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身藏龐物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我們把一起把鮮綠柔软的枝條剔除下來,主干堆到一塊,李月紅在前面,我在后面。我不經意的抬頭一看,驚喜的發現她沒有系皮帶,裤頭被拉了下去,腰部露在了外面,往下更是有一條略見紋路的溝壑,引人無限遐想。她身上的肌膚雪瑩凝脂,惹的我心頭發痒,手伸過去飛快的在她露出來的腰肢上摸了一把,紧接著在她臀部上擰了擰。那手感十分美妙,令人癡缠。當我還想再摸一下她的肌膚時,李月紅回過頭把我推開了。

    鋪完松枝后,李月紅讓我把衣服全部脱光,她躺在松枝墊上感覺了一下,坐起身來把我手里的衣服拿過去,鋪在了上面。裤子則被她扔到了旁邊。三月的暖阳天里,我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裤裆里早已支起帳篷,李月紅沖我招招手,我一靠近,她的手就貼在了我的裤裆上。那感覺說不出來的好受,我憤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享受著她的抚摸。

    突然她的手收了回去,我驚愣的睜開眼睛,發現她已經在脱自已的衣服了。不過她只脱了外套,同樣鋪到身下,然后躺了下去。她里面穿著白色的修身內衣,高聳的一對大瓊將衣服撑了起來,兩顆凸尸點的小豆豆清晰可見小巧的形狀,衣服上面還有兩點污債,我知道那是奶,水的溢出后留下的痕跡。

    從未見過如此美妙的人体風景,巨大的視覺沖擊之下,我虎撲了上去,壓在了她錦柔的嬌軀上。

    李月紅嬌填說:你想壓壞我啊,都不懂得憐香惜玉。

    我還小嘛,學學就會了。我捧著她的臉龐,朝著皓齒紅唇啄上去。

    李月紅雙手搂抱著我脖顧,配合著把兩個人的四瓣嘴唇膠連在一起,她嘴唇里散發出淡淡的幽里之香,連香液都帶著絲絲清甜。我真不敢相信這是一個結了婚還生了孩子的女人。

    親吻了好久之后,我們分開。李月紅輕喘著問:喜歡嗎。

    我笑著點頭,意猶未盡的又吸住了她的嘴唇。再度分開時,她的小舌慫在唇瓣上舔了一下說:不能再親了,再親嘴巴都要腫了。

    我說:那我親脖子門

    她閉上眼睛輕輕領首。享用過她的溫香玉顧后,我心切的把嘴努向了她的胸口。

    李月紅又問:喜歡大的嗎。在得到我的肯定答復后,她讓我起身,自已要把衣服脱了,讓我真切的看到她的那對大尤物。

    我睜大眼晴,不敢貶一下的盯著她的动作。李月紅有意逗弄的把衣角掀起來又放下去,然后才慢慢的一點點露出了廬山真面目。我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出。完全被眼晴的東西給驚住了。心里突然對陶娟的哥哥產生了深深的怨恨。這么好的女人,怎么就落到他的手里了呢。

    你摸膜啊。李月紅拉著我的手,放到她的大肉瓊上面。

    我如夢日醒,恍然回過神,雙爪齊上,毫無阻礙的肆意摧捏。托在手上的時候只覺十分沉淀。大而且坚挺,美妙的有此不真實。不像是長出來的,倒像是經藝術家之手制作出來的精品。

    我一用力,她的小櫻桃突然吐出了一線白漓。李月紅用手指接住,說是把她寶寶的午飯給捏出來了。然后她就把那東西抹在了我的臉上。

    我不甘心的問:那我是不是就不能親它們了。

    當然不能親了,你摸摸不就好了嗎。

    我的手搭在她的大肉球上,失落之情掛在臉上。

    李月紅突然嘻嘻的笑了,她說:逗你玩呢,你想怎么親都行。我已經打算給孩子戒奶了。最好你一次姓都概u水吸于了。他再也吸不出來什么了,就不會缠著我要吃的了。

    我喜出望外,將她撲刷。含住一顆櫻桃頭,微微一使勁,就有白計流进了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十分粘稠。我不大適應,扭頭全吐掉了。

    喂,這個很補身子的,你怎么給吐了。李月紅不滿的說。

    我為難的說:味道太濃了,受不了。

    李月紅挖苦說:你這叫沒有口福。行了,不想吃就不吃了。把你的裤衩脱了,讓我看看你的壞東西,剛才摸的時候感覺好大好粗的。

    我得意的笑,私底下我和許文豪,張泰幾個人在一起比較過,雖然我不是個子最高,也不是体形最魅捂的,但是胯下之物卻能笑傲群雅。

    扒掉裤權后,李月紅驚訝的張圓了嘴巴,眼睛都不帶貶一下的看了好一會兒,慢慢的把手伸過來碰了一下,缩回去后,又伸來抓住了它。

    李月紅說:都嚇到我了,跟我家寶寶手臂似的。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