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小說:蕓蕓的舒心生活 作者:寒小期

    第164章

    對于能賺錢的買賣,周家阿奶永遠都是不嫌多的,至于如何將周蕓蕓鼓搗出的玩意兒賣錢,乃至賣大錢,那就是她和祁家大少爺該考慮的問題的。不過,在此之前還有一件事情要提上議程——買人。

    即便最初是有些不舒坦,可都這么久了,周蕓蕓也習慣了。當然,這里頭最重要的還是因為她是買主而非被賣者,若是后者恐怕接受起來就沒那么坦然了。

    盡管本朝律法里規定了主家不可以隨意打殺賣了身的下人,可這里頭的“隨意”又要怎么界定呢?一般來說,只要沒出人命那就不是個事兒,即便真的鬧出人命來了,基本上隨便捏個過得去的理由糊弄一下,也沒人會刨根究底的。

    這種默認的世俗規矩對于賣了身的下人來說自然是極為不公平的,可對于主家而言,卻是省心不少的。

    周蕓蕓詳詳細細的說了自己的要求,身子骨健康強壯是最起碼的,手腳勤快辦事利索也是必須的,再有就是不一樣非要小姑娘,只要能干得动,三十多歲的女子她也是要的。

    至于人品問題,這個只能等日后相处過程中慢慢看了,左右這年頭買賣人口是很尋常的事兒,真要是覺得不好,再轉手賣了也無妨,橫豎也不過是多損幾個錢。

    “……成,我記下來了。”周家阿奶將周蕓蕓提的要求牢記在心中,想了想又道,“買人就該像你這樣,能干勤快才是最最要紧的,哪像傻兒子他婆娘,非要找長得好看的下人。你說說看,她是不是缺心眼兒啊?”

    “呃,阿奶您說的是。”周蕓蕓只略一停頓,就從善如流的附和起了阿奶的話。左右她也不認得傻兒子婆娘,對她來說哄阿奶高興才是最最紧要的。

    果不其然,有了周蕓蕓的附和,周家阿奶很是高興。再憶起方才周蕓蕓提到過的小玩意兒,她更是志得意滿的打算回去就大干一場。

    可別小看了玩具市場,甭管在哪個年代,女人和小孩都是消費的主力,這要是在鄉下地頭,多半人家都只能圖個溫飽,那自然是另當別論了。可這兒是什么地兒?京城!!

    京城這一塊,最是不缺有權有勢的人了,周家阿奶琢磨著,到時候她要尋些手藝上佳的匠人,把玩具往景致奢華打造。這窮人家是肯定買不起的,可要賺錢本來就該尋富貴人家,那什么金啊玉啊,反正就是越貴越好,頂好能做成身份的象征,形成攀比之風才是最妙的。

    抱著這樣的想法,周家阿奶很快就告辭了。

    不出三天,她又上門拜訪了。

    這一回,周家阿奶沒帶上倆不招人待見的貨,用她的話來說,傻貨就別耽擱她孫女婿进學了。不過,周家阿爹和大金雖不曾過來,卻是另有其他人來。

    六個待賣的下人。

    周蕓蕓瞧著排排站在自己面上的女孩或女人,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自在的。倒是周家阿奶,只忙不迭的幫著介紹,瞧著特有人牙子的風范。

    “這倆是姐妹花,大的十五,小的十一。從西邊逃荒過來的,說是家里人全死光了,也沒啥傍身的手藝,就想著自賣自身。旁的都成,我先前也已經考驗過了,獨一個要求就是姐倆不想分開。”

    “包頭巾的那個是個守望門寡的,還沒嫁呢,男人就死了,娘家不能退聘禮,就叫她跟牌位成了親。夫家那頭養了她三年,這不孝期也過了,就索性賣了她。對了,她有十九了,先前在夫家干了很多活,啥都會。”

    “她也是寡婦,死了男人,夫家留下她生養的幾個孩子,倒是把她賣掉了。有二十六了,干活是絕沒問題的,被夫家折騰了十來年,啥學不會呢?我挑她是覺得她能帶孩子,先前生了好幾個,各個都養大了。”

    “這個是叫來當奶娘的,上個月剛下了個崽子,要是你打算留下她的話,回頭先叫她喂著自家崽子,省得沒了奶水。等到時候你生了,再叫她进來伺候。哦,她二十,前頭已經生了個閨女,叫家里人送人了,這回倒是個小子,可家里窮,養不起。”

    “最后這個,才七歲,我瞅著怪機靈的,跑個腿兒傳個話兒絕沒問題,干活也沒啥,先揀些輕便的干著,等再養個幾年,滿十歲了啥活兒不能干?”

    ……

    周蕓蕓面色復雜的一一掃過這些人,都說幸福的家庭是一樣的,不幸的家庭卻各有各的不幸,這話還真是沒錯。在旁的地兒或許沒這么明顯,可人牙子手里的人們,幾乎每個人背后都有一個不幸的故事。

    不過,周蕓蕓很清楚這會兒還真不是濫用同情心的時候,畢竟就算她不買,那些人的命運也不會變好的。反而要是出錢買了下來,日后若想幫扶一把倒是簡單多了。

    認真的盤算了一陣子,周蕓蕓先是拒絕了奶娘。一來,她的身子骨調養得很好,想來下奶也不是問題。二來,這是她頭一個孩子,素日里她也清閑得很,真心沒必要請人奶孩子。

    姐妹花她也不打算要,主要是年齡略有些尷尬。一個十五,一個十一,聽著仿佛還挺小的,可事實上這年頭流行早婚,她自個兒也是十五歲嫁的人,買了這倆,回頭婚配也是麻煩,畢竟孟家可沒小廝。

    余下的三人,周蕓蕓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先都留下來,試用個半月一月的,若是不好再退回去。

    對于周蕓蕓的做法,周家阿奶倒是挺認同的,尤其奶娘一事,她本來就覺得沒啥必要,還是無意間跟傻兒子提起的時候,才知曉京城這一塊流行請奶娘奶孩子,她當時還覺得奇怪呢。試想想,要是窮人家,倒是一天到晚忙事兒了,可那也沒錢請奶娘呢。反過來要是富貴人家,見天的在屋里歇著,連孩子都要別人看?當然,沒奶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可周蕓蕓瞅著就白胖白胖的,肯定能下奶!

