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夫復何求

小說:鄉村留守女人的韻事 作者:云飛居士

  第203節第二百零二章夫復何求
  陳建軍和謝可蘭正在熱恋中間,在春節期間的每天晚上兩人幾乎天天呆在一起,極盡魚水之歡。
  但沒幾天謝可蘭就上班去了,陳建軍這才安靜下來跑車了。其實在春節期間他們的生意特別好,因為過年的時候到处去拜年的人太多了,公共汽車根本就無法滿足廣大人民群眾的需要,因此他們的面包車就得到許多人的青睞,而且還遠遠無法滿足需要呢,任何一輛車子只要一到車站沒幾分鐘就會坐滿乘客,而且包車特別多,因此他的手機一天到晚時不時地有人打进電話來要求包車。
  在此期間,陳建軍連續兩次接到過王慧打來的電話,她希望和他見面,但他都說自己真的抽不出時間來,這樣王慧就沒再來打擾他了。初十一過拜年的人就逐漸稀少下來,陳建軍這才得空。
  終于在十二的那天上午十點左右,陳建軍又接到了王慧的電話,她希望他馬上去她那里,他心里考慮了一陣,決定立刻前往。
  他還是把面包車停在喷水池廣場的停車點,以后叫了一輛三轮車去。
  很快就到了濱河小區的外面,陳建軍下了三轮車,进去輕車熟路到了王慧的家里。
  王慧還是那么的風情萬種,只見她黑皮衣黑短裙,一雙美腿上套著一雙黑色花紋裤襪,腳上是一雙還是的高筒靴,一頭棕紅色的微卷披肩發自然而然地散在前胸后背上,顯得無比的飄逸時尚。
  兩人并肩落坐后,王慧抓著陳建軍的手輕柔地**著柔情似水地問:“嗯,軍娃,你說我們有好久沒見面了?”
  陳建軍想了想道:“哦,大概半個月吧。”
  王慧伸出一只芊芊玉手在他的臉上擰了一下嬌嗔道:“哼,才半個月啊,有二十多天了呢,你小子一點都不把姐掛在心上。”
  陳建軍故做驚訝道:“哪里有二十多天嘛,我覺得過年前的幾天我們就見過面嘛。”
  王慧:“哼,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哪里是過年前的幾天呢,而是過年前的那個月的前幾半個月見過一次,以后就沒再見過了。”
  陳建軍想了想道:“哦,我實在忙嘛,這過年前后的生意都好,我是忙昏頭了嘛,哪里記得那么清楚呢?”
  王慧無語,若有所思。她心里想的是,這小子是不是在耍對象呢?
  其實陳建軍想告訴她,自己在忙著和謝可蘭恋爱的事情,但他一時覺得現在說不合適。
  王慧突然站了起來說:“走,軍娃,我們已經好久沒在一起過了,現在去為臥室好好地在一起親熱親熱。”
  陳建軍點點頭:“好,姐,我們是該好好地在一起親熱親熱才是。”
  进了臥室,因為這幾天天氣比較暖和,而且房間里開著空調,因此兩人就那樣脱掉了所有的衣服都不見得怎么冷。
  然后兩人蓋上被子紧紧地搂在在一起盡情地缠綿起來。
  王慧好像十分饑渴,狠狠地連續要了兩次才心滿意足地躺在一邊。
  休息一陣后,陳建軍找到煙掏出一只點燃抽了起來,他默然無語,一副心事重重的神情。laīshushu.
  王慧依然恢復了精力,她伸出芊芊玉手一邊摸弄著她的胸膛一邊柔聲問:“軍娃,你咋個不說話呢?好像在啥子?”
  陳建軍過來片刻幽幽道:“姐,有一件事情我不曉得該咋個給你說才好?”
  王慧:“啥子事情呢?你我兩個還有啥子不好說的事情嘛?你說嘛。”
  陳建軍:“我怕說出來姐會不高興?”
  王慧:“啥子事情會讓我不高興呢?未必是你有了對象了?”
  陳建軍:“姐真是聰明,一下就猜對了,真的,我現在又有了一個對象,而且你認識?”
  王慧:“我認識,她是哪個?”
  陳建軍:“謝可蘭!”
  王慧愣了愣:“哦,是能夠丫頭。你們怎么認識的啊?”
  陳建軍簡單地講了一下經過說:“現在我們很相爱!”
