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回家!(大結局)

小說:我的嫂子是廠妹 作者:一口黑鍋

   聽著曾豪的聲音時,我忽然間說不出話來了。

    猶記得當初曾豪出事的時候,我是剛過完年從老家趕過去的。看著他當時躺在病上的那樣子,我曾經對著老天爺祈禱,祈禱著他能好起來。

    我是一個很怕失去的人,不管是當時還是打這個電話之前在我的心里面我都將他當成我最好的兄弟,和小馬哥和劉一他們一樣。

    但現在看來,我好像被騙了快一年了吧?

    “喂,青姐你怎么不說話,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電話那頭的曾豪見我一直不說話就問了聲,我深呼了一口氣,

    “曾豪,為什么現在才?”

    電話那頭死一般的安靜下來,我見狀再次說:“我知你很驚訝,但現在咱們兄弟倆沒必要再兜著了。你也別想著怎么才能把這件事圓過去,我需要聽的是實話。”

    “實話你不是應該已經想到了嗎?”曾豪似乎在那邊也嘆息了一聲,我盡量的控制著自己的緒,笑著說:“不,我到現在還沒明白過來。甚至沒有打這個電話之前,我都沒辦確定就是你。我是一個不容易死心的人,除非證據全部擺在我面前,不然誰來和我說我都不會相信。”

    “你難真把我當你過命的兄弟了?,我以前的故事都是騙你的,現在這社會義氣其實都是坨狗屎。你真別相信,因為現在的義氣都是有籌碼的,你明白嗎?”

    曾豪就像是在和我聊天似的說,我繼續笑:“他們能出的起你的籌碼嗎?風影就在你手上,那里錢多數也是你來賺。你不是一個那么沒遠見的人,甚至在我心里你才是最聰明的那個,你應該很清楚再多的錢你也能創造出來不是嗎?”

    “但是超出了錢的范疇呢?比如我這條命早就注定是陳宇的。”曾豪反問著我,我一時之間沉默了下來,過了好大一會兒才開口問他:“你欠陳宇什么?”

    “一家人的命,我爸一直都活著,他也不是一個什么混子。就一地地的農民,但是那年他開車碾死了人,我家賠不起。我當時就跟著陳宇混的,他幫我出了那筆錢。其實錢不多,就二三十萬。但在那時候他算是救了我們一家,從那時候開始我就一直扮演著這樣的角,幫助他除掉各種各樣的人,當然也包括你。”曾豪淡淡的笑

    聽著曾豪的話我無言以對,他們之間居然還有著這樣的故事。但忽然之間我又覺得曾豪有點蠢了,說:“你應該幫助他辦過不少事吧?該還的不是應該都還清楚了嗎?何況你跟著我的時候陳宇已經不行了,何必還要來和我作對?”

    “有些時候我自己也知我該做的已經夠了,但是……算了,這些不重要了。咱們還是說說,你我之間到底怎么辦吧?”曾豪嘆息著說,我深呼了一口氣其實那時候我有點哽咽。

    就算如今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我很多時候總是喜歡被緒所左右。尤其是這些跟著我最親的人,他們要是做了點什么事我會很敏感。如今的曾豪什么都招了認了,我就覺得自己原來并不是那么的讓人尊重。

    這時候我不自的看向了后的小馬哥他們,他們沒有全都是低著頭不說話。我沉默了好久,曾豪沒有掛電話,而是說

    “風影的人我不會用,但我知我這樣的人不可能活著。我只有一個愿望希望哥能答應我,其實話說回來能做你的兄弟真心好的,至少有一種被人當人看的感覺。呵呵,你也別想別猶豫了,我在深圳等你,死還是死在你的手上沒那么憋屈。”

    “說吧,你的愿望是什么?”我沉聲說,曾豪:“別為難我家人。”

