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破廟丑事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張泰把電視機的后殼取掉了,對我說:“你去騙騙我妈,免得一會兒我出不了家門。”

    我走进他們家廚房,張泰的妈妈張翠艷正在切菜。

    我說:“張阿姨。”

    “嗯。”張翠艷妙曼的轉過身,細膩的聲音說道:“貞全來啦,晚上就在我們家吃飯吧。”

    我盯著她猶如少女般清純漂亮的臉龐,不由自主的咽了口水:“不了,我是來跟你說,晚上讓張泰去我們家睡的。我嫂子去鎮上看我姐了,家里只有我一個人。”

    “行啊。”張翠艷微笑著點頭:“你們可不許跑出去瘋啊。”

    “你放心好了,一定不會的。”我一說完,就跑開了。

    說起這個張翠艷,也是一個頗有姿色的少婦,她爸過世的早,所以十六歲那年,就讓張泰的外婆做了主,招了張泰的爸做上門女婿。也因為他爸是上門女婿,所以張泰隨了母姓。張翠艷十七歲就生了張泰。所以張泰如今都是個半大小子了,她還是一個惹人垂涎的的美少婦。

    可能是因為只生過一個孩子,家里農活又不多,比較注重保養,三十二歲的她,身材絲毫沒有走樣。該挺的地方挺,該翹的地方翹,該細的地方細。猶使迷人的是,她有著一張與少女無異的不老容顏,聲音細膩,能甜死人。

    我有幸和她有過一段情。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張泰修好了電視,隨意的刨了兩口飯,就和我一起離開了家。到了甘大牙家,他弟弟告訴我們,他去找我了。于是我們倆急忙往我家趕。我心想這下露餡了,沒準曹娜和貞珊都在找我。幸運的是半路上我們遇見了殺將回來的甘大牙。

    我焦急的問:“家里發現我逃出來沒?”

    甘大牙說:“沒有,我一进你家,你姐就說你在屋里睡了。我一聽就知道你跑出來了……我們要不要去叫馮一奎啊。”

    我說:“不叫了,抽煙他都不去。太不夠兄弟了。”

    我們三人鬼鬼祟祟的摸进了破廟,藏身身体殘疾的羅漢們后面,只靜靜的等待好戲登臺。

    差不多一個小時后,許文豪拉著頗不情愿的潘麗进了破廟。我丟掉煙頭,全神貫注的盯著他們倆。

    潘麗抓開許文豪的手說:“又是這個破地方,我都跟你說了,我妈去三社開會了,要很晚才回來呢。你就是膽子小,在家里的床上躺著不是要舒服很多嗎?”

    許文豪爬上大佛的坐臺,將潘麗拉了上去。他說:“你們女人就是頭發長見識短。萬一你妈中途殺回來了呢。這要被發現了,我就別想活了。安全是第一的。抓紧點,你把佛像里面的被子拿出來,撲在地上,我出去撒個尿。”

    潘麗不答應說:“你就這里尿好了,你的那個丑東西,我又不是沒看見過。”

    許文豪雙手合十,對著佛像鞠躬:“佛祖跟前,怎么能那般無理呢。”

    潘麗將被子鋪開了,坐在上面說:“你就會瞎說,佛祖面前不能撒尿,難道做那種事就是應該的嗎?”

    許文豪一臉的焦躁:“我這不是躲在它后面做嗎,佛祖慈悲,是不會怪罪我們的。”

    許文豪走到羅漢像前,跟我們打了個照面,就提著裤袋出去了。

    躺在被子里的潘麗,開始脱衣服。我不知道他們兩個此刻的內心是怎樣的,但是我心里已經洶涌澎湃了。裤裆里的東西當即起立,向在脱衣服的潘麗致敬。

    潘麗的手腳很快,很快就把自己脱的一絲不掛了。借著飽滿的月光,能清晰的看見她纖瘦的身体,雪白的肌膚。胸前突起兩個小饅頭。甘大牙跟我打個眼勢,那意思是嫌棄潘麗的胸/部太小。我心里暗罵,你傻逼啊,人家才十六歲,還要發育呢。

    我們一直無緣看見她的下身,心里急的跟貓爪子在撓一樣的難受。

    好在許文豪很快回來了,他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脱了個精光。撲向了潘麗。

    “別,你別啊。”潘麗帶著哭音的使勁推他。

    許文豪直起身,來氣的說:“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裝什么裝啊。”

    “不是的。”潘麗說:“你得給我朗誦首詩歌,我才讓你碰。”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