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桌下勾搭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這是事實,因為柴房連個窗子都沒有,門外還有好幾個人看守者呢。他萬萬沒有逃跑的理由啊。可事實是勝干雅辯的。干是大家就認定了別老怪身懷絕學異術。當時国家正金面打擊邪教歪風,別老怪被警方認定為邪教人物,而且還是個大人物。不然怎么會有如此通天手段呢!

    派出所看到了立功的大好機會,極力追捕別老怪。三個月后他在鎮上落網了。之后就以脅迫婦女罪,傳播封建迷信罪,啷當入獄十年。

    我回到村里,就經直去了隔壁陶家。

    玉蘭把筷子遞給我,問道:貞全,我剛才出門看到你跟一個老頭一路,你們家來親戚了。

    我干爹回來了。我夹了塊土豆片塞进嘴里。

    玉蘭望著我,頗顯驚愣:別老怪出來了。他不是荊了十年嗎。

    表現好,減刑了吧。我答道。

    玉蘭似乎明白了,讓我多吃菜。

    我瞄了她一眼,心想這女人當年不會和別老怪也有點什么吧。想想又覺得不可能,我五六歲時,她才被陶娟的父親領回村子里呢。我猶記得,那是她衣著特別的撲素,神情幽幽,像是大病初愈的樣子。不過那麗俏的模樣,剛是讓村里人驚詫不已。村里有個讀過書的人說她就是紅樓夢里的!林妹妹,。

    大家講的更多的則是,對干陶娟父親感情際遇的感慨和羨慕。因為陶娟的母親長的也不錯,可惜年紀輕輕就香消玉殞了。她留下的唯一痕跡,就是陶娟的哥哥陶大河長的比較像她。玉蘭比陶娟的母親更加漂亮。更為主要的是她要比陶娟父親小了近二十歲呢。

    貞全辛苦你了,多吃點肉。李月紅一片接一片的往我碗里夹五花肉。

    我端起碗躲開:月紅姐,你自已吃吧,我吃不了那么多。

    喂,快點啊。李月紅笑顏滿面的對我眨了下眼睛。

    我怕玉蘭看出什么來,低頭把碗伸了過去。李月紅的膽子比我大多了,把腳伸過來,勾著我的腳。我躲開了,她又追過來。但表面上什么都看不出來,她有笑有說的跟我們談這說那。

    后來,我索性也放開了。桌子上面一如常態的吃飯,桌子下面兩人勾腳蹭腿。

    玉蘭去廚房添湯時,李月紅抬起腳在我裤裆上蹭了一下。我很不適應的有了反應。也在這個時候才發現

    ,不知道什么時候她已經脱了鞋子,腳上是透明的肉色短絲襪。小腳丫可爱诱人。

    我說:月紅姐,你的腳真漂亮。

    李月紅嬌填:你個小壞蛋,弄的人家連飯都吃不好。

    我不服氣的反駁說:你明明是你先动腳的吧,怎么反倒栽贓給我

    李月紅臉色微變我什么時候主动了,你給我說請楚。

    明明是她無理取鬧,我卻不得不為之承擔過錯。我服软說:好吧,是我主动的。

    李月紅又把腳伸了過來,用表情告訴我,她必煩把腳擱在我的腿上。我挪动板凳,盡量坐的靠近她一些。翹起二郎腿,夹住她的玉足。

    玉蘭端著菜湯回來,問我們在說什么。

    李月紅看我一眼,把目光轉向她說道:我是說貞全和小妹都長大了呢。

    玉蘭默契的一笑:娟子雖然不是我親生的,但是我和她的感椿從來都好。她的主我是能做的,就是貞全我可就管不了了。

    我心想著,李月紅還挺機靈的,這么快就開始幫我敲邊鼓了。我不好意思直接表達說自已有多么的渴望和娟子能夠在一起。委婉的說道:嬸兒,你們家以后有什么事,直接叫我做就是了。只要能干的,絕對不金推辭。

    玉蘭笑著點點,想了想說:你陶大哥的鳳凰牌自行車放在家里呢,等娟子再放假回來的時候,你去鎮上把她載回來吧,那么遠的路怪難走的。

    我一聽她們都這么支持我追求娟子,心里都樂開了花。急忙點頭答應。

    李月紅的腳忽然在我裆部踢了一下,我疼的叫了出來。

    怎么了。玉蘭關切的問。

    我捂著腮幫說:沒事,咬到舌頭了。

    還知道疼,就不會慢點吃啊。李月紅一語雙關的說:就知道猴急,塞塞塞你胃。也太大了。

    她說的什么,我們倆心知肚明。玉蘭則完全被蒙在了鼓里。我突然覺得李月紅是個危險的女人。當著她嬸兒的面,都敢跟我勾勾搭搭的。以后可別給我捅出什么事來啊。我可不想像別老怪那樣因小失大,进去蹲幾年。

    牢里的事我也聽過一點風聲,那里面根本就沒拿人當人。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