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不十七十三章 玩死人不償命

小說:鄉村活寡美人溝 作者:一窩驢

    第174節第一百七十三章玩死人不償命

    不得不承認,這六個字有著無窮的魔力。【m網 ..】

    聽到這幾個字,虎娃感覺心都要化了,簡直是激动死了。

    “我的天,看來你被調教的挺好啊。”虎娃笑道:“說說,這都是誰平時調教的啊。”

    徐巧被他弄的舒服的厲害,精神都開始恍惚了,不由自主的就說道:“是我丈夫。”

    說完,就再次猛的喘息了起來。

    “我靠,我就說你怎么這么骚,原來你嫁了個這么給力的男人,比哥給力多了。”

    虎娃眼睛一瞪,說道:“看來有時間我要會會他才行,這種高手,簡直就是我輩之楷模啊。”

    的確,從小到大,虎娃還是第一次在現實中遇到調教自己媳婦的男人。

    各式各樣的花樣翻來覆去的玩,一個多小時后,終于,他們停了下來。

    “我的好弟弟,你還是這么厲害,你不是說要給我出氣嗎,我們現在就走,好嗎。”

    徐巧緩過氣了,從床上爬起來看著虎娃說道。

    她絲毫不擔心會因為這樣的罪了自己的上司,她很清楚虎娃的力量,她也不是那種跳梁小丑,也是有幾分能耐的,在縣里早就多方打聽過虎娃,知道他是個相當厲害的角色。

    “放心吧,你再休息一會,咱們就去,我去和劉姐打個招呼去。”虎娃呵呵一笑,看著徐巧說道,就往門外走去。

    出了門,并沒有看到劉美麗的人影,卻看到大門紧紧的在里面掛著,他知道,一定是劉美麗干的,她擔心外面有人进來發現他和徐巧的事。

    不由心里一陣暖暖的。

    走過去她那邊房間,隔著門簾他能看到,劉美麗還是穿著她那身衣服,斜躺在床上拿著一本雜志正看的認真,兩條腿很隨意的分開著,大腿根处的神秘絲毫不藏的露在了虎娃面前。

    “我艸,她竟然沒穿底裤,難道是專門在等著诱惑我啊。”

    虎娃心里想著,想到答應徐巧要去給她出氣,不由一陣苦惱。

    “呀,虎娃,完事了啊,进來啊,怎么,還怕姐把你給吃了啊。”劉美麗這會也看到虎娃,沖著他笑道。

    說著,也看到了虎娃的眼睛在不時的盯著自己的下身,這會也感覺下面涼颼颼的,不由臉色一紅,急忙把兩條腿給合住。

    頓時,虎娃一陣嘆息,暗道惜,臉上卻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劉姐,不好意思啊,徐巧姐找我有點事,我要跟著她去一趟鎮里,等我回來了再來看你,好不。”他說道,又補充了一句。“不出意外的話,我下午五六點就回來了,天黑之前我反正必須要回來的。”

    劉美麗本來還在幻想著能和虎娃發生點什么,聽到這話,頓時就一陣失望。

    “哦,你去吧。”她說道:“路上注意安全。”

    看到她這幅樣子,虎娃頓時苦笑著摸了摸鼻子,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說道:“好姐姐,我這次回來是準備在村里長待的,難道你還怕我沒時間陪你啊。”

    “你放心,我回來了肯定陪你,只是,我現在是有媳婦的人了,不能和以前沒么隨便了。”

    “真的?”聽到他的話,劉美麗眼睛頓時就亮了,只是很快就暗淡了下來。“你有那么好的前途,再說,你才這個年齡,以后肯定能在仕途上展翅高飛,肯定是哄人的。”

