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去看表演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李月紅起身去把房門關上了,她坐回來后直接把自已的衣服掀了起來,露出那對碩大的坚挺大肉球,用眼神鼓勵我。

    我哪里受得了這樣的诱威,轉眼就把她的大肉球抓了手里:這樣的話啊,不會克到你吧。

    李月紅說:不會,只有做那種事才會的。

    我便放心的抓了起來,捏在手里的感覺說不出來的美妙。細膩软滑。很快就嘴也用上了。她的汁水很快從小櫻桃里喷出來,像兩股小水株似的喷在了我的臉上。我趕紧放開了,并把臉上的汁水擦掉。

    李月紅似乎覺得這很有意思,樂的咯咯笑。

    我說:你把衣服放下來吧,我不摸了。

    李月紅依言而行,我問道:月紅姐,孩子不吃了,你還有這么多的汁水,以后怎么辦啊。

    李月紅說:你幫我吸干啊,你吸光了就不會再有了。你愿意嗎。

    我愿意。我據實而言:但是我不喜歡它的味道。

    李月紅說:今晚下半夜來我家里,我有事要你幫忙。

    我怎么過去,你給我留門嗎。我在心中暗付,難道是她忍耐不住了,拼死也要和我快活。

    她又說:你嫂子不在家,你就爬棒子翻墻過來吧,那頭我也給你留著樣子。完事了你就回來。

    我高興的答允。不多時甘大牙和張泰買酒回來了。李月紅倒了一點抹在我扭傷的腳,裸上,按摩完了以后,她囑咐兩句就離開了。

    甘大牙捉起酒瓶,就灌了兩大口。他和他爸在我們材里都是喝酒的能人。

    他抹了嘴巴,怪笑說:貞全,剛才你和李月紅沒偷偷干什么好事吧。

    我故作不屑的說:你瞎說什么,她一個生了孩子的女人,我能和她干什么好事。

    甘大牙一臉專業的說:這個我就得和你好好擺擺了。其實啊,結了婚的女人比姑娘更有睡頭。她們長的珠圓玉润的,有經驗啊。你還記不記得那天破廟里,潘麗就像奈死魚似的被文豪擺弄,換作是少婦的話,那才真是有好戲看呢。李月紅這個女人啊,在我心里簡直可以和古代的四大美女相比。每次看見她的那對大肉球,我的眼珠子都挪不開了。

    張泰打斷興致勃勃的他說:你夠了吧,時間不早了,快跟貞全說正事。

    甘大牙奸笑,告訴了我他們此行的目的。原來隔壁村來了一個流动表演的文工團,他們邀我一起去看戲。甘大牙最后特別說明:挺清楚了哦,是那種只讓男人看的戲。

    我當然聽得明白,以前我們就偷偷去看過一次文工團的表演。他們名義上叫文工團,其實就是個民間自發的表演組織。表演都談不上任何藝術性。以情尸色取悅觀眾,專門在偏遠的山區地帶流动表演。他們自已搭建的表演柵子外面,掛著許多赤,身恤体的女人照片,千姿百態,風情萬種。到里面一看,演員中根本就沒有畫像上的人,不過表演倒是香艷惹火。收費高達十塊,去看的人還是很多。

    這樣的難得機會,我當然不會放過。下地試了試,走起路來有點瘸。但這時候也顧不得這些了,兄弟三人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村子。

    路上,甘大牙興致高昂的說:我敢保證,這次表演的不會是去年那個文工團了。去年他們中的有個女孩我還蠻喜歡的。可惜了啊,小小年紀干這種事。

    張泰有些厭煩的說:你有完沒完啊,看個戲,跟撿到了狗頭金似的。

    甘大牙擺擺手:你這個人不懂得欣賞藝術,我懶得跟你講了。

    我們到的時候,就看見在襯子外圍的小襯林邊上,搭著一個挺大的柵子,里面燈光明亮,放著流行音樂。有此人在周邊轉來轉去,他們不是沒錢进去看,而是不好意思。

    甘大牙被我們推出去買票,隨后我們三個一起进去。里面已經有不少人了。但是枪座在第一排的人卻不多。我們本來打算做二三排的,但是甘大牙坚持要做第一排。

    他扯著嗓子說:前面能看的潛楚點,你們傻不傻啊。

    我們想想也是,就坐了第一排,但是位置靠近邊上,三個半大的少年坐在第一排的中間,多少還是有點刺眼了。

    舞臺上放著兩個大音響,還有三個地燈放在舞臺的外圍邊緣,舞臺背景是一塊紅布,地面是鐵皮的。久久不見演員現身。

    差不多等了兩個小時,已經是晚上九點了。音樂被關掉了。現場突然安靜了下來。我回頭一望,所有的老少爺們都在全神貫注的盯著舞臺,他們知道,主持人馬上就要出現了。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