  王慧神情黯然:“嗯,那個丫頭真的不錯,軍娃,你現在有福氣了嘛。”
  陳建軍:“她的家里人都同意了,我妈老漢也滿意她。我們已經訂婚了。”
  王慧:“那我該祝福你呀!”
  陳建軍:“只是她是你的鄰居,你們兩家隔得太近了。我怕她曉得我們之間的事情,上次我和林玲的事情,本來我們一直好好地,就是因為她曉得了我們之間的事情,她就離開我了,我真的怕這次也一樣落得那樣的結局。”
  王慧:“嗯,我明白了,軍娃,姐曾經說過,如果你以后有了新的對象,如果我影響到了你們,我一定會主动離開的。既然現在你怕,那么姐只好離開你了,姐真的很想和你永遠在一起,但姐是個通情達理的人,不會破壞你的好事。”
  陳建軍:“姐,你真是個好女人,其實我也是舍不得離開姐的。姐和我在一起的一切我都會銘心刻骨埋在心里。”
  王慧望著他柔情似水地**著他說:“軍娃,我不會糾缠你的,今天過了,姐就不會再和你見面了,你好好地去和她恋爱吧,以后你們倆辦喜事,她家里肯定要請我喝喜酒的,到時候我也是參加的,我祝福你們!”
  陳建軍:“謝謝姐!”
  王慧:“不過,現在姐有一個要求,你一點要答應我。”
  陳建軍:“姐還有啥子要求,我一定答應。”
  王慧:“我還有和你來一次,真是我們倆最后一次,我們要好好地爱爱。”
  陳建軍:“嗯,我答應你。”
  王慧就一下攬著他的腰讓他壓在自己的身上。
  而陳建軍就再次打起精神全力以赴地使出渾身解數,極力地滿足她的需要。
  事情結束后,休息一陣陳建軍就恋恋不舍地離開了,王慧孤單單地躺在**發呆,她心里不無傷感,但是她也無可奈何。
  半個多小時后,陳建軍離開了王慧家里,他一離開小區陡然就感到從來沒有過的解脱感。但是他返回喷水池廣場坐在自己的面包車上時,沉思默想了一陣,心里卻又油然而生出一種失落感,因為他真的十分迷恋王慧的身体,一看到她的身体他的激情總是在瞬間就被點燃,然而為了謝可蘭他不得不離開她,因為初恋林玲的前車之鑒給他的教訓太深刻了,他不僅僅是因為要對爱情忠貞不渝,而是真的很爱謝可蘭,真的怕失去她。
  而另外幾個女人也不再來糾缠他了,而且她們也是多半沒有機會了,或者即使她們有了機會,他也不敢再和她們接觸了,因為他好不容易找到謝可蘭這樣的可人兒,真的很怕東窗事發而失去她。
  楊翠萍的丈夫一時還沒有找到外出打工的機會,或者他也想不再出去了;鄒麗瓊的丈夫已經決定在本地方找活路干,天天晚上守著嬌妻,讓她找不到機會;而老板娘李玉欣的男人雖然仍然去廣州繼續打工,但她擁有丈夫送的女性用品來滿足自己,而且沒有機會和陳建軍接觸,她倒是可以自得其樂的。
  至于張曉紅,她的丈夫仍然去了內蒙古呼和浩特,使得她繼續留守在家,但她在經歷了那樣苦不堪言的折磨之后,就開始修身養性了,一心一意地呆在幼兒園里盡職盡責地帶著一群孩子們,她還從李蕓那里借來一些相關的書藉學習知識,想努力做一個稱職的孩子王。雖然她和陳建軍有不少接觸,而且曾經差一點就發生了那種男女之事,但因為陳建軍的理智和仁義,才使得兩人守著了最后的底線。
  雖然幾個女人曾經給陳建軍帶了不同的快樂和感受,而且他心里也真的想永遠和她們那樣繼續下去,可是為了謝可蘭,他不得不收回**開始循規蹈矩地正常生活和恋爱了,他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把那些曾經的風花雪月深深地埋在心靈的深处,只有在偶爾心里有空閑的時候悄悄地拿出來讓自己細細地回味一番了。
  從此以后陳建軍的心里終于安靜下來,一心一意地和謝可蘭恋爱了,對他而言,此生能夠得到謝可蘭這樣的可心人兒真可謂艷福不淺幸福一生了,人生到了如此境界夫復何求!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