    她很清醒,知道自己有多大的吸引力,把自己的位置擺的很對。

    “我是說認真的,算了,這個事先不說了,等我回來再說吧。”他說道,因為他看到徐巧正在緩緩走過來。

    兩個人又寒暄了幾句,徐巧就開著車把虎娃拉著往小風鎮里走去。

    小風鎮距離劉家溝并不是很遠,徐巧報仇心切,把車開的很快,不到十分鐘就进了鎮子。

    到了信用社門口,徐巧一顆不停就帶著虎娃往后臺走去。

    辦公室里,王啟德正在和兩個副主任哈哈笑著說昨天晚上的事。

    “哎呀,王主任,不得不說啊,徐巧那個娘們的身子真舒服,那個胸啊,真大,我這輩子還沒見過這么大的胸,真想再摸上一把啊。”一個副主任在邊上說道。

    “是啊,特別是她那個下面竟然還會吸氣,我們昨天準備的不夠充分,不然的話,一人來兩顆药,怎么都把那個娘們給擺平了。”

    另一個副主任想起了昨天晚上的糗事,不由有些急促的說道:“要不王主任,我們今天晚上繼續吧。”

    他的眼睛里帶著**裸的**。

    就在王啟德準備答應的時候,忽然,辦公室的門開了,徐巧走了进來。

    看到她,頓時三個人的眼睛都亮了。

    只是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到了她背后的虎娃,不由一愣。

    “你是誰?”一個副主任頓時就皺眉問道,剛剛要責備兩句,就忽然看到王啟德的臉色變得一陣慘白。

    不由一愣,正準備出口的呵斥生生卡在了喉嚨口。

    另一個副主任也看到了王啟德的臉色,也一陣猶豫沒有說話。

    “呀,這不是王主任嗎,怎么,還認識我嗎。”虎娃向前一步,看著王啟德笑道。

    他能肯定,王啟德肯定是認識他的,在縣里開會,他見了自己不止一次。

    “當然認識了,大龙縣哪個人敢說不認識劉秘書啊。”王啟德拍了個馬屁。

    心里開始不斷的盤算劉秘書和風巧這個娘們的關系。

    “喲,我這么大名氣啊,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啊,你身邊這兩位,好像就不知道我的名字吧,王主任,您就別抬舉我了。”虎娃哈哈一笑說道,眼神里閃過一絲冷光。

    聽到他的話,王啟德莫名的生出了一頭冷汗。

    “劉秘書,這個,其實。”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虎娃給打斷了。

    “我知道,你是不是想問我來這里是做什么,好,既然你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我來這里,是為了興師問罪。”

    虎娃說著,帶著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

    “我聽說了一件有趣的事,和你們三個有關,發生在昨天晚上,具体的,我記得不太清楚了,好像是三個領導和一個女下屬喝醉酒的故事。”

    他說著,撓著后腦勺,好像是真的記不起來什么,在努力的回想一樣。

    “你什么意思。”

    王啟德的城府究竟還是不夠深,虎娃一句話,他立馬就自己先跳了出來,臉色變得不自然了起來。

    “我沒什么意思啊,我就是好奇,來問問這個事是不是真的。”虎娃笑著問道。

    聽到這話,看到他這表,王啟德和身邊兩個副主任頓時都有些紧張。

    他們三個四十多歲還在鎮里干主任,足以說明他們本身沒有太大的能力,心機和城府都是嚴重不夠數。

    而現在,就是考驗智商和心機的時候。

    第一個回合的暗中交手,他們在虎娃面前就已經完全落敗了。

    “劉秘書,這個事當然是假的了,不知道你是從哪里知道的這個消息,最好是把消息源告訴我,我好去調查,究竟是誰在背后毀謗我們。”

    王啟德有些不淡定了,目光冰冷的看著虎娃背后的徐巧,他有一般的把握以肯定,是這個賤貨自己把這件事說給了虎娃。

    “哦?聽你的口氣,你是在威脅我了?”虎娃頓時就笑了。“這么說來,這件事八成是真的了,看來,我有必要讓紀檢委的人下來一趟了。”

    “是了,還得讓公安局的人來一趟,就算是某些人不招也沒關系,我相信,公安局的那群人肯定是有辦法处理這種事的,讓人簽字畫押的事,他們比較內行。”

    如果說他前半句話還是在很含蓄的威脅的話,后半句就是直白的恐嚇了。

    公安局那些家伙的手段,王啟德當然清楚,鎮派出所的一個副所長和他的關系就很好,經常給他吹辦案時候的事,久而久之,關于審訊里面的一些貓膩他也就十分了然了。

    “你,劉秘書,難道你非要落井下石嗎,你就不怕把我們給逼急了,和你魚死網破嗎。”

