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四七章 大結局(全書完)

小說:鄉村活寡美人溝 作者:一窩驢

    第175節第一百七十四章大結局(全書完)

    一直等到他們都走了,徐巧才反應了過來。

    “這些人,是什么人,怎么這么大的權利啊,說帶走就帶走啊。”徐巧愣愣的說道:“不是應該先雙規嗎。”

    虎娃一陣冷哼,說道:“他們的身份,你不用知道,你只用相信,他們的權利比你想的要大的多的多就好。”

    徐巧沒有再問下去,作為一個在体制里混了好多年的老油條,她知道很多事知道的多了并不是好事。

    虎娃回到村里,和劉美麗又折騰了一番,等到天快黑的時候,才回到家里。

    還沒到家門口,他就先聽到自己家里面傳來陣陣熱鬧的聲音。

    不由一愣,放眼看去,就看到自己家的門口停著十幾輛車,都是好車,最差的一輛也是一部奧迪,還是縣委的車。

    “我靠,不會是她們都來了吧。”

    虎娃虎軀一震,當賊一樣,偷偷的摸到了家門口,悄悄的往里面瞄了一眼,頓時就愣住了。

    不是咋地,只見龐玉,龐燕,唐嫣,甚至柔月也來了,忽然,他愣住了,因為他看到了一個身影,一個他最想見到也最不想見到的身影。

    上官婉兒。

    自從遇到她的那天開始,他最擔心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有朝一日要在自己家里碰到上官婉兒。

    他最擔心,當自己最爱的兩個人碰到一起的時候,他應該怎么選擇。

    院子里,幾個女人并不說話,好像都在等待什么,光頭,木風,還有劉老虎等人都在后面安靜的坐著。

    王秋艷和上官玉也來了,只是,她們并沒有和幾個女人坐在一起。

    她知道自己和幾個女孩不一樣。

    她們都是有機會嫁給虎娃的人,但是她,只能是人。

    “不行,我不能就這么进去,我要先看看況才行。”虎娃心思打定,頓時兩只眼睛再次放出一陣精光,身形猛的一閃,一躍而上,跳到了門樓上,趴在房頂靜靜的聽著院子里的动靜。

    趴在這里,他也能看到,他爸妈此刻正坐在二樓的房子里發呆。

    “他爸,你說這咋辦,這么多女人一起來了,清麗咋辦啊。”虎娃妈此刻主要考慮的還是林清麗的想法。

    畢竟,兩個人处了這么長的時間了,她早就把林清麗當成是自己的兒媳婦了。

    “你先別急,哼,這個兔崽子,就知道給人惹事,清麗多好的孩子啊,都不知道珍惜,整天在外面沾花惹草的,看他回來我怎么收拾他。”

    虎娃爸說著,長嘆了口氣。

    “是,我也不能把她們對給攆走啊,你也看到了,虎娃的那個上司也來了,人家是個縣長,還有那幾個女人,剛剛老虎過來偷偷告訴我說這些都是我們家惹不起的主。”

    他說著,一陣頭疼,他也為難了。

    他們說的話,趴在門樓上的虎娃聽的一清二楚,眉頭一皺,也嘆了口氣,他現在何嘗不是和他爸一樣愁啊。

    不過他不是擔心得罪這幾個女孩,而是擔心,傷了她們的心。

    “姐姐,你說那個家伙是不是知道我們來了,不敢回來了啊。”龐玉終于忍不住了,站起來,有些焦急的說道。

    “那又怎樣,這是他家,他還能不回來啊。”龐燕有些生氣的說道。

    看著身旁一個個幾乎都比自己漂亮的女人,她心里不知道有多難受。

    “要不這樣吧,你們都等了一下午了,還沒吃飯,我先去燒幾個菜,我們先吃飯,吃完飯繼續等他,好不好。”

    林清麗開口了,笑著沖著幾個女孩說道。

    她的心里何嘗好受,只是她更加知道,在這個時候,她必須要挺住才行。

    “我和你一起去吧,正好我也會做飯。”柔月笑著說道。

    作為一個優秀的特工,她當然沒時間學習做飯這種事,不過以她的刀功,她肯定能幫上忙,切菜是沒問題。

    “好。”林清麗落落大方的說道,往廚房走去。

    柔月紧紧跟上。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門口又是一陣汽車聲音響起,幾個腳步聲傳了进來。

    虎娃頓時心里一紧,等到他看到是花月的時候,不由一愣。

    “我靠,這個小妮子來干什么啊,我和她之間好像沒什么啊。”虎娃想著,就看向了她身邊的孫巧,眉頭輕輕一皺。

    他感覺到了一股不對勁,這些女人好像是有預謀的一樣,都在今天同時到來了。

    “糟糕,如果這是別人的預謀,想要把我和我的女人們一起一網打盡的話,那么就慘了。”

