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婚前出軌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銀輝色的月光,照在她的肌膚上,顯露出白雪一樣的瑩徹。幽幽的夜色深处,搭配上她秀麗的容顏,頗有一點異樣的感覺。

    我棒住她一只從小罩里彈跳出來的大肉球:月紅姐,你看上去真像一個勾魂的女鬼。

    李月紅把自已的小罩放在我的肩上,回道:那你不怕我啊?

    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我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

    李月紅坐直了身体,抓起自已的一只大肉球,砸在我臉上揉了一把:去你的,給你吃兩口了,趕快載我回家。這里荒郊野外的,我還挺害怕的。

    我只是抓在手里玩弄:我可不敢吃了,汁水的味道太濃了,我受不了那味。

    李月紅打開我手,站起身把衣服放下來,朝自行車走去:不吃拉倒,以后你想吃都沒有了呢。

    我用腳踢掉自行車的立架,把小罩遞給她:自已拿著吧。

    李月紅接過,把它蓋在我頭上,笑嘻嘻的說:路上風大,你帶著擋擋風吧。

    我一把抓下來,仍還給她:你帶的這個還真大,我二嫂的比這小多

    李月紅說:不要說春桃了,材里就找不出比我大的。就這東西,還得跑到市里面去買呢,鎮上和縣里的店,根本就買不到這么大號的。

    我好奇的問道:月紅姐,你的怎么能長這么大啊,我聽說現在外面的女人都喜歡開刀子往里面塞東西,把它沖大,你的不會也是那樣大的吧。

    別瞎說。李月紅說:骑上車咱們走吧,路上我慢慢跟你說。

    因為是夜晚,沒有來的時候那么心急了。回去的路上我慢悠悠的前进著。憋不住好奇心缠著讓李月紅告訴我剛才那個問題的原因。

    李月紅說:我自已也不知道啊。我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就開始發育了,初二的時候比我們語文老師的都大。你都不知道當時我有多出糧,女生都對我指指點點的,不肯和我一塊玩。男生們要么離我很遠,要么跟膠水一樣貼上來就走不開了。每次我走路,都低著頭勾著腰的,就是怕別人發現我發育的比他們都早。

    那后來呢。我興致勃勃的追問。

    李月紅接著說:后來就上高中了啊,雖然那時候女生都已經發首了,但是我還是特別的出眾。就因為灶叫部比她們的都大嘛。那時候我也開始注意打扮自已了。追我的男人從新生到高三牛業生都有。每天光是情書都能收到好幾份。

    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日子蠻風光的,都有男生為我打架呢。

    那你高中談過恋爱沒有。

    沒有。李月紅說:我比較傳統的,家里管的又嚴,我雖然喜歡過一個男生,但是不敢和他在一起啊。那時候家里怕我在學校受到欺負,每個周末都派我堂哥接送我上學的。

    我陡然發現我們的聊天跑題了,我把話題扯回來說:我是問你的大瓊怎么能長那么大呢。

    李月紅停頓了一下才說:就自已長這么大的啊,高三的時候就長這么大了。大學沒考起,我就回家了。然后就有很多人上門來提親。后來就嫁給你陶大哥了。

    我說:你們倆男才女貌的,蠻般配的。

    他哪有什么才啊,就是還長的不錯罷了。李月紅有些不屑的說:剛開始我還挺喜歡他的,可就在要結婚的時候,他卻做了對不起我的事。

    什么事。我大為驚愣,剎住了自行車,一腳抵在地上。

    李月紅抱著我腰部的玉手紧抱了一下:你快走啊,這樣慢悠悠的明天早上我們都到不了家。

    經她這么一提醒,我才恍然,回家了還要和她干好事呢。圓月臨照中空,我心中歡喜的加快了踩动踏板的頻率。

    這次沒有我的催促,李月紅主动接著話題說了下去:陶大河和村里的一個女人有見不得人的關系,刷跟我訂婚的時候,他們倆就勾搭上了。被我意外捉恥n以后,陶大河就和她斷了,還跟我下跪認錯。我哭了好久,本來想退婚的,可是那時我們還有半個月就結婚了,兩邊的家里都把婚前準備辦好了。不想讓家里為難,更不想被人看笑話就忍受著委屈原諒了他。

    那個女人是個結了婚的少婦吧門我一聽,就覺得這個故事似曾相識。

    是啊。李月紅干脆的說:他們之間,就像你和我之間一樣的。不同的是你還是單身呢。

    我一次停下車,回頭認真的問道:那你和我發生關系,是為了報復他嗎。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