    王啟德身邊的一個副主任咬牙切齒的說道。

    聽到他的話,虎娃的嘴里頓時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

    “怎么,你不相信嗎,我告訴你,不管是多大的官,只要能上來,背后肯定都是有點能耐的,再說了,我們信用社和你們縣委根本就不是一個系統的,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以前是,現在也一樣,如何。”

    另一個副主任也說道。

    王啟德則是目光殷切的看著虎娃,希望他能答應。

    三個人里面,也就他最清楚虎娃的勢力有多怕,經常去縣里開會,好多事,即便不想知道也知道了。

    “拿給你這么一說,好像我還真不能把你怎么樣了。”虎娃表認真的說道:“是有些不合規矩了,那不然,這樣吧,你們陪我玩一個游戲,那我就不為難你們了,你們感覺怎么樣。”

    他說著,眼角露出一陣戲虐的表。

    只是,王啟德三人現在心里只有虎娃剛剛說的不為難他們的話,哪里能看到他的眼神啊。

    “好,沒問題,這是你說的啊,你說吧,什么游戲,我能做主,他們兩個肯定會答應的。”

    王啟德頓時就拍著胸脯說道。

    “看來王主任也是個真性的漢子啊,既然這樣,就好辦了,我問個事啊,你這個辦公室里有攝像頭嗎。”虎娃問道。

    聽到這句話,王啟德愣了一下,他很想說沒有,但是想了想還是說:“有。”

    “那能不能請你把這些攝像頭給關了,我們的這個游戲不適合讓別人看到。”

    虎娃笑著說道。

    “那個,好吧。”王啟德無奈,走到辦公桌后面,妝模作樣的拿起電話撥了個號碼說了一句話,這才沖著虎娃說道:“好了,這邊的監控已經關了。”

    “你能確定嗎?”虎娃笑道。

    他早就看出來王啟德是在裝,這個辦公室他进來的時候就看過了,知道這里沒有攝像頭。

    “能。”王啟德立馬說道。

    本來就沒有,他當然敢肯定了。

    “好,這就好。”虎娃說著,臉上帶著一抹玩味的笑容,兩只眼睛猛的變成了金色,沖著三人的眼睛看了過去。

    頓時,王啟德三人只感覺眼前金光一閃,腦袋忽然就感覺到一陣眩暈,身形搖晃了一下,都驚恐的看著虎娃。

    “你,你對我們做了什么。”

    一個副主任警惕的問道,臉上帶著驚恐。

    “沒做什么,只是激發了一下你們內心的**而已。”虎娃很無所謂的說道:“至于后果,一會你們就知道了。”

    聽到他的話,王啟德本來還想再問幾句,忽然就感覺到小腹里傳來陣陣的熱流,原本软拉拉的家伙竟然變得坚硬了起來。

    “啊,這是怎么回事。”

    他心里頓時一陣驚訝,因為他感覺到不光是自己的家伙硬起來了,同時心里竟然傳出了一陣陣奇怪的**,看向眼前的兩個副主任,竟然感覺十分的沖动,比看到美女的時候還要沖动。

    好像發的公狼看到了一頭母狼一樣。

    兩個副主任現在也是同樣的感覺。

    剛開始,他們還能咬著牙壓制自己內心的沖动,只是很快他們就崩潰了,三個男人戰作了一團。

    “他們,怎么了。”看著眼前的一幕,徐巧驚訝的看著虎娃問道:“他們沒事吧。”

    虎娃搖頭,說道:“放心吧,他們都很好,只是有些,沖动了。”

    他說著,露出一臉古怪的笑容。

    “這,是,那我們怎么辦。”徐巧很快就調整好了心。

    她不是白癡,當下就能肯定,這八成是虎娃的手段。

    “怎么辦,看戲唄,好吧,我承認,是有些惡心了。”虎娃說著,看著互相糾缠在一起,衣服已經脱光了的三個男人。

    “你等我一會。”

