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幾聲嚶嚀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李月紅一愣:你怎么會這么想啊。

    我說:是個人都會這么想。

    李月紅安慰我的說:你別這么想,我跟你發生關系,是我自已心甘情愿的。你別动不动就停下來啊。快點趕回家,上了床我跟你解釋。

    沿途景物不斷變化,唯一不變的是墨藍天空和月光融合下的晦明。一個村莊接著一個村莊被我們甩在身后。偶爾能見一家人戶房間里還亮著燈,在這般的深夜顯得十分孤單清寂。猝不及防的一聲鸡啼是這個夜晚唯一的音符。

    經過破廟時,李月紅突然說:骑快點啊,我聽說以前廟里鬧過鬼。每次經過這里,我心里都感到害怕。

    我乘機說:你抱紧我就不會感到害怕了。

    我不是一直都抱著你的嗎。李月紅打了個哈欠:男人,我想睡覺我一時沒有回過神,有些驚訝。她競然會這樣稱呼我。同時心里為些感到偷悅。

    到了家門口,我還沒停住,她就跳下了后座。推開門讓我直接骑著自行車进了院子。她讓我把車放好了,給院子的大門插上插銷。她去給我燒水洗澡。

    我辦完她交代的事,沖进廚房,從后面抱住了她,耳鬢廝磨起來。李月紅停下手里的动作,抓著我手說:貞全,你等等好嗎。

    我放開她,竄到灶。添柴加火。她一进屋就脱掉了外套,單薄的衣服又顯露除了美妙的诱威。盯著她突露出來的小櫻桃,我問道:月紅姐,你的小罩呢。

    李月紅低頭朝自已咖舊。一瞧,想了想說:好像是掉在路上了吧,我一直拿在手上的,回來的路上不是一直抱著你嗎,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沒有了。

    那豈不是你又要跑去市里買了。我說:這么說來,你們女人的那里太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去市里來回車費都得好好幾十塊吧。

    李月紅笑道:你傻啊,難道我丟一次只買一件嗎,我家里還有十來件呢,有幾套都是新的。

    我說:那是我多慮了。又打趣說:你的那個特大號,被人掩到了萬一知道了是你的可怎么辦啊,會不會拿著它上門來威脅你。

    喂。李月紅凝眉:你別整天滿腦子稀奇古怪的想法好不好。我又沒寫名字,誰能知道是我的啊。

    過了一會兒,她掀起鍋蓋,用手在冒著水汽的鍋里攪了攪:熱了,可以洗澡了。

    她把水舀进木桶里,我自已提到后面,倒进專門洗澡的大木桶里。我脱光了衣服交給她,跳进桶里。頓感無比的舒適,每個毛孔是張開了似的。

    我揮揮手說:月紅姐,我們一起洗啊。

    我在娘家洗過了。李月紅拿著我衣服轉身離開:你洗于凈點啊,不然等會兒我不讓你上,床。

    我舒舒服服的泡了會兒,水溫涼以后,也沒用香皂就一身水淋淋的奔向了李月紅的房間。她競然已經睡著了。我有點來氣,覺得自已在她心里沒有位置。掀開被子一看,她把自已脱的光溜,又釋然了。我爬到她身上,用親吻將她叫醒。

    李月紅閉著眼晴,回應著我的吻,舌頭缠錦交織,溫滑湿软。

    我假惺惺的說:你要是真的困了,就睡吧,我們改天再找機會。

    李月紅用腳踢了我一下,嬌笑的說:你少來,我今晚要是不給你,你能放過我啊。

    我說:我這不是關心你嘛。

    李月紅嫣然一笑,把腿分開,掌了掌被子。抱住我的背說:你要先摸摸親親,還是直接來啊。

    可以直接來嗎。

    李月紅點點頭:我都不知道什么原因,特別的敏感,只要讓你一碰那里就湿了。

    我問道:到底是讓我一碰就湿了,還是讓男人一碰就湿了。

    啊呀。李月紅有些驚訝的說:你都是跟誰學的,好像什么都懂。別廢話了,想要我,就快點吧,我知道你受憋了。

    三天才一次,我這個年紀能不受憋嗎。我便說邊摸索著她的門道:你把腿再張開一些,我不熟練,摸不到門啊。

    姐幫你。李月紅的手抓住我的那東西,很輕松的就塞尸进了一片溫暖的沾澤中。

    擺好了姿勢,我們搂抱在一起就讓床跟著晃动了起來。

    情到密处,我覺得不過癮,要求說:月紅姐,你哼叫幾聲啊。

    李月紅一張嘴就吐出了幾聲嘍呼,她說:人家不喜歡叫嘛,幾毗的女人才亂叫呢。

    你不叫,這不是在說我東西小嗎,都讓你沒得感覺。我努力下著力氣。

    李月紅說:不是的嘿你的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很硬啊。你盡管弄就是了,我有感覺的。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