    “放心,云會的規矩就算我也不會破。你的家人會好好的活著,你也有機會,給你一天的時間。一天之后,云會會專門有一組人去找你。不管你去哪兒只要有線索就會去把你找出來。如果沒有找到我也懶得找了,那你就能活下去。如果被找到了,我親自手。”

    我說完了這最后一段話就將電話給掛斷了,看了一眼手中陳青的手機我將它踩碎在了腳下。這時候郭航走上了前來,我看到他的眼眶紅紅的。我們這幾個人和曾豪關系最好的,就是我和他了。

    “我去找他吧。”郭航說了聲,我搖了搖頭,說:“我給了他一天的時間逃命,但我知他肯定不會逃。明天讓人去深圳找,如果他跑了你親自出手。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了也得把他帶回來,如果他沒跑……。”

    我說不下去了,郭航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你終究還是不下心下手。”

    我抬頭苦笑了起來,說:“我不管他是真心還是故意和咱們有了那些,但實話說和咱們做對的人我下手一點猶豫都沒有。可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明白,有一種人得除外那就是他。”

    “算了,人之常我最明白你們倆。而且明天我還是會親自過去,希望他在吧。我覺得他也肯定會在,他可能比你自己更加的了解你。”郭航說了聲,我點了點頭對他說:“行了,你們幾個都回去吧,醫院里用不著這么多人也不會有什么危險。”

    郭航嗯了聲然后就幫我和小馬哥他們說了聲,我知小馬哥他們想和我說點什么。但其實都是安的話語,他們也很理解此刻的我心如何。先是蕓姐受傷,后又是知了曾豪的背叛。實話說那一刻我的心的確是于極端的邊緣,有時候我自己說自己重在別人看來似乎有點自賣自夸的意思。

    但不管是任何人,自己都是最為了解自己的那一個。等到他們走了,我其實就站在窗戶邊看著他們。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最為幸運的就是有了這一幫子的弟兄,有著他們陪著我一起在這個社會上打拼著。

    可現在知曾豪一直都是在偽裝著,也許他曾經也是真心將我當成他的兄弟。可裂痕出來了就是出來了,不可能當成沒有發生過的來看待。

    在窗外不知站了多久,發現得回去看看蕓姐的時候我才在去之前給老打了個電話。

    老現在在上海老常家里面呆著,他接到我的電話就問:“這些天玩的怎么樣?”

    我長話短說的和老把事說了一下,老愣了好幾秒種才回過神來,說:“就知你小子不是一個省心的主兒,記住香港那個地方你不要再去手了。那邊不同于內地,你現在羽翼未豐本就不適合去那里你不知嗎?那邊的事如今能這樣解決就這樣解決算了,等以后有機會再過去。至于你說的事,我會安排人但你做好付出一大筆錢的準備,不是一筆小數目。”

    “他不死,我心難安。以前就錯了,不能再錯了。”我說,老嗯了聲就:“好好照顧曉蕓,這事兒別給你爸說省的他們白擔心。”

    “我明白,叔到時候需要多少錢你給我個電話,我馬上就能轉給你。”

    “嗯,就這樣說了,你等著你常叔把你罵一頓吧。不過你別頂,那家伙現在好像也明白了很多事,沒以前那么的固執。你就好好認錯,事該做他還是會做的。對了,還有件事曉溪下個月訂婚,那時候你們差不多就該回來了吧?”

    我聞言愣了愣,:“曉溪訂婚?和誰?”