    虎娃說著,從隨身的小包里拿出了一部照相機,對著三個人就猛的拍了起來。

    換了七八個角度,拍完了兩卷膠卷,他才停了下來,一面收起照相機,一面看著目瞪口呆的徐巧說道:“現在我們以走了。”

    “你,這。”徐巧說不下去了。

    “你是不是想說,我有些過分了啊。”虎娃笑道:“想想昨天晚上的事,他們這是咎由自取。”

    徐巧一愣,同時心里一暖。

    她知道,虎娃是在用這種方法懲罰他們三個。

    “你難道不恨他們嗎。”他看著她繼續問道。

    “我,當然恨,是我有什么辦法啊。”她苦笑道:“我只是個女人。”

    聽到她的話,虎娃頓時露出一陣冷笑。

    “我現在就有一個機會,以讓他們三個身敗名裂,你想不想看看。”他說道。

    聽到這話,徐巧頓時渾身一顫,就看到虎娃往辦公桌旁走去。

    “我感覺這個方法最有用了,這樣省事多了,對于這種害群之馬,我感覺沒必要讓他們繼續禍害人了。”

    說著,他就拿著電話撥了一個號碼過去。

    “是王处長嗎,我是劉虎娃,事是這樣的。”虎娃說著,就把這里的事給說了一遍。

    聽到他的話,電話那邊的那個处長明顯是愣了半響,才悠悠的說道:“劉秘書,你能確定你說的是實話嗎?”

    “我騙你有意思嗎?”虎娃反問。

    電話那邊不出聲了。

    十五分鐘后,幾輛轎車就停在了鎮信用社的門口,從上面下來了一行人,徑直就往信用社后面走去。

    保安本來想要擋,但是看到他們亮出來的證件后,頓時就鴉雀無聲了。

    到了王啟德的辦公室,看著眼前還在不斷糾結的三個男人,頓時,进來的十幾個人都愣住了。

    “我靠,竟然是真的。”帶頭的王处長震精了,他身后的人也都震精了。

    “是了,劉秘書,你怎么會在這里啊。”他看著虎娃問道,眉頭輕輕皺起。

    他說是非常了解虎娃,知道這個家伙的手段非常的多。

    “這位,是我姐,也在這里上班,本來,我是說我來了一趟,總要來拜訪一下里面的幾位領導,以后貸款也方便,只是沒想到,剛进到辦公室里,他們就忽然開始這個樣子,我也不知道找誰說,只能給你打電話了。”

    虎娃一臉無奈的說道。

    聽著他滿口胡的唱天書,王处長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本來還想再呵斥虎娃兩句,就聽到他說道:“我還拍了幾十張照片呢,千年難得啊,我這輩子都還沒見過這么宏大的場面啊。”

    虎娃說著,嘴巴里發出嘖嘖的聲音。

    王处長頓時就無語了。

    他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個家伙的無恥。

    “那你現在想要我們怎么处理這個事。”他強忍著怒氣看著虎娃說道。

    “你才是頭,你問我干什么啊。”虎娃白了他一眼。“你決定就好,是了,如果你想要點其他的東西,我想我姐以幫你的。”

    他說著,看向邊上的徐巧說道:“放心吧,有我呢,這是你的機會。”

    “謝謝。”徐巧說道,然后沖著王处長說道:“他們三個昨天晚上把我給,把我給,轮流那個了。”

    她說著,眼睛就紅了。

    聽到這話,頓時王处長的眼睛就爆出來了。

    “艸,原來是這樣啊,我明白了,這事交給我了。”他說著,立馬沖著背后的人喊道:“都別愣著了,小張,先上去拍照留證,其他人,迅速封鎖現場,等小張拍完照片了,把人帶走。”

    落井下石,兇狠無比。

    當你有足夠的力量的時候,你就以玩死人不償命,不僅不用償命甚至還會成為受害者。

    本來,這種小事他是不用來的,但是,因為是虎娃打的電話,而且影響也的確是太大了,所以,他還是來了。

    “就算是我欠你個人。”

    出了門,虎娃看著他笑道。

    “我是不是還要給你說謝謝啊。”王出征冷哼了一下,扭頭帶著人走了。

    ------------------------------------------------------------------------------------------------。.。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