    虧得周蕓蕓不知曉周家阿奶這會兒的想法,不然一準跟她急。

    這皮膚白皙是因為近段時間真的沒怎么出門,哪怕鍛煉也是從這屋走到那屋,況且冬日里本身就沒啥太阳,想曬黑都沒門。至于胖,說真的她也不算胖了,頂多就是肚子大,可哪個孕婦是精瘦精瘦的?真要是這樣,周家阿奶該著急上火了!

    回頭送走了周家阿奶,周蕓蕓瞅著跟前這仨,隨口跟她們嘮起了家常。

    閑聊了幾句后,周蕓蕓就基本上摸清了仨人的脾性。

    仨人之中有兩人是寡婦,也不知道是因為賣了身的人中寡婦占比例較多,還是單純的因為周家阿奶對寡婦有同情心,反正這倆瞅著還挺干凈整潔的,周蕓蕓瞧著挺順眼。

    倆寡婦里頭,十九歲的那個名喚雀娘。其實說白了,她還是個小姑娘,望門寡就是沒成親就守寡。只是她到底算是嫁過人的,且沒出嫁前在娘家也沒少干活,過門之后更是被夫家蹉跎了三年。用周家阿奶的話來說,啥活兒都會干。

    二十六歲這個,沒說娘家的閨名,只道素日里旁人都喚她作李嫂子。先前生養了好幾個孩子,且在照顧孩子之余還把家里家外都料理得極為妥當,周家阿奶臨走前特地提點了周蕓蕓,叫她把李嫂子留在跟前伺候,甭管是如今照顧她,還是將來照顧孩子,都好。

    至于七歲的小姑娘,名喚芷蘭,看得出來是個機靈的孩子,且一言一行不似小門小戶。一問才知道,她原就是養在大戶人家的,只是因為主家謀到了外放的實缺,遠行不方便帶這許多人,便低價發賣了好多,她就是其中一個。

    周蕓蕓琢磨了一會兒,讓雀娘跟著劉嬸去做事,至于李嫂子和芷蘭則都留在她身邊,前者主要是管著她房里的事兒,后者基本上就負責逗趣解悶。

    除此之外,周蕓蕓也讓劉嬸去后頭抱廈歸整出一間房來,往后劉嬸每日就可以去前院同劉叔住一屋,至于雀娘、李嫂子和芷蘭同住一屋即可。倒不是她舍不得房屋,而是抱廈的空屋子就是一整條盤炕,三人住著也不嫌擠。

    吩咐好這些事兒后,周蕓蕓就有些困意了,略一洗漱便歪在被爐上歇覺。要不怎么說被爐舒坦呢?暖烘烘的,既能坐著也能躺著,只是在睡著之前,周蕓蕓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但愿前頭孟謹元他們別因為太舒坦而忘了做學問。

    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柳家兩兄弟并唐書生,都打心眼里覺得孟家真好啊!好吃好喝好住的,從書房到便所再到臥房,全都是暖烘烘的,不用出門挨凍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連吃喝都有人送到屋里來,別提有多舒坦了。

    盡管埋頭苦讀的日子略有些辛苦,可想想即將到來的春闈,就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對了,孟家添了人這件事兒,周蕓蕓先前跟孟謹元提了一嘴,他倒是沒啥意見,就是吩咐別招嬌貴的人进來。

    這話雖說得委婉,不過周蕓蕓還是聽懂了。聽懂了之后她就在心中腹誹,只道自己又不是傻兒子婆娘那蠢貨,哪里有主动往屋里招攬美人的?這已經不是腦子进水的問題了,簡直就是腦子里进了屎!

    好在周家阿奶跟周蕓蕓的想法不謀而合,之前帶到孟家的人,全都是清一色的普通容貌。至于周蕓蕓留下來的仨人,倆是寡婦,剩下一個還是年僅七歲的小丫頭片子,自然跟嬌貴沒關系了。

    又因著被周蕓蕓派給劉嬸的雀娘有一手挺不錯的廚藝,劉嬸就吩咐她留在灶間做事,平時則守著茶水間。至于每日早起買菜之類的,則仍由劉嬸自個兒去做,另外灑掃一事,前院歸劉嬸,后院歸雀娘。

    不過,往書房里送三餐兩點的人還是劉嬸,她也不傻,這等能在主子面前露臉的活兒才不舍得讓給其他人。

    至于跟著周蕓蕓的李嫂子和芷蘭,前者貼身伺候,后者基本上是放養的,芷蘭還道她會照顧花草,可惜如今天寒地凍的,只能等開春再說了。

    孟家进人約莫十日后,周家阿奶又來了一趟,送來了簡單版本的嬰兒床和手推車,叫周蕓蕓可勁兒的提意見,鸡蛋里挑骨頭也無妨。周蕓蕓自然沒跟阿奶客氣,從上到下從里到外的一通挑剔,之后就目送周家阿奶喜氣洋洋的把東西原封不动的帶走了,還留下話說,修改完了再過來。

    周蕓蕓:………………

    結果,還沒等到周家阿奶再度登門,地龙又翻身了。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