小點兒的浴池。

    對了,要是能挖個地窖或者冰窖那就更好了。

    ……

    ……

    想法真的很多,關鍵在于這也算是周蕓蕓頭一回真正的當家做主了,像出嫁那一回,縣城里的小院子雖然很不錯,可周蕓蕓卻幾乎完全沒有插手過,全是周家阿奶一手包辦的。

    周家阿奶的的確確是認真用心的去做了,可不能否認的是,她所做的一切都太有時代的局限性,絕不能說不好,卻也真心談不上有多好。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不過思忖再三后,周蕓蕓還是決定进行大刀闊斧的改建。

    ——為了徹底解決生活方面的不易,也為了給肚子里的孩子造就一個舒適的生活環境。

    花了足足十天工夫將資料歸整完畢,其中多半都是文字描述,少數才是圖紙。也虧得周蕓蕓自打出嫁后,就一直跟著孟謹元學寫字,甚至還學過一段時間的繪畫,當然她的程度也就那樣,什么風骨、意境,別提了。

    事實上,光把字寫得四平八穩,把圖畫得能叫人看出來是啥,就已經快把周蕓蕓逼死了。

    反而孟謹元對此感到極為不可思議,再一次夸贊她比三山子有天賦多了,還道若是投身為男兒,苦讀個十幾年,考個秀才應該是沒問題的。

    對此,周蕓蕓只能……呵呵。

    寒窗苦讀十余載,就只為了考個能減免賦稅的秀才?她是傻呢,還是傻呢,還是傻呢?有這個工夫,干點兒啥不能來錢?

    最最關鍵的是,對于周蕓蕓來說,識字從來不是難題,橫豎不過是簡体譯繁体,可四書五經、詩詞歌賦,甚至還有禮樂骑射之類……

    這么想想,還是弄死她比較干脆。

    至于改造宅子一事,孟謹元想著先前孟家在縣城那小院子也挺不錯的,便只略提了一嘴,就不再過問這事兒了。

    孟謹元提的是,他就想要一個有兩排大大的書架,以及有書案、椅子的書房。

    這有啥問題呢?周蕓蕓愉快的表示到時候保準叫他滿意。

    只是,孟謹元是很好滿足,改造宅子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哪怕有了完善的計劃和圖紙,如何尋到可靠的人,卻是攤在周蕓蕓面前最大的問題,畢竟這年頭可沒有裝修公司。

    到了這個時候,周蕓蕓又想起她阿奶了……

    彼時,周家阿奶他們一行人已經趕到了京城。比起周蕓蕓他們那回跟著飴蜜齋的車隊晨起出發晚間留宿不同,周家那頭壓根就是日夜兼程的。也虧得馬車夫有兩個,周家阿爹和大金轮流趕車,不到伸手不見五指就不停歇,連吃食都是自帶的干糧。

    如此這般,原本半個月的行程愣是叫他們缩短了三分之一。不過,就算他們風塵仆仆的趕到了京城,想要尋到周蕓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兒,畢竟想先前也沒想到這一茬。

    好在,這種小事兒完全難不倒周家阿奶。

    待进了京城,周家阿奶斷然否決了周家阿爹提議的先尋個地兒安頓下來的建議,只叫大金去打聽京城飴蜜齋的總店。這倒是容易得很,莫說京城本地人了,便是外來的多半也知曉飴蜜齋,只不消片刻,周家一行人便趕著馬車摸到了地頭。

    以為事情真的就那么容易?

    周家阿奶壓根就不覺得自家好乖乖會將住址告訴飴蜜齋這頭,畢竟兩邊完全不熟,再說他們極有可能在入京城還未安頓下來后,就已經兵分兩路了,那還怎么告知?

    你有張良計,她有過墻梯。

    “你倆給我待馬車上,我自個兒进去問。”

    干脆利索的撇下兒子、孫子,周家阿奶雄糾糾氣昂昂的殺进了飴蜜齋。還真別說,京城就是比旁的地兒繁華。就單說這飴蜜齋好了,周家阿奶以往真沒少去府城飴蜜齋總店,可就算是總店,那也完全不能跟京城相比,光是鋪面就比府城那個大了三倍有余,再看屋內的裝飾、擺設,陳列出來的各色糕點糖果,還有來往的人群,那就不是城府能比的。

    可這一切對于尋孫女心切的周家阿奶來說,那就不是個事兒!

    氣勢洶洶的走进店鋪,周家阿奶徑直走到柜臺前,張口就道:“叫你們大掌柜出來!”

    管事、伙計,包括來往的顧客都像看傻子一般的望著周家阿奶,尤其當他們看到來人只是個鄉下老婆子,穿得寒酸長得寒磣,外加還一副風塵仆仆的模樣……

    壓根就沒人去后頭喚掌柜,自有伙計皮笑肉不笑的迎上來:“這位……老大娘,您這是走錯地兒了?慈安堂在城北,咱們這兒是城東。”

    慈安堂就是專門安置孤寡的地兒,伙計話里的意思早已不言而喻。可惜的是,周家阿奶完全沒聽明白他的弦外之音,只伸手從衣領子里掏出了玉佩,面帶殺氣的道:“叫你們大掌柜出來!!”

    伙計:…………

    “掌柜的!!”

    雖說沒看仔細,可祁家的玉佩是所有嫡系都有的,且外形樣式都差不離,頂多也就是成色和上頭的花紋不同。不過,能在這里當伙計的也不可能是沒眼力勁兒的,只一眼就瞧出了周家阿奶手里的玉佩成色極好,也就是說,只怕那玉佩不單是祁家人的,還是嫡系中的嫡系。

    再聯想到祁家玉佩所特有的含義……

    天吶!!!!!!!

    嚇懵了的小伙計撒丫子狂奔到后頭,很快就將大掌柜帶到了周家阿奶面前。比起驚魂未定的小伙計,人家掌柜的好歹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只板著個臉看向周家阿奶,最終將目光落在了她胸前的那塊玉佩上。

    玉佩上……

    噗通一聲,掌柜的兩眼一翻兩腿一蹬,直接仰面暈倒過去。

    周家阿奶默默的收了玉佩,隨手操起擱在柜臺上已經冷了的半盞茶,先喝了一大口,然后一股腦的全喷在了大掌柜的臉上,輕而易舉的將人弄清醒了。

    “別裝死!帶我去找你家大少爺!!立刻!!!”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