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共同樂趣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我也不顧這是在大街上,硬是拿開她手,把那句說過很多次的話,重復一遍:“為什么我不是蘇貞文,而蘇貞文不是蘇貞全呢。”

    說完后,我撒腿就跑。春桃再后紧追。每次在她累的跑不动的時候,我就會退回去,讓自己落到她手里。

    她的小粉拳撓痒似的,落在我身上:“我讓你胡說……等你二哥回來,看他不收拾你。”

    我知道她是開玩笑的,那句話我曾當著二哥的面說過。二哥笑著嘆氣說,可惜你二姐沒有妹妹,不然你就能像我一樣,娶到像你二姐這樣漂亮的媳婦了。在二哥心里,我還只是一個不大明白人情世故的半大孩子,所以他對于我有那樣放肆的話,能夠一笑了之。而他至死都不知道的是,自從春桃第一次來我們家,見到她的第一眼開始,我便對這個比自己大了四歲,仍然能夠稱之為少女的女人一見鐘情了。

    彼時,她用自己的身影和笑容,開啟了我的少年情竇。而我無力去反抗,也無意去刻意接受,一切都發生的那么順其自然。

    我們回到家不久,三姐貞珊和鄰家的陶娟也從鎮上回來了。

    我們家兄弟姐妹四個,當年父親用“文武雙全”依例起名。本來大哥應該叫貞文,二哥叫貞武的,登記的時候辦事員文武不分,把大哥的名字寫成了貞武,二哥就只好叫貞文了。三姐出生后,辦事員為了彌補自己當年犯下的錯,跟父親說女孩叫貞霜太難聽拗口了,不如用諧音取名貞珊。當即獲得了父親的贊同。我是我們家孩子中唯一一個沒有為名字折騰的。

    我三姐貞珊比我要大了兩歲多,在村里算是漂亮的姑娘,雖然不能和曹芳以及經常和她玩耍的陶娟比較。

    兩個姑娘一跨进大門就沖屋里喊道:“哥,我趕回來送你了。”

    “他們已經走了。”我站在堂屋門框里說。

    她們倆瞬時失落了,貞珊氣呼呼的說:“我還專門到鎮上給他買了瓶防蚊蟲的香水呢,這下只能給你用了。”她經過我身邊的時候,把香水瓶子塞我手里。

    我急的忙還給她:“我是男的才不用什么香水呢。”

    貞珊更來氣了,發育近趨完好的胸部跟隨著呼吸的節奏,微微起伏。她再次把香水塞給我,一字一頓的說:“這是男士香水,專門給你們男人用的。”

    我還是推回去。貞珊轉身就上自己的小閣樓,邊把樓梯踩的吱吱叫喚,邊說道:“不要拉倒。”

    陶娟在旁邊微微一笑,然后走上前,往屋里瞧了瞧,迅速的往我衣袋里塞了點東西。我知道是香煙,兩個人默契的對視了一眼。接著她就去了貞珊的閣樓。每次她上樓的時候,我都會猥瑣的盯著她的背影。不管是在那個少年時代,還是后來我成年后,一直都認為,在我見過的女人中,春桃有著最漂亮的容顏,而陶娟則擁有最性感的身材。

    她很瘦,但是有著美人的特質,瘦不露骨。后來我從書上讀到過一種叫做“黄金比例”的身体比例分配,陶悅的身材應該是很符合黄金比例的。D罩的大小在三鄉五鎮并不多見,臀部微翹,并不豐碩,但是和纖細的腰肢一比較,兩者的差距十分明顯。一米六四的身高,讓雙腿顯的筆直修長,36碼的小腳性感可爱。她的模樣屬于漂亮的那一類,中等偏上吧。總体而言,傾城之色。

    陶娟和貞珊從小到大都是最好的朋友,因此我和她便是青梅竹馬了。周邊人也幾乎都是這么認為的。從小就有人開我們的玩笑,說的好像我們倆這輩子非得在一起不可似的。

    稍大一點后,我就對陶娟有了更深的好感,已經超出了那種弟弟對姐姐的單純感情。但是那一部分越界的感情,又和曹芳帶給我的感覺不一樣。但是就連我自己都想不明白,差別到底在哪。因為說歸到底,不過是一個男人對兩個女人都有非分之想罷了。

    等我把對她們兩個感情的不同之处,區分開來時,早已物是人非了。

    我對廚房里的春桃打了聲招呼,急匆匆的溜出了家。經過馮一奎,甘大牙,許文豪,張泰家門口時,招呼一聲,打個響指,立馬消失蹤影。

    我到達村東頭的打麥場后,先自己躲在麥堆后面舒舒服服的抽了一支。

    “你小子不夠意思啊,先自己抽上了。”甘大牙突然飛落在我身邊,把還剩半截的香煙給搶了去。

    不大一會兒,許文豪和張泰前后腳到了。每人點上一根,躺麥堆邊享受吞云吐霧的神仙快活。這一直是我們好友四人多年的共同樂趣。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