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露肩睡裙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我紧紧的壓著她的肩頭:月紅姐,就這一次,最后一次了。

    李月紅掙扎了兩下,見筷毫不能有所作為,任命的放松身体,閉上眼晴說:要是注定了的話,我就死在你手里吧。

    我感覺到她語氣里帶著些絕望,停下动作過意不去的說:月紅姐,如果我真把你克死了的話,我跟你一塊死。

    李月紅睜開眼睛,有些感动的說:你說真的。

    我認真的點點頭。她臉上浮現了笑容。李月紅說:你真討厭,我沒有白跟你好,你是個好男人。

    我嘿嘿一笑,又開始在她身上下著力氣。早晨本來是精神充沛的時間,但是由于昨夜未眠,我沒努力多久,就完事了。

    望著她染霜的黑草地,我心倩十分復朵。不知道以后還能不能在這片草地下面驰騁。

    李月紅用紙巾擦了擦自已的密处:我有個事一直都還沒告訴你呢。

    什么。

    李月紅說:我還沒有上環的,跟你做了幾次,也不知道會不會懷孕。

    你怎么不早說啊。我嚇了一跳,很是惶恐。

    李月紅完金不在意的,淺淺一笑:我都不怕,你還擔心做什么。

    我試探的問道:那要是你真懷孕了怎么辦啊。

    李月紅于脆的回答說:有了我去打掉啊,生下來你養得了嗎。

    我釋然了,抓過衣服穿。我下地后李月紅拉住了我,她說:貞全不管怎樣,以后你還是要像以前一樣常來家里玩,千萬不能讓別人看出什么來。

    我點點頭,見她用一只手掌著被子護住胸口,一想到里面的那對飽滿尤物,只覺無限遺憾。

    我走了。我丟下這句話,頭也不回的沖出了房間。抽掉院門的插銷,拉開一奈縫,確定外面沒有行人經過后,一個閃身到了外面,迅速的拉上大門。然后哼著歌去了張泰家。

    面對紧閉的大門,我直接吼了兩嗓子。很快張翠艷出來給我開了門。

    她貶著惺怯的眼臉說:貞全,今天怎么這么早啊。

    我撇慌說:張阿姨,我來找張泰有點急事。

    快进屋去吧。她沖我揮揮手。

    她穿著露肩的睡裙,肌膚如同白玉般的無玻光澤。大肉球的邊緣隱隱可見,里面的風光招人遐想。目訓來看,她的比李月紅的只小了一些,也呈現出高聳圓润的樣子。楊柳腰肢,頃創收缩了觀者的目光。渾圓的臀部下是一雙修長美腿。

    我不急細賞,跑进了張泰的屋。他睡的跟死獵一樣。我坐在床邊抽上可煙。沒兩口,他一個骨碌坐起來,從我手里把煙枪走了。吞云吐霧后面,是十足享受的表情。

    我罵道:你個賤人,我喊你沒聽見,聞到煙味就醒了。

    張泰連嘔了兩口說:我都兩天沒抽了,那天給別人家修電視機,我妈不許我要錢,結果人家就送了幾個鸡蛋來。

    我拿出還剩下四支香煙的大前門丟給他:送你了,跟我一塊去辦點事。

    什么事。張泰歡喜的把香煙盒揣到自已。袋里。

    問那么多于什么,你跟著我丟就行了。我說。

    張泰點點頭:吃人的嘴短,那我就跟你走一趟吧。

    吃早飯時,我好幾次憤不自其的窺看著張旱艷。但是也就是欣賞一下這個美少婦罷了,不敢有越軌的念頭。畢竟伦理輩分在那兒。

    之后,我們就一起離開了。上山的時候,張泰突然說:貞全,吃飯的時候你怎么總盯著我妈看啊。

    我漫不經心的說:我爹妈不是走的早嗎,羨慕你咀。

    張泰說:我爹也走了啊。我的情況就是比你好點而已。我們哥幾個當中,我妈就喜歡夸你,說你勤快熱心能干什么的。我妈挺喜歡你的,要不你認她做干妈得了,這樣以后我們哥倆就真成自家兄弟了。

    我挑明說:我從小就有個干爹叫孫老怪,我再認你妈做干妈,你覺得這適合嗎。

    張泰想了想,坚定的說:那還是算了。

    我要跟張泰去找的人,正是我于爹別老怪。我完全不知道他在哪兒。只是知道山上有一個石洞,是他的修道場,說白了就是沒落腳的地方時的家。我些行,只是碰碰運氣。只要他證明我不是什么青龙,以后我的幸福日子還是照舊。

    走到山洞口時,我的希望一下就落空了,心憤沉到水底。因為山洞里塌方了,大大小小的石頭睜獰著。

    我張目四望,心里吶喊著,干爹啊,關鍵時創你怎么不出現啊。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