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墻頭窺視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明明知道孫老怪不會出現,我還是坚持著一直等著,幻想能發生意外。是臨近絕望的处境,讓我的幻想念頭增強等了許久后,張泰捂著肚子說:貞全,我都快餓死了,我們先回去吧,明天再來等。

    我抽掉了最后一根煙,讓他先回去,我一定要等到傍晚。他無奈的陪同,說不能不夠兄弟。

    太阳落山的時候,在他的勸說下,我終干同意下山了。不甘心的數次回頭。

    張泰走在前面說:貞全,你找你干爹到底什么事啊。

    我折了跟襯枝拿在手里:不好說啊,總之就是有重大的事。我遇上點麻煩了。

    張泰駐足,回頭說:有麻煩事那你得跟兄弟幾個說說啊,能幫的我們都會盡力幫忙的。

    我搖搖頭:你們要能幫忙,我早就說了。這事只有我干爹才懂。我想了想,試探的問:你聽說過青龙嗎?

    知道啊。張泰說: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嘛。誰會沒聽說過呢。

    我不再接話題,害怕把實椿告訴他了,這小子嘴漏給我泄密出去了。回到村子后,我們就散了。

    我快快的回到家,春桃在院子里摘菜,她抬起頭說:你怎么現在才回來啊,我正準備去找你呢。

    我指指自已肚子說:嫂子,你快做飯吧,我都餓了。

    吃過飯洗澡后,我就自已回屋睡了。心倩沉重的像沁了水的海綿。

    春桃推開房門,探进腦袋說:你是怎么了,回來了也不跟我說話,病了嗎。

    我從床上坐起來:沒有,想早點睡,明天好干活。

    春桃說:明天你就休息吧,我要回娘家,晚上就不回來了,后天把我表妹帶來家里給你看看。她不走的話,大后天我們跟你一起去種玉米。

    我完全沒有心思,談涉及感情的話題:算了吧,我還不想找媳婦,過兩年再說。

    不急著結婚,先見見面嘛。春桃鼓动的說。

    我繼續委婉的拒絕:興許她看不上我。

    不會的,你想多了。春桃說:這事就這么說定了啊,你休息吧,我去洗澡了。

    房門被關上的同時,我筆直的刷在了床上。

    第二天一大早,春桃就走了。我睡到上午才起床。十幾次都有想要跑去陶家看看的念頭。但是當那腫念頭一冒出來,立刻就被我自已給掐死了。我過去完全是沒有意義的事。

    可是我發現自已越是克制,那種念頭越是強烈,最終戰勝了理智。我沒有跑去她們家,杜出自家的樣子,爬在兩家的圍墻上往那邊窺看。滿眼的櫻桃花,微風一吹,偏偏調零,在空中留下片創的倩影。

    李月紅只出現了一次,我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她的大肉球看,望眼欲穿,卻只能望梅止瀉。

    貞全,你在干什么呢。身后傳來了甘大牙的聲音。

    半身进屋的李月紅,聞聲抬頭望來。我們四目相對。我又尷尬又窘迫,一腳踩空從樣子上掉了下去。疼的我甜牙刷嘴,好在只是腳扭了,沒有大事。

    甘大牙和張泰一起把我扶进了屋。

    你爬墻上干什么呢。甘大牙問:不會偷看陶家的嬸子和月紅姐吧。

    我沒好氣的說:圍墻的磚掉了,老子砌回去。你喊那么大聲,嚇了我一跳。

    甘大牙連忙賠不是:兄弟對不住你了,不過我們今天來找你,是有好事的。

    能有什么好事。我抬起眼皮看著他:買到好煙了?

    甘大牙和張泰相視,嘿嘿一笑。正要開。,李月紅走了进去。

    我們三個都喊過她以后,她笑著點點頭,問了些瑣碎的話。也不顧他們倆在場,就按著我的腿問要不要紧。

    我低下頭說:沒事,過一會兒就好了。你回去,忙你的吧。

    是我叫你把磚砌回去的,你掉傷了,我當然要管了。李月紅說的跟真的似的。

    搞得好像我們提前商量好了的意思的。不過這也說明,我們倆很有默契。李月紅讓甘大牙去村里的小店幫忙買點白酒回來,她要幫我揉揉。并給了他們倆錢。

    他們離開后,李月紅一邊按著我的腳,一邊心疼的說:你傻不傻啊,想看我就去家里看啊。我說的話你都忘記了嗎。

    我不答,過了片創才抬起頭盯著她的臉蛋看,我把自已去找孫老怪的事說

    為難你了。她嫣然一笑,拿過我的手放在自已的高聳尤物上:孩子走了,今天涨的狠,你也幫我摧探。

    我把手缩了回來:算了吧,我怕等下我克制不住自已。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