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奇妙的感覺

小說:桃花村的女人 作者:17樓

  “土龙,我已經給了你一次活命的機會,但你不知珍惜也就罷了,還膽敢來欺負我安家的女人,當真是不知死活——”柳東華眼神復雜地看了安琪兒一眼,臉上肌膚微微抽动著,顯然已經动了怒氣。
  聽到他的聲音,躲在角落里瑟瑟發抖的安琪兒,眼淚再一次盈滿了眼眶。
  她從墻角顫巍巍地站起身,雙手護胸,眼圈通紅地哽咽道:“東華,姐——”
  “等我殺了這個老不死的,再來說咱們的家事!”柳水生揮了揮手,幾乎不忍心拿正眼去看她。
  安琪兒此時真是狼狽極了,白皙嬌媚的小臉上湿漉漉一片,昂貴的睡衣幾乎被撒成了一條條的碎布。
  要不是她肩膀上還披著件灰色的風衣,上身早就春光大泄了。
  但即使如此,腹部之下的敏感部位,還是無比诱人地暴漏在空氣中。
  為了避免走光,她拼命地往下拉著衣擺,但這件短板的風衣,僅僅能遮蓋住那片渾圓飽滿的俏臀而已。
  那兩條修長雪白的大腿根处微微泛著青色淤痕,顯然在剛才的扭打中,被土龙粗暴的大手給抓傷了。
  “找件衣服披上吧,有我在,沒人可以傷害你!”柳水生淡淡地看著她說道。
  “嗯”安琪兒輕咬櫻唇,馬上跑到衣柜前,從里面拿出一件寬大袍子,包裹住了自己豐盈雪白的身子。
  穿好衣服之后,她一步步倒退到床邊,那雙水润的美目,就這么深情如水地凝視著柳水生的臉,再也無法移动分豪。
  柳水生不去管她,從椅子上起了身,“啪”的一聲打了個響指。
  好像使了什么魔法一樣,屋內的吊燈突然齊刷刷地亮了起來。
  屋人的三人,在燈光的刺激下,全都微微缩了下瞳孔。
  “我操,人呢——”土龙轉臉一看,幾乎當場嚇尿了裤子。
  因為就在這一眨眼間,站在角落里的柳水生竟然突然消失了。
  也不知他是怎么移动的,不到屁會功夫,竟然又神奇地出現在了玉嬌娘的身邊。
  那可是七八米遠的距離啊,就算這混蛋長了翅膀,也不可能這么快吧?
  “安少,我”玉嬌娘捂著櫻唇,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聲。
  此時她的臉已經變了顏色,紅里透著黑絲,毒液分明已經浸入了她的五臟六腑。如果再不施救,恐怕就真的回天無術了。
  看著她殘缺不全沾滿鮮血的右手掌,柳水生心中不禁升出一絲憐惜,頓下身子道:“讓我看看你的傷勢!”
  玉嬌娘微微楞了下,接著便撩開發絲,將那條修長白皙的脖頸露了出來。
  在她的脖頸后面,殘留著一個細如針空*口,附近的肌膚已經完全發黑,隱隱還散發著一絲惡臭之氣。
  “忍著點——”柳水生突然按住她的兩邊香肩,將她整個人拉进了自己的懷里。
  玉嬌娘不禁嚇了一跳,柳水生突然探下頭,對著她的脖頸吻了下去。
  “啊,安少,你——”
  不等她說完,嬌軀突然一陣顫抖,痛苦使她全身的肌肉都剎那間繃紧了。
  原來柳水生突然允住了她脖后的傷口,并大口大口地吸允起來。
  “不,安少,我身份低微,不值得你這么做”玉嬌娘感动的熱淚盈眶,身子微微掙扎道。
  “想活命的話,就別說話!”柳水生抬起頭,“撲”的一聲,往地上吐出一大口發黑的膿血。
  吐完之后,他又立即爬在玉嬌娘脖后,接著吐出第二口,第三口
  玉嬌娘眼圈通紅,臉上早已經掛滿了淚珠。
  做為一名職業殺手,感情對她來說,就像一種無法觸及的施舍品。
  從小到大,她身邊從來沒有一個朋友和親人。哪怕在睡著的時候,都在提防著隨時而來的危險。
  一直以來,她都覺得自己只是一臺沒有感情的殺戮機。
  可是當柳水生不顧危險,為她吸毒的剎那間,她冰冷的心突活了起來。
  直到這個時候,她才發現,自己是個人,她也需要感情,也會需要男人的呵護和疼爱。
  “安少,我真的不值得你這么做,你太傻了”嗅聞著柳水生身上濃烈的男人氣息,玉嬌娘像喝了酒一樣,全身酥软無力,輕輕地依靠在了他強壯有力的胸膛上。
  這一刻,玉嬌娘覺得自己像靠在了一座大山上,是那樣的安全,那樣的滿足。
  如果現在讓他為這個男人去死,她一定不會有一絲一豪的猶豫。
  隨著体內毒液的減少,玉嬌娘的臉色漸漸恢復了正常。
  不知是受毒液影響產生了幻覺,她突然發現一個很詭異的事——柳水生的氣息太綿長了。
  他每吸一口氣,竟然都能持續近三四分鐘左右。
  更特別的,隨著他強有力的吸允,玉嬌娘可以清晰地感覺到,有一絲熱辣辣的氣流,正隨著体內血管,像道逆流而上的溪水一樣,自下而上,從傷口处喷發而出。
  “好奇怪的感覺”玉嬌娘感覺自己的血液似乎與柳水生融為了一体。
  他每吸一口,玉嬌娘的臉便越上兩分,嬌軀也禁不住輕顫一下。
  那種感覺真是太奇妙了,体內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涌动,讓她忍不住就想去呻吟,想要去呼喊。
  “安少,謝謝你”玉嬌娘嬌吟出聲,身体忍不住靠過來,飽滿的酥胸和他的胸膛紧紧地貼在了一起。
  這種感覺,真好——
  “撲——”
  隨著不知第幾口的喷出,柳水生終于松開了她的香肩。
  接著擦了一下嘴角,長長地出了口濁氣。
  隨著柳水生身体的離開,玉嬌娘好像被剝奪了快感一樣,美目中不禁流露出一絲失落。
  “好了,毒液基本上已經排空,這段時間盡量不要提氣!”柳水生看了她一眼說道。
  被他雪亮的眸子一射,玉嬌娘芳心突然一陣急速亂跳,臉頰通紅,幾乎不敢拿正眼看他。
  “我記得了”玉嬌娘姿態撩人地放下發絲,蓋住了裸露的雪白玉肩。
  看著她嫵媚嬌羞的神色,柳水生的目光出現了剎那間的失神。
  所謂燈下看美人,玉嬌娘本身就生得極為美艷,此時玉顏通紅,眉宇間透著一種大病初愈后的慵懶感,竟然別有一番韻味。
  “玉嬌娘,你真是的石女?”柳水生突然莫名其秒地問了一句。
  “”玉嬌娘慕然抬起頭,在柳水生笑嘻嘻的注神下,她那張嬌媚的小臉變得更紅。
  黯然失神良久,終于點了點頭道:“是!”
  “好好休息吧!”柳水生沒有再說什么,接著便站起身,看向土龙。
  “今天我不想殺人,土龙,你自盡吧!”柳水生手一揮,只聽“叮當”一聲,那根刺在玉嬌娘体內的毒針,赫然出現在土龙的腳下。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