    這個念頭剛出來,就被他給打消了。

    因為他知道眼前幾個女人的能量有多大。

    先不說柔月,本來就是超級特工,上官婉兒,也不是好對付的主,從小就被人追殺,到現在,早就已經有了自己的一套完整的報網絡。

    還有唐嫣,這個女人,她到現在都不是非常清楚她的底細,只是知道她和天京唐家有很深的關系。

    這么想著,他還是不放心,心念一动,体內的十二翼金蟬頓時就猛的煽动它那十二只已經實質化的翅膀,一股磅礴的精神力猛的散發了出去。

    頓時,方圓數十里的所有聲音都納入了虎娃的耳朵里。

    從天上的雷聲,鳥叫聲,到地上螞蟻爬地的聲音,他都聽的清楚,半響,也沒有發現什么異常的況。

    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聽到下面龐玉的話。

    “姐姐,你說我們接到的請帖是不是假的啊,剛剛林姐姐都說了,她和虎娃只是訂婚了,并沒有結婚。”

    她說道:“雖然我也很想嫁給他,但是我知道,他更喜歡的是林姐姐,所以啊,我還是算了吧。”

    “玉兒,不要說話,安靜。”龐燕顯然知道的比龐玉要多的多,看了一眼一旁的上官婉兒,輕輕的說道:“拿得起放得下,這六個字終究只是里的內容。”

    “不用猜,請帖是我給你們發的,我只是來討個公道。”上官婉兒的眼睛里忽然放出陣陣精光,站了起來,環視了一下天空,看著門口的方向喊道:“劉虎娃,我知道你能聽到我的聲音,你不用出現,只用聽我說就好。”

    她說著,輕輕的咬了下嘴唇。

    “我知道,這樣做不好,是,我更加不想就這么稀里糊涂的就失去你,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只想問你一句,我們幾個,你究竟娶誰。”

    她說著,眼睛死死的盯著門口的方向。

    聽到她的聲音,頓時,龐玉龐燕上官玉王秋艷等人都愣住了,廚房里正在洗菜的林清麗和正準備切菜的柔月都愣住了,豎起耳朵聽著外面的聲音。

    這個問題的答案,他們都想知道。

    房頂上,虎娃知道,自己再也藏不下去了。

    再藏下去,就是刻意躲避了。

    無奈的爬起來,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從門樓上一躍而下。

    三米多的高度,對他來說并不是什么障礙,輕輕的落地,看著眼前有些目瞪口呆的眾人一陣苦笑說道:“如果我說,我都想要娶的話,以嗎。”

    他說著,從每個女人的臉上看過。

    “不行,你只能選擇一個。”上官婉兒一臉倔強的說道,咬著嘴唇看著他。

    虎娃沉默了。

    他知道她的期待,他也知道她想要的答案。

    但是,那個答案,他不能給她。

    他不能放棄林清麗,但是,他也不能放下上官婉兒。

    “我知道,這個事是我不對,我只能說,我爱你,爱你們每一個人,是,如果非要我選擇娶一個人的話,我只能說,是林清麗,不是因為我不爱你,爱你們,只是,這是我的選擇。”

    虎娃有些無奈的說道:“在很久很久之前,我就做出了這個選擇,對不起。”

    他說著,一臉的愧疚。

    “不,你不應該娶我。”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從廚房門口響起,眾人的眼光頓時都看了過去。就看到林清麗正緩緩的走了過來。

    她還圍著圍裙,手上還是湿的。

    只見她很自然的把手在圍裙上擦干凈,然后笑著看著上官婉兒說道:“我知道你,很久以前就知道。”

    說完,才看著虎娃說道:“你應該娶的人是她,我知道她在你心里的分量,我也知道,她的身份,她和你在一起,對你更好。”

    說著,她柔的看著虎娃,眼神里沒有絲毫的負面緒,只有淡淡的笑容,似乎是在期待。

    “你是怎么知道這些事的。”虎娃一愣,然后看向了一旁的劉老虎。

    “那個,虎娃,我也是沒辦法啊,現在清麗是我干女兒,我自然是要向著她說話了。”

    劉老虎尷尬的一笑,說道。

    “我靠,干女兒,你的意思是不是我還要叫你干爹啊。”虎娃頓時就瞪大眼睛盯著他。

    劉老虎干笑了一下,輕咳了一聲說道:“那個,按照輩分是應該這么叫,不過如果你不適應的話,以不叫,清麗叫就好。”

    “有沒有人告訴你,你現在的表很賤,很欠扁。”虎娃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個家伙,還蹬鼻子上臉了。

    “虎娃,那是我干爹。”

    看到他這個態度,林清麗頓時就有些不開心了。

    “清麗,不是,他。”虎娃還想辯解,只是看到林清麗那一副想要發怒的臉,無奈的嘆了口氣。

    “好吧,你想怎么就怎么吧,但是,你要給我記住了,我要娶你,不是因為你能給我帶來多大的利益,而是因為,我早就發誓,要把你娶回家,你是我的夢。”他說道:“你沒資格把我讓給別人。”

