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家美人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我站起身,往麥堆另一頭的路上望了望,低頭問他們說:“馮一奎那孫子怎么還沒來啊?”

    甘大牙吐出一團煙霧,一臉的享受,慢吞吞的說道:“那孫子有女人了,哪還跟我們一起玩啊。”

    我不屑的說:“有女人了,難道就不抽煙了?”

    甘大牙哈哈大笑:“當然要抽了,不過是跟他未婚妻一起抽大雪茄呢。”

    張泰伸出小拇指,語氣狂傲的說:“他那個算什么大。”他收回小拇指,大拇指向下,指著自己的裤裆:“這里面藏著的才是根大雪茄呢。”

    “大有叼用,關鍵是得有女人。”許文豪得意的說。

    張泰不滿的說:“許文豪,你可是我們村的文化人,說話怎么這么糙呢。你不就是寫了首詩,把潘麗搞到手了嗎,她妈可是代理村支部書記,多潑辣的女人啊,我就不信你那小樣還真把潘麗搞上床了。”

    許文豪睜開眼睛,嘿嘿的笑著拍了拍他的肩頭說:“對不住了,兄弟我倚仗不世之才學,已經搶先一步享受了作為男人的幸福滋味。”

    我們三人俱是一愣,急忙詢問真假。許文豪拍著胸脯說:“我許文豪何許人也,何時曾欺騙過三位賢弟。我每與潘家娘子享受人間至歡,方感人生之大樂趣啊。”

    他這話一出口,我們哪有不羨慕嫉妒的。催促著他趕快給我們講講事情的經過,以便我們在以后的感情中借鑒經驗,少走彎路。

    許文豪伸來食指和中指:“貞全賢弟,把你二塊五一包的大前門再來一支。”

    我為了窺聽他的茍合丑事,急忙把香煙遞上。張泰兩眼放光,催促他趕快告知詳情。

    聽完后,我發現我們四個都臉紅心跳了。我手有些顫抖的發了香煙給他們,我們需要盡快的平復心情。

    抽煙的時候,甘大牙一直把手放在裤裆里,抽到一半時,他丟掉香煙,站起身說:“太刺激了,我真的受不了。你們看著人,我去那邊弄一回。”

    張泰打趣他說:“大牙,別傷著手啊。孫家的母豬這幾天正發情呢。”

    我們三個一陣哈哈大笑。

    就一會兒的功夫,香煙就剩下半包了。張泰說:“貞全,我們都吃八毛的大河,你經常抽二塊五的大前門,都是你姐給你買的啊?”

    貞珊和陶娟都在鎮上的一個小加工廠里上班,每個月工資有兩百多。所以一般我有了新東西,哥幾個總會認為是貞珊給我買的。我澄清說:“不是,她才不會給我買煙呢,要是讓大哥二哥知道了,我們都要挨批的,這你們又不是不知道的。我姐大不了是看別人吃煙,要一支給我帶回來而已。”我拿出大前門在手里掂了掂:“這樣的香煙只有陶娟才會給我買。”

    張泰咂咂嘴巴,搖頭晃腦的說:“瞧把你得意的。老實交代,你到底有沒有對陶娟那樣。”他下身向前一挺,动作十分猥瑣。

    我伸出手制止說:“不要謠傳,我們倆是清白的。”

    許文豪說:“貞全,陶娟可是個美人坯子啊,她可是掉在你嘴邊的肉,你要是不吃,可得小心別人搶去了。”

    我不以為然的反駁說:“我才不杞人憂天呢。我們村除了我們幾個人最大之外,就沒有一個會對我和陶娟之間構成威脅的。”

    許文豪的食指在空中晃动:“錯,村里雖然沒人跟你搶,但是鎮上呢,你不要忘記了,陶娟可是多半時間都呆在鎮上啊,鎮上的男人們可沒去淘金啊?”

    我心下一驚,正要进一步探討這個問題。甘大牙從后面走了過來,他攤在麥堆里,望著天空說:“陶娟可是個好女人啊。我要是能娶到她做老婆,早上結婚,下午死我都心甘情愿。”

    許文豪糾正他說:“賢弟,那叫朝得道,夕死可矣。”

    我踢了他一腳:“你的意思是要跟我搶。”

    甘大牙揉揉腿,又擺手說:“我不跟你搶,如果你要陶娟的話,我就去偷她嫂子,她嫂子那也是個風/骚娘們呢,那對大肉球啊,我做夢都想揉一把,你們說說看,咱們村誰的奶有她的那么大,整個兩個大木瓜啊。”

    許文豪插嘴說:“陶娟的后妈也不錯啊。”

    甘大牙越說越來勁:“對對對,她后妈才三十七歲呢。他們陶家真是福星高照啊,家里的女人全是美女。我都聽說了,她后妈那地方特別,跟其他女人都不一樣。要不然她是不會跟陶老大來到我們村,還嫁給他做老婆的。真是可惜了,那么漂亮的少婦竟然讓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糟蹋蹂躪……老天爺啊,我要替她喊冤啊。”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