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不許過分

小說:鄉村滿艷 作者:艾蒿

    我想了想,跟她商量說:這樣好不好,今晚我們一起睡,躺著慢慢商量,這樣坐著多累啊。

    她看我的眼神一下就變了,有戒備和懷疑。但在我開口之前,她還是搶先說:那好吧,不過我有個要求,你不能碰我。等到了我捫結婚的那天晚上,我才能把自已給你。

    我答應了,回屋抱來了自已的被子。躺下后她不讓我關燈,好像是為了提防我沖动。

    我告訴她實情說:我可能不能娶你的,我是青龙。

    青龙,什么青龙啊。她迷糊的反問。不等我回答,她想起來了的說:我知道了,是不是他們說的青龙克妻啊。

    對呀,怕了吧。說到這個問題,我就覺得不舒服,好像自已只不過是半個活人。

    杏香發出一串風鈴般悅耳輕巧的笑聲,她坐起身說:這個你都相信啊,那都是以前的人亂說的。我嫂子還是白虎呢,她怎么就不克我哥啊,還幫我哥掙了許多的錢呢。

    哪個是你嫂子。那個少婦啊?我問。

    杏香點點頭:是啊,她是我第二個嫂子,我哥老家還有一個媳婦呢。他厲害吧,同時找兩個。

    我不關心她哥有幾個女人,重要的是她刷才的那句話給了我曙光。我期望的問:真的嗎。白虎克夫,青龙克妻,都是假的啊。

    杏香說:真的是假的,就算是真的,我也愿意跟你。活那么大年紀干什么,對女人來說,有一個疼爱她的,爱她的男人是最重要的。

    她的早熟讓我覺得有此不可思議,我說:你說話跟大人完全沒有兩樣。

    杏香發出一聲,我說不清楚是尷尬還是自得的笑容,她說:我跟你們不一樣啊,十二歲就開始跟我哥東南西北的跑,見得多了,當然什么都懂了。

    我轉過身,面對著她說:原來你還是挺喜歡笑的,可是看你表演的時候從來不笑。

    杏香說:我討厭那樣的生活,笑不出來。

    我又開始心疼她了,忘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打開兩個人之間被子的阻隔,抱著她說:以后不會了,再也不會有那樣的生活了。

    她的臉頰和我貼在一起,她說:你睡回自已的被子里好嗎。

    抱著女人和抱著被子睡的感覺,不可同日而語,抱著了她我就不想放開了。索性大膽的攻进她的被子里,將其紧紧的搂在懷里,感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体香和聞香玉软的玉体。

    我保證的說:我就是想抱著你睡覺,保證不做過分的事。

    杏香說:你決定要我做你的女人了。

    我頭一沉假裝睡覺,我暫時根本就回答不了她總在追問的這個問題。老實說,我也沒想現在打她的歪主意。我要是真的占有了她,不論我愿不愿意娶她,她已經有理由和奈件留下來了。

    她并沒有就此放過我,繼續說:明天怎么辦啊,我真的害怕我哥他們找過來。還有,你怎么跟嫂子交代我是從哪來的。貞全,我害怕嗚嗚。

    我輕拍她的背:不哭,不哭好嗎。有我在呢,我能把你從惡魔和色魔的手中就出來,就有能力為你解決掉其他問題的。

    杏香有一聲無一聲的抽泣:對不起,我連累你了,你比我還要小兩歲呢。

    我強調說:小怎么了,關鍵是我是男人啊。

    她的哭啼聲中帶著幾聲急促的笑:我還以為自已真的得做十幾年的舞女,還夠了我哥的錢,然后讓他把我給賣了,這輩子才會安定下來。老天爺是個好人,讓我這么快就遇見了你。謝謝,貞全,謝謝你。

    我承受了她的感謝,兩個人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早上是被她吵醒的,我貶著惺怯的眼睛問:怎么了,還早呢,再睡會吧。

    杏香急切的說:貞全,你手伸到我衣服里面去了,你快拿出來啊。你騙我,昨晚說好的只是抱在一起睡覺,等我一睡著,你就在我身上亂摸了。你壞。

    我趕紧动了动自已的雙手,一只手在她的身下,一只手還在跑到她的衣服里面丟了,輕輕一捏,手里是錦软飽滿的滑膩。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厚著臉皮捏了幾下:反正都摸了,就讓我再摸會兒吧。

    杏香似乎很不理解的說:你們男人到底怎么回事啊,干嘛總喜歡在女人身上摸來摸丟的,不就是那樣嗎,有什么好摸的。

    我迷迷糊糊的說:你的好大啊,月紅姐的比你的還大呢。

    啊誰是月紅姐啊,你摸過她的咖凹了。杏香輕聲的問。

投注快乐时时彩b盘