    “還不是官二代,強強聯手嘛。不過也是曉溪自己點頭答應了下來的事,你常叔沒著她,小伙子人還神。最主要的是,和你小子長得還有點像呢,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帶著一子的傻兒。”老一說起來就罵咧咧了,我苦笑:“我笑起來哪里傻了。”

    老:“哪里都傻。”

    說完,老把電話掛了。我拿著手機站在原地卻好似長長的松了一口氣,正準備要不要給消息打個電話呢最后還是止住了這種心思,邁著步子去了病房里面。

    蕓姐還沒醒,一直到了晚上才醒轉來氣也好了不少。我和夭夭一直在醫院里面照顧著她,晚上也在醫院里面將就著。

    第二天郭航和耀強就一起去了深圳,他們走的時候和我打了一個電話。我知后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曾豪真的沒有逃。而且郭航和耀強還和他聊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只是到了晚上,曾豪他……卻跳樓了。

    當時我想去看看他最后一眼,可是蕓姐在住院我走不開。郭航和耀強回來的時候,將一封信給了我,是曾豪死的時候揣在口袋里面的。

    那封信是寫給我的,那天我一個人將自己關在衛生間里面看了很久很久。出來的時候我都不知過去了多少時間,但那封信我看完了也看到了曾豪最后的意思。

    他覺得他必須得死,只是遺憾沒能將我們之間的兄弟脆點。當時看完那封信的時候,我就見給他給燒了。曾豪在心里面就好似看透了我一樣,說:“把信燒了省的你留著以后不小心看到,又難受了。”

    這個王八蛋背叛了我,但最后卻把我看得透透徹徹。不過從衛生間出來我也沒有再去想那些了,也許他走了這似乎是一種很好的結局吧。

    回到病房里面,我打開了夭夭親自熬的粥喂著蕓姐。蕓姐神頭一天比一天好,總是念叨著要回去住院。我沒讓,因為我知四海會不會再來針對我。霍振海和杜鋒這兩個人那次見到了之后,就再也沒有見到過,我這個堂主只當了個幾天而已就被撤了。

    不過香港這邊我還是聽了老的話,現在還不是我那么的時候。先將自己在老巢的地位穩固了我才能想著繼續往外邊拓展吧?

    蕓姐被我強行留在醫院住著,一連住到第六天的時候我接到了老的電話,說:“事辦好了,那家伙被抬出了看守所,香港那邊過來了幾個人給他買了一塊墓地葬了。”

    香港過去的人我想也知肯定是霍振海,他終究還是沒有抹掉他的子也最終將她的哥哥給安葬了。我沒有去見陳宇,一個恨得牙而且已經下葬了的人沒什么好說的。我甚至都沒和蕓姐說,也許她從我的臉里面也看出了些什么來,只是什么都沒有問罷了。

    蕓姐一連住了半個月的院,最后我發現她的確什么事都沒了這才同意回去。在香港這邊幾乎是一點事都沒,我們這些人就全部收拾好回家了。

    也許早就該聽蕓姐的話,就當是來香港旅游的,那樣可能會好受點。不過當我們幾個來到機場的時候,看著繁華的香港小馬哥吐出一煙,說:“子,這地兒我覺得咱們還會來。”

    “我也有那種感覺,等到下次咱們再來的時候可不能這么沒準備了。”我笑著說,劉一居然跟著點頭說:“他奶奶的,等到哥哥下次再來香港的時候,我要翻那些王八蛋!”

    “哈哈哈……!”我們幾個哈哈大笑了聲將手中的煙完就一起走了機場內,看到蕓姐我上前住了她的肩膀然后一同走了候機室。

    幾個小時候我們下了飛機重新回到了溫州,嚴打已然過去當初的那些兄弟們又開始活了起來。我們幾個一出機場的時候,立刻便有著一輛輛的轎車開了過來。

    每個家伙都穿的人模狗樣的,一西裝墨鏡見到我們幾個還跟著電視學壞了的樣子彎:“哥,小馬哥,一哥,耀強哥……歡迎你們回家!”

    我們幾個頓時間一臉嚇傻了的樣子,但是老卻是從最前面的一輛車走了出來,一臉不怕張揚的說:“小子們,歡迎回家!”

    看,我們幾個全都明白了肯定是這悶老男人出的主意。想這兒,我們幾個相視一眼便是跑了過去然后一把將老給抬了起來,高高的往天上拋去……!

    全書完!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