    他一臉的倔強。

    “那好啊,我不嫁以么,你總不能強迫我嫁給你吧。”林清麗白了他一眼,直接轉身往廚房走去,干脆不理他了。

    “當然不以了,你不嫁給我嫁給誰啊。”虎娃急忙問道,想要追上去,但是看著龐玉龐燕還有上官婉兒看著他的眼神,腳上就好像是綁了鉛塊一樣。

    “那你強迫我一下試試。”

    林清麗的話輕飄飄的飄了過來,然后扭頭进了廚房,自始至終再也沒看他一眼。

    虎娃糾結了。

    “我感覺你應該娶她。”上官婉兒開口了,看著虎娃笑道:“她更適合做一個妻子,最少,我就不會為你下廚,我也不會幫你照顧父母。”

    “你想要的生活,我給不了你,所以,我選擇退出這場競賽。”她說著,只是臉上帶著苦澀。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虎娃急忙說道,只是他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我已經說過了,我也不做你妻子,我還沒玩夠呢。”龐玉說著,只是眼睛里帶著一抹不開心的表。

    她還是個大孩子的性格,能做出這個決定,已經是很痛苦了。

    “我也不干,我是圣女,不能嫁人的。”龐燕也說道。

    忽然,虎娃發現自己成了孤家寡人。

    一陣涼風吹過,他感覺自己好凄涼。

    “那個,難道我沒人要了嗎。”他有些憐兮兮的說道。

    沒人理他。

    良久,他才無奈的嘆了口氣,沖著樓上喊道:“爸,明天你找個媒人給我說上一門親事吧,隨便找個不傻不憨的就行。”

    “你敢。”

    他這句話剛落下,頓時龐燕龐玉上官婉兒就齊口同聲的沖著他喊道。

    廚房里,柔月看著一臉失神的林清麗笑道:“你真的能放下嗎。”

    “我都已經說過了。”林清麗說道,板著臉繼續洗菜,只是臉上的失落是個人都能看出來。

    “其實,你沒必要為難自己的,我了解虎娃,在他的心里,你的位置的確是最重要的,或許他有后宫三千,但是,在他的心里,只住著你一個皇后。”

    柔月笑道:“你放心,我是不會嫁給他的,我的職業決定我是不能嫁人的。”

    “是,這樣對你們不公平,這些都是他的責任,他是男人。”林清麗說道:“我不想讓他留下遺憾。”

    “那你就能讓自己留下遺憾嗎,傻瓜。”柔月說道。

    林清麗沉默。

    一場風波,就這么結束了。

    當天晚上,虎娃家里前后院的房子都派上了用場,大家都住在這里沒走。

    只是,這天晚上虎娃也悲劇了。

    幾個女人都不讓他进房門。

    深夜,他一個人坐在房頂上,身前放著一瓶二鍋頭,還有一盤花生米。

    吃一粒,喝一口,仰天無淚啊。

    “沒必要這么郁悶吧,我能感覺到,她們都放不下。”木風走了過來,坐在他邊上,拿了一粒花生米扔进嘴里說道。

    “他就是因為她們都放不下,這才難受。”光頭也爬了上來,手上端著一盤牛肉,還有一瓶白酒。“剛切的,還不錯,好肉。”

    走過來,也坐在了虎娃的邊上,把手上的牛肉和花生米放在一起。

    “是啊,你們說我該怎么辦,要不,我也學国外的人,買上一個小島,自己當個国王,那樣就沒人能管我了,然后我把這幾個女人全部都娶了。”

    虎娃忽然說道。

    “好,好想法啊。”這個時候,樓梯口傳來了一個喘息的聲音。“哎呀,好幾天不鍛煉,真身体都不行了。”

    劉老虎從底下爬了上來,龐青跟在背后,他們兩個人的手上都端著幾個菜。

    “怎么,你還真想在樓頂開個派對啊。”虎娃白了他一眼,小聲的說道:“叛徒。”

    “喂喂喂,你不能這么說我啊,我這不是叛徒,我是實事求是好不好,你以為我不說,清麗就不知道那些事了,我只是感覺我干女兒她有權利知道真實況。”

    劉老虎說著,也坐在了地上。

    嘆口氣說道:“要我說啊,別想那么多了,就按照你的法子,到国外買個小島,自己當個国王,然后和我們国家保持良好關系,常年回來住不就好了啊,這樣的話你想要娶幾個就娶幾個,干嘛那么糾結啊。”

    聽到他的話,虎娃不由眼睛就亮了。

    “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終于有人支持我了,告訴你們一個秘密,其實,這個小島我已經買了,就在太平洋上,距離我們国家也不遠。”虎娃說著,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賤人。”幾個人頓時都白了他一眼。

    【全書完】

    ------------------------------------------------------------------------